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XXIX - XXXIX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8-01 7:13:16am

其他·同人


我跟着所谓的‘目击者’一路走到了双层排屋后方。

这个住宅区只有单层与双层排屋,而且被一条大路分隔所以非常容易迷路。对于认路方面非常有信心的不管怎么说都不会迷路的吧?至少没维芯阿姨那么糟糕就对了。

傍晚时分用过晚饭,姐姐趁娜资不注意的时候把我拉到她房间里和我解释接下来应该要做的事也问了我一大堆问题。当然,我全都照实回答了,像我这种诚实的人怎么可能说谎呢?

离题了!

认真说起来的话应该是先问我问题然后才解释的,就在我说我把照相机借给了娜资以后姐姐她恍然大悟的样子点了点头,然后向我解释娜资到底想要干嘛。

啊……没想到身子那么矮小、性格那么柔弱的她竟然想要私闯他人住家啊!这怎么说也太夸张了吧?还以为她会要灵凤帮忙的说,这种事情让灵凤来做的话挺好的啊。人家身手敏捷,又会防身术,要是突然遇上住家的主人的话还可以打晕对方再逃……

那不就是贼了吗!

这么说来,她下午硬是要我教她怎么撬锁也是有目的的啊。还好她学会了,虽然弄坏了一整盒的发夹但她在最后的那一刻还是学会了。有种学生毕业了的感觉啊……

我跟着对方,走到了房子后边的公园那里,之后便看到一个年级偏老的男子坐在凳子上。

目击者(不知道名字!)慢慢地走向那位老人,到了一定的距离以后就被那位老人发现了。

哦,这老爷爷的戒备那么强,实在不像是年近八旬的老人啊!

总之,我为了避免被发现所以躲到了一旁的木椅后方。我探出半个头,安静地观察着两人。

“老先生,这么早啊,明明是约好九点的。”

“防范措施还是要有的,不是吗?”

两人的对话实在莫名其妙,目击者先生的话我是听得明白但那老先生说的就不知道了。

防范措施?防范什么?有什么东西需要防范的吗?难道说这老先生知道凶手是谁?

“是笑话吗?”目击者先生问。

哦,原来如此。

“保持低调的话或许就不会让警察起疑心了。”老先生依旧是说着牛头不对马嘴的话。

老先生说着的话实在是奇妙,根本不会有人听得懂啊。难道他是阿兹海默症患者?年轻时候当过警察所以现在以为自己还是警察?

“什么意思?”目击者先生的语气听起来有点沉重。

“前面两人都是以自然病死为结尾收场,那是当然的,心脏病患就是一个会行走的不定时炸弹,病发身亡也不是什么稀有的事。”老先生依旧是那一副语气说,“你偏偏要在第三人的时候弄点手脚,现在东窗事发了吧?”

说着的是最近的话题啊……等等,知道这种事情的人还有其他人?我们怎么不知道?

“你,你在说些什么——”

“如果你不录制、发布影片的话,这件事就会变成制造厂商的错了,奈何你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想要让人家知道你的杰作。”老先生打断他的话说道。

所以说啊,为什么会有无关者知道这件事?难道是从某个警察那里套出来的?

“什么证据——”

“有,当然有。”老先生笑了笑,“现在大概有个小家伙在你家里乱翻,现在大概也已经找到了影片档案之类的吧。”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们的计划!

“多亏了警察的档案以及你的影片,终于找到你了。”老先生接着说,“一个摄影师到底会从哪里弄来名单?你手里的东西又有什么?一个按钮?仪器?是谁提供这项技术的?啊……刚刚说了这么久,还没找到心脏起伏器的信号吗?是不是有点惊讶了?这也难怪,因为啊……”

老先生这么说着,把假发、胡须等等用来伪装的道具都取了下来,接着把脸上的妆全部抹掉。

我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原来那老先生就是哥哥扮的……诶!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摄像机镜头稳得过于奇怪,连晃都没晃,不像是因为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所以拍下来的啊。”哥哥走向目击者先生,“真的不是特意架在窗口边的吗?”

在我这个位置可以清楚看见目击者先生脸上错愕的表情,难道真的是他吗?如果是的话目的又是什么?

“你的手表还真的有点奇怪啊。”哥哥这么说着,拉起了对方的右手。因为我这里看不清楚的关系所以也只能相信了。他晃了晃对方的手,指着手掌下方说:“这一个小孔是什么呢?昨天早上聊天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是什么奇怪的玩意吗?啊对了,要不要按一下在你左边裤袋里的那一个按钮呢?”

看不清楚啊……不过目击者先生的裤袋好像真的有什么东西一样。真想上前去看,但这样的话可能会坏了哥哥好事。嗯……好奇心杀死猫啊……忍一忍吧。

话说回来,哥哥怎么知道这么多的?我们的信息量应该是一样的,或许应该说我们有的信息比哥哥来得多。前一天看过医生,把我载回家以后就已经是七点了,那之后应该也没多少时间去实地调查……这不好说,他是疯子,不眠不休地工作是他的强项。

“你,到底知道什么?”目击者先生的声音有点生硬,听起来就像是在害怕着什么一样。

对啊,哥哥你到底知道什么?

“从起伏器的状况来看,是被人入侵过的。从影片的稳定程度来看,是经过策划的。从你的手表来看,是某些高科技……至少在十几年前算是不可能成功的东西,但现在竟然能放到这么小的东西里头,全息影像的技术发展还真是快啊。”

哦,原来如此……啊不对,全息影像是什么东西?我不记得有听说过类似的东西,也不记得有看过这种名字的东西……那不是废话吗?没听过自然就没看过了这是正常的吧?

“就这样?”

什么叫就这样?是不满意吗?好令人火大……好想冲出去揍人……不行不行,这样的话会给人家添麻烦的,必须忍耐住自己内心的冲动……

“确实不够,不过如果有了名单以及你身上的器材的话,不管怎么样都会被定罪的。现在承认的话也已经太迟,背着三条人命的你还有什么能做?”

还真是疯子啊,到现在还这样挑衅凶手,就不怕人家狗急跳墙吗?

“一条,只有那一条有确切证据证明是我杀害的,其他两人都没有证据指出是我杀的,你所持有的证据只足够让我背一条命。”

狡猾……但杀人罪是逃不了了的吧?我们的委托内容只是把人找出来问清楚而已,现在不止是找出来了,还问得一清二楚,也算是完成任务了吧。

“所以你是承认了你用从某人学来的电脑技巧骇进三人的起伏器从而致死他人吗?”

目击者……啊不对,应该改称凶手了。他轻叹一口气点了点头但哥哥似乎不会很满意。

“说出来。”

人家承认就好了,为什么硬要人家说出来呢?我可不知道哥哥你有玩弄罪犯的兴趣啊。

“是是,行了吧?”犯人不耐心地说。

自己的恶行被莫名其妙地揭开,还要被硬逼着承认,这是何等耻辱?

“躲在一边的那个小鬼,站起来。”

诶,除了我以外还有其他人来啊,那还真是巧合啊……

“椅子后面的,快站起来。”

另一……好吧,这公园能隐藏着自己行踪的也就只有这一张椅子。

我拿着照相机站了起来,顺势拍了几张照片作为证据以及报告用,然后盯着哥哥傻笑。

我是在干嘛啊!怎么那么听话地站了起来?说不定他只是赌一赌运气罢了,我这样不就顺了他的意了吗?

“录音了吗?”他看着我问。

“当然,这是姐姐让我过来的条件。”我无奈地说道。

条件啊……这比较像是威胁吧,她可是知道我为了过来会不择手段才会这么要求的。虽然说不是什么麻烦事但我因为录着音的关系所以没办法把心中的怨气全部说出来。

“有了实际证据,你没得跑了吧?现在一起去警局吧。”

哥哥这么说着,从裤袋里拿出扎带,绕到了犯人后边绑着他两只拇指。这是我不明白的地方。

为什么一定要绑着拇指呢?就不能拿一条长一点的直接绑着手腕吗?能绕着两只手腕一圈的扎带应该也不难找吧,直接绑着手腕不就得了吗?

“别发呆,其他人呢?”哥哥敲了我的头一下,说:“都躲到哪里去了?”

“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娜资和姐姐应该在路上。”

为什么哥哥会觉得这里会有超过一个人躲着,他给的信号那么深奥,只有娜资一个人看得懂而已,要不是被姐姐发现的话我大概也不会在这里啊。

“我让你们全来结果只来了三个,其他人是要扣薪水吗?”

“那就说明白,给我们那么模糊的句子我们怎么看得懂,这是你的错。”

虽然他给的指示非常的清楚,就是要我们全员跟着老人家但也没告诉我们地点是哪里,要怎么照着做嘛……

等到了姐姐,把人送到了警察局以后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了。

原本被当成意外的两宗命案,随着凶手的狂妄引起了网路一片哗然随之引起警察注意。目击者就是凶手这一点也是很难会让人联想得到啊……不对,所以为什么哥哥会注意到这一点?

难道真的只是影片的镜头过度平稳的关系吗?哦还有,全息影像是什么?

“妳们想知道那个红圈是哪里来的吗?”坐在前面副驾驶座的哥哥突然问道。

“废话,快说。”我不耐烦地催促。

最讨厌人家卖关子了,要说又不说的态度实在让人着急啊。

他从袋子里拿出了先前从犯人手上取下来的手表,交到了我们手上然后要我们把三点钟的方向指向车顶。照做以后他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确认一番以后按下了盒子上的按钮。

同一时间,车顶慢慢地显示出红色的光芒,光芒形成一个又一个的圆圈,到了第五个以后圆圈与圆圈之间开始出现一些奇怪的符号,填满圆圈之间的空隙。

这……和我们在影片里面看到的那个是一模一样的东西。

“全息影像,hologram,在我那个年代是一种全新科技的存在。最基本、普通、微小的那个都有两本书那么长,一本字典那么厚。没想到竟然能够浓缩到那么小个,还塞进一只手表里面,这还真是稀奇啊。”

哥哥若无其事地述说着,期望着我们能够理解。然而,我们理解到的只有那个器材在以前有多大,到了现在又有多小罢了。

“那是什么?”娜资好奇地问。

这问题把哥哥问倒了,大概是什么非常难解释的东西吧。平时如果问题太过简单的话他会直接吐槽,不想回答的话会直接让我们自己找答案,但这一次只是静静地坐在前方摇着头。

“这种东西妳们之后就会知道的。”姐姐瞄了哥哥一眼,知道哥哥没办法给予解释以后便跳出来帮他解围。

“那我不问这个,我问你是怎么知道的,行了吧?”我问。

“就和我刚才说的一样,前天晚上在他住处附近闲逛然后就被拉去喝茶了,大概是想要和目标打好关系才下手吧,就是在那个时候看到他的手表三点钟的位置有个洞。那里应该有调整手表时间的小齿轮但却什么都没有,所以引起了我的怀疑。”

原来如此,所以说如果一开始的时候就让哥哥去问话的话会更早侦破吗?

算了算了,总之我们现在已经破案了,那就足够了。过程什么的并不重要,反正不会刊登在报章上,也不会有人过问。报告这种东西随便写就好了,不需要这种细节。

“报告就交给你们了,老子几天没睡现在想要好好补眠。”

果然如此,到了这种时候哥哥总是会把这种东西推到其他人身上!

算了算了,今天看在案子侦破的份上就不和他吵了……不对,我好像每一次都这么说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