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合力活捉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01 11:27:07pm

奇幻·玄幻


借着宣清凛那令人感到惊悚,显得五光十色的传送阵瞬间转移到达圣月审判所的传送室后,映入眼帘的只剩下断裂的柱子以及不可忽略的墙壁裂痕,还有就是那消失了一大半的建筑物。

司湫语第一次目睹这种屠城方式,当下惊愕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看着地面上的鲜血与死不瞑目的尸体,特别是小孩妇女老人的尸体,他心中仿佛有股熊熊烈火,正要发泄出来。

他扔下宣清凛和柯水竹,直接往下一跳,稍微用了术式维持降落速度,接着又用上了加速的术式往前冲。

横跨了一具具死得极其凄惨的尸首,其中还有自己认识的人,司湫语也只能强忍心中的悲伤,继续朝着前方前进。

不能原谅……这种事是不能原谅的。

理智几乎被愤怒吞噬,但他还是勉强保持了镇定,手中倒是已准备好银白的术式图阵。

“时殗冰蚀。”

冷静地吐出这四个字,无数的银色冰锥自动形成巨大的冰锥。原本属于单纯特效的银色光点此时也化为强韧的武器,全部集中在冰锥周遭。使用意念操控的冰锥毫无预警地自头顶上砸下来,来不及进行防御的消灭者被一条条银色的时间光带给缠起来,不到三秒便完整地从这世界上消失。

时间的力量,本就无限制,甚至可以抹消一个人的存在。这不是司湫语第一次用这种力量,前几次都是无意识地发动,唯一此次是怀着恨意使用的。

冰冷的视线只停留在消灭者消失之处一下下,司湫语便移开了视线。

现在的时间不足,他需要尽快地找到下一个消灭者,然后……

然后那又如何?就算报仇了,也没什么用啊。死去的人无法复生,如此无意义的报仇实在是浪费精力,更浪费他的时间。

一想到这里,司湫语有些茫然了,连哭都哭不出来。

心里的悲恸,已经夺走了哭的力量。

剩下的,就只有无数的茫然。

“该死的不是说好已经通知了叫你不要过来的吗!”尽管声量压低了,但还是显得有些大且带着气急败坏语气的声音来自他的身后。

司湫语才刚看过去,一只手已伸过来抓住他,愣是直接把人抓到暗处躲起来。

等到躲好之后,司湫语这才回过神来,有些激动地反握住对方的双手。

“蜇壬!其他人都还活着吗?”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盛家的人……都死了吗?”司湫语眼神都空洞了。

“喂喂喂,我还活着呢!”

翻白眼地纠正司湫语的提问,盛蜇壬有些生气。他好歹也是盛家嫡系好吗?而且还是继承人后补之一!

苦笑着,司湫语也没再多说什么,二人一时之间都陷入了沉默。

悲伤的气氛还是笼罩在他们身上。然而此时也无法继续悲伤,他们的敌人还在城镇之内,还在继续屠杀圣月城里其他无辜软弱的人民。这种无意义的屠杀为何忽然展开,实在不得而知,但看到了就必须阻止,即使对付不了也想要站出去伸张正义。

盛蜇壬也很想冲出去直接干掉消灭者,然而以他的实力来说,他一个人是干不掉的,只能让别人帮忙。正好司湫语这个强力的帮手在他身边,可以合力干掉其中一个。

“随便抓一个问问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盛蜇壬提议道。

“……你、你确定真的要抓一个?”司湫语嘴角抽搐,眼角抽搐,毕竟盛蜇壬的提议很白痴。

“有你的帮忙就可以抓了啊!”盛蜇壬眼睛一亮,满脸的期望。

司湫语苦笑不已,无奈他实在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这个提议,毕竟确实只要有他的帮忙,消灭者就不难对付。只是,要活捉消灭者并非易事,随时都有可能会引来其他的消灭者。

然而进攻圣月城的消灭者究竟有多少人,他们尚未知晓。

“有一个快要靠近我们了,就活捉他吧。”

司湫语冷不防地冒出这一句,二人商量好之后,盛蜇壬第一时间就是冲出去,没想到正好迎面碰上了穿着非常整齐,一身蓝除了发色肤色还有嘴唇的颜色不同之外,此女子根本就是海洋的代表。

蓝色的眼瞳淡淡的,仿佛没有任何的情感,也不晓得到底在想什么。她平静地看着盛蜇壬,无视他的术式图阵,她缓缓地抬起手,准备发动攻击一招解决他。

可惜她不知晓盛蜇壬并非孤身一人,更不曾料到司湫语的存在。

连反应都还来不及反应过来,“禁”字的银色术式图阵自地面上悬浮起来,银色光带缠住她,限制了她的行动。

原先没什么表情的精致脸蛋上逐渐浮现出惊愕的表情,她的瞳孔微微缩小。

“时轮、縶维。”

清晰的四个字音自司湫语的嘴里缓缓吐出,术式完整形成,他便从躲藏之处走出来,好整以暇地看着被自己跟盛蜇壬合力活捉的消灭者。

拜托,活捉耶?

嘛,反正司湫语就连“破坏者”祖戈维黑瑟都敢暂时性地禁锢起来,这区区的人类消灭者根本不足挂齿。

“原本我是很想直接把你给灭掉,可是我们需要知道你们的目的。”司湫语一边这么说,一边慢慢接近她,脸上挂着的笑容意义不明,更不晓得他到底是真心笑还是假笑。

一脸不忿坐在一旁,翘起一条腿的盛蜇壬倒是在把风,审问什么的就交给司湫语来做,至于他只能乖乖当个把风的。

淡漠的女性消灭者并没有开口,丝毫回答的意思都没有。她很平静地注视着司湫语,也不晓得到底注视了有多久,她先移开视线,仿佛不敢再继续看下去。

发现这一点的司湫语当然不会放过她,刻意地凑过去,捏着对方的下颌强迫她必须对上自己的视线。

透过这近距离的对视方法,司湫语发现原来她对自己产生了恐惧。

哪怕只是一丝丝的恐惧,也足以令她不再适合成为一名消灭者。

她在心中对他产生了恐惧,就注定不再是合格的消灭者,而是失败的消灭者。

唯有以死谢罪,方能保住消灭者的秘密。

“我说小语,你得好好看着她,别让她自杀!要不然我们浪费那么多时间在她身上岂不是很不值?”盛蜇壬立马开口提醒。

即使盛蜇壬没有提醒他,司湫语也知道有些消灭者非常忠于自己的信仰,即使是死也无所谓,要他们自我牺牲并非难事,就如同黑暗教廷。

只是黑暗教廷是黑暗的一面,消灭者是光明的一面,其共同之处则是……杀戮。

黑暗教廷是无意义的杀戮,那么消灭者呢?

屠杀一个城镇,而且还是最古老的城镇之一的圣月城,究竟是为了什么?

“乖乖说出来的话,就让你死。”司湫语一脸的认真。

她眨眨眼,看着司湫语。

良久,她才开口说:“盛家,是异类,必须……铲除。”

在这一刻,司湫语明白了屠杀的真相,一个悲惨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