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金发强者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02 10:41:32am

奇幻·玄幻


“他妈的你们是智障吗!我的家族哪里像是异类!?”

盛蜇壬当下自然是暴走了。他差点冲上去把人给揍扁,幸好司湫语即使拦住他,否则盛蜇壬早已对现在算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性消灭者动粗。就算要对方死,也不应该是这种死法啊。

好不容易拦下盛蜇壬好好劝慰了一番,司湫语叹息。他看着眼前的消灭者好一会儿,出乎预料的竟然解开了他对她的禁锢。当然,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也早已知晓,毕竟“预知”这种能力,他也慢慢地习惯了,更可以控制。

瞬间张开的银色屏障把她发出的攻击尽数挡了下来。她甚至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火属性术式攻击被屏障瓦解,却不死心地再次划出火属性特级术式图阵。

犹如鸟一般图形的红色术式图阵静静地悬在空中,紧接着炽烈的火红羽翼扑了上去。

“炎炫翼击。”

平淡得毫无起伏,缺乏抑扬顿挫的声音实在看不出她的内心在想什么。但是,她的攻击依然无效,司湫语很轻松地全部挡下来,一副好整以暇模样地看着她。

不死心,还想要继续发动攻击的她这一次连划出术式图阵的机会都没有,司湫语反倒是直接用了“时殗冰蚀”,看也不看她一眼,任由银色冰锥自地面上钻出来,银色光带将她缠住,再慢慢被分解。

只能用瞠目结舌四个字来形容眼前此景的盛蜇壬不得不承认司湫语真的很强,强到根本看不出跟他一样也是个人类!

“蜇壬,你觉得下一步我们应该干什么?要知道,就算报仇雪恨,也无法让死去的人复生啊……”司湫语苦笑着,说出自己的想法。

盛蜇壬沉默。

是,他们都晓得其实就算报仇了,把人杀了,那又有何用?死去的人,是无法复生的。

此时此刻,换成盛蜇壬茫然了。

司湫语看着有些茫然的他,不由感到欣慰。至少,盛蜇壬也明白这个道理,更没有继续造出不该有的杀戮罪孽。只要不要像他这般造孽,他就可以稍微安心。

杀了那个女性消灭者,并非他愿意的,只是对方实在过于执着要杀了他们,他也只好选择自卫,哪怕这最后死得,也算是凄惨。

“小语……我想通了。我们,去把剩下的消灭者都给找出来,阻止他们继续屠杀还没被找到的人。”盛蜇壬眼神坚定地说道。

微微一愣,司湫语不由勾唇。

真是幸亏盛蜇壬虽是有点像混混,但毕竟很有理智,懂得思考。不造无谓的杀生,是正确的,除非是逼不得已。

于是他们二人分开行动,找到消灭者的时候就用通讯器联络对方,反正消灭者感应不到通讯器,毕竟通讯器是最特殊当然联络工具,只是到现在为止依然无人知晓通讯器究竟是谁发明的,又是利用何等原理制造出来。

或许某个特殊的术士知晓通讯器制作的原理,但想也知道那家伙怎可能会如此轻易把这种机密公诸于世呢?

经过的没一块地方都被破坏得很严重,有些建筑甚至起火了,却无法灭火,毕竟人都死了,如何灭火。

强忍着不去看尸体,不去看那些火焰。

他越过了尸体,越过了燃烧,最终正面碰上了一名消灭者。

身着金光灿灿衣裳,蓄留一头金色短发,典型西方脸孔的青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眼里没有任何的情绪。所有的消灭者,基本上都是这样,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总是如此面无表情,总是什么话都不说。

司湫语原本是想要联络盛蜇壬过来这里,打算合力对付对方。但他瞬间改变了想法,决定由自己担任杀戮的罪业。毕竟,盛蜇壬还很“干净”,不应该双手沾染鲜血。

“……杀无赦。”

“真是的,就不会确认一下我的身份吗?”摇摇头,司湫语无奈轻叹。

二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划出了术式图阵,一金一蓝,光属性对水属性。

对方消灭者划出的金色术式图阵非常耀眼,就如同他的金发金瞳还有一身的金色衣裳般的金光灿灿。

金色的鸟从图阵里灵动地飞了出来,如错觉般的凄厉鸟叫声有些刺耳。他很冷静地让金色的鸟停滞住,脸上的表情稍微变了变。

“日之鸟啄击。”

他念出了发动术式的咒语,金色的鸟便冲向司湫语,尖利的鸟啄眼看就快落在司湫语的脸上……

温和地笑了笑,司湫语的术式图阵一瞬间完成。

“海之镰。”

犹如云淡风轻般地念出这三个字,湛蓝的海水形成的巨型镰刀却快了对方一步,眼看就快要砍下来之时,金发的消灭者的反应出乎预料的厉害,竟然完美躲开了司湫语的攻击。

要知道,水属性的特级术式并不好惹。

并不算是擅长使用水属性术式的司湫语微微挑眉,转而划出绿色的术式图阵。

“飓风千羽斩!!!”

绿色的术式图阵以一念形成,千百个绿色的羽根也以最快的速度,锁定金发消灭者,在司湫语的意念之下射出去。

这范围型的攻击还算是有效的,金发消灭者多处都多出了几道伤痕,却无法完全碰到他。

很强啊,这个消灭者。

“圣光审判剑。”

金光形成的大剑自他头顶上形成,司湫语愕然地看着自己头顶上的巨大“审判剑”。

慌忙之下张开的银色屏障,他尽全力,几乎耗费了自己庞大的精神力,将屏障巩固好,无论如何都好,他都要把这攻击挡下。

该死的是为什么这家伙的“圣光审判剑”会如此的强,会如此的厉害。

难不成这是对方的天赋吗?

咬着牙,司湫语深怕这屏障不太能够抵挡得住,转而架起了土属性和水属性的结界,保护好自己。

审判剑冷酷无情地砸下来,银色屏障赫然崩坏,一块块的银色碎片是如此的美丽,却也意味着屏障是多么的脆弱。所幸他还有土属性和水属性的双重结界保护,但估计也没法保护得了他。

无论如何都好,他不能死。

可是,他真的扛不住,快要扛不住了……

“呜……”司湫语忍不住呻吟了一声,他实在坚持不住,连放弃的心都有了。

他干脆闭上眼睛,等待审判剑落下。

在他决定闭目等死的那一刻,一把声音穿破天际般地降临在他身边,一道攻击直直地冲向了金发消灭者。

审判剑忽然消失,金发消灭者安然无恙地闪开了突如其来的攻击。然后,面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