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西格蒙德之谜 - 另类叙旧

Whichonemi≪学术流寇≫  - 发布于2017-08-02 8:54:58pm

其他·同人


车子经过一栋又一栋的大厦,最终驶出了市中心。

他们三人的任务地点位于城市西边的靠海地区,从事务所出发的话大概需要走上一个小时,那是从东海岸驾驶到西海岸的所需时间,当然并没有把红绿灯以及超速等不稳定因素纳入考量。

爱因斯坦在常去的咖啡厅里无意间听到某位来自西边的客人说起了仓库附近带着武器的可疑人物,联想起了早上发现的尸体所以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经商讨一番以后决定前往。当然,并不只是因为个人原因而已,市区警察的委托也是原因之一。

车子到达任务地点时已经是四个小时以后的事了。

为了让安娜相信他们去过监狱,爱因斯坦特地在市中心里饶了三个小时。对此他和牛顿两人只能表示无奈,因为安娜父亲的秘密必须要尽全力保守,让安娜知道的话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把她叫起来吧。”爱因斯坦把车子熄火以后就直接下车了。

这是命令,牛顿不得不服从。

他下车走到了后座那里,打开门以后把嘴巴靠到安娜的耳朵旁边。

“起来了!”

突然之间一声大喊,加上车子里密封的空间所产生的回音让安娜瞬间醒来。

“哇——啊——好……痛……”

安娜弹了起来,先是撞开牛顿的头,然后是敲到车顶。

她摸着她的头,转过头怒瞪牛顿:“你白痴啊!我差点就聋了啊!”

“不这样叫不醒妳。”牛顿抓着安娜的外套把她拖到车外。

“放,放手。”被拖着走了一段距离以后的安娜这才打着哈欠说。

“睡醒了没啊……”牛顿无奈地说。

牛顿放开手,安娜跌坐在地。她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的尘土以后扫视一周。

这是一座码头,商业用的货船以及渔民出海的渔船都会在这里停靠。北边建有几间仓库,南边则是修理船只以及添油的工厂。他们的车子停在了码头正对面的停车场里。

那是一间超市,由于处于码头附近所以又非常多的店家直接从船上买来进口货以后直接售卖,可以避开部分税金呢。

由于现在已经是午夜时分,超市大门深锁,只有停车场可以自由出入但时不时也会有保安人员巡逻。

“嗯……不像是监狱啊……”安娜伸懒腰说。

“刚刚叫不醒妳就没继续叫了,我和爱因斯坦两个人进去而已。”牛顿说谎。

“每一次都这样……”安娜不满地说,“……难道是瞒着我做了些什么吗?”

“没,没有!”牛顿慌了。

安娜安静地盯着牛顿。她总觉得有点怪怪的,但就是说不出哪里怪。或许只是她的错觉吧。当然,事实并非如此,只是她不知道。

“是吗。”安娜看着牛顿发呆,因为她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下午的那一个会议内容她已经忘得一干二净。明明是想要忘掉被惩罚的事,结果却连会议内容也忘了,她为此感到有一丝惭愧。

“你们两个磨磨蹭蹭的在干嘛?”爱因斯坦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牛顿听见以后硬拉着安娜走到了爱因斯坦那里。

“这家伙有起床气。”牛顿用手指轻轻地推了一下安娜的头说,“刚被骂了一顿。”

“在对面就听到了……”爱因斯坦无奈地说,“……现在是晚上,尽量不要大喊大叫。”

牛顿和安娜点了点头。

对此,爱因斯坦只能轻叹一口气。

“那么开始搜查,这里有六间仓库,都是用英文字母命名。我搜A和B,牛顿C和D,安娜E和F。有问题吗?”

“了解。”牛顿和安娜两人同时回答。

之后,两人朝着他们的岗位前进。而爱因斯坦则呆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两人离去的身影想着另一件事。要说与工作无关嘛,不算。但也不完全和这件委托有关。

牛顿认真起来其实蛮强的,但他不知为何宁愿吊儿郎当过活也不肯正经的工作。

也不管他的事,牛顿在怎么放荡都有一个人管着,没必要特别担心。

牛顿他们走过的路口突然间出现了两道光,闪了一下之后便消失了。那是给予爱因斯坦的信号,他们开始工作的信号。

“开始吧。”

他这么说着,走到了第一间仓库。

推开沉重的铁门,发现里面没有什么货物。这一整件仓库就好像是被特地清空的一样,剩余没被搬走的货物被有条理地摆放在了两旁。

突然之间,电话响了。

“休,什么事?”

‘你现在在哪里?’

“西海岸的仓——”

‘快离开!那是陷阱!’

就在这个时候,爱因斯坦听到了声音。在那一瞬间,他往后一跳,只见前方原本自己站着的位置有一道光闪过。他定睛一看,那并不是一道光,而是水晶状的物体飞过。

“休,明白了,待会聊。”

爱因斯坦把电话挂了,望向仓库的另一头,发现一个人正在慢步走来。

这个人,爱因斯坦也认识。

“好久不见。”

月光下,有一名穿着西装的男子站在那里。他年纪与爱因斯坦不相上下但打扮却远比爱因斯坦成熟。

“约翰•贝尔,还真是好久不见。”

那男人是约翰•贝尔,能力名——量子纠缠。目前是黑帮的成员之一。

“一上来就全名吗?”

“你的目的是什么?”

爱因斯坦不想要与眼前的这个人再有任何的交集。

听爱因斯坦这么说,约翰沉默了。他没有想到两个人再次见面的时候竟然会是这种情形,没有人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只是爱因斯坦公私分明,不管是谁,只要与黑帮有关联的人都不想扯上关系。

他们两人原本是中学时期的好友,初中到高中那六年间都非常的要好。然而,毕业以后两人各奔东西,从那时起就再也没有联络。两人也很想再见一面只是……

“这样子我们没办法叙旧啊……”约翰说。

“不想和黑帮分子叙旧。”爱因斯坦说,“快说,目的是什么?”

“妨碍调查,似乎是这样的。”

约翰忍不住,把目的说了出来。

“如果执意要进行搜查呢?”

约翰无奈地叹了口气。

爱因斯坦知道了答案。

——叮

“异能力——质能等价。”

爱因斯坦拔出佩在腰间的西洋剑,一道光芒朝着剑刃砍过的地方前进。

“异能力——量子纠缠。”

光芒到达约翰前方,被一片由水晶体组成护盾挡了下来。

质能等价,帮手上的物体蓄力然后使出强力的一击。理论上来说搭配上手枪的话才能将能力发挥至极,但爱因斯坦并不喜欢手枪,所以就配了把西洋剑。

量子纠缠,让量子产生共鸣然后形成水晶体,可以作为攻击或者防御用。

就在光芒消失的那一瞬间,爱因斯坦冲到了约翰那里一剑就往约翰腹部刺去。但他及时发动能力,腹部的位置出现了水晶护盾挡着了西洋剑。

约翰往后边跳去,而爱因斯坦停了下来。他把剑收回到剑鞘里,握着那把剑开始跑了起来。他笔直的朝着约翰前进,一直到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两米的时候——

——叮

又是一声。爱因斯坦把蓄力完成以后的剑拔了出来,对准约翰的胸部砍去。这并非致命一击,爱因斯坦给了约翰一次投降的机会……至少他是这么决定的。

原本的计划是砍伤约翰然后迫使他投降并且说出一切,但约翰的作战经验也不容忽视。他在爱因斯坦的剑看到自己以前展开了护盾所以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只是人被蓄力以后的能源震开到五米开外罢了。

“阿尔伯特,真的要这样吗?”约翰跳到一个箱子上,凝视着爱因斯坦。

他不想和自己的多年好友自相残杀。

“不离开的话我就只能把你打跑,这是工作。”

“既然如此。”约翰的手出现了棍棒状的水晶体,“抱——”

“道不同不相为谋。”

爱因斯坦不让约翰把话说完,拿着蓄力以后的剑跳到约翰那里狂挥。毕竟是剑客,剑术自然会高人一等,约翰被逼得只有防御的份,陷入困战之中。

就这样,爱因斯坦压制了约翰几分钟,一直到外头响起了警笛为止。

约翰跳到了一个较远的箱子上,叹了口气说:“原本以为我们再见面时会坐下来好好叙旧的,看来没办法了,之后有缘再见。”

说完,他弹了一下手指,整个人消失在了月光之下。

“啧。”

爱因斯坦虽然砸了嘴,但他其实非常庆幸警察来了,因为会遇袭的应该不只他一人才对。这里隔音意外的好,到现在还没听到其他人打斗的声音,自己打斗的声音大概也没传到他们那里不然的话他们早就赶过来了。外头的警察大概只是追着其他小混混的吧。

大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