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7-3 圖書館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8-02 9:12:21pm

奇幻·玄幻


地點:洛斯艾仁,東南,民屋上方/自然圖書館

時間:2:21PM

狼人兩眼翻白躺在碎瓦中失去意識,八號牌子從他左口袋掉出來。在我拿走牌子後,他身旁憑空出現一道傳送門,兩個身著全白的防毒套裝、看似是醫護人員的人把他抬上擔架,再經由傳送門帶走。

我這才知道原來失去參賽資格後會以這樣的方式退場。

一陣風吹過,身體冷颼颼的,我低頭一看,發現身上坑坑洞洞,到處都是抓痕,胸口還有一大片瘀青。不過,也許不是致命傷的關係,受了狼人那麼多攻擊,我的天命依然保持在紅色,彷彿他的攻擊對我無效似的。

搞不好我的防禦值比他的力量值還要高,所以無法對我造成傷害。但剛開始的攻防中,一擊被減了那麼多天命又是怎麼回事?

算了,不明白的事,想再多還是不明白。

好,換個心情,來算算目前有多少分數吧。

自己的牌子3分,黑白大漢兩個牌子各2分,再加上狼人的2分,總共9分……還差一分啊。

我的目標號碼10號的主人是吉爾,但我不想和他對戰,只好從目標外的四人身上奪取號碼,才能獲得通關資格。嗯,再找一個人對戰就可以及格了。

將牌子收入口袋,再慣性地把劍收入背後的劍鞘……不對。

劍的長度不一樣。

忽然想起,這是別人借我的劍,必須歸還才行。

「喂~~~」我面朝隨便一方高喊:「謝謝你的劍~我該怎麼還給你~」

我的聲音在遼闊的藍天和空無一人的屋頂擴散開來,遠方傳來二次回音。片刻,那道聲音和我預想中的一樣,從四面八方回傳,依然讓人分不清發言者的確切方向。

「別急,等打倒你後,我再自己回收。貿然出現在你面前,搞不好會被你搶牌子。」

真是的,我才不是這種忘恩負義的人,道謝都來不及了,絕對不會做出搶牌子的行為。我把自己的立場和處事作風通過叫喊,明確告訴對方,自己並沒有恩將仇報的打算。

豈料對方沒有回應。

下一秒,東南方傳來一聲巨響。

我移動視線,往聲音來源看去……那邊是有人在戰鬥嗎?

過去看看好了。不過……這把武士刀要怎麼辦?

算了,先拿著吧。

然後,我動身前往巨響的方向。

連續跳過好幾座民宅往東南方前進,一座壯觀宏偉的巨大建築物闖入我的視界。

「哇~」

我不由得讚歎起來,眼前以巨大木頭堆砌而成的建築散發出強大的生命力,無數蔓藤沿著壁面攀上屋簷,鋪滿白紅黃三色鮮花的草地,只留下數道路徑供來訪者行走。當我回過神來,人已經站在兩道厚重高大的深褐色木門前,一塊同樣由木頭雕刻而成的牌匾掛在入口上方——【洛斯艾仁圖書館】。

我發現門是虛掩的,探頭一看,看見圖書館的正中央有桌椅的殘骸,內心更加確定方才這裡一定發生過戰鬥。

我轉身離開,小心翼翼踏上由鵝卵石鋪成的小路往圖書館後院走去。

「呼……呃……」

「!」

後院傳來怪聲。

我放慢腳步,手持武士刀進入備戰狀態,躡手躡腳地背靠牆面往聲音來源查探……什麼也沒有。

奇怪,是我聽錯?

「嗚……哈……哈……哈……」

沒錯,確實有聲音。我再次聚精會神,聽見類似痛苦呻吟聲,可是後院一目了然,除了花草樹木和一座水池,什麼也沒。現場沒有地方可躲,但我確定聲音就在附近。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隱形人嗎?還是我瘋了?

這時,我注意到視線角落的一棵樹下,有著一座看似螞蟻窩的巨大泥塊。我湊前察看,發現聲音竟是從泥塊裡傳出。

「是誰鬼鬼祟祟躲在這!」我大叫,泥塊表層像是被我嚇到而動了一下,讓我更加肯定裡面有著什麼。

「……啟……啟人?」

即使聲音微弱得彷彿蚊蟲聲,但我依然分辨得出在泥塊裡的是誰。

「吉爾!你沒事吧?怎麼躲在裡面?不,你是怎麼進去的?」我用指節在表面敲了敲,發現竟有如鋼片般的堅硬。

這時,泥塊表面產生一圈又一圈的波紋,轉眼間,泥塊像是遇熱的巧克力般融化,身體捲縮成球狀的吉爾出現在我面前。他看上去非常虛弱,而融化的泥水則像是被草地吸收般完全滲入地底下。

吉爾動也不動,我感覺事情不對勁,趕緊將他翻身。

這一翻,我的心都涼了。他全身上下都是傷痕,血水暈染了衣著,他一手按住的腹部底下更是血流不止。

這傷勢非常不妙,得趕緊到醫療室治療才行!我伸手欲抱起吉爾,卻被他阻止。

「你幹嘛?再不治療,你會死的!」我怒喊。這也是我醒來後,第一次這麼生氣,但更多的情緒是擔心。

「沒……沒關係的……我在治療中……」他的語氣虛弱得不行,每說一句話都像是用盡了力氣。

經他這麼一說,我才發現他的身體正隱隱發出微弱光芒。

「大……大地治療魔法……嘻……」

「你這笨蛋,傷成這樣就別再勉強擠出笑容了。不行,我還是帶你去醫療室吧。」我再次伸手準備抱起他,卻又一次被他推開。

正當我想說些什麼,他卻搶先開口:

「在限時之前離開,我們會……會失去資格……時間應該也差不多……再撐……再撐一下……就可以了……你看……」

吉爾從懷中拿出三個號碼牌,其中一個是10號,也就是他自己的,另兩個分別是9和11號。

他再一次擠出笑容,道:「我……我……剛好湊夠……十……十分……咳!」

一口濃稠深紅似黑的鮮血無預警地吐在草地上,嚇得我差點伸出拳頭往他臉上砸去,讓他昏倒並強制帶他去治療。

我在心裡默默對吉爾的媽媽道歉。在離開的前一晚她還對我千叮萬囑,說吉爾為了考入公會,一定不把自己的性命安全放在考量之內。當時我還拍下胸口說會好好盯緊他,不讓他亂來。實際上我以為吉爾平常表現得那麼成熟,應該不會魯莽導致自己性命堪憂才是,怎知……他對加入天齊之羽的執著,超越我想像。

忽然,在我頭上方的空中傳來一把女聲。

「各位好,我是大會播報員花兒。時間只剩下三十分鐘,還沒湊夠分數的參賽者要加緊動作喔。目前還在比賽場地的分別是:【5號·蕾娜】、【6號·龍也】、【7號·哈魯】、【10號·吉爾】、【16號·凱薩】、【17號·啟人】、【20號·溫蒂】,還有【22號·大和】。由於餘下人數不多,而比賽場地【洛斯艾仁】範圍太大,因此將會在這裡報告所有人目前所在地。」

什麼?暴露我們的所在地?

以吉爾目前的狀態來考,要是有人偷襲,他絕對無法迎戰,到時候只有被搶牌子的份。不過仔細一想,剩下人數也不多,蕾娜和溫蒂受了傷,應該沒辦法再戰鬥才是。龍也和大和的名字總覺得似乎在什麼地方聽過……但最麻煩的是凱薩那傢伙仍然活躍中。

「5號蕾娜、20號溫蒂在西北方的農場倉庫內;6號龍也、16號凱薩、22號大和正在東邊廣場展開2對1的戰鬥,非常精彩;7號哈魯、10號吉爾和17號啟人在東南方的自然圖書館。請各位把握最後的三十分鐘,另外也請記得,只要戰鬥勝利,對方身上所有牌子都歸勝利者喔~所以,只有一個人獲得勝利也是有可能的。以上,祝您戰鬥愉快。」

戰鬥愉快個屁!先不說經過狼人那場戰鬥導致我體無完膚,眼前的吉爾幾乎都快沒命了,還戰鬥愉快嘞。有機會認識花兒的話,我絕對要……好像也不能做什麼……算了。

我一屁股坐下,為受傷的吉爾把風,丟下他一人在這實在不是明智之舉。雖然我還缺少一個牌子才能及格……罷了,不及格也無所謂,只要吉爾能夠通過試驗,我突然興起想加入公會的遺憾算什麼。

不過就這麼坐在這也很無聊,而且吉爾好像睡著了,沒辦法和我聊天。

想些東西來打發時間好了。

嗯,思考目前的戰況吧。

蕾娜和溫蒂果然還在一起,而且離剩下的六人非常遠,根本是在反方向。難道她們的策略是等到限時結束為止都不離開倉庫?這麼說的話,她們應該已經湊夠牌子的分數了吧?至於1對2的打鬥,不用想也知道是凱薩一人對另兩個人……

我怎麼知道?

他那麼自命不凡,怎麼會和別人合作打一個人呢?而且,我也不覺得有人可以忍受他的個性……除了狼人和狐狸人。

還有7號的哈魯和我們在自然圖書館這裡。

………………圖書館!

我像是驚弓之鳥般迅速跳起,背對吉爾,眼觀四方。

天空突然暗了下來,抬頭一看,真是嚇死寶寶了!與先前的兩三支苦無不同,這次漫天都是黑色苦無與手裡劍,藍天頓時成了鋪天蓋地的黑。

腦海裡閃過的唯一應對方法是逃離這裡,可是……

我望向躺在地面發光的吉爾……不,是正在治療自己的吉爾。

不能丟下他不管。

吉爾已經沒辦法戰鬥,我必須保護他才行。

視線掃向漆黑的天空,即使苦無對策,也只能應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