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回憶之地 迴歸篇 - 第一百三十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08-03 2:23:24pm

奇幻·玄幻


花園裏 【3548 字】

‘刃月大人!你沒事吧!?刃月大人!’

在那如廢區的市集,莉莉抱起刃月上半身搖晃着,但沒有反隱,莉莉眼淚慢慢從她眼眶落下。

‘不是說會回來嗎?爲什麼你總是要勉強自己,法西諾變成那樣了,如果你也...’

就算莉莉強忍着她的情緒,但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了,她忍不住了,她的堅強盡失,緊緊抱着昏迷的刃月哭了起來,她不懂刃月只是昏過去,如果知道的話應該不會那樣做吧?

‘死了嗎?’

莉莉聽見那不友善的發言擡頭怒望去聲音由來處,見到艾伊。

‘你...你是誰?’

艾伊看向昏迷的刃月,他拿下那染了鮮血銀色面具露出他那被燒燬的容顏。莉莉看見他的臉被嚇到而別過頭,但是艾伊在那時候戴回面具,舉起握着手槍的右手,指向刃月的槍口前出現小紅色魔法圈。

‘艾伊,他的敵人。’

【呯】一聲,莉莉剛好發現艾伊的用意,雙手抱緊刃月,以身體擋下那子彈。子彈打在莉莉右手肩膀部位,發生了爆炸,見到莉莉嘔了一口血鬆開了抱着刃月的雙手,抖動着的身體向不遠處的刃月伸出右手。

‘嘖!礙事!!’

艾伊怒道後槍口再一次移去刃月那方,但是手槍被捉住了,艾伊看去是誰。

‘誰啊!’

‘夠了,不要做這些無意義的事了。’

‘你!!’

那是燃燒着的人,不,是燃燒着的骷髏人,艾伊直接放棄右手的手槍往後退。

‘誰!?’

燃燒着的骷髏人望去刃月。

‘他就是我,我就是他,不過我好像也差不多了。’

他就是守護者,他看着右手上的手槍逐漸融化掉,知道自己的時間也差不多了,艾伊陰笑起來。

‘嘻!那麼我順便送你一程吧!’

艾伊雙手發出微光,拿出他的大炮指向守護者,守護者搖了搖頭。

‘艾伊...這樣做不值得,而且還有人等着你去接他。’

‘胡說!!現在就只剩我一個人,就只剩我一個人了!’

‘庫洛,他就在守護者之林,不去接他走嗎?’

‘庫洛!?他還活着?’

艾伊臉上露出些許期待和驚訝問道,此時不遠處的城門前聽到了鼓聲,艾伊注意力立即轉去那。

‘什麼!?那鼓聲!?’

‘走吧,艾伊,在歐絲雷王國士兵進來之前,快走。’

‘歐絲雷王國?怎麼可能!?那裏行軍過來的時間可是要...’

艾伊話還沒說完,好像知道了什麼。

‘先行部隊嗎!?嘖!’

艾伊再次舉起手上的大炮指着刃月,守護者也隨着阻擋在他面前,此時莉莉也喘着氣站在守護者身旁。鼓聲不停的傳到艾伊耳裏,他閉上雙眼,大炮變成了雙槍。

‘你,沒有騙我吧?’

‘快去吧。’

守護者點頭回道,艾伊見後深呼吸,轉身按着他那帽子慢步離去,一陣溫風吹起了他的洋服,他稍微轉了點頭望去刃月他身邊的人,莉莉和守護者。

‘同伴...嗎?’

一陣黑風吹過,看得見他的下半身開始逐漸消失。

‘刃月...’

艾伊消失了,他要說什麼嗎?認爲刃月是敵人?還是說?

莉莉左手按着被炸傷的右臂看着守護者。

‘你...’

‘莉莉,辛苦妳了。’

莉莉不明,因爲眼前的守護者,感覺好像快燃燒餘燼的感覺,守護者望去刃月。

‘莉莉,可以幫我傳話嗎?’

‘?’

‘好好利用白舞和抹煞。’

‘什麼意思?’

莉莉更加不解,守護者看着自己的手化成灰。

‘分身和真身真的有差別...你會保護她,對不對?我們都愛着的她...素麗...’

莉莉聽後,眼眶再次落下淚水,她眼看着守護者化成灰,一粒小小顆的球閃耀着紫光,飛往刃月身體,撞上後發出了強光。

‘醒來吧,我...大家來接你了,別再睡了。’

在一片種滿了花朵的草地裏看見刃月躺在那裏,守護者站在他面前叫了叫他,刃月別過頭。

‘好累,讓我再睡一下,一下就好。’

‘再睡下去,大家都會以爲你死了,快快,起來了。’

刃月坐起身,右手摸了摸頭背,左右擺動了下頭部。

‘煩死了,你誰啊?’

守護者伸出了右手,刃月看了看守護者,很模糊,不懂他是誰,但是卻感到很親切的感覺,他伸出手握上對方的手。

‘搞什麼嘛,人家難得睡得那麼熟。’

‘哈哈哈~接下來的事就拜託你了。’

‘什麼?你到底...?’

守護者化成了光粒,消失了,就算他化成了光,刃月手還有握着他的感覺,刃月動了動剛握着對方手的右手,擡起頭看着漂浮在半空中的光粒,一眨眼刃月他醒了,看見抱着他哭泣的莉莉,明白她爲什麼哭泣的刃月,回想剛才的夢境,刃月心裏說了句【抱歉】,同一時間他伸出了右手摸了摸她的頭部。

‘莉莉,我回來了...’

莉莉聽後哭得更加用力,就如撒嬌的小孩把頭塞到刃月懷裏,雖然刃月身上穿着的只剩一身破盔甲...

2

特約聖正城門前,有的士兵拿着印有象徵着歐絲雷王國的國旗,也有擊鼓的士兵,大概上五百人,看得見麗絲和蕾姆在前排,爲什麼會那麼快?當你看到軍隊後排的巫妖羣的時候,你就明白了,不死族的種族魔法,傳送魔法。

看去那些巫妖們,有五十名左右,雖然不是很明顯,但是他們視乎很疲累的樣子,五十名巫妖傳送千餘人到這距離,不累就奇怪了。

‘我的名字是麗絲。阿爾貝特,歐絲雷王國的郡主!’

城門上的士兵看了看麗絲,再看去其身後的士兵,身體害怕得抖動着,麗絲見後繼續說。

‘我國沒有侵犯的意思,我們只是來接人。’

‘接...接人!?’

‘嗯,你們應該看到了那人,和魔神混沌戰鬥的那人,我們是來迎接他回去的。’

‘可...可是...’

士兵聽後猶豫不決,因爲擅自開門,照成什麼大事,後果不堪設想,尤其是看到帶領着上五百名士兵的麗絲...蕾姆見士兵害怕的樣子生氣怒道。

‘誒!你再不開門的話我們就動用武力讓你開門!可別說我們沒有給你警告!!’

士兵被蕾姆的怒聲嚇到,說話吞吞吐吐的急忙比手劃腳。

‘是.是.是!!開.開.開門!!’

城門慢慢的打開,蕾姆望向麗絲點了點頭,麗絲舉起右手。

‘前排一列士兵跟我進內,其餘士兵待命!’

士兵里傳來那厚重盔甲碰擊聲,列隊的聲音,麗絲見後向蕾姆打了個眼色。

‘麻煩妳看着他們了。’

‘好的,尋找的路上殿下請小心。’

麗絲點了點頭就騎着馬進入了特約聖王國里,沒有花費多久的時間就找到了刃月和莉莉,麗絲下馬時,士兵們急忙走在他前方如保護她那樣。麗絲右手動了動,士兵也明白什麼意思而退到她的身後,麗絲走到刃月那。

‘哦,這次反而沒有哭泣,妳長大了,麗絲。’

‘刃月先生...’

刃月看到麗絲沒有哭泣而說,麗絲臉上笑了笑,莉莉一聽到麗絲的聲音,急忙擦干眼淚起身站去一旁。刃月也站起身,無力的身軀搖晃着,麗絲急忙上前扶着他。

‘你沒事吧?’

‘沒事,沒什麼,身體看來還沒恢復而已...不過,爲什麼妳會來這?’

對於刃月的疑問,麗絲低下頭,臉上露出了悲傷。

‘因爲要迎接某個傻瓜啊,怕他再次的消失,再次讓我...’

‘...’

刃月聽見她的話,知道他說的是自己而轉移話題。

‘大家沒事吧?’

‘他們沒事,他們回到歐絲雷王國休息中,只是法西諾他...’

‘我懂...’

刃月別過頭避免望去麗絲的眼,因爲她可能在哭,強忍着淚水,他不想讓她哭,此時刃月想起赤老人而問。

‘麗絲,幫我找一找附近有沒有一位老人,他也許能醫好法西諾。’

‘真的!?’

麗絲臉上露出喜悅,立即望向士兵下令。

‘你們聽到了?快去找!’

刃月看見她的動作,的確成長了,不再是那個麻煩的公主了,心裏高興中的他,因爲骷髏身軀,其他人都看不出他的喜悅。

‘刃月先生,先騎上我的馬吧。’

‘啊啊...莉莉,幫我拿那兩把刀回去,記得要先用布包,不然會很麻煩。’

‘明...明白。’

刃月指的兩把刀自然就是白舞和抹煞,莉莉擦了擦那還未停止的眼淚回答後,他在廢區般的市集里找到了布,當她包起兩把刀的時候記起了守護者的話,抱着兩把刀的莉莉跑到刃月身旁。

‘那個...有個人要我對你說一句話。’

‘嗯?誰?’

‘我不懂他是誰,他說【好好利用白舞和抹煞。】。’

刃月聽後看着莉莉手上抱着的兩把刀,他伸出右手摸着布。

‘我明白了。’

遠處發出士兵的話聲,找到了老人赤,麗絲走了過去吩咐士兵扶着老人赤,說了什麼呢?刃月搖了搖頭,他不懂,也不想懂。

刃月坐在馬上,不懂要說什麼,做什麼,他只知道自己很累,很想躺下,但是在他人迎接他會去的途中不想讓他們擔心,所以選擇了忍耐。

到了城門前,士兵們都恭敬的向刃月下跪,刃月心裏再次響起。不是吧,我好像沒有答應成爲他們的王啊...

‘英雄王刃月,我們的王!’

士兵們的叫聲領刃月搖了搖頭。

‘我...’

此時麗絲拉了拉刃月的右手,刃月望去,見到麗絲眯笑的臉,不想破壞大家的期待,以及那份仰慕及敬佩,刃月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

一個人站在刃月的眼前,那熟悉的臉,素麗...刃月下馬,看着走前來的素麗。

‘你...又以自己的靈魂來...’

‘對不起...’

‘你這白癡!’

素麗高舉張開的右手,刃月別過頭,因爲他的確燃燒自己的靈魂來戰鬥,就如和克洛斯戰鬥一樣...

但是素麗沒有打下去,反而是抱着刃月,淚水流過刃月那骷髏臉,感到素麗的關心的刃月也抱着素麗。

‘抱歉,讓妳擔心了。’

在一旁的卡米亞看到他們兩人擁抱在一起,臉上露出了笑臉,爲他們感到開心。

刃月右手上的戒指和手環發出了微小的光,被刃月遺忘了,當他發現的時候會怎樣呢?這一場殘酷的戰鬥結束了,但是另外一場戰鬥來着也說不定,一切都在於【命運】。

第一百三十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