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L - XL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8-03 11:37:00am

其他·同人


三月份假期的那一次经历就算到了现在我也忘不了。这应该也算是我的强项之一,过目不忘,然而因此我也还会想起第一次……被问起……那个……

……

今天的蛋糕真的很好吃哦!

咳咳。

我实在没想到那个什么全息影像什么的玩意儿竟然可以给我们留着,意想不到啊!当初作为证据被使用过以后还以为会被销毁的,结果不知为何就决定交到了我们手上。也罢,这是小孩子的玩具之一……虽然不太适合。

现在是七月份,啊……现在想起来,那件事都过了四个月了啊,时间过得真快呢。

咳咳,总之现在是七月份,姐姐她儿子出生了,也已经被接回家里。话说回来,哥哥和姐姐两人为了这件事差点就又吵起来了。当初是因为姐姐觉得不需要浪费太过钱,所以分娩第二天就要求回家,结果哥哥不同意,两人直接在那里闹了个天翻地覆。

诶,我刚才说差点吵起来吗?无视吧!到最后还是由姐姐的爸爸出面劝架事情才平息下来,要不然这可能就要把人家医院拆了啊。

如果各位认为就这样结束了的话,就未免也太小看他们了。这对夫妇可不是一般的夫妇啊,他们可是可以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大吵一架的啊!而且,现在这一件事可是关于到一个人的一生啊……更令人惊讶的是,他们为什么可以到现在才来烦恼这一件事啊……有你们这么当爸妈的吗?

我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这么想着,想要爬起来却又没办法。不是因为我四肢无力,而是因为有个人躺在我的腹部上睡觉。不用说,那是我弟。怎么说呢……我原本是躺在沙发上看书然后睡着了的,醒来了的时候就发现他躺在这里了。

小……朋友啊,才过几个星期就会爬了这会不会太过夸张了啊……

原本想要叫名字的我,到了这个时候才突然想起,对啊,他那不负责任的父母没在他出生前想好名字啊!要不是姐姐问出生证明什么时候去办的话我看这孩子永远都不会有名字了啊!

现在,他们两人就坐在客厅里头,烦恼着应该给他们的儿子取个什么名字。结果……

“等等,取名字以前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哥哥煞有其事地说。

“什么?”姐姐疑惑地问。

“他应该跟谁的姓?”

哦……哦什么啊!这不是摆明了的废话吗!

“废话……”姐姐无奈地说。

“也是,那么男的姓徐,女的姓江,如——”

哥哥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姐姐用遥控器敲头。

“你,可,以,不,要,废,话,吗?”姐姐每说一个字就敲一下,这样敲下去的话遥控器会坏掉的啊……

“不然就双姓好——”

“你是在闹什么啊!”

“嘘……”

我把手指放到嘴唇中央,小小声地嘘了一声,示意他们有个人正在睡觉。

“不然把他叫起来让他选——”

“江明治……”

杀气……我说哥哥,不认真的话会横死街头的哦……

“取名字我不在行,给错的话他会恨我一辈子的。”

没那么夸张吧,恨一辈子什么的。名字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嘛。看看我的,柯依,和可以谐音都没怎样了。

“就算你这么说但也得想个名字啊……”

“等等,我打电话给我爸。”哥哥这么说着,拿出手机按了几个按钮以后把手机丢到桌上。过了一会,电话接通了,但是……

‘还记得你年轻的时候给你买一款游戏,结果你就这样看着角色创建画面想名字想了几个小时。取名字很难对吧?现在是时候让你尝试一下为人父母的痛苦了,那你儿子你自己想办法去,不要乱来就好。千夏,别让他乱来,虽然我很开明但我孙子还是要跟我姓。’

这是一通语音讯息,爷爷似乎早就预料到哥哥……

称呼……硬伤……这样下去我自己也会乱的,更不用说……他没有名字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叫!

“还好意思说是自己孙子,到现在还没回来。”哥哥不满地挂掉电话。

不,其实他说的都是正确的,这是你儿子就应该自己想名字不是吗?又不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连给个名字都要过问父母是什么概念啊?

“现在怎么办?”姐姐问。

“我倒觉得爷爷说的没错。”

我的话引来两人不满,被瞪了一眼以后姐姐才说:“不然打给我爸问问看。”

一个两个都不想要自己动脑子啊……这怎么就从三十岁中年人变成十六十七岁无所事事在家里蹲的啃老族啊?

我虽然想要这么吐槽,但终究还是没有那个勇气说出来。这句话要是说了出来的话我就完了。

‘喂?’一把声音从桌上的手机传出。

哇,动作好快。

“爸!急救!”姐姐突然大喊。

等等,发生了什么事吗?

‘什,什么事?’

“儿子!没有名字!”

‘脑子有病啊!’

爷爷把我的心声喊了出来啊!但是喊得太大声了啊!原本躺着睡觉的婴儿醒了啊!

就和一般的小孩子一样,被人家吵醒了第一件事就是大哭一场。想当年我也是一样的,当时和文夏姐姐睡一起的时候因为突然醒来看到了陌生的环境所以大哭。都是些陈年旧事了啊……

姐姐把小孩抱起来,花了几分钟哄到他睡着以后才继续先前的话题。

“我爸怎么说?”她轻轻拍着小孩的背后说道。

“没什么,要我们自己想,然后不要太过难听就好。”

“怎么这样……”

这样才是正常的吧……有谁会那么得空没事做去帮别人儿子取名字啊,就算是自己孙子也不会这么做的吧……当然,除开那些算命的还是什么风水师之类的人。

“能怎么办?想一想吧。”

“说得好像他不是你儿子似的。”我忍不住吐起了槽。

“闭嘴,到我房间里拿字典。”

“有严重到那种程度吗?不就想两个字而已。”我摊手说道。

“我要让他自己选字。”

“啊哈哈,不好笑。”我和姐姐异口同声说道。

是人都知道书本这种东西到了小孩手上就会被五马分尸,到时候全镇唯一一本打印出来的字典可能就这么没了啊。

我并没有夸大其词,这真的是全镇唯一一本字典。在现在这个科技发达的时代要查字只需要上网查就好,根本不会有人会去翻那本厚重的字典的。那时只是我好玩,把字典拍下来放到网上,结果引来了一大堆的人潮,说是要孩子明白当初要找个字是多么的痛苦。这一点我不否认,马来西亚的字典都是依照拼音排序的,要是不知道某个字的拼音的话……祝你武运昌隆。

不管怎么说,让一个不识字的小孩自己选名字也太过分了吧?

“如果姓徐的话就容易很多了。”

“怎么说?”

“姓徐,名可证。”

“诶,这不是想出来了吗?一开始就这样就好了啊。”我无奈地说道。

明明就想得出来却还想要仰赖老人,哥哥这是懒到了一个极点啊……

“姓江的话……”姐姐说,“……蛮不错的。”

可证……确实不错,但为什么只限于姓江的呢?姓徐的有这个名字也不错啊,徐可证……可恶!

“真的这样姓徐的话会被同学笑哦……”

“知道啦,明天才去弄,今天被这小鬼折腾差点要了我的命。”哥哥打着哈欠说道。

“诶,他蛮乖的不是吗?”我问。

今天星期五,学校早放学所以我们这一群平时聚在事务所的屁孩们也就理所当然地就早点到了事务所。虽然说途中有绕路到其它地方买点东西但也没花上多久时间,而且姐姐比我们先回到家,可证应该没机会闹才对啊。还是说早上的时候就开始闹到我们回去为止?但这也不太可能啊,不是说小孩子特别爱睡觉的吗,这一整个早上他大概都只是在睡觉而已的吧。

“被自己儿子弄得一身尿是个值得纪念的时刻。”姐姐冷不防地说出这一句话。

我这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怪刚才洗衣服的时候有一股尿骚味啊!

“开什么玩笑,要不妳来试看?”

“这得看他配不配合。”姐姐得意地笑着说。

“自作孽不可活啊……你平时那么喜欢欺负小孩子,现在遭报应了吧?”我调侃道。

“等下就换妳遭报应。”

被警告了啊……

不管怎么说,这些都是实话!我这十三年以来的仇就靠你了,同志请加油!

哥哥打了一个哈欠,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喂完奶就去睡吧,一病一老一年幼,没有一个有熬夜的理由。”他这么说着走回到了自己房间里头。

还是一样令人火大的说话方式啊……都当父亲了这说话的方式还不改,教坏可证的话怎么办啊?

其实我并不在乎,只不过如果家里多一个人和哥哥一样说话的话……不敢想象。两人会一直吵架的吧?

嗯……这好像是应该要在乎的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