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暂缓归还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04 10:28:12am

奇幻·玄幻


圣月城一事几乎传遍了全大陆,所有人都为了此事而震惊不已,同时也知晓了消灭者的存在,甚至建立了一个“专治消灭者专案组”来监测消灭者的出入。

回到鸣初城的司湫语真的很累。他毕竟就在现场,更是目睹了这种情况,想不觉得累都很难。事情不算是完整解决,因为圣月城成了真正的死城,是真实的事件,更不知要怎么处理这个死城。

谭卿酌看到他回来了,很勉强地在脸上挤出一抹笑,看得司湫语都感到很悲伤,很自责。

他直接扑上去抱住谭卿酌,任由泪水花落。谭卿酌也回拥着他,无声哭泣。一直都在旁边的业雪娉微微垂帘,不发一语,她是决定让他们俩好好哭一场,让内心积累得太多、太多的悲伤都宣泄出来。

哭久了,两个人也都互相冷静下来。

“只有一个人活下来吗?”谭卿酌淡淡地问道。

“盛家只有蜇壬活下来,越家也有一个,不过目前还在医院接受治疗。”司湫语缓缓地回答他。

二人一阵静默。

良久,他们就这样结束了话题,司湫语便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下来,闭上双目。

他是应该好好休息了,然后就要继续面对他应该面对的事情。

***

一大清早的司湫语就直接到分协会去报到顺便见周琴。好歹他是隶属鸣初城术士管理分协会的外派术士,目前处于半休假,负责整理失落历史,但偶尔还是得回来露个面之类的。

只是他一回到分协会却比起以前更加的不受欢迎,因为谭楚唯死了。恰恰他司湫语正是谭楚唯的搭档,既然谭楚唯死了,那么司湫语铁定会脱不了干系。

无视他们对他行的注目礼,司湫语迳自走到分协会长的办公室,敲了敲门便直接走进去。

坐在办公桌前整理公文的周琴刚一抬眸便看到司湫语,当下愣了几秒,旋即从办公桌跑到他身边,直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吓得司湫语都有些不淡定,脸都微微泛红。他甚至可以感觉得到胸前的两团重物。

干咳几声,司湫语伸手推了推她,周琴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举止是如此的暧昧,不由尴尬地松开了拥抱,不好意思地稍微与他保持距离。

“那个,小语,你这么久都没回来,我还以为……”周琴话说到一半,不由得停了下来,还担心地看了他一眼。

知道周琴为何欲言又止,司湫语笑了笑,“我已经没事了,你就别担心好吗?我真的看开,也放下了谭老师,毕竟人死不能复生。”

还是有点担心地看着司湫语,良久,周琴真的看出他是真的放下了,便松了一口气。虽然……她自己就不太能接受这个事实,因为她可算是谭楚唯的好朋友,从很久以前开始就认识到现在的好朋友。

接着他们便坐下来,周琴便替他准备一壶茶,二人先喝茶闲聊,之后才正式进入正题。

“我想要先定下一个时间,公布失落历史。”

此言一出,周琴握着杯子的手都有些颤抖。她抬眸看了看司湫语,只见他表情认真,一时之间都不晓得该回应他什么。

深呼吸一下,周琴苦笑着问,“你是想要离开吗?”

仿佛被戳中心事,司湫语微微颔首表示自己的确是想要离开到全大陆旅行。这是他昨夜做好的决定,但暂时没人晓得,周琴还是第一个知晓他的决定的人。

一边扶额一边把杯子放下,周琴认真地盯着司湫语的脸孔,想要看看他到底是认真还是不认真的。

“我不得不这么做……”

“是不是你又‘看’到了什么?”

没想到周琴又说中了自己的心事,司湫语干脆不说话,保持了沉默。二人都陷入了奇怪的沉默氛围,直到敲门声响起,周琴这才开口让外边的人进来。

出乎预料的是敲门来找她的赫然是端木蔚礼。不但如此,他还带着他的侄子端木楚仁一起过来。

这真是稀奇。

“太好了小语你果然有在!!”

端木蔚礼整个人情绪激动地冲过去抱了司湫语一个满怀,接着他就立刻松开拥抱,笑嘻嘻地回到端木楚仁身边,还光明正大地搂着他的腰。

司湫语和周琴满脸黑线,却不晓得该开口说什么。

“那么激动地抱了我,然后又跑去搂你侄子,你到底是想怎样?”司湫语一脸不爽地问道。

“当然是因为情绪过于激动了嘛~~好啦,不闹了,说正事要紧。”端木蔚礼忽然换上了实在不怎么符合他的严肃表情,搂着端木楚仁坐到沙发上去。

看着端木蔚礼神色很不对劲,总是害羞的端木楚仁也一副不安的模样,司湫语和周琴面面相觑,只好坐在一块儿,等待端木蔚礼开口。

“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你们俩好像都不太对劲啊。”周琴递上茶水,不解地问道。

只见端木楚仁抬眸看了看他们,却欲言又止,最后反而看向端木蔚礼,似乎是在等他开口。

先安抚好端木楚仁,端木蔚礼便开口道:“我想,小语你应该还记得在西边境的竹屋事件吧?”

“记得啊。我还差点死了呢,你觉得我有可能会不记得吗?”司湫语干脆给了他一个白眼,但很快的他就意识到事情不太对劲,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那个时候囚禁我的人……再次出现了。”端木楚仁战战兢兢地说道,眼看就快哭了出来,双眼红通通的,颇像个刚出生的小鹿。

“你不说我都忘了……那个时候我们的确是没有捉到竹屋的主人。”司湫语扶额,严重忘记这件重大的事情。

接着下来端木蔚礼便代替受到很大惊喜的端木楚仁解释说那名叫“祝舟歌”,身份年龄完全不详的男性近日来不断地徘徊在端木楚仁的宿舍外边,看样子目标好像是锁定在端木楚仁身上。

静静地把这事听完之后,司湫语陷入了沉思。他很疑惑为何祝舟歌的目标会是端木楚仁,但毕竟那是他的疏忽,谁让他当时忽略了祝舟歌,只顾着周媚儿。

而且……有件事他也很在意。

竹屋那儿的奇异石碑,依然是不解之谜。

“你们这么突然跑来找小语就为了这件事?但他现在还不能出任务,失落历史的归还任务还在进行……”周琴知晓端木蔚礼那是什么意思,但司湫语情况特殊,不能随便外派。

“没事的,琴姐,我就去一趟。”司湫语索性开口表明自己想要去。

周琴迟疑着,无奈她敌不过司湫语,于是答应了他。

就这样,失落历史的归还又暂缓了下来,司湫语跟端木蔚礼和端木楚仁一起出发前往鸣初城的西边境,重新找回那间竹屋,查明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