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再访西边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05 12:25:51pm

奇幻·玄幻


鸣初城的西方边境真不愧是最著名的观光圣地,一如既往的人龙混杂,睡也不晓得其实妖魔化身成人混在其中。就好比这熟悉的待霄草妖王的夜舞晓,他在看到他们三人的时候便跑过来打招呼。

把来意说明清楚之后,夜舞晓似乎相当惊讶森林里隐藏了一间竹屋的事情。再加上他们此行的目的似乎很危险,他自告奋勇地加入他们,提供帮助。

司湫语乐于有人,哦不,有妖魔的相助,当下也很开心。

当然他们并没有立刻去找那间竹屋,反而先找酒店住下,从长计议。

估计那个祝舟歌很快就会发现他们跑到西边境,直捣黄龙。

全都聚在司湫语的房里,开了一场小小的,简单的会议。

“首先……能否请描述一下祝舟歌的长相?要不然到时候遇到了的话,没认出来岂不是很糗?”司湫语这才发现他完全不知那祝舟歌的长相,试问要如何从长计议?

有些尴尬的端木楚仁立刻拿出手机,从图片库找出一张相片来,递给司湫语他们三个看看。不过,没想到端木蔚礼竟然不晓得对方的长相,估计是端木楚仁忍耐了一段时间终于忍不住把实情说出来,然后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出发来到目的地。

手机上拍的相片并不是很清晰,却还是可以看出一个大概的轮廓。感觉端正的一张脸加上形状似乎不太对的耳朵,一身黑衣……

这相片估计拿到现实里去问人也问不出什么来。

扶额,司湫语哭笑不得地看着端木楚仁。

“我、我可以描述的!”端木楚仁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说道。

面对着性格如此懦弱胆小的端木楚仁,他很难得的深感无力。

“我负责画吧?”端木蔚礼毛遂自荐。

“……免,我自己来。”司湫语果断拒绝。

让端木蔚礼亲自画?算了吧,谁都知道这家伙绘画超级的糟糕,曾经有一次让他术式图阵的基本图形,他竟然画到所有学生差点崩溃,纷纷投诉他的画技有够糟糕的。

毕竟是队长,端木蔚礼也不敢反驳司湫语,于是端木楚仁便开始描述祝舟歌的模样。

俊秀端正的一张脸孔,五官很漂亮,有些深邃,黑色的头发挺长的大约长到腰的部分并绑了一半,耳朵尖尖的不像他们的耳朵,眼睛很黑很吸引人……

综上所述,司湫语画出了大致形象。

他们三个凑过来一看,不得不赞赏司湫语实在有个好画工,画得像是真的。

“不是人类?”夜舞晓看着那幅画,若有所思地问道。

几乎是同一时间,他们的视线都停留在他身上。

司湫语沉默地盯着自己的画,看着话中的“祝舟歌”,心情久久未能平静下来。

黑瞳黑发,再加上一身黑,耳朵尖尖……

“竟然是黑妖精。”司湫语扶额,因为他真的很惊讶。

“黑妖精?”在场某两个人类表示不明白。

夜舞晓反倒是露出惊诧的表情,很显然他晓得“黑妖精”是什么东东。

所谓黑妖精,指的便是妖精种族。不过,妖精族跟精灵族一样几乎算是失落的种族。目前可以确定的是精灵族还没完全灭绝,但妖精族还不能确认是否完全灭绝。

黑妖精,是妖精族的黑暗种类,会引导人类误入歧途。在万年前,黑妖精基本上不复存在,据说是黑妖精大量诱杀人类,于是神族、精灵族和妖精族联合追杀黑妖精。后来负责善后的是白妖精,所以黑妖精到最后去了哪儿,也只有白妖精方才知晓。

这些都是只有司湫语掌握“失落历史”的其中一部分。

“……作为神族的你应该知晓怎么对付黑妖精吧?”端木蔚礼眨眨眼盯着他看。

面对这根本就是故意装可爱的端木蔚礼好一会儿,司湫语直接把视线转移开来,看都不看他一眼。

坐在端木蔚礼身旁的端木楚仁都很想说他不认识他。

“明早去竹屋一趟。”

司湫语直接扔下这句话,把所有人和妖魔都赶出去,把门锁上。被挡在门外的二人一妖魔面面相觑,忽然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却没法询问把他们赶出去的房间主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房内,司湫语背靠着门,一只手紧紧捂着胸口,脸色苍白,表情痛苦。

这种感觉其实很不好受,他知道自己的情况是怎么回事,但是他无法告诉他们,也不想让他们担心。再者,没有人能够帮他,就算有,能符合条件帮他的人,暂时只有繁枫黎。

该死的是繁枫黎不在啊!!

忽然他想到某个人……不,更正一下,是某个仙尊,费力地找出通讯器,联络钥月白。

现在能够帮他的,只有身为仙尊的钥月白。

然而司湫语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喂喂?小语?是小语吗?喂喂……”

失去意识的司湫语自然是无法听见钥月白的声音。

虽然司湫语听不见,但还在门外的他们三个都听得见,立马把门踹开,看到倒在地上的司湫语,他们都吓了一大跳。

夜舞晓赶紧把人抱起来,却也不知所措,而通讯器另一边还在持续说话。

“喂?钥月白吗?小语突然昏迷不醒。”端木蔚礼丝毫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直接把实情告诉钥月白。

下一刻,哈奇夫搂着钥月白直接出现在他们面前,钥月白立刻跑到司湫语身边,紧张地伸出手抚上他的额头,闭上双目。

淡淡的月白光芒逐渐泛起,钥月白神色平静地让光芒慢慢地亮起来,并将月白光芒融入司湫语体内。

过了一会儿,钥月白重新睁开双目,狐狸耳朵和九条尾巴又冒了出来。

“呼……幸好我就在附近呢,要不然就惨了。”

钥月白把手抽回去,拍拍自己的胸口,有些生气地瞪了眼不会这么快醒过来的司湫语。

“什么意思?”夜舞晓帮忙把人抱到床上去,紧张地问道。

略微犹豫了一下下,钥月白只好乖乖说出实情。

“是污秽浸染……可是,我不明白污秽是从哪里来的?他是碰到了什么吗?”

“不知道。只能等他醒过来才能问清楚了。”

这一夜,大家都被司湫语的昏迷以及不知从何处来的污秽浸染之事,搞到无法入眠。真相,只有等到翌日清晨的到来,方才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