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回到未来 - 远远地偷偷地默默地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8-05 10:18:07am

都市·爱情


他在一旁安静地观察她。

今天的她很不一样。

好几次了,他见她做着做着手里的活儿,突然就停了下来,凝结的眼神悬浮在半空中,低垂的眼里蔓延着不可名状的惆怅。

他俩此时身在黄政摄影工作室里,工作室里闹哄哄地,大伙儿都忙着做事,而李瞳正在摄影棚里为接下来拍摄“幸福手机”第一批宣传照的工作做准备,检查一会儿开拍时需要用的器材。

今天拍摄的主角安承烨早已经准备就绪,正在一旁等着。看着预备中的李瞳,安承烨感觉有些不对劲。

第一次在工作室见到她时,他也像现在这样从化妆间里镜子的反射窥视着她的一举一动。他记得那时的她神情是多么地专注,仔细检查器材时连眼珠子都不动一下,感觉好像连呼吸都已经停止了,那模样让他情不自禁也看得目不转睛。他当时还在心里自嘲自己大概是永远都摆脱不了这样的命运了——他永远只能专注地看着她的专注,远远地,偷偷地,默默地。

今天的她和那天很不一样,精神恍惚,眼神呆滞,好几次同事叫她,她都没听见。

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他再也坐不住,站起来向她走去。

“李小瞳,我有事和你商量。”他走到她身边说道。

她像是被人勾走了三魂七魄,双眼发直,一动不动地愣在原地,根本没发现身边的安承烨。

他用手轻轻推了她的肩膀一下,稍微提高声量又道:“李小瞳!”

李瞳这才回神,失措地抬起头:“哦……啊?你找我吗?”

“我有事情和你商量。”他皱起眉头,装出不舒服的样子:“我胃痛的老毛病犯了,可是身上没带胃药,这里附近有没有买药的地方?你带我去!”

她关心慰问:“你没事吧?如果不舒服,要不要取消拍摄?”

“那倒不用。你带我去买药就行了。”他一说完,也不等她反应就伸出手径自把她手中的器材取走放在一旁,跟着就像架起犯人那样捉住她的胳膊就往外走,催促道:“快走吧,要不然我就是史上胃疼到死的第一人了。”

他的经理人卢思彦见他们俩要出去,惊讶问:“拍摄不是要开始了吗?到哪儿去?”

安承烨一步也没停下来,一边走一边回复:“我胃病发作要去买胃药。你和工作人员说一下。”

“胃药?”看着安承烨把李瞳连拖带拉出去的背影,卢思彦喃喃自语:“他什么时候开始有胃病了?”

到了楼下,安承烨把李瞳带到一辆蓝色轿车旁。

李瞳觉得奇怪:“这是你的车?哈雷大弹簧呢?”

他心里暗暗嘀咕:还不是因为你吗?说什么不能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共骑,如果不换车,你就不会坐我的顺风车了!

不过,他嘴上当然不会表露出来,只是酷酷地轻描淡写回复:“轿车比较方便,所以就换掉了。”

上了车后,刚刚明明还说要去买药的安承烨却直接开车到了临近的一家咖啡座。

“不是说去买药吗?”因为心烦而反应慢三拍的李瞳在安承烨把车停在咖啡座外后才后知后觉问道。

“我饿了,想先吃点东西。快下车!”他又随便掰了个借口塘塞。

“哦。”满怀心事的李瞳也懒得思考,就一愣一愣地跟着他下车。

走进咖啡座,安承烨一屁股坐了下来,问也不问就点了一份三文治和黑咖啡。

看着坐在他对面那个无精打采的李瞳,安承烨终于忍不住问:“你今天状态似乎不好。是因为听过关于我经常为难摄影师的各种谣传,所以感到紧张?”

李瞳挤出一丝笑:“怎么会?我知道你要求高,但是还不至于因此而紧张。”

“那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和张董事长吵架?”

一提起张星宇,即使心情不佳,李瞳的嘴角还是自然而然泛起浅浅甜蜜笑意:“星宇才不会跟我吵架。”

安承烨心中妒意发酵,酸溜溜呛到:“既然不是吵架,那你怎么失魂落魄的?状态这么差,你这样子拍出来的照片不会失水准吧?”

此话一出,李瞳的神色更沮丧了:“你也对我没信心吧?老实说我也在怀疑自己。”

安承烨惊觉自己说错话,在心里骂起自己来:安承烨你这个笨蛋,怎么乱说话?

“本来想好好表现一下,帮星宇做好这个宣传活动,没想到都还没正式开始,那天就被奶奶训了一顿。连张家孙媳妇这个本分都做不好,我怎么可能做好这么大的一项宣传计划呢?”萎靡不振的李瞳越说头就垂得越低,整个脸都几乎要贴在桌子上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安承烨不知所措。他唯一安慰人的经验就是当他的哥儿卢思彦被甩的时候。那种情况,两个男人最多一起大醉一场就完事。但是对于安慰女人,没交往过女朋友的他真的是一点经验都没有,只能干着急看着李瞳!

可是,既然已经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继续留在她身边,那么就一定得学习用另一种方式去好好爱她,比如当一个她最需要、最可靠的好朋友,比如当一个在她难受时可以安慰她、开解她的好朋友。

安承烨思量了一番,暗自下定决心:不懂得安慰人,那就从今天开始好好学习!只是偷偷着爱她是不够的!他一定要做一个更好也更值得李瞳依靠的好朋友,这样的他才有资格继续守在最爱的女人身边。

就在安承烨拼命想着要如何安抚和鼓励眼前人的当儿,李瞳却把他那用力思索的神色,错当是他不爱听自己发牢骚因此表露出来的厌恶之情。她那原本就已经十分阴霾的心情立刻急转直下变得更加灰暗,讪讪道:“我知道这样子的我很烦、很讨人厌,我还是不影响你吃东西的胃口了。”

她一说完就站起来准备走人。

“坐下!”

安承烨忽然厉声喝令,让李瞳微微吓了一跳,乖乖又坐了回去。

“李小瞳,你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吗?”安承烨问道。

李瞳一脸茫然:“我们是同班同学,第一次见面应该是在班上?”

安承烨摇摇头:“不是在班上,是在学校的食堂后面。开学第一天,我就被训导主任骂了一顿。他看见我身边有烟蒂就不分青红皂白指责我躲起来抽烟。或许是他知道我以前在初中时屡犯校规,又或者是我当天对他的态度不好,不管我怎么否认他都不相信我。正当我百口莫辩时,你走了过来。你当时的样子虽然弱弱的,却很有正义感。你告诉主任你看见抽烟的人不是我,没想到你这个乖宝宝好学生的话还相当有分量,主任听了才终于不再咬着我不放。”

李瞳恍然大悟:“啊,那件事我虽然记得,不过我真的不知道主任当时骂的人是你!我那时还因为要和主任说话,心情超紧张的!我只是实话实说,哪儿算什么正义感?”

“这就是重点!”安承烨看着李瞳:“你认为自己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但你并不晓得就在你自然而然地做着自己、做着你认为应该做的事时,那就足以对周围的人产生料想不到的影响力了!”

李瞳不以为然:“你言重了啦。那些事情根本微不足道,哪儿有什么影响力?怎么可能会影响谁?”

“我啊,你影响了我!而且你自此入住我心里,还住了十三年,再怎么赶都赶不走了!”安承烨在心里呐喊。

他多想告诉她,就是因为那第一次见义勇为的邂逅,让他开始注意原本毫不起眼的她,不知不觉喜欢上她。

但是安承烨终究还是无视了自己心里歇斯底里的那把声音,选择用一副平稳又平实的声音平静地回复:“我啊,你影响了我。你那个所谓的‘只是实话实说’帮我解了围,也让我不至于开学第一天就被冤枉。其实不只是这一次,后来我差点儿被数学老师当掉那一次,你又仗义相助,帮我求情,老师才因此从轻发落。女侠,你总共救过我两次呐。”

听了安承烨的一番叙述,李瞳的心情不但渐渐明朗,还笑嘻嘻开起了玩笑:“真的?我真的帮了你?嘿嘿,没想到我还挺厉害的!难不成就是因为我帮过你两次,所以你这次回来是专程答谢我这个大恩人?就像那个仙鹤报恩的故事?”

听了她的笑话,安承烨却没有笑。

他沉默了数秒,一双眼睛忽地放射出让全世界女人都会迷茫心醉的含情脉脉,用李瞳从未听过的温柔语气缓缓说道:“不只是帮了我,你做的那些事,还让我爱上了你。”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