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哭着诉说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05 12:27:43pm

奇幻·玄幻


刚清醒过来的司湫语有些懵。他有点搞不懂为什么他会躺在床上,而且身体还轻松了很多也不难受。他就坐在床上默默地思考了一会儿,很快的便清楚明白自己怎么一夜之间身体状况安然无恙。

他抓了抓头发,乖乖地下床去洗漱换上干净的衣服,打开房门的瞬间,他头疼欲裂地靠在门边,试着让自己能够冷静下来。但是他没办法,满脑子都被该死的“预知画面”给占据,不断刺激的神经。

连痛苦的呻吟都发不出,阵阵眩晕袭来,他差点整个人倒下去之时,一只手已伸过来扶着他。

夜舞晓的房间就在司湫语对面,所以他刚走出来便看到司湫语这副模样,二话不说立刻扶住他,满脸的担心。无奈的是,他帮不上忙,毕竟司湫语是很特殊的。

即使如此他也比不上宣清凛那般的特殊。

言归正传,夜舞晓扶着他好一会儿,司湫语的晕眩也稍微减缓了些。

“钥月白他还在吧……”司湫语虚弱地问道,他现在连站都站不稳,必须要有人扶着才行。

“昨夜他跟哈奇夫开了房,这会儿应该还没醒?”夜舞晓很直接地回答。

一阵静默。

夜舞晓有些尴尬了。他的口误有点色情,但不说都说了,那就算了吧。

司湫语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这时他已经可以恢复了力气,不需要夜舞晓的搀扶。与此同时,他夜舞晓房间隔壁的门也开了,端木蔚礼走出来,看到司湫语的时候就直接扑上去。

这情形快得让人有些不知所措,司湫语想要把人给推开,无奈他推不开,只能任由端木蔚礼抱着自己。

良久,司湫语淡漠地开口道:“你借机揩油我,就不怕楚仁生气?”

“其实我也不是很想总是找机会揩油你,但是身体就是会下意识的这么做~~就连唯也遭殃过,所以你放心吧。”端木蔚礼笑得那没心没肺的,看得夜舞晓都无言以对。

如此奇葩的一个人类(好巧不巧偏偏获得的荣誉称号正是“奇葩”),到底是怎样活到现在不被人胖揍。因为端木蔚礼横看竖看都是属于那种欠揍类型的人类,所以很多人非常质疑他怎么就安然无恙活到今时今日。

难道他没有招惹过任何人吗?

“我深深怀疑你脑袋有问题。”司湫语眼神死地说出这句话。

“诶嘿~我比枫黎还要疯~~”端木蔚礼松开了拥抱,笑嘻嘻地说出这番话,但接着下来他就一脸严肃地看着他,“说,昨天你碰到了什么,导致污秽浸染?”

大概是没想到端木蔚礼会问自己这种问题,司湫语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沉默着,不久之后另一间房的门打开,首先探头出来的是一个多了一对狐狸耳朵的脑袋。

一开始他们看到的是后脑勺。

当脑袋换了个方向看过来,那月白色的眼瞳似乎亮了起来,蹦蹦跳跳地跑过去,直接扑向司湫语抱了他一个满怀。

继端木蔚礼之后,第二个喜欢扑向他抱他的估计就是这个化成人形总是失败的仙尊吧。

“你们是有多爱抱着我……”司湫语深深怀疑大家脑子都有病。

“太好了,污秽已经被清除干净~我以为我的仙力不起作用呢~”钥月白很可爱地露出那小巧的虎牙笑道。

司湫语哑然片刻,最后反而伸手摸了摸钥月白柔软的毛发。此时哈奇夫正好从房里走出来,但他没有太大的反应,估计是忌惮司湫语,所以才不会胡乱吃醋。

酒店的廊道就只有他们几个。

为了不阻碍这个廊道,司湫语只好把这群同伴们都给带到外边去,找了家茶馆就坐下叫早餐吃。拜托,他还没吃早餐,肚子都快饿死了,说不定还会犯胃痛毛病。

大家都很安静地在吃着早餐,谁也不敢出声。

良久,司湫语缓缓开口道:“我昨天有碰到祝舟歌,估计是那时候被误会有机可乘,浸染了我的身体。”

此言一出,端木楚仁最为震惊,甚至不知所措,还一脸自责。

这自责看着实在不对劲,也让人看不懂这自责是怎么一回事。

司湫语尴尬地看向端木蔚礼,示意让他好好安抚端木楚仁。当然,最好是可以诱导他把他想说的话给说出来。

“他、他是故意接、接近你的!”端木楚仁像是用尽力气般地把想要说的话给表达出来。

一听他这么一说,司湫语有些懵。他搞不懂为什么祝舟歌无缘无故接近自己干什么,毕竟按理说祝舟歌根本就不晓得他是何许人也啊。再说了,他也不认识祝舟歌,除了曾经被他的黑器给禁锢过那么一次。

最糟糕的是,那个时候他失控得很严重,所有人以及妖魔几乎都因为他而差点没命。

“不但只是故意接近,他还想要夺取你所持有的‘失落历史’。”熟悉的声音并不属于坐在他面前的任何一人或妖魔仙尊。

司湫语立马抬眸望去,果然看到了那熟悉的石灰色头发,唇角不由自主地微微上扬。

这是司湫语第一次以恢复一切记忆与力量而见面。

“听你这么一说,这祝舟歌还真神通广大嘛。”

“不如你思考看看,他是怎么知晓你的事情?”

司湫语满脸的无奈。

此时端木楚仁哭了起来,吓得他们都搞不懂这突然之间他们哭起来。端木蔚礼慌忙地为他擦拭眼泪,不断安抚他,却怎么都安抚不了他。

这一哭,每个人几乎看了过来,都在看热闹。

头疼地扶额,司湫语真心搞不懂这端木楚仁到底是怎样。

“楚仁,该不会是你不小心走漏风声,被祝舟歌强迫问出来的吧……?”司湫语试着用这个问题来提问,因为他有点猜到了这其中的原因。

“呜呜……对、对不起!!!”端木楚仁哭得更加凶了,却也证实了就是他导致祝舟歌盯上了司湫语。

不过,说到底祝舟歌盯上的还是端木楚仁,要不然祝舟歌也不会经常在他的宿舍外边来回走去,活像个跟踪狂。

事情稍微变得有些棘手了。

现在祝舟歌的目标不仅仅只是端木楚仁,更多出了一个人,那就是司湫语本人。

这个暂时被认定为是黑妖精的祝舟歌,究竟有何目的,又为了什么而锁定了他们二人,一切都是未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