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四篇:远征 - 036.漫长的夜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08-06 3:55:14pm

奇幻·玄幻


急救室外面,坐有一位带着耳机的青年。青年脸上浮现着与他年龄不般配的憔悴神情,不安地等待手术室的红灯熄灭的时刻。

手机里头传来的是今日的头条新闻:绝死望根据地被摧毁,帮派被瓦解。本因是值得狂呼的夜晚,黎空却不是这样认为。战斗胜利的代价实在是太沉重了,至少那不是现在的黎空或是大龙可以负担起的。

“果然应该开枪解决鱼鳅……不,如果我这样做的话,岂不是和他一样,是一个人渣吗?”黎空碎碎念,话语中毫无生气。

黎空伏下的头,与地面的距离愈发减少。

空荡荡的脑海中,余酋嘲讽的场景如轮回之境,不停息地放映。沾血的刀、被刀刃撕裂的腹部、倒在血泊中的人,仿佛是恶梦,但那却是现实,永远无法改变的现实。

停驻在黎空侧边的青年,使黎空暂时性从梦魇中抽离。

“你的晚餐。”

大龙手上有汉堡与咖啡,打算把手中的两样东西都递给黎空。黎空的眼中,只有那罐能让他无法入眠的饮料。汉堡的存在,完全被黎空无视了。

黎空像是中年大叔喝酒那般,把这罐咖啡一饮而尽。一罐咖啡根本满足不了黎空。黎空将空罐子放置在长凳上后,向大龙伸出右手。那憔悴的模样,那行尸走肉的举动,仿佛在诉说着黎空内心早已被掏空。喝咖啡只是一个消愁的媒介,除非伤者无事的消息从手术室传出,否则黎空这副模样将一辈子持续下去。

“你不说话,那倒无所谓。好歹吃些东西啊。”

面对这样的黎空,大龙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大龙知道,黎空想要通过这种折磨自己的方式,麻痹自己的思绪。

放着黎空不管的话,黎空一定和上次宙扬入院时一模一样,长时间陷入颓废的深渊中,直到手术为止,不吃、不睡,喝的饮料仅仅只是咖啡一种。

黎空缄默不语,视线依旧聚焦在手术室大门上。明明知道不能让黎空持续这种状态,可大龙没有一丁点办法。

“你不必回家陪桑晴吗?”

黎空这时才有少许反应,缓缓将视线移向大龙。

“难得老爸久违地回家了,就让他陪着桑晴吧。”

大龙与黎空的视线对上之际,才意识到存在这里的,仅仅只是名为蓝黎空的躯壳。

对话完全接不下去。虽知这种状态下的黎空不喜欢别人安慰他,但连普通的谈话都无法持续的情况,这可是第一次,可想而知该事件对黎空造成的打击是无法用任何数字测量的。黎空完全处于极度颓废的状态中。

大龙认为自己必须做些什么,可惜在对话无法进行的情况下,能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少了。大龙甚至怀疑,他能够在此时做的事情真的存在吗?

“回家去吧。”

中断大龙思绪的,是黎空的话语。话音落下许久,黎空却久未行动,仿佛这番话打从一开始,就是对大龙说的。

“你不必思考需要做什么,让我一个人就好了。”

黎空的周围如同内心那样筑起了高墙,把大龙隔离在外。

这是现在的大龙无法攀越、无法打破的墙壁。大龙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黎空将自己封闭起来,在永无止境的梦魇里颓废。

大龙放下手中的汉堡,默默地离去。

*****

时间流逝了多少,黎空完全不知道。

黎空背靠墙壁,头部稍微往上仰,这个姿势如同汉堡被放置在长凳那刻起,没有任何的变化。憔悴的面容,无神的双目,空荡的内心,黎空不曾渴望时间赶快带走一切,只是渴望时间能够回到过去。

脚步声有节奏地回响在走廊的另一端。仔细听一听,无非是高跟鞋与地面碰触时产生的声音,往黎空所在之处走来的人,是女人。

黎空微微斜过头,透过眼角处看见的人影共为两个,一男一女,从年龄上看起来像是一对夫妇。

“手术还没结束吗?持续了多久呢?”

和男子比起来,女子的样子比较憔悴,双目泛起微微红光,相必是收到了消息而痛哭了一顿。

“我不清楚过了多久,恐怕已经超过五个小时。”

“是吗?希望她能没事吧……”

女子的回应非常平淡。在黎空看来,这女子多半在掩饰内心的想法,不愿让身为陌生人的黎空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

“哼,根本没有必要来探望她。这样任性的女儿,落得如此下场是应得的!”

男子说话的风范,和身穿的西装毫不搭配。看似为人之父,说话却如此刻薄。若是平时的黎空,相信已经叫夕雨痛殴男子一顿了。

这番话让黎空听得不顺耳。虽不能对男子指指点点,黎空还是瞪着男子。

“怎么?我说的话有错吗?只要她昨天乖乖跟我们去避难,就不会被人抓去,也不会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势。说什么保护城市、保护我们?别笑死我了!从雷灾那天起,人类注定要灭亡,你们这群去击打怪物的家伙只是在垂死挣扎罢了!摧毁了那座幽浮又如何?不久后,不就有更强的怪物降临吗?你们所做的,都是徒劳无功啊!”

男子越说越起劲,向黎空宣泄着蓄积已久的不满。也许男子所说的,都是事实,但如此否定他人努力的发言,引起了黎空的愤怒。

黎空赫然站起身,发现男子比他矮少许后,本来怒视的眼光瞬间变成鄙视了。

“怎、怎么?你要干什么?这里是医院,你敢动手的话,我随时可以叫保安来抓你去警察局啊!”

“如果不想活下去,那你可以找个地方苟且偷生,直到被怪物吃掉为止,但别随便否认与抹杀别人想要活下去的权力。还有一点,你不想来,大可以现在就滚蛋。即使你的妻子阻止你,我也不会阻止你的。不要因为你散播的负能量,使她的求生意志变弱。”

黎空勉强地压抑着紧握右拳,免得为医院增加负担。

黎空的气势略为强大,男子觉得被压倒,亦感到自身的尊严受残害,欲反驳却发现没有任何能够用来反击的话语。

“你、你给我记住!”

男子转身逃去,慌张的脚步还一度让他站不稳,险些狼狈地扑倒在地。

“你不去追你丈夫真的行吗?”

女子摇了摇头,然后对黎空鞠一躬。对于女子这莫名其妙又毫无先兆的举动,黎空的思绪只能用一头雾水来概括。黎空对于鞠躬的理解,就是对他人表示敬意、或感谢的时候才会有的行动。深层思考,黎空认为自己完全没有做出任何以上理由的举止,因而不明白为何女子会有此等举动。

“我要感谢你把女儿送到医院来。如果没有你,女儿她可能会错过黄金救援时刻。另外,也要感谢你肯帮她说话。”

毫无虚伪的感谢话语,黎空却听得心都揪着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感谢我?她会受伤都是我的缘故啊!我没有和黑帮扯上关系的话,她将不会站在生死线的边缘,不会经历如此痛苦的事情了!为什么不责怪我,反而还要感谢我?为什么?”

黎空心底某处认为,恶言的斥责或辱骂反而能让他觉得罪恶感没有那么深重,早就做好此等觉悟来面对对方的双亲。女子出乎意料的话语,让黎空不知所措。

实际上,黎空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对夫妇。颓废的主要原因,莫过于此。

“你不是伤害她的人,我又何必责怪你?事情已经发生了,无论责怪谁都无法改变现状,我又何必要散播负能量呢?我能做的,真的就只能祈求她无事……”

说到这里,女子还是忍不住落泪了。轻轻用食指抹去眼角的泪水,女子再次像黎空道谢,身影渐行渐远。

黎空一屁股坐在长凳上,全身像是脱力了那般。

黎空仰着头,上方的景色和先前比起来显得异常模糊。不知怎么搞的,黎空控制不了泪水的涌出,任凭泪水一滴一滴地划过双颊,最终连成一线。

泪水中掺杂的情感,也许是黎空对自己的悔恨,也许是对女子感到抱歉,也许是释怀了……

*****

睁开双目之际,手术室的灯还在亮着。

可能是咖啡因随着眼泪流逝的缘故,黎空在不知不觉间睡着了。睡了多久,若不借用时钟检测,是无法得知的。

手机显示的时间为晚上九时半,黎空睡了一个小时之久。

透过手机的荧幕,黎空看见了自己的脸庞,颓废与憔悴的神情不复存在,说不定是被眼泪带走了。黎空想起大龙买给他的汉堡,正好肚子终于在抗议,便拿起这一直被遗忘的晚餐,如往常那般大口大口地吃。

医院的食物,主题为清淡。黎空是第一次吃到如此清淡,几乎毫无味道可言。为了短暂地填饱胃袋,加上黎空主张不浪费食物,故他必须将整个汉堡塞入肚子。

手术室的红灯熄灭了。黎空着急地把剩余的面包咬碎,把袋子揉成一团塞进裤袋后站起身,等待里头的医生和护士们推开大门,步出来。

寂静的医院里,黎空只听见自己那愈发强烈的心跳。

医生们陆续摘下口罩,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他们让出一条路,让护士门把病床推出来,将躺着的病患送往她该去的房间。

少女的脸色好多了。手术相当成功。

“留下疤痕,是免不了的。手术能成功,归功于她那强烈的求生意志,以及你及时将她送来医院,没有错过黄金时间的缘故。”医生的右手搭在黎空的肩上,说道。

心中的巨岩化为尘土,黎空的内心终于完全得以释放。

医生对黎空示意,挪开了摆在左肩的手,让黎空跟着护士们前往重伤病患所在的病房。

门上挂着的写字板,从此写上了“宋晓晨”的名字。病房内的人数维持不变,鲁瑟依然还未出院。

黎空的出现并未让鲁瑟感到讶异,毕竟近几天黎空的身影时不时都会在病房内徘徊。今日与平常有少许不同,鲁瑟还是能看得出来。这幅德性的黎空,并不是鲁瑟要挑衅与报复的黎空。鲁瑟因此静静地躺在病床上。

黎空坐在晓晨的病床隔壁,不停地重复道:“对不起。”

“儿子,我们护士会照顾她,你就先回家休息,明天再过来探病吧。”母亲站在黎空身后,双手放在其双肩道。

“至少今晚——”

“驳回。宙扬入院那时,你可是两天没有睡觉,一直喝咖啡,我可不会让你再这样折磨自己,给我回家。”

母亲加重了语气与气势,逼使黎空把想说的话吞进肚子,还进一步压制着黎空,使他不敢进行任何形式的发言,乖乖听从母亲的“命令”,回家去。

“没想到你敢反抗我,却怕自己的妈妈。”

鲁瑟搭话道,使黎空的脚步停驻在该病床附近。

“难不成你不怕自己的妈妈吗?话说回来,你何时出院啊?”

“我当然怕,不然我早就把头发染成紫色了。医生说明天早上就能出院,到时候我又能去到处搞破坏了。”

“原来如此,几天后在学校见吧。”

道别后,黎空的身影从病房中消失了,留下一番话让鲁瑟慢慢琢磨。

“表面上看起来像是死鱼那样,没想到眼中竟然隐藏着如此狂野的气息。有意思,真不愧是被与众不同的我视为敌人的家伙。就让我满足你的请求,在学校会会你吧!”

鲁瑟脸上泛起了久违的狂野笑意,期待着自己再次回到学校的日子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