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石碑藏密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06 8:23:07pm

奇幻·玄幻


吃完早点,由司湫语带领的包括他在内仅有三个人类和三个妖魔一个仙尊的奇怪队伍前往那间竹屋。穿过森林来到了那漂亮的湖泊这儿,那石碑依然还在,竹屋一如既往的干净简洁,一点污渍都没有。

这会儿祝舟歌似乎还没回来,司湫语直接把门踹开,不理会被自己踹坏的竹门。他迳自踏入竹屋之内,里面倒是没什么变化,但至少黑器没有出现也没有把他再次绑起来,悬吊在上面。

仔细地感受这竹屋的氛围,司湫语不晓得为何偏偏感应到湖泊之中的石碑。他叹息,无奈地从竹屋退出去并吩咐他们不要进去,自己反而跑到湖泊那儿。

站在湖泊外围,司湫语犹豫不决。

可以的话,他不想碰那来历不明的石碑。但是心中总是有一把声音在叫他必须去接触那石碑。

一咬牙,他走入湖泊之中,冰冷的水几乎将他的血液也冻结了起来。

某段记忆化为水流般慢慢融入了他的体内也刺激了他的脑袋。

这……是什么?记忆?谁的记忆?

——终于,等到了。

谁的声音?为什么要说这句话?这到底是谁的记忆?

司湫语脑子一团乱,他被这莫名其妙的记忆给入侵,连冷静都无法冷静下来,灵力竟然因此而失控,许久不曾见过的时之轮盘再次出现,并且悬在半空之中,开始旋转起来。

察觉到空气好像有点不太对劲,而且貌似有股强大的力量正在扩散开来。

石豕妖王第一时间便知晓了其中的原因,立马冲到湖泊那儿,正好看到轮盘转动。

“该死——!”石豕妖王很难得的骂出这两个字,同时也伸手拦住跑过来一探究竟的其余人妖魔仙尊。

端木楚仁也曾经见过时之轮,故此脸色也变了,慌忙拉住端木蔚礼,朝他摇摇头。这种情况非常糟糕,可以的话千万不要接近湖泊之中的司湫语,要不然真的会死。

某种与众不同的压迫感袭来,压得他们几乎透不过气来,唯有钥月白一脸茫然,完全不受影响。他不明白为何身边的同伴都露出如此痛苦的表情,但他也有发现那时之轮,却困惑这时之轮打哪儿来。

灵力失控的司湫语被那来历不明的记忆给搞得冷静不下来。他只要情绪不稳定,就很容易灵力失控,最后便会形成大灾难。

那个时候有谭楚唯可以让他冷静下来,帮忙稳定他的灵力。可如今能够安抚他的人已不在,但说不定钥月白可以,因为他不受影响。

或者,应该说他这个仙尊怎可能会这么容易受到影响?

“月白……你,没有……很难受……吗?”哈奇夫吃力地问道,因为他现在非常的难受,就连人形都无法完全控制好。

“没有啊!不过,我怎么觉得那个轮盘好眼熟……”钥月白困惑的地方有些令人无言以对。

结果石豕妖王只好费力地一边抵抗司湫语的灵力侵蚀,一边吩咐钥月白赶快阻止司湫语不要让他发动时之轮,否则这个西边境会因为他的失控而完全灭亡。

没想到会如此严重的钥月白慌忙地跑进湖泊里,直接大声喊了三个字“弒溡斔”。神奇的事也随之发生,只见时之轮赫然停止了转动,司湫语微微动容,外泄的灵力更出现了稳定的状态。紧接着下来,司湫语把时之轮给收回去,整个人摇摇欲坠差点倒进湖里。

幸好钥月白及时抓住他,帮忙把人扶到外边去。他甚至时不时地回眸看了看那令人很在意的石碑,却也为自己带来更多的困惑。

到了湖边岸上,司湫语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只手揉揉太阳穴,似乎在缓解脑袋中的一片混乱。

把记忆给稍微整理好,司湫语发现了一个与失落历史失落的真正原因有关的事情。他也总算明白了为何前世的自己,也就是弒溡斔这位神族第一殿下会引发这么多问题。

石碑所隐藏的,是记忆,也是神格。

那是创世神赋予的真正神格,也可以是仅次于创世神的神明。

“小语,到底怎么了?”端木蔚礼连忙问道,毕竟是他拜托司湫语处理这事情,结果莫名的就出事,他想不担心都不行。

深呼吸了一下,司湫语却保持了沉默。

此时,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端木楚仁脸色发白地直接躲到端木蔚礼身后。他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然后他们也总算亲眼见到传说中妖精族的黑妖精。

黑发黑瞳黑皮肤还有尖尖的耳朵,很显然地指出他不是人类。

这,便是祝舟歌,他们的首要目标人物。

“时之神,要想把你引出来还真是难上加难。幸好当初逃难之际,我偷走了时之沙,建了这个石碑藏起时之沙。”祝舟歌似笑非笑地说道,听得他们都觉得很不妙。

首先,时之神,毋庸置疑绝对是指司湫语,毕竟神眷司所司掌的便是时间。

但真正司掌“时间”的并非神眷司,反之,神眷司实际上是司掌“时间”的时之神的仆人。不过,这边祝舟歌指的是“时之神”,不是“时之神的仆人”。

莫非司湫语就是所谓的“时之神”?

“把我引出来就是为了毁灭世界,你这方法还真不错呢,祝舟歌。”司湫语在石豕妖王的搀扶下站好,冷笑道,很显然他看他不爽。

无奈耸肩,祝舟歌便不再看着司湫语反而看向端木楚仁,看得端木蔚礼立刻站出来挡住他的视线,也对上了端木蔚礼愤怒的视线。

祝舟歌一对上他的视线,眼底闪过一丝狠戾。

然而他收敛得很好,基本上没人发现他怎么样。

“只要时间错乱失控,我就可以趁机毁灭世界,也比较省功夫呢。”祝舟歌哈哈笑道,那混浊的黑暗气息几乎把他们给呛死。

他们都对他身上的气息感到十分厌恶,而且连靠近都不愿意靠近。

司湫语皱眉,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硬是打开了银色屏障,瞬间把他们几个都给保护起来,跟祝舟歌的气息给隔绝开来,为的就是不被他影响。然而祝舟歌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实在令人很不爽。

为了不让祝舟歌有机会作怪,司湫语第一时间就是划出银白术式图阵,准备发动“时殗冰蚀”这个攻击。

银白冰锥就此形成,也顺着司湫语的指示落下。

白色的雾气随之散开,谁也看不清楚,也无法得知现场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