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7-4 忍者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8-07 11:22:55pm

奇幻·玄幻


望著彷彿無邊無際的暗器數量,我才恍然大悟。

哈魯就是在過去兩小時裡一直躲在暗處隱藏身影,拼命朝我投擲苦無的忍者。不過眼前這數量真的太誇張,我記得他說身上只有十支苦無……天上的怎麼看都不止十支吧!

就算隻身一人,我也沒有用劍彈開全部苦無的信心,何況身後還有無法動彈的吉爾?

……如果能夠造出風壁也許可以全數擋下?

身體在腦袋有結論前先動了起來。我邊注意別誤踩吉爾,邊扎穩馬步,在苦無和手裡劍開始降落時,同時將武士刀舉至肩膀水平線,朝順時針方向轉圈。內心祈禱武器從長劍換成武士刀也可以正常使出劍技。

——旋風斬。

鏗鏗鏗鏗鏗鏗鏗鏗鏗鏗鏗鏗鏗鏗鏗!

暗器接連不斷撞上我捲起的風圈,我不敢停下旋轉,深怕一旦停下,落下的暗器會傷了吉爾。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

數支苦無穿過較薄弱的風圈,擦傷身上數個部位。

——果然無法全數彈開。

看來要再增強風圈的威力才行。我在原地加快速度旋轉,風圈的範圍一口氣增加並往外爆發,形成直徑三米的大圈。

在感知上似乎過了好久,直到外頭不再響起鐵器碰撞聲,我才減緩速度,確定漫天暗器的危險過去後,才停下旋轉。

頓時,天搖地動。我單膝跪下,以武士刀充作拐杖支撐身體,忍住從食道逆流而上的胃液,不讓它通過充作最後關卡的喉嚨。

半晌,噁心感終究敗給意志力,逐漸消退了。接踵而來的是暈眩後的頭痛。

我在心中起誓,如無必要,以後絕對不要旋轉那麼久!

費力撐起身體後,抬頭赫然瞥見一名全身穿著黑色緊身服的男人站在不遠處。他的裝扮和一般忍者無異,臉上五官用黑布遮蔽了大部分,只留下一雙清澈的暗綠色雙眸。

這時候不得不感謝吉爾當初強迫我看完所有和這世界有關的書籍。雖然大部分資料在闔上書籍的同時就忘光了,但稍縣有興趣的我還是有好好記下,眼前的忍者便是其中之一。

「喲,初次見面,我是一直暗算你的哈魯。雖然我沒有必須贏得比賽的理由,但不戰而勝不是我秉持的忍者之路,所以趁你貌似有些虛弱,我出來和你單挑了。」

一直躲在暗處朝我投擲暗器的人好意思說不戰而勝不是你秉持的忍者之路嗎!你踏上的是見不得光的忍者之路吧!

「我上咯,『水遁·鯨鯊』!」

哈魯面前的草地掀起了波浪,從中躍出一隻水元素製成的巨大鯨鯊,它白裡透藍的身軀折射陽光,映照出夢幻的耀眼光輝。鯨鯊在空中忽然加速往我衝刺,露出利齒的嘴巴大得誇張,一口把我吞下都綽綽有餘。

打完招呼,二話不說便開始攻擊?真是有禮貌的孩子。

我急速蹲下,順利避開撲咬,鯨鯊從我頭上掠過。我試探性地以刀刃劃過鯨鯊腹部,從劍柄傳來的感覺就像把刀插入水中,毫無阻滯。武士刀利落地穿過身體,落下冰冷水珠滴在我臉上。鯨鯊落在滿是鮮花的草坪,往前游了一小段回頭,再次朝我攻擊。

……現在是把地面當大海來游就對了?

我往反方向逃走——遠離吉爾——鯨鯊果然跟了上來。它邊移動邊從口中射出水柱,我不時來個急轉彎,蹲下又跳躍,總是在千鈞一發之際避開接二連三的水柱噴射。

攻擊頻頻落空,感覺鯨鯊都要生氣了。

哈魯見狀,為了不讓我有時間思考應對方法,急忙使出第二招。

「水遁·龍捲!」

數道水龍捲阻擋了前方道路,我被迫停下。

前有龍捲逼近,後有鯨鯊追捕。

怎辦?開始感到焦躁,我不認為餘下的天命能夠再承受一擊……水的相剋是什麼呢……木和土!可是熟悉這兩種屬性的人現正躺在另一頭奄奄一息……火呢?高溫能不能把水蒸發?

鯨鯊口中發出強烈光芒,周遭空氣頓時變得乾燥,彷彿水分都被吸乾。

沒時間猶豫了!

我壓低身子一口氣往鯨鯊衝去,火元素同時纏繞在刀鋒上。

鯨鯊口中形成一顆壓縮完畢的水球,蓄勢待發。

我在鯨鯊面前緊急停下,膝蓋頓時受到極大的衝擊,可是我不在意,手中的武士刀由下往上挑!

「昇龍斬!」

同一時間,鯨鯊將水球射出。水球碰上火焰纏繞的刀刃的瞬間爆發大量蒸汽,一股熱浪往四面八方傳開。我朝鯨鯊的頭上來一記火焰劈砍,蒸汽再一次爆散開來,現場霧氣重重,溫度上升,彷彿身在三溫暖。

霎時,四周靜謐得不可思議,我甚至可以聽見吉爾微弱的喘息聲。水龍捲似乎只是為了阻擋我的去路而出現,如今已不見踪影。充滿大自然氣息的圖書館後院此時白茫茫一片,忽然,一陣劃開空氣的聲音從後方傳來,我轉身用武士刀彈開飛過來的某樣東西。

鏗!

黑金色的利器插入地面。我一看,果然是苦無。周遭再次陷入寂靜中,我閉上眼,將注意力集中在耳朵上,仔細聆聽並逐步排除不必要的訊息。

葉子摩擦聲……風聲……吉爾喘息聲……

沙沙……

「找到你了。」我用力往地面一踩,穿過濃厚的白色蒸汽,徑直奔向十點鐘的方向,下一瞬間……武士刀架在哈魯的脖子上。

「用你的刀來要挾你,真是不好意……」

「我投降。」

「就知道你不會輕易投降,不過時間無多……什麼?投降?」

「對,我投降。」

哈魯取下別在左手臂的號碼牌,然後遞給我。

我茫然地接過牌子,哈魯小心翼翼遠離刀刃,轉身面對我,並拉下遮蔽嘴巴的黑布。這時我才得以看見他的廬山真面目。

垂下的劍眉、閃爍著好奇世間萬物的暗綠色眼珠子、稚嫩的臉蛋、高挺的鼻樑加上讓女生羨慕的瓜子臉型,這無疑是個13、4歲的美少年啊,而且目測150左右的身高看起來非常嬌小,讓我頓時興起想把他抱起來轉圈圈的衝動。

哈魯無視我盯著他臉看的無禮行為,開口說道:「嘿,我要你當我的師傅。」

「蛤?」

「我時在魔物戰時就開始留意你的戰鬥,後來也聽說是你解決競技場的騷亂源頭,再加上看見你和狼人泰勒的對決……」

現在是什麼情況?他一開口便滔滔不絕地說個不停,雖然語速又快又輕,可是連綿不斷彷彿沒有停頓點的說話使我光要聽清楚每一句便已耗盡集中力。

「……為了確認你配得上我崇拜的英雄啟人之名,於是對你展開攻擊。綜合以上種種,我確定你是個實力高強的劍士,所以來要你收我為徒,好讓我從你身上學習強大的劍術。」

我愣了一下,隨即尷尬笑道:「可以讓你肯定是我的榮幸……但……但我從來沒想過收徒弟這件事,可能做不來……」

「沒關係,讓我當你的小弟也可以,只要能夠跟在大哥你身邊就好,大哥!」

「這……」

這不是從【師父】的稱號換成【大哥】就沒問題的事啊!

正當我想再找個理由婉拒他時,一道傳送門出現在他身旁,剛才的兩名醫護人員再次從裡面出來,一左一右把哈魯夾走。在傳送門關上之前,哈魯用力吶喊一句讓我頭疼不已的話:

「大哥!我會再找你的!」

我托額,嘆了一口氣,感覺往後的日子絕對不輕鬆。

罷了,現在集齊四面牌子,加上自己的牌子,共11分,及格了。剩下的就只是坐在吉爾旁邊休息,等時間結束後,我倆就是天齊之羽的新成員囉。

就算是在腦海中模擬成為新成員,也壓抑不了心中的興奮。我看著身旁的吉爾,又開始擔心他的傷勢,囔囔道:「比賽時間剩下不多了吧?回去絕對要立刻帶吉爾去治療才行——」

「雖說也想過這種可能,但當廣播裡聽不見泰勒的名字時,還是讓我吃了一驚。」

突如其來的說話聲嚇得我從地面跳起,轉頭看去,凱薩就站在那裡,雙手環胸,倚靠建築外圍的壁面。

他像是看到什麼東西,眼睛忽然睜大,臉上的表情轉為猙獰,朝我怒吼:

「為什麼吉爾會受那麼重的傷!」

啊,原來是為了吉爾而生氣。好歹你也我打敗狼人的事情而生氣一下吧?這樣明目張膽的偏心,手下知道後怎麼服你呢?

我剛想要開口回答他的問題,卻發現我自己也不清楚吉爾因何事、如何受了重傷。

「原以為把吉爾交給你便不會有太大問題,怎知……不可饒恕!」

他雙手忽地化成虎掌,抬頭仰天長嚎,宛如在戰場上敲起戰鼓,宣示戰鬥開始。隨即揮舞雙手,朝我急奔。

——喂!不是我把吉爾打傷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