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狼女之录 - 真相大白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08 10:03:59am

奇幻·玄幻


自从认识了陈遗柱这个人类男人之后,范蒂雅开始怀疑自己的狼生。她真不明白为何司湫语会让陈遗柱寻求自己的庇护,反正现在也就这样了,毕竟当初咬的那一口,便是契约的证明。

从此陈遗柱就住在她的家里,跟自己的族人们都混熟,只差没有把他的坏榜样都给学起来。话虽如此,这混蛋爱吸烟和扒东西的习惯倒是不变,她都不晓得去警局保释他出来多少次,更懒惰去细数保释的次数。

今天又收到了相同的通知,说是陈遗柱再次被逮捕,原因是盗窃。

范蒂雅心里是很惊讶的,因为他从来都没有盗窃,只是扒手而已,扒的也就小钱财。怎么这次反而是盗窃呢?

急急忙忙地跑去警局,只见陈遗柱一脸的狼狈,额头上有伤。但范蒂雅除了看到额头有伤口,也看见了不属于人类的攻击。

“怎么回事?”范蒂雅严肃地问眼前比较熟稔的警员。

警员摇摇头,连忙解释盗窃只是个误会。实际上他们警方获得情报后赶到现场只看见破碎的玻璃碎片、不翼而飞的金链、受伤昏迷的店员以及捂着受伤的额头,蹲在角落的陈遗柱。无奈之下他们便用黑布蒙住他的脸把人送到警局,通知范蒂雅过来。

在这之前他们询问了陈遗柱很多次都问不出到底现场发生了什么事,甚至连句话都说不出,一直保持安静。

闻言,范蒂雅深深觉得事情不太对劲,于是先谢谢警方对陈遗柱的保护,接着走到陈遗柱面前,伸手轻轻碰触那不属于人类的攻击。

“别碰!这伤口,碰不得!”陈遗柱直接拍掉她的手,拼命摇头。

“没事的,反正我不是人类啊!让我帮你看看这伤口,还有治疗。”范蒂雅很坚持。

“真的对你不会有影响吗……那个店员原本是要帮我的,但是……她碰了我的伤口就变成那个样子……”陈遗柱很沮丧,恐怕连心理阴影都有。

有些惊诧原来真相竟是如此的范蒂雅咬咬牙,不理陈遗柱的剧烈挣扎,甚至当着警局内所有人的面面,亲了那个伤口。

对,是亲伤口。

怎么?难不成大家都以为是亲嘴吗?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他们的关系可没有到亲嘴的程度。

透过嘴唇的接触,范蒂雅清晰感受到陈遗柱的伤口是谁造成的,更能够想象得出伤害了陈遗柱的是哪个妖魔。

“唔……该死……你到底是怎样招惹到真魔族的啊混蛋!!”范蒂雅差点倒下去,毕竟她在魔族当中算是最下等的魔族,故此接触到这气息之时,她差点被坑死。

慌忙地扶住方才几乎昏过去的范蒂雅的陈遗柱一脸抱歉。

老实说,他自己也不晓得是怎样惹到对方的还被弄伤。

最奇怪的是,他怎么没事,除了那伤口依然还在?

“蒂雅,你要不要去分协会拜托术士帮忙调查看看?这小子也不算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之前也有好多次这种情况出现,都是我们恰巧路过救了他一命。”局长老郑如此说道,因为他说的是真的。

“说起来我那叔叔也是被妖魔杀害的……反正叔叔不是什么好人,天天虐待我,所以我对他也没有多少感情。”陈遗柱一脸怨恨地说道,更说出了自己的叔叔的死亡真相。

不知为何现场一阵静默。

良久,老郑一脸严肃地问道:“小陈,你父母该不会也是被妖魔杀害的吧?”

岂知陈遗柱反应激烈地叫道:“靠靠靠!!我都没说过我爸妈的死,你怎会知道他们是被妖魔杀害的啊!!”

范蒂雅在旁听了,眉头却颦蹙得更加厉害。她倒是听出了些端倪,也开始怀疑陈遗柱的真实身份,又或许当事者其实根本不晓得自己的家里事情。沉思片刻,她做出了一个决定。

借个安静的地方,她掏出通讯器联络起分协会的熟人。

“鸣初城术士管理分协会长周琴,请问是哪位?”

“我是范蒂雅。”

“咦……怎么你突然间联络我?”

“有事想请你帮忙。”

于是范蒂雅便提出将陈遗柱送往分协会接受检查的意愿,周琴二话不说直接答应,并表示会找明梓珩等人过来帮忙之类的。

之后通讯中断,范蒂雅再次向警局的众人道谢,火速把陈遗柱带回家。

看到陈遗柱回来的大长老一脸不悦,真要开口大骂他不检点之时,眼尖且经验丰富见多识广的大长老立即发现了他的伤口不对劲。

“为什么你这个人类会被真魔族袭击?而且这伤口竟然还是真魔族的王族干的。”

要不是大长老不说,范蒂雅还真不晓得陈遗柱的伤口是王族做的好事情。

但这情况反而在说明陈遗柱很不对劲。

一般人类怎会拼拼被妖魔袭击骚扰什么的,就连真魔族的王族都出动?

这陈遗柱到底是何方神圣?!

“大长老,你确定这真的是真魔族王族弄出来的伤口吗?”范蒂雅焦急地问道。

“气息不会有错的,真魔族的王族气息不难辨认。”大长老很肯定地答道。

再次蹙眉,范蒂雅可以百分之百肯定陈遗柱绝对不是普通人,虽然他现在就像普通人。

反正这种情况又不是没有过,曾经还有个不良少年被发现其实是来自某某失落家族的术士呢,而本人却不知晓自己的真实情况。

“啊啊,烦死了!干嘛偏偏盯上我啊!”陈遗柱开始各种抱怨。

“给我闭嘴!总之,我先把人带去分协会接受检查。这里,就拜托大长老你了。”范蒂雅很有礼貌地说道,然后拽着陈遗柱往外跑。

大长老沉默读看着范蒂雅和陈遗柱离去的背影许久之后,却发出了冗长的叹息声。

“终究……还是避不开啊……真的被‘那位殿下’说中了,真相即将大白。”

此话何解?且看范蒂雅带着陈遗柱到了分协会……

***

一抵达分协会的范蒂雅很快的就看到熟悉的四张脸孔——明梓珩、李少贞、刘骐亚和风巽刻,也是所谓的“学生会”人齐待在这儿等他们。

先打个招呼之后,明梓珩便亲自引领陈遗柱去做好几项重要的检查。

首先,灵力检测最重要,其次便是体能、反应、能力、属性等等的奇怪检查。最后,抽血结束,李少贞负责把他们带到等候区。

除了明梓珩和李少贞,另外两个人被留下来陪他们俩,反正这两个家伙根本没干事情。

也难怪刘骐亚和风巽刻干嘛不帮忙,毕竟他们是战斗型的人员,不适合处理这种如此细腻的检查工作。

等待的当儿,陈遗柱已跟刘骐亚打成一片。

“你姓陈,说不定刚好跟我和少贞一样同为人柱呢!”刘骐亚灿烂笑道。

“人、人柱?!”陈遗柱被吓到了,毕竟人柱是什么,他还是知晓的。

“哎哟你误会了,人柱不是指所谓的人柱,那只是个称谓。”刘骐亚赶紧解释,免得误会大了,那可就不好了。

“鸣初城守护结界及创建者的五家族。”风巽刻忽然冒出的一句话,没头没尾,让陈遗柱脑袋一片空白,根本就听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范蒂雅哭笑不得地在旁解释说所谓的人柱,指的就是鸣初城某个古老的家族,而那家族是创建了鸣初城并甘愿成为守护结界媒介的五个家族。

这五家族分别以李姓为首,依次算下来则是张、陈、王、刘这四个姓。

“陈姓也是……?”陈遗柱也开始怀疑自己了。

“等检查报告出来就会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我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因为就算你真的是陈姓家族的后裔,也不可能会引来真魔族。”范蒂雅真正无法释怀的是真魔族的事情。

接着下来,他们就这样继续等待。

大约一小时过去后,明梓珩和李少贞表情很古怪地拿着手中厚厚的检查报告回到他们身边。

“你们这是什么鬼表情啊……”范蒂雅满脸黑线。

明梓珩直接递出报告,“我觉得你亲自看比较好。”

带着满满的困惑翻开报告,陈遗柱也慌忙凑过来想要看看自己的检查报告,另外两个家伙也凑热闹地看过来。

报告上面,灵力检测有些诡异,竟然是标准的“0”数字,可是却附上一个奇怪的注明说并非普通人类。于是她继续翻页,看了血液报告的瞬间,她震惊不已。不只是她,就连刘骐亚和风巽刻都呆住了,三人都有见鬼的表情瞪着他。

这上面的结果是怎样?!

“喂喂,你们都什么表情啊?解释一下行不行?我完全不明白啦!”陈遗柱确实是状况外,因为他真心看不懂,毕竟识字不多。

眼神死了一会儿,范蒂雅继续翻页,把所有的结果抖看了一遍,最后合上了这份报告书,一言难尽。

她都不懂该怎么解释,甚至无法冷静下来。

“陈遗柱,你会使用乐器吗?”这问题很突然,让他愣了好几秒才回神。

“会是会,但我很懒惰演奏。”陈遗柱很诚实地回答。

于是,范蒂雅神色凝重地说:“在此,我会如实地把你的检查结果告知你听。”

检查报告里,灵力检测为数字零无误,体能很好,五感也没有问题。可是,血液检测方面,他被检验出是五家族陈姓后裔。这其实已经毫不意外陈遗柱确实也是五家族后人,因为重点在于他也有某位音灵术士的血统。

陈遗柱都快把自己给吓懵了。

“总而言之,如今真相大白。日子,就这样继续过下去吧。”

谜题解开,一切真相大白。

陈遗柱的真正身份是陈家后人以及音灵迟的混血孩子。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