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端木之录 - 钦定承者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09 3:10:47pm

奇幻·玄幻


作为端木家的家主却总是往外跑不主持任何家族会议的端木蔚礼其实年纪不小了,但他的外表实在看不出他到底是什么年龄。作为端木家最奇葩最古怪的人,基本上也没什么人敢惹他,除了他不小心撩到的女帝倒追自己,就不会有其他人愿意接触自己。

一切可算是所谓的心血来潮。

端木蔚礼一时兴起跑去旁系的某个叔叔家做客,结果那位叔叔吓得都差点哭了出来。

“家、家主大人……您、您怎么这么突然来访啊?”这位旁系的叔叔是他爷爷的哥哥的儿子的三儿子,端木证懦战战兢兢地问道,声音都颤抖得差点连话都说不好来。

“来看看三哥你过得好不好咯~对了,你们这边的防线是不是有点松?最近妖魔的举动有些异常,只怕他们会越过防线进入城内。”偶尔端木蔚礼还是会很正常的。

大概是没想到端木蔚礼竟然会那么的正经,端木证懦也不敢怎么样,规规矩矩地回答了这个问题,表示防线那边会加强警备。

之后随便聊了几句,端木蔚礼便提出要暂时留在这边,端木证懦满心的不愿意却也无法拒绝他。

谁会敢把家主关在外面不把人放进来啊!

于是端木蔚礼光明正大地暂时留在这里,还到处晃来晃去。

原本他是要从楼梯上滑下来,岂知跑到转角处之时,他撞上了某个人,结果对方一个重心不稳,眼看就快要从楼梯口掉下去。

有点被惊吓到的端木蔚礼慌忙地奔过去,直接抱住完全被吓呆的人,两个人一起从楼梯上摔下去。当然,摔下去的时候端木蔚礼有事先施加一个减缓速度的术式,故此二人摔下去的时候安然无恙。

“发生什么……我的天啊!小少爷你没事吧!”女佣听到声音后赶紧跑过来一探究竟,结果就看到两个倒在地上的人。

她不认得端木蔚礼,但是她认得端木蔚礼怀中的人。

自觉有错的端木蔚礼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也有顺便把“小少爷”给扶起来。他担心地摸了他全身一遍,见对方平安无事,倒也松了一口气。可转眼间他就调戏“小少爷”,笑得那一脸痞子模样。

“你、你……”

“喂,小少爷你叫什么名字?”

“咦?啊……我、我是端木楚仁……”满脸通红很害羞的小少爷——端木楚仁相当乖巧地回答道,看得端木蔚礼很开心,笑容越发越灿烂。

“原来是三哥的小儿子呀~我是你的大叔叔哦~”端木蔚礼毕竟是个家主,自己的家族成员名字和身份要是不记得的话,实在很不好。

眨眨眼,端木楚仁还想说什么之时,女佣已经冲过来把他往后拉,一副母鸡护着小鸡的模样,警惕地瞪着眼前的端木蔚礼。她只是个身份卑微的下人,故此不可能见过端木家的家主。

再说了,家主跟她的老爷年纪差不多,按样貌来看,谁会相信端木蔚礼这一副二十岁的模样其实跟端木证懦那接近五十的四十几岁是年纪相仿?

“张、张姨,我没事,他也不是什么坏人……”端木楚仁赶紧解释道,免得这个女佣不自觉地得罪不该得罪的人。

“怎会没事!他刚刚还对小少爷您无礼啊!”张姨有些生气地说道。

“但、但是他是我的大叔叔……端木家的家主大人……”端木楚仁唯唯诺诺地说出端木蔚礼的真实身份。

在那一瞬间,张姨的内心是崩溃的。

她慌忙道歉,甚至都给跪了。

反正本就不在意这种礼仪的端木蔚礼只是扬手免去了张姨的礼,转而抓着端木楚仁一下子跑到没影,张姨也不敢追上去,便做自己的事情去。

被端木蔚礼抓着跑到没影的端木楚仁有点反应不过来。

直到他被带到平时不会有人过来的花园,呆呆地看着端木蔚礼,心里满是惊叹,惊叹端木蔚礼的样貌简直跟真实年纪不一样,天差地远。

“好了~那么,楚仁,可以让我看看你的灵力有多强吗?”端木蔚礼笑得那一脸的灿烂。

战战兢兢地点点头,端木楚仁合上双目,聚精会神地将自身的灵力给释放出来。

非常清澈通透,宛如没有被污染过的干净灵力有些沁人心脾。端木蔚礼有些惊叹怎么他的家族之中竟藏了个天赋如此只好,简直就是个好苗子,绝对有资格成为继承者的孩子。

“大叔叔?”见端木蔚礼迟迟没有开口说话,端木楚仁小心翼翼地轻声唤道。

“你是哪个三嫂的孩子?”端木蔚礼一脸认真地问道。

端木楚仁的表情是一片空白的。

其实端木蔚礼并没有问错问题,因为端木证懦有三个妻子,他只是想要知道端木楚仁是哪个三嫂的孩子而已。

“第三个……”

“溆萍吗?难怪灵力这么的……好,就这样决定吧。从今往后,你就跟我了,直接住到本家去。”端木蔚礼忽然间这么说道。

再次表情一片空白的端木楚仁承认他跟不上他的节奏。他懵懵懂懂地去收拾行李,然后向父亲大娘二娘和自己的母亲辞别,跟着端木蔚礼使用传送阵直接被传送到端木本家。

虽然他有点不太明白为何他们会直接被传送到……这是某人的房间吧?

“这里是……?”端木楚仁不解地问道。

“我房间。你睡我房间,反正我没有经常回来,随你要在我的房里做什么都行,想要打飞机带女人回来过夜我都不会有意见,但记得要好好清理干净,小心不要让噪音传出去免得我误会大了。”扔下这番话后,端木蔚礼很快的又不见人影,但他有留下一个雕刻精致的木牌。

困惑地从床上捡起那木牌,端木楚仁很快的就认出这木牌是“家主令”,也就是所谓的令牌。

……把这么重要的令牌给他真的好吗!

端木楚仁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欲哭无泪地把木牌好好收起来,把行李都大致上收拾好之后,只能待在房里发呆。他不晓得他可不可以出去看看,于是便坐在床上发呆。

良久,他有点坐不下去,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决定打开门,走出去。

本家出乎预料的竟然如此安静和整洁。一眼望去,一个佣人都瞧不见,至于管家什么的,他还真不清楚。

端木楚仁别无选择,只好把这大得不像样的宅邸给稍微逛了逛,结果刚好遇到了很熟悉的女子。

“……旁系的?”简单的三个字却冰冷至极。

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端木楚仁慌忙点头。

“初、初次见面,你、您好,蔚薇姑姑。”

眼前的金发少女样貌虽如此年轻,但实际上她也是个年龄不详的端木家族成员之一,而且还是端木蔚礼的亲妹妹,是鸣初城术士学院图书馆的守护神。

端木蔚薇微微颔首,并没有说太多话就走开,又留下端木楚仁一人在这宅邸里。

所有人都出去了吗?

他困惑着,无法理解怎么偌大的宅邸空无一人。还是说,这里其实并非本家?

脑子里都是一团浆糊,端木楚仁有些懵。

继续在这里逛来逛去,最后他逛到了训练室,正好瞧见端木蔚礼在里边。他可没那个胆子跑进去骚扰他,再者,里面还有个人呢。

“为什么我非得帮你不可?”看起来颇为年轻,像是只是虚长自己几岁的青年一脸不情愿地说道。

这是谁呢?竟然如此胆大,用这种态度面对他家的家主。

那可是端木家的家主啊!

“就帮帮我嘛~~单靠我一人是不行的,所以我才会跑去求周琴把你让给我啊~”端木蔚礼一脸的委屈。

青年却满脸黑线,“扯淡!我忙着呢!”

端木楚仁在外边可说是看得目瞪口呆。他真没想到端木蔚礼的性子竟会如此这般,而且那青年看起来很不好对付,那时不时飘出来奇异美丽的冰蓝六瓣雪晶更是让人移不开视线。

一不小心的,他撞到了摆在训练室外装着器具的箱子,“铿锵”一声响起,训练室里的二人分分看过来。

尴尬又不知所措的端木楚仁当下有些着急,眼看就快哭出来之际,端木蔚礼倒是先从里面跑出来搂住他。

“怎么样?这孩子可以吧?虽然是旁系的,不过也就只有他比较符合我的规定。”端木蔚礼笑嘻嘻地说道,虽然他说的话端木楚仁完全听不懂。

只见青年发出了冗长的叹息声,用着怜悯的眼神看着端木楚仁。

“可以是可以,但麻烦你别荼毒这么一个纯良的孩子……”青年摇摇头说道。

“哈哈!那么就这么决定了~多谢你啦,唯!”

结果端木楚仁在一头雾水的情况下,被端木蔚礼搂着地目送那不知姓名的青年离去。

接着下来……

端木蔚礼松开了搂住他的腰的手,忽然敛去平时的嬉皮笑脸,一脸认真地看着他。

有些受宠若惊的端木楚仁盯着他双眼问道:“怎、怎么了吗?”

“其实我知道这么做不太好,但是也就只有你符合资格。”

“是、是?”

“楚仁,我现在钦定你为我们端木家下一任家主唯一继承者。”

在那一刻,端木楚仁的表情又是一片空白。他呆滞地看着端木蔚礼那难得认真的表情,鬼使神差地点点头。当他点完头,端木蔚礼很快的就笑了起来。

这时候的端木楚仁还很懵懂,不明白究竟端木蔚礼高兴的原因是什么。

后来,他知晓原来自己是答应了成为下一任家主,并且还真的被这个大叔叔阴了一把当上家主则是很久以后,他成年的事情了……

可怜纯良的孩子就这样被大野狼叔叔拐骗成为继承者。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