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四篇:远征 - 037.归来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08-09 3:48:40pm

奇幻·玄幻


僵尸幽浮被击毁、绝死望被瓦解等一连串事件发生后,已经过了数天。今天是周一,黎空被暂时停学的第五天。

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五年理科三班里头出现了一个久违不见的身影。那熟悉的红发,几乎要撑破校服的健硕身材,实在让人感到怀念。少年的出现,让许多人以为自己在发梦,但这是现实。

大龙经过校门口时,从王老师口中得知这个讯。大龙顾不上酸痛的肌肉,只是拼了命地往五楼奔去,为的就是要凭着他的双眼确认这个事实。

“是宙扬吗?”

抵达五年理科三班门口时,大龙已经筋疲力尽,气喘吁吁了。大龙调整呼吸,对少年发出这个疑问。大龙望着眼前的红发青年,没有任何视窗映入其双眸,可以确定那不是变形外星人的杰作。只要少年本人承认,大龙就能确定王老师说的实属真话。

“没错,我就是为了揍飞太阳而出生的男人,魏宙扬。我从死亡边缘复活了。”

这把声音,这个口头禅,毫无疑问是宙扬本人。宙扬转过头,除了头发的长度有少许变化之外,几乎和出车祸前一模一样。

笑容取代大龙脸上所有倦意。

若没有时间限制,相信大龙和宙扬的对话绝对无法停止。两个月的时间,实在是太漫长,期间发生的事情也实在是太多了,要详细地说,根本说不完,大龙只能把雷灾至今的事情简略、快速地向宙扬解说。

话虽如此,守护灵与怪物的事情,黎空的妈妈在宙扬出院的时候已经简明地叙述了一番,因此宙扬不会觉得大龙的话太难理解。

上课铃声总是如此地不识趣。未结束的话题,只好延续到休息时间再继续。

*****

圆桌骑士行动了。

学生会专用工作室里聚集了许多未能在上周完成任务的学生,等待着圆桌骑士对他们下达退学的处分。

一位接着一位学生领取退学信函。人潮渐渐散去,最终只剩下两位有特殊情况、被迫延后审查的红发学生。

“你不是跟我同样病房的胖子吗?怎么染了红发啊?”

宙扬发现了鲁瑟的存在,无视正在寻找函件的圆桌骑士,向鲁瑟搭话道。

“这样才能显得从医院回来学校的我,是如此的与众不同。没想到跟你的头发一样颜色,下次再去染别的发色好了。”

“现在是下达判决的时间,请别在神圣的会议所进行无关痛痒的对话。”

谢夏插话了。鲁瑟一脸不悦地瞪着谢夏,习惯性地打开守护灵视窗。直到召唤失败为止,鲁瑟并不知晓学校的结界封印了守护灵召唤的功能。这让他的火气更上一层。

宙扬觉得谢夏这番话充满着中二病的气息,只想安静看着谢夏接下来会说何种话。

谢夏要求鲁瑟把守护灵的战斗记录展现出来,但会乖乖就范的,就不是鲁瑟了。

“既然你不肯展示给我们看,那么我们只好对你下达退学指令了。鲁瑟,我们圆桌骑士在此宣告,你被退学了!”

“这种事,在打败费尔斯塔之后才说吧!”

鲁瑟的手指不断落在“召唤”的按键下,可费尔斯塔完全没有出现的迹象。

“没有用的,除非在特别情况之下,否则没有人能学校范围内召唤守护灵。接下来轮到魏宙扬了。应该要如何裁决你呢?”谢夏把鲁瑟的存在给忽视了。

忽然,费尔斯塔的身影,竟然出现在圆桌骑士们面前。

这种不可能发生的现象惊动了所有骑士。众人无法理解为何鲁瑟有办法将守护灵给召唤出来,只是知晓现阶段能做的,就是将守护灵召唤出来对战。

与其像詹主任一派那样召唤守护灵来防卫,英季选择了检测结界的设定。据猜想,很大可能是有人改写了结界的设定,就像当初英季用骇客技术帮助黎空把绝死望根据地的结界改写那般。

这一切不出英季所料。

“乖乖把费尔斯塔召回去,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六位守护灵各自把武器或拳头举向费尔斯塔。其中三个守护灵拥有头衔,即使不是六对一,费尔斯塔不管怎么看都不会有胜算。话虽如此,鲁瑟选择了让费尔斯塔大闹一番,因为没有胜算的情况下进行对战,才显得他与众不同。

住院期间,鲁瑟让费尔斯塔参与了医生与护士们守护灵的训练,在这段期间变强了不少,这能从刀刃上之火焰燃烧的程度与其色泽得知。

这不禁让琥兆期待,面对詹主任一派守护灵,费尔斯塔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

“骑士们,别只是坐在原地观战,把你们的守护灵也召唤出来!”谢夏命令道。

“根本没有这个必要。还是说,你们的战斗力软弱至六个守护灵都没有办法把一个费尔斯塔打败啊?”

英季的发言实属实话,在谢夏与曼棋听起来却像是讽刺。不单只是英季,孟曏、琥兆与花泽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将各自的守护灵召唤出来的打算;伊丽莎白则是听见英季这番话而打消了协助他们的念头。

五个人不听从指令,这实在是气疯谢夏了。无从宣泄的怒气,只好拿鲁瑟来开刀。

费尔斯塔完全处于劣势,根本就没有还击之力。就在此时,两个身影插手了这场战斗,各别将余炜纹和欧拓刃的守护灵西尔本和金曼给打飞了。

乱入战斗的是宙扬的守护灵——知秋,以及宙扬本人。以着人类躯体徒手殴打守护灵一事,在众人的记忆与认知中,这绝对是史无前例的。如此疯狂的举动,使他们的面部纷纷变成“囧样”。

“你这家伙,与众不同的我才不需要你的帮助!别插手!”

“我没有帮你啊!我只是想测试知秋的实力,还有觉得在医院躺了太久,身体筋骨十分僵硬,就拿他们来松筋骨罢了!”

“原来如此,要不是我左手骨折了,徒手殴打他们的人就不再是你了!你要打,随便你,别拖费尔斯塔后腿就行!”

单单一句话,宙扬就轻易地说服了鲁瑟,这一点让琥兆颇为吃惊。琥兆虽听闻宙扬是一个“不会树敌”的人,直到亲眼见证这一点后才真正相信。在他的观察中,宙扬会配合别人的性格说话,但话语里头没有混有虚假的成分,这才是宙扬没有敌人的主要原因。

“有意思,我就帮你们一把吧。”

琥兆向某人发送了信息,嘴角泛起的笑意给这场战斗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发展。

战斗在宙扬的乱入后显得更加混乱。学校的结界设定只有召唤功能相关被改写,守护灵无法对人类展开任何形式的攻击之限制依旧存在,意味着只要宙扬还在战场中央,詹主任一派的守护灵将难以行动。性别为男的守护灵还会被殴打。

袖手旁观的五人,无人能制止的宙扬,眼看西尔本快要被费尔斯塔打倒,谢夏如坐针毡,焦虑与着急的交错让她无法思考要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向詹主任寻求帮助是最好的办法,可惜在会议上办事不利的事将被詹主任知晓。

“你们在干什么?对方只有两个守护灵加一个肌肉男,你们就赢不了吗?给我认真地打啊!”

“两个守护灵?你少算两个了!”

声音透过窗户传入会议室内。众人的眼眸被声音吸引,视线落在窗户之际,乘着纸飞机与滑板的守护灵各别透过会议期间打开的窗户,闯入会议室里头。

天翊和阿紫的出现,完全在谢夏的预想之外。

“你们两个家伙,给我滚!我不需要你们的帮助!”

“谁说我们是来帮你的?我们是来帮宙扬的!难不成与众不同的你,连我们要帮助的对象都分不清楚吗?”

“胡扯,我当然能分辨清楚!你们别拖费尔斯塔的后腿就行了!”

大龙理直气壮地回应。既然帮助的对象不是鲁瑟,鲁瑟再次轻易地被说服了。这让琥兆发现新大陆,只要配合着鲁瑟的思路,鲁瑟将能成为一个强力的“战友”。

实际上,宙扬和知秋为让费尔斯塔能专注对付西尔本与泉乐,从一开始就将其他守护灵的注意力转移到他们身上,营造了看起来没有协助费尔斯塔的假象。天翊和阿紫加入战斗后,亦是如此。

最先倒下的是金曼。这下子战斗人员的数量扯平了。

此时,守护灵们通通强制被召回。想必是结界的设定被修正了。

“到此为止了。在学校里面就是我的地盘,难道你们忘记‘禁止学生守护灵之间的私斗’这一条新校规吗?谁人改写了结界我稍后再追查,有参与战斗的学生,放学前到教务处一趟,我需要记录你们的名字。”

王老师霸气地推开会议室的大门,将身影展现在众人面前。

“王老师,我们圆桌骑士只是出手镇压鲁瑟的反抗,根本没有——”

“我刚才说了,学校是我的地盘,别让我重复第二次。”

王老师稍微提高音量,谢夏如同看见了猛虎,被那气势威慑,不发一言,更不敢反抗,只能乖乖点头。除了詹主任,王老师是第一位能让她如此畏惧的存在。

“我在思考,圆桌骑士这个团体真的有必要存在吗?如果是的话,那是否应该把里头的人员给替换成有领导力、战斗力的学生比较好呢?连这种小事都处理不好,我真怀疑你是否有资格当骑士之首。看来我要向校长递呈一份提议书了。”

脸上严肃的表情,可以得知此话并非玩笑。语毕,王老师转身离开,严肃的表情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转变成诡异的脸,看似有阴谋。

谢夏心里满是不悦,取消了对鲁瑟和宙扬的审查,解散了今天的会议。

*****

“你就不能通融一下吗?难得我们帮你制造了实行作战的机会。”

跪在地上向王老师叩拜并求情的少年,无法就是大龙本人。这毕竟是大龙人生第一次被王老师记录过错,会求情是正常的。

“你们帮我制造实行作战的机会?明明就是我帮你们制造了机会啊!”

“我请你喝星巴克。”

“你别想贿赂我。”

最后的手段亦是对王老师不管用,大龙只好再三叩拜,希望王老师能够放他一马。说到底那还是王老师定下的规矩,以他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打破的。

王老师泡好三杯茶,一杯放靠近自己,另外两杯则摆在桌子的另一端。宙扬毫不客气地将绿茶一饮而尽,甚至还想把大龙那杯茶也喝了。

“你到底要跪到何时啊?你们来,不是有计划要和我商讨吗?”

“不,我只是来向你求情罢了。”

“那你给我回家去。”

王老师一再地不理会大龙的请求,逼得大龙缠上王老师的左脚,还宣称:“若王老大不答应,我就不放手,直到你答应为止!”王老师拼上全力却甩不开大龙,没办法之下只好对大龙开出一个条件。

殊不知,大龙认定自己做不到,放弃向王老师求情,乖乖松手,坐到椅子上品茶。

“话说,你要递交提案书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这玩意从圆桌骑士成立前就已经写好了,只是一直在找最适当的时机交给校长。刚才已经将提案交上去,会议将在本周内进行。老太婆,等着瞧吧!”

透过这番话,以及王老师狰狞的面孔与销魂的笑声,大龙不禁认为王老师的心机比黎空还要重上数倍。

王老师的行动是否会影响黎空的计划之问题,大龙直接向王老师询问。说到底会有少许影响,但程度实属微小,不会造成太大问题。

大龙与王老师的谈话,宙扬打从一开始就听不懂,一直没有插话。王老师发现了这一点,将目前的话题搁置在旁,向宙扬解说先前发生的所有风雨、黎空的打算与接下来要进行的计划。

“结论就是圆桌骑士里头有一大半都不是好东西,需要教训一顿。这作战我决定加入了。”

“这么爽快就答应了,真不愧是你。很好,接下来只要等黎空回来,就能开始所有作战了!”

教务处久违地传出了滔天的恐怖、诡异笑声。庆幸的是,现在是下午时刻,不会被人误以为是灵异事件。笑声落下后,三人又因为商讨出新的战略而亢奋起来,再度传出相同频率的笑声,如此不断重复,直到会谈结束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