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7-5 劍與拳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8-09 7:39:25pm

奇幻·玄幻


凱薩的重拳、踢擊、速度,各式體能基礎都比狼人跟班來得要強,瞬間應對能力更是一流。

像是我以假動作發動佯攻,再瞬移到他身後死角處準備來招出其不意。他卻在我消失的剎那,馬上倒立身子,雙腳一百八十度劈開,原地旋轉,形成無死角的防護圈,輕易化解我的攻勢。

更要命的是,凱薩依然保持人形,只讓雙手獸化,身體其他部位仍然是人體。也就是說,他並沒有使出全力,力量便超越了讓我陷入苦戰的狼人。

但凱薩終究也只是個和我年齡相仿的少年,不可能沒有弱點。

我不斷使出或實或虛的攻擊,在他以為我只是虛招時,劍刃便實實在在地劃過他的胸膛;當他認為我使出實招,準備猛力彈開青銅劍時,我偏偏將劍收回,讓他格擋撲空,戰鬥的節奏完全在我掌握之中。

凱薩的戰鬥能力雖強,但腦子貌似不好使?在先前的只言片語交流中,我還以為他是個具備力量與智謀的老大,所以狐狸和狼人才那麼崇拜他。

「去你的!到底要不要認真打!」

「怎麼?我很認真啊。」我是真的很認真。

「是男人就實實在在地打,別一直做放虛招這種懦夫的行為!」他咧齒低吼,額頭佈滿青筋,焦躁全寫在臉上。

我不滿地回嘴:「虛招也是戰鬥技巧之一,你頭腦簡單分辨不了實招和虛招就怪我囉?」

他的臉瞬間漲紅,吼道:「我從第一次看你就不順眼!」

「彼此彼此。」

凱薩雙腳一前一後紮起馬步,右拳放在腰際,左手則包住右拳。下一秒,右拳閃起橘光並漸漸冒起白煙。從拳頭裡隱隱漏洩一股巨大能量,形成不詳的風迎面吹來。

「獸王——」

風,停了。

「——衝擊波!!!!」

當我意識到不妙的時候,身體早了一步先行動了起來。右腳全力往地面踢去,我不假思索地跳向左邊,拼命遠離凱薩的攻擊軌道。

陷入生死關頭的這一瞬間,我的右側迅速被一片橘色強光覆蓋視野,強力的風壓彷彿撕裂了我身旁的空間。

一厘米。

只差一厘米,我的右腳便會慘遭衝擊波的暴力吞噬。後果,我不敢想像。

砰!

衝擊波打中我身後的圖書館,爆出巨響。我回頭……哪還有什麼圖書館,連一點木屑都沒有。

衝擊波將圖書館夷為平地。

不只如此,在衝擊波的軌道上,都夷為了平地,一直延伸到無盡的遠方。

這是什麼犯規的力量?

「月牙衝擊!」

凱薩一個後空翻使出上旋踢,踢出一道月牙形衝擊波。

鏗!

我以武士刀接下衝擊波,與之角力。

「喝啊啊啊啊啊!」我臨時改用雙手緊握刀柄,不自覺地發出吼叫並用力往前推擠。刀刃將衝擊波一分為二,視線從衝擊波身上移開的同時瞄準前方正準備著地的凱薩——

音速炸裂!

後背忽地湧上一股超強衝力將我往前推。我順勢腳下一蹬,劍尖的目標是凱薩的腹部!在青銅劍碰到肌肉的剎那,凱薩情急之下一拳打在刃面上,硬生生將攻擊錯開。劍尖在他左側腹留下頗深的傷痕與深紅血液,然後隨著我徑直往前急奔。

大約往前疾馳了兩秒,後背的衝力消失。回頭,猛然發現凱薩正在轉化成完全的虎人形態。橘黑相間的虎紋覆蓋他的臉龐,平整的牙齒漸漸變成利牙,身上各處的肌肉急劇增大,可憐的衣服再也無法負荷而被撐破。

我倆再也不理什麼體術什麼劍技,雙雙朝對方衝去,面對面展開激烈的近身戰。

來回數次的攻防後,我後悔了。

我發現一個對我頗為不利的問題。

與長劍相比,武士刀的刀身太長。攻擊距離和範圍差了半個劍身左右,這點讓我極度不適應,用劍時理應這種間距是可以砍中的,在用武士刀時卻必須拉開一段距離才能命中對手。無可奈何之下,我只能持續用或實或虛的攻擊,在虛實之間確實給予凱薩傷害,不過此舉卻讓他的怒火越加沸騰。

與其同時,我又發現第二個問題。

凱薩獸化後的肌肉變得更大更堅硬,在不施加劍技的情況下,刀刃根本無法砍進肉裡,鏘一聲便被那發達的肌肉輕輕鬆鬆彈開。他每每擋下攻擊後便會趁勢往我的胸口、腹部或下巴補上一拳,偶爾在厘米之差避開了拳頭,偶爾則結實命中。

武器不順手、天命垂危、遍體鱗傷,在你來我往的激烈攻防戰中,我漸漸處於下風。不過從對方疲憊的神情來看,他似乎也好不了多少。

最後一個問題則是關於我的。雖然凱薩的攻擊很重,但由於狼人的前車之鑑,我現在都不敢在戰鬥中分神,一直努力避開凱薩的致命攻擊,因此就算攻擊擦身而過造成一些小痛,我的天命都沒再減少過。

鈴鈴!

悅耳的巨大鈴聲忽地從上空傳來,接著一道女聲打斷了我們的戰鬥。

「時間到,請各位考生停止戰鬥,否則將被取消資格。現在請你們各自進入面前的傳送門,回到競技場。」

廣播簡短有力,看來是時間到了。

我和凱薩氣喘吁籲地瞪著對方。

無法分出勝負,對方應該也和我一樣感到很懊惱。

像是為了阻止我們其中一方不服氣而不顧警告繼續打下去,傳送門忽地出現在我倆面前,恰好隔開了我們的視線。

罷了。

我走向吉爾,一把抱起他打算一同進入傳送門時,兩名身穿白袍的醫護人員從傳送門裡出現,且手上提著擔架。我小心地將吉爾放到擔架上並囑咐他們留點心後,他們便穿過傳送門離開了。

回頭,凱薩也在同一時間跳入傳送門。

我吐了一口又長又重的氣,抬頭望向藍天,緊繃的思緒突然得到解放,疲憊、傷口的痛楚、睏意一擁而上。

「終於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