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冰雪之录 - 初遇真魔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10 12:55:01pm

奇幻·玄幻


“这是什么?”

“啊哈哈……是什么呢……”

“不要给我打马虎眼!”

“对、对不起?”

谭楚唯是真的处于盛怒状态。其实,换做是任何一个人都会那么生气。明明他那么辛辛苦苦地把东西都给整理好,怎么一眨眼的回来后就看到整理好的东西乱七八糟,还有一些甚至破损。这些文件、通行证,几乎都损坏了,尤其是通行证这个极为重要的证件竟然只剩下半边。

方才谭楚唯就已经整理好这些需要带上的重要物品。由于周琴忽然有事找他把他叫了过去,无奈之下他嘱咐他的唯一搭档乔尔丹好好照看一下。岂知,转眼间回到这里就是这副惨状。

气得连话都不想说,表情冰冷得让人都不敢靠近的谭楚唯早已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好不容易才让谭楚唯不再那么的冷冰冰,结果乔尔丹的一时过错,谭楚唯又变成这种冰冷得性情。

哪怕后悔也没用,毕竟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即使后悔了又有何用?

“传送阵已经准备……请问你们这是什么情况?”周琴特地过来通知他们可以去传送室,但一来到这里就看到面无表情的谭楚唯和一脸后悔莫及的乔尔丹,再看了看不知怎么成了碎片的纸。

她满脸黑线,心里倒是很清楚这种状况绝对是乔尔丹搞出来的。

再说了,以谭楚唯的性格来说,是不可能破坏这些重要文件的啊!不,应该说乔尔丹为什么要把这些文件还有通行证都弄成这样才是重点所在吧?!

“麻烦再帮我们办理一张通行证。”谭楚唯语气平淡地说道。

周琴无言,倒也默默地去替他们俩找负责人准备新的通行证给他们,顺便亲手再次批了一份文件给他们。

当然,她不可能会交给乔尔丹保管。

最后他们俩才到传送室去,利用传送阵把自己传送到此次任务的目的地——莱特城。

任务的内容不算简单,也不算困难,但谭楚唯还是接下这份任务主要是据说莱特城藏有失落遗迹,所以他是顺便过来解任务和寻找遗迹。

再次翻翻此次任务的档案,谭楚唯突然觉得他真不应该选这个任务。

“咦?后台工作人员的通行证?唯,我们到底是接了什么任务啊?”乔尔丹其实还不晓得到底谭楚唯都接了什么任务。

直接把档案扔到他手中,谭楚唯便将通行证挂好,准备从后面的门进后台找委托人。

大略翻了翻,浏览了一遍,乔尔丹这才晓得原来委托人是目前非常火红的一名年轻貌美的女歌手的经纪人。

任务内容很简单——担任保镖。

在里面绕了几圈后,谭楚唯眼尖,很快就找到经纪人——司映鹛,立即走过去,出示术士的证件。

是的,就算是术士也有证件这玩意儿,不过上面不会注明他是什么阶级的术士,只会注明来自哪个地方、姓名和性别。

“请随我来。”司映鹛点点头,丝毫怀疑都没有就领着他们二人到化妆室去。

进到化妆室没多久,司映鹛就直接把门给锁上,而室内便只剩下她跟一个身着朴素,脸上抹了淡妆,长得很清秀,很吸引人的年轻女孩,还有就是他们两个男的。y

正好二男二女,可以凑成一堆。

“这位是?”谭楚唯满脑子除了任务和研究各种术式就是遗迹,故此不晓得眼前的女孩是何等身份。

“你傻啊!这可是温纱啊!现在很火的女歌手温纱!”乔尔丹经常看花边新闻,故此很激动地解释道。

可惜他在对牛弹琴,因为谭楚唯对这些事情根本一点兴趣都没有。

直接无视乔尔丹的谭楚唯连自我介绍都没有,立刻切入重点,想要知道为何需要“保镖”。

司映鹛迟疑了一会儿,看向始终不言不语的温纱。

正当她要代替她解释之时,温纱终于开口道:“我怀上了孩子。而这个孩子,会引来很大的麻烦,惹来杀身之祸。”

“小纱……”

“别说了,映鹛,这孩子……我是不可能拿掉的。”

“万一映昶知道你有了他的孩子,他也会像我一样,要你拿掉孩子!”

不知怎么的,他们俩貌似被卷入了奇怪的风波。总而言之,谭楚唯和乔尔丹的任务就是保护温纱,尤其是温纱肚子里的孩子。不过,乔尔丹很惊讶温纱竟然怀了孩子,而且貌似是一个名叫“映昶”的男人的孩子。

在旁默默等待她们俩争吵完毕后,司映鹛妥协般地郑重拜托谭楚唯和乔尔丹,务必保护好温纱和孩子。

接着她又出去继续忙,谭楚唯和乔尔丹倒是还留在化妆室里,思考着该如何跟温纱沟通。

根据方才的情况看来,温纱的性格非常倔强,不太好相处。

“为什么要说孩子会惹来杀身之祸?”谭楚唯不解地问道,语气倒也没怎么冰冷,他就只是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温纱抬眸看了看谭楚唯一眼,表情复杂地摸着看不出有点隆起的肚皮。

“这只能说是我自愿的。毕竟,孩子的父亲出身有点……不怎么好,也不算是太坏,命运也相对的非常悲惨。”温纱若有所思般地说着这句话。

“放心吧!只要有我们两个在,危险绝对不会降临在你和孩子身上!”乔尔丹一脸自信满满地保证道。

谭楚唯都白了他一眼,懒得迎合他。温纱则是愣了几秒,不禁失声一笑,那张笑靥简直美得令人舍不得移开视线。

于是他们俩便暂时留在这个后台,静观其变。

结果被他们发现,真的有妖魔混在其中,想要对温纱不利……

***

“周琴,帮我调查一下温纱的具体资料。”谭楚唯利用通讯去联络远在分协会里的周琴,郑重地拜托起来。

当然周琴不会拒绝他的请求,一口答应下来。

随即谭楚唯又继续整理遗迹出现可能性最大的地方,直到乔尔丹忽然冒冒失失地闯进他的房间……

“唯,不好了!真魔族想要袭击温纱小姐!!”

“真魔族?”谭楚唯很惊讶,他没想到会有这么的一天可以遇到难得一见的真魔族,因为真魔族可是真正的魔族,就连最低阶的,战斗力堪比中级一阶的术士。

撇下所有的资料不管,谭楚唯立即跟上乔尔丹,二人火速到温纱的休息室。还没靠近休息室,他们就听见了很多人的尖叫声,不断有人跑出来,像是在逃命。

远水救不了近火,谭楚唯只好使用他的冰雪天赋,操控所有的雪晶避开众人,进入休息室。只要拖延时间就好,只要拖延到他们赶上救人就好……

“该死!没办法了,回去只好写报告!”

乔尔丹划出了一个粉色的术式图阵,一条水龙赫然从图阵里跑出来,“倏”的一声,水龙穿过群众,很快的龙影便从他们的视野里消失不见。

谭楚唯瞟了眼这个其实颇为深藏不露的乔尔丹,不由在心里感叹怎么这么强的一名召唤术士会如此的二。也幸好他的契约兽过于强大,所以总协会那儿才会限制他。

由于没想到会遇上这么强的妖魔,乔尔丹没有事先申请许可。

“你家的赫萨尔蒂克知不知道该如何节制?”

“呃……但愿它别闹得太疯。不过,如果那个真魔族太强的话,只怕他敌不过。”

一阵沉默,他们二人刚好抵达休息室,映入眼帘的是冰天雪地以及一条正在与酷似人类但实际上是真魔族的水龙打得不分轩轾。

所幸的是他们重点保护的对象平安无事,而且还一脸的淡定。

“冰旋剑!!”

冰蓝色术式图阵瞬间形成,一柄巨大的冰剑由六瓣雪晶和冰蓝的光线组建而成。巨大的冰剑停滞在真魔族的头顶之上,谭楚唯算准了时机,以意念操控冰剑,让冰剑落下。

在应付水龙一边还避开雪晶的真魔族有意识到冰剑的存在,但他有些腾不开手。即使如此,他也不畏惧,嘴角微微上扬。

“卧……卧槽!”

“该死,竟然是特级的真魔族!!”

“怎么办?!”

“凉拌啊!!”

谭楚唯和乔尔丹都有点束手无策。虽然谭楚唯一个人就可以应付这个真魔族,但是这里还有其他人在场,他不能出手。即使是乔尔丹也不知晓谭楚唯真正的实力,所以他需要清场才能好好发挥。

“映昶!!”温纱忽然大声叫了一声,而且叫的还是个有点耳熟的名字。

不知怎么的,那个真魔族一时分神,水龙赫萨尔蒂克的攻击恰恰击中了他,雪晶更是将真魔族的四肢给冻结起来。

此时谭楚唯和乔尔丹便看见了一名黑发银瞳的俊秀青年站在休息室的门口处,绿色的术式图阵早已形成,而且这图阵赫然是风属性的特级术式。

“飓、风、千、羽、斩。”

一个字,一个字地分开来念,千个绿色羽根以光速的速度纷纷袭向真魔族。也幸好这青年懂得分辨敌我,所以他的“飓风千羽斩”的目标只有真魔族。

这是打哪来的特级术士啊?

实力强得有些离谱……

“啧,司映昶……”

“滚!你应该知道,我已经手下留情了。”

“……即使我不出手,消灭者亦不会放过你,也不会放过你的孩子!!”

语毕,真魔族负伤落荒而逃,谭楚唯和乔尔丹却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名青年。当然,乔尔丹可没有忘记把赫萨尔蒂克收回去,免得他会自动攻击那名青年。

良久,青年先走到温纱身前,伸手拥住她。

“小纱……”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可是,我真的很想要这个孩子,很想拥有只属于我们俩的孩子……”

“那么,孩子留下吧。我们,也去结婚好吗?”

“好……当然好啊!笨蛋!”

结果谭楚唯和乔尔丹很莫名其妙的从保镖演变成证婚人,看着他们俩结婚但并没有登记。直到简单的婚礼结束,他们都搞不懂青年是何许人也。

后来他们也没有过问太多,准备回去之时,青年叫住了他们。

“谭楚唯,乔尔丹,有缘再会。”

一句话,就这样的云淡风轻,却也是一个预言。

他们还会再见,而且是最后一次的见面。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