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LIII - XLI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8-11 6:31:21pm

其他·同人


好不容易挨过了早上的课,回到事务所第一件事当然就是把娜资赶到楼上去!这是我们的计谋,绝对不能让娜资知道我们的剧本。

不要误会,我们并不是想要排斥娜资,只是如果这次成功了的话将会是一大壮举啊!

“所以,为什么要把她排除在外?”灵珑问。

“听我慢慢说。”

我花了些许时间整理思绪,然后把我的想法告诉他们。

简单来说,就是我们写一本剧本让娜资在出演的时候现场推理。我不敢说这点子新颖,也不敢说前无古人,因为我这本来就是以十几年前的某部电影联想出来的。那部电影是什么名字我就不记得了但那不重要!

“说的很简单,写不写得出来是另一回事。”灵凤托着下巴说,“不过这确实不错,说不定可以吸引到其他人,然后就能趁这时候赚一笔……”她说着说着,双眼露出了光芒,然而却被姐姐无情地拍了一下脑袋。

“赚什么赚,因为是话剧的关系所以你们的出演的地方会是在礼堂。”姐姐说,“到时候是有老师学生在场收看,而且是被逼着全体出席的。”

哦……诶?诶!

“等一下,我没听说过这种事情!”我抗议道。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你们就认命吧。”姐姐摊开双手不负责任地说,“原本演出的那一个社团不知怎么突然之间就换了一个活动,其实他们也是在烦恼应该怎么顶替,结果你们说要演戏就让你们上了。”

姐姐把这就有如龙卷风一样的消息丢到了我们这里,完全不带一丝犹豫。

“放心,我会帮忙的。”不知是不是在场的人都露出了讶异的表情使得姐姐放软态度,她突然之间叹了口气说:“就你们几个,这一个月应该什么都做不到吧。”

真了解我们……

原本我们是打算写一部简简单单的剧本就算了的,衣服装饰什么的就穿着校服,因为是学生嘛所以也是蛮合理的,背景什么的就随便弄就好了。结果现在必须要上台演出,无理啊!

“大纲是昨天晚上灵凤写出来的那个吗?”

我和灵珑点了点头。

“那么就开始分配工作。”姐姐说,“依和灵凤妳们两个去准备剧本,明天之前赶出来。嘉盛孟德你们两个在剧本完成以后准备道具。灵珑娜资……娜资人呢?”

“楼上。”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让她知道我们写什么,我要让她在演出的时候当场推理。”

刚刚说完就被姐姐骂了一顿。单方面挨骂的情节,我不想告诉大家。感觉就像是被妈妈训话一样,不会好受到哪里去。话说回来,自从那一天以后就没被这么训过了,有点怀念……

虽然是这么说但我心情还是会低落的,虽然只是那么一下下。

咳咳。

姐姐说的其实一点也没错,要是演出的那天娜资什么都说不出的话不就糟糕了吗?这点是必须纳入考量之中的。所以,很遗憾的,我那将震惊全世界啊不,全校的计划就此落空。

“发什么呆,再不写就来不及了。”灵凤的声音把我从乱七八糟的思绪中拉了出来。

“说是这么说,还能怎么写?”凌晨到早上的那一大部分已经是我毕生功力,没办法了啊!结果还被娜资一口否决掉……等等,她只说简单过头而已,并没有否决。也就是说,这个剧本只要稍微更改一点就能用了!

话是这么说的,但应该怎么改呢?只知道已经被接纳而已不足以让我们开始动笔改动部分情节。

“我说,就维持这个架构好吗?”

果然,我的提议一说出来就惹来灵凤的大声反抗。

“说好的现场推理呢?说好的创新呢?说好的震撼世界啊不,震撼全校呢?”她摇着我的身体大声喊道。

“给我安静!”哥哥的声音从楼上传下来,大概……这肯定是被我们吵醒的,不可能有其它原因。

昨晚听说是因为可证一直在闹的关系所以一整个晚上没有睡觉。原本是姐姐在照顾的,结果被哥哥用‘明天早上还要上课’的理由轰回去睡觉。没错,是用轰的,这也是姐姐告诉我的。

至于为什么是听说的关系嘛……我的房间隔音太好了,外头的声音根本传不进来,唯一一个可以在外头和里头的人对话的地方是门口处,但那也得整个人贴在门口才能做到沟通的效果。

“怎么突然间不重写了?”灵凤压低声量问道。

“就觉得我姐说的有道理嘛,如果到台上的时候推理不出来的话怎么办?而且她明天就要剧本了,我们怎么可能赶得出来啊?”

后面那一句是追加的。

人家编剧都要花上几个月甚至几年才写出一部得以撼动众人的剧本,我们两黄头小妞看来就算是要花上几十载的时间都写不出啊……

“嗯……妳说的是没错啦……”

到最后我们两人都屈服在了现实之下,只能把原本写出来的那一本进行改良。说是改良,也只是在加点东西而已。

庆幸的是灵凤下课的时候有去问华文老师,不然我们到现在都不知道我们俩把剧本写成了文章啊……

把一些不必要的场景描述、脸部表情描述以及肢体动作描述取掉,然后再加一大堆的对话进去。原本以为对话很好写的说,结果比起一般文章还要难啊。

因为没了场景以及动作描述,我们必须无时无刻的想着这一个故事的世界观来写对话,这样才不会写了一些不合理的东西进去。例如嘛……‘故事背景设在南极冰山,写着写着突然之间去晒日光浴了’的感觉。有够奇怪的吧?

“需要的东西啊……”灵凤抬头想了一想,“旧屋子的壁纸、老旧桌椅、老旧摆设、假刀、假血然后还有什么呢……”

剧本弄完,就是帮助道具组准备道具啦,只是我现在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啊。脑袋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到。明明我也有帮忙写的说,结果我对于自己手下所创造的世界的世界观是怎么样都不知道,羞耻啊!

“暂时就先这样吧,之后排演的时候有需要再找也不迟。”嘉盛说。

确实,我们明天开始背剧本,下个星期排演,距离正式开演还有三个星期,时间非常的充裕。对于我来说是如此,背剧本这种东西哪需要一个星期,我半个小时就搞定了!

咳咳,柯依,不要那么高调,咳咳。

“走。”嘉盛突然间拉起我的手说,“准备道具去。”

“诶?我是编剧啊。”

“写完了不是吗?”

“那么灵凤——”

“她要背台词。”

“我——”

“妳看一眼就记得了的,别耍赖。”

啊……报应,报应啊!现世报啊!刚才不应该那么高调的啊!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被嘉盛拖了出去我是能怎样?安分一点的话说不定会早点准备完毕然后回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