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冰雪之录 - 最终之面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12 9:52:37am

奇幻·玄幻


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那么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有缘,也可以说是预言成真,因为谭楚唯和乔尔丹在三个月前才刚出完一个偶像委托,甚至遇上真魔族的该死任务时,顺便帮人证婚,然后那对新人之中的男方给了他们最后一句话果然成真。

再相会,正好是三个月后的事情。

谭楚唯和乔尔丹接了个地点是在莱特城的任务,本想说顺便调查遗迹的线索,于是跑进山里。岂知他们俩迷路走不出来,传送阵也用不着,似乎这山里有某种奇怪的空间传送限制。

迷路的当儿,正好碰上了不知为何一人在这山里徘徊的司映昶。

“果然又见面了。”司映昶温和地笑道,他似乎对谭楚唯特别的好。

“你怎会在这里?”谭楚唯不解地问道,毕竟这种地方估计不会有人进来。

“在做安全措施。”

“安全措施?”

“为了我的宝贝儿子,我只能选择这么做。”司映昶不知为何露出了很悲哀的表情,那表情就仿佛是在说他永远都见不到自己的儿子。

谭楚唯和乔尔丹面面相觑,一时之间有些不晓得该说什么才好,只能沉默以对。

接着下来,他们就被眼前所看到的一幕给惊呆了,因为司映昶竟然在凹凸不平的石壁上绘制了一个从未见过,瑰丽巨大的奇特图阵。

刻满奇异的古代数字,由曼珠沙华、千日红和雪花莲围成一个圈把数字困在其中的银色图阵身子自带银色光点特效。

“这是……徽记?”谭楚唯看了许久,微微皱眉问道。

“不祥与纯洁,不朽与不灭,坚韧与希望?这个徽记到底是什么东东?”乔尔丹也看出了这是个徽记无误,可是他比较好奇的反而是那三朵花的意义。

司映昶暧昧一笑,将图阵绘制完毕之后,银芒闪烁。

当银芒消散之后,图阵就消失了,但谭楚唯和乔尔丹非常记得那是用石块画出来的,怎可能说消失就消失?于是,他们盯着司映昶,一致认为是他干了什么好事。

只见司映昶又是一笑。

“时机还不到。”这笑容不知怎么的竟然显得有些欠揍。

“……你到底是什么人?”谭楚唯并没有防备司映昶,因为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一点问题都没有。

“纯粹的一名流浪术士。”

“没有登记?”

“基于某些原因,我无法去注册呢。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啊……算是个可以获得荣誉称号的特级十阶术士。”这话听起来仿佛是在骗人,可是谭楚唯却相信这番话。

司映昶的灵力真的很强,再加上他曾经使用过“飓风千羽斩”这个特级的术式,故此说服力还是挺高的。

制止了乔尔丹说废话,谭楚唯又切入一个话题。

“你是什么属性的?”

“呃……这个,不能说呢。”司映昶一脸尴尬,因为他是真的不能说,也无法说明。

“那么……家族……?”乔尔丹问了一个令人无言以对的白痴问题。

谭楚唯和司映昶几乎翻白眼地看了看他,接着就默默地无视他。

不过,司映昶忽然开口说:“我的家族早已灭亡,根本不足挂齿。反倒是谭楚唯,才是真正出身惊人。”

“咦……?难道你知道唯来自哪里吗!?”乔尔丹认识了谭楚唯那么久除了样貌仿佛不会再变,也没有胡渣,身材很好有六块健美的腹肌,皮肤接近麦色,胳膊结实,除此之外的其他事情一概不知。

尤其是出身背景和术士的阶级。

术士的阶级,是真的不能说,必须严格保密。至于出身……这个,其实也不能说的,因为是机密。

“圣月城,审判之盛家嫡系。”司映昶咧嘴笑道。

身为当事人的谭楚唯简直哑口无言。

他还真的是从未告诉过任何一个人自己的真实身份,岂知眼前不算是很熟,也就见过一两次面,而且这还只是第二次见面的人竟然一语便道破自己的家世。

“审判……我的天……还是盛家的……打死我都无法相信这种事情……”

“那么请你当作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不知道,谢谢。”谭楚唯连忙补上这么一句,怂恿着乔尔丹忘记这回事。

没想到乔尔丹竟然还给了谭楚唯一记白眼,仿佛是在说“你管我啊”的样子。

有点被晾在一边的司映昶却一直看着谭楚唯,眼神之中带着一丝丝的悲伤,还有不被察觉的悲伤与歉意。这一点,谭楚唯并没有发现到,但乔尔丹有注意到。

于是,乔尔丹趁着谭楚唯跑去看别的东西之时,溜到司映昶身边,悄悄问道:“为什么你看起来好像知晓唯将来会做什么事情?”

司映昶闻言,先瞄了眼没注意到这边情况的谭楚唯,边悄声回道:“预知能力。”

“咦噫……!预知这种能力还真的存在啊……”乔尔丹惊叹的方向貌似有点不太对。

在这一瞬间司映昶实在很无语。他还以为乔尔丹会怀疑自己还是怎么样,结果这家伙竟然还惊叹这种能力的存在。这种性格算是单纯的人其实很难见了,司映昶甚至有种冲动想要告诉乔尔丹自己所看见的,有关乔尔丹的预知画面。

那是不太好的画面,可是他不能说,否则会导致自然法则的错乱,届时他的血脉会受到惩罚。

“喂,这里有机关。”谭楚唯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闻言的二人连忙赶过去瞧瞧所谓的机关。

只见谭楚唯正指着仿佛界石的奇怪石头。重点在于,这铭刻了从未见过的某种文字的界石上段似乎附加了石锁。然而这石锁被人施加了禁制,需要解开禁制才能破坏石锁,触动机关。

总感觉,只要这界石的问题解决了,就能找到他想要找的某个地方。

“神族禁制?”司映昶惊讶道。

“你知道这个禁制是什么名堂?”谭楚唯看向司映昶,心里倒是在想其他事情。

“这些是神之文字,我有研究过这些奇奇怪怪的文字,只是这个……嗯,好吧,这个太深了我看不懂啊……”司映昶哭笑不得地研究了一会儿,却只能苦笑摇头。

“原来还有神之文字这种东西?”乔尔丹一如既往惊叹的方向不太对劲。

谭楚唯白了这个少根筋的搭档一眼,又看了看正在苦思该怎么解读禁制上的文字的司映昶,最后他直接伸出手,冰蓝的术式图阵以意念自动形成,冰蓝色的六瓣雪晶便飘落在禁制之上。

神奇的事也随之发生,只见冰蓝光芒炸开,还来不及反应过来的三人都被震飞撞到了身后的石壁。

直到冰蓝光芒消散,石锁上的禁制也被破解,石锁甚至自行掉下来,静静地躺在地面上。

三人面面相觑,接着爬起来,缓缓地靠近界石,同时也不忘看看那自动脱落的石锁。

就这样?就这样破解禁制?

这未免太不合理了吧……

“按看看这个。”司映昶指了指界石上端的某个似乎微微凸起的微小图形。

谭楚唯也没想太多,当真伸手按下那凸起的图形。

“喀嚓”。

“轰隆~~~~轰隆隆隆隆隆~~~~~~~~”

石壁逐渐裂开,裂痕之中还泛着诡异的绿芒,惊得他们都呆滞在原地。下一刻,谭楚唯和司映昶自原地消失不见,唯独乔尔丹一人还在,但人已昏厥过去。

消失的二人被带入了某个地方,放眼望去虽然都是被破坏得很彻底,疑似遗迹的地方,可是却也有绿茵茵的草地。

“奇怪……为什么……”司映昶困惑地盯着那些草。

谭楚唯没有理会司映昶,自己则是开始调查这个地方,想要查清楚这究竟是哪里。

岂知,一颗紫色的电球毫无预警地从暗处袭来,不偏不倚正好砸在根本反应不过来,连防御都没有的司映昶的背上。

“司映昶!!”谭楚唯大声叫道,同时也架起了冰雪结界,暂时挡下接连而来的电球。

“咳……咳咳……为什么……会知道……”司映昶一边咳出了一滩血,一边看向电球袭来的方向。

然后,谭楚唯便瞧见苍白美丽的女人走出来,身上布满了紫色的电丝,瞳孔的颜色赫然也是紫色。

“汝,必须死。”

“想要人死,还得过我这关!”谭楚唯不可能坐视不管,虽然这女人的目标是杀了司映昶,但他不可能会让她杀害司映昶。

不过……方才的攻击似乎有点太过强,司映昶的气息渐渐变得更加微弱。

“别……管我……快逃……”司映昶制止谭楚唯,因为他是不可能敌得过眼前的女人。

谭楚唯岂会乖乖听他的话,一意孤行,划出了特级的冰雪术式。

负伤的司映昶看到这情况,不由苦笑。

“冰菱镜射。”

呈冰蓝色的巨大菱形镜子形成五面镜子围住了女人,一条冰蓝的光线便反射在镜子上,再次形成一种图形。这一次,是形成了五角星。

还没完,五角星形成之后,冰蓝色菱形雪晶从镜子里冒出来,尽数袭向女人。

大概是不曾预料到谭楚唯如此之强,还动用了特级术式,女人反应不及,在发出最后的雷属性术式攻击后,她就这样被菱形雪晶插入体内,都快成了人形刺猬。

想当然而,谭楚唯的攻击自然是很强,很厉害,更别说这可是特级的术式,女人的轻视,为她划上秒杀的句点。

是的,秒杀,谭楚唯就这样用菱形雪晶秒杀女人。

见女人解决好了,谭楚唯慌忙地回到司映昶身边,无奈他不懂治疗,更无法及时找到会治疗的术士或医师。

“都说了……最后一次……”司映昶无力地倒在地面上,银色的眼瞳静静地看着谭楚唯。

“……这一切,你早就知道了吧?”谭楚唯沉默良久,却问了这句话。

“咳……呵呵……我一直……都在等你……现在……我可以安心了……”司映昶依旧说着令人费解的话语,却也是最后的一句话。

谭楚唯就这样看着司映昶撒手人寰。

一时之间,谭楚唯有点迷失了方向。

他杀害的女人是谁?司映昶到底是什么人?

可惜他不知晓。哪怕知晓究竟女人和司映昶是何许人也之时,他才会真正开启他的命运轮盘。

这不是结束,这是开始。

司映昶的尸体,就留在了这个不知名之处,谭楚唯后来也很莫名其妙地走出来,乔尔丹依然昏倒在地。

他沉默,无奈地笑了笑,自己也倒下去。

未来如何,他不晓得,但他会好好地过下去,并且认识了司映昶和温纱唯一的独生爱子——司湫语。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