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8-1 醒來吧吉爾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8-13 2:29:38pm

奇幻·玄幻


穿過傳送門,震耳欲聾的歡呼聲瞬間闖入耳膜。競技場上一陣波動,觀眾席爆發巨大的歡呼與如雷掌聲,連站在競技場中央的我都能感受到觀眾席因激動而傳來的微幅晃動。

「大哥!這裡!」

循聲看去,哈魯正浮誇地招手呼喚我。然後我發現,先前在混戰中落敗的所有考生,都在哈魯身旁整齊地排成三行。而隊伍前方設立了一座高台,黃髮男一心和數名漂亮的貓族女孩站在台上,不過依然不見凱瑟琳踪影。

我拖著傷痕累累的身軀往哈魯走去,身體各處傳來劇痛表示抗議,失憶前受的傷好不容易痊癒,現在又搞得這幅模樣,可以預想得到吉爾媽媽會掛著多麼擔心的表情了。

話又說回來,他們把吉爾帶去什麼地方了?

我走到哈魯身邊,將武士刀還給他並好好地向他道謝。他頻頻點頭說「可以幫上大哥的忙,我樂意至極!」後,示意我走到隊伍前頭,而凱薩、蕾娜和溫蒂就站在那裡,在蕾娜旁邊有三四名醫護人員蹲在地上圍成一個圈,圈裡不時發出溫暖的白光。我湊近一看,發現他們正在治療吉爾。

吉爾腹部的血已經止住。他緩緩睜開眼睛,在醫護人員的攙扶下,勉強站起身子,看見我後開口便問:「你及格了嗎?」

不先關心自己的傷勢,反而先關心我的情況,這老是擔心他人的性格究竟是好還是不好呢。

我笑道點頭:「當然。」

我接手攙扶著吉爾,然後黃髮男便開始在台上講了一大堆關於招募選拔的閉幕致辭,而我此時此刻只想躺在床上睡覺,根本無心去聽。之後,他宣布從22人混戰中脫穎而出的勝利者。

「現在,掌聲歡迎天齊之羽的新成員——蕾娜、溫蒂、吉爾、啟人、凱薩!」

觀眾席再次爆發巨大的掌聲與歡呼,天空忽然暗了下來,緊接著迸出七彩煙花,轟隆巨響連連不斷,像是為這場選拔賽拉下落幕的布簾。

吉爾似乎因為終於成功加入天齊之羽而感動得頻頻掉淚,我則是替他感到開心之餘,心中也油生強烈的興奮感。

以後的冒險者生活會遇上什麼趣事呢?會不會剛好遇上深陷危機的美少女,然後由我帥氣登場再替她解圍,因此而愛上我?聽說成為冒險者後可以到很多地方去旅行,有些地方只有高級冒險者才能去,只要我努力一點,遲早也會升上高級的吧?

但最先要做的是,我該先買把堅固點的長劍。

*

**

***

我將盛滿清水的木盆輕放在床邊的小木櫃上,小心地不放出太大的聲響。接著轉身走到窗邊拉開百家布製成的窗簾,讓溫暖的早晨陽光照射濕涼的室內。

伸手推開窗戶,舒爽的晨風迎面吹來,各種鳥類此起彼落的叫聲彷彿演奏著某種交響曲,譜成美妙旋律,為新的一天拉開序幕。

我從旁拉過一張小木椅坐下,將木盆裡的手帕擰乾,小心翼翼替吉爾擦拭身體。

望著那副安詳沉睡的臉龐,我又忍不住輕輕地把手放在他的胸膛,確認皮膚底下傳來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後,這才安心下來。

自選拔賽結束那天起,吉爾已昏睡五天五夜。雖然我也受傷不輕,但比起吉爾那看起來足以死掉的駭人傷勢,真是小巫見大巫。天知道他經歷了什麼樣的戰鬥。

那天,黃髮男在台上宣布我們五人正式成為天齊之羽的新成員後,吉爾感動得哭了出來。殊不知,他哭著哭著,就昏倒了。當時現場亂成一團,最後由醫護長親自出面治療。一會兒後,醫護長斬釘鐵口宣布吉爾是魔力枯竭加上重傷,所以造成昏迷現象,除此之外並無大礙,休養幾天就好了。

爾後,公會派人和我一起將吉爾送回家,站在家門前迎接的伯母臉上的表情讓我永世難忘。在她崩潰大哭之前我搶先說明狀況,這才稍微安撫了她的情緒。不過,那一夜,伯母每分每秒都待在吉爾身邊,無微不至的照顧,自己則不曾休息。我擔心她累壞身子,於是強迫她去休息。而這段時間由我來照顧吉爾,我答應只要有什麼動靜就立刻通知她,她才願意回到房間休息補眠。

回來後的第三天,我因為也沒什麼事可做,便從雜物房裡拿出掃帚和抹布,戴上口罩和手套,打掃吉爾的房間。

沒錯,我在做家務。白吃白住還不幫忙分擔家務這種事,我做不出,也沒有這個厚臉皮。

打掃到一半時,有個流浪漢裝扮的鬍子大叔突然推開房門走了進來。當時我不知道他是誰,可直覺告訴我他並沒有惡意。

因為我看見他凝視吉爾的眼神,非常溫柔。

他走到床旁,不發一語,望著吉爾沉睡的樣子好久、好久。

半晌,他將掛在吉爾臉上的視線移開,轉到我身上。

上上下下仔細打量我一番後,低沉粗曠的聲音在小房間裡迴盪:「比賽很精彩,辛苦了。」。

……他有看公會選拔賽?

當下我只有這個想法。

後來從伯母口中得知,那男人原來是長期在外出任務的吉爾爸。至於是什麼樣的任務,伯母也不得而知。

順帶一提,伯母的情緒恢復得和以前一樣了,不再一副憂心仲仲的苦瓜臉,這都要感謝吉爾爸說的一句話。

「這幾年他每天不間斷地鍛煉自身技藝,趁這次機會讓他睡個夠吧。」

吉爾爸說完這句話後,洗個澡吃個飯和我在客廳聊了幾句,在天黑之前便離開了。

在陷入過去這幾天的回憶時,不知不覺便幫吉爾擦拭身體完畢了。簡單收拾並幫他蓋好被子後,我回到樓下飯廳,準備吃伯母做的蔬菜早餐。

一陣香味鑽進我鼻腔內,大大刺激了胃口。

伯母盛了一碗剛煮好的白粥給我。我仔細瞧了碗裡的內容物,外表看似平淡無奇的白粥,隱約聞到的香味卻讓人食指大動。我以極緩慢的速度一口一口吃,軟綿的米飯散發著滾燙的熱氣。我勺了一匙——

好吃!每當吃下伯母做的食物,總是不禁產生某個念頭,要是伯母到亞尼城開餐廳,其他餐飲業恐怕都會面臨倒閉吧?。

可惜伯母一心只想好好打理這個家,祈求孩子和丈夫平安無事回來,便心滿意足矣。

我邊吃邊隨手翻閱早上從信箱裡拿出來的廣告宣傳單。

一張名為【武器霸主】的武具店宣傳單吸引了我的注意。紙上有一半的頁面都被一把翠綠色的長劍給佔據,長劍旁還用紅色寫上【史無前例放血大特價】的誇張字眼。

與宣傳單底下只寫上武器名稱與零售價的各種武器不同,佔據半張頁面的翠綠長劍則有各種詳細資料,包括名稱、鍛造材料、重量、長度等。

不過在看了價錢後,我差點把口中的白粥全吐在宣傳單上。

【原價:七十萬珂令,限時特價:四十五萬珂令】

這是什麼鬼天價!吉爾用上全部家當送我的青銅劍也才150珂令而已!

「這根本是有錢人才買得起的長劍吧……」我喃喃自語道。

「因為那是英雄啟人用過的長劍——疾風劍,所以才會那麼貴喔。」

我抬頭,伯母正捧著一碗份量較小的白粥,坐在我面前,優雅地品嚐起來。

剛吃下第一口,她眉頭忽地一皺,「今天煮得有點咸……」

我連忙搖頭,「不會啊,我覺得非常美味呢。伯母,是妳自我要求太高了啦。」

伯母朝我笑了一笑,「喜歡吃就多吃點吧。」

我點頭,「話說回來,這把劍和英雄啟人的那把並不是同一把吧?那為什麼還那麼貴?」

伯母放下手中的湯勺,思考一會兒後,說:「用明星效應來解釋會比較貼切吧?就因為英雄啟人用過,還用它打敗黑教皇,在人民的認知上,這把劍也有代表希望、光明的意義存在。而武具老闆就捉住這個機會,將劍的身價翻了好幾倍。史書上記載,在千年前,疾風劍的售價僅有三萬珂令,經過千年的洗禮,疾風劍售價水漲船高,演變成如今這個價錢。」

伯母說了一長串,可我耳裡只聽見關鍵字。

三萬……三萬也不是個小數目,如今即使特價也要價四十五萬,就算成了傳說級冒險者也無法隨便拿出這筆錢啊。

我茫然盯著宣傳單上的疾風劍,心想這輩子也只有看的份而已吧?不知為何,我總是覺得,自己很適合拿著這把劍,腦海甚至輕易便描繪了持劍的畫面,只是……疾風劍是用左手拿,而右手握著的是一把清澈的、白裡透藍的炫麗長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