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四部 雪山靈狐 - 4-4 石林迷陣

三筆君≪【遇見精靈】≫  - 发布于2017-08-18 9:25:45pm

奇幻·玄幻


官網:http://3penjun.blogspot.tw/

---------------------------------------------------

遠古時期,瓊巴里山還是個活火山,火山爆發噴出熔漿,在某些地區凝固成形之後,再經過數萬年的雨水沖刷,漸漸形成黑色石柱,石柱可達十餘公尺,石柱石塊聚集之處成為石林,植物無法在石林中生長,只有稀疏的小花小草從石塊之間努力探頭出來。

在地圖上註記的石林,就有好幾個,修一行在到達三號山屋之前,就曾經過兩處,偶而,石林也會成為登山精靈的臨時避難所,凹陷成石洞之處,還可以當作臨時住所。

高弦湖下的廣大森林,是瓊巴里山高海拔唯一雪季仍有生機的區域,森林被瓊巴里河分隔為南北兩塊,南北森林區各有兩個特別大的黑色石林區,林立許多高低參差的黑色石柱,狀如樹木陣列,因而得名——石林陣,根據城務廳的地圖,南側有『西石林陣』和『南石林陣』,北側則有『北石林陣』與『東石林陣』,其他的石林,頂多就是一到三根石柱,並無必要刻意取名。

[附圖:非常抱歉,高弦湖的參考地圖,僅在官網發表 https://elfworldlove.blogspot.tw/2017/08/4-4.html ,請查詢本章節相對位置。]

修與艾莉絲正受到許多冰熊攻擊,他們倆不斷試圖衝出包圍,但是冰熊數量實在太多,漸漸地,他們被迫分開,修想盡辦法要趕到艾莉絲身旁,一時卻無法辦到。

『龍炎!』

發動劍咒欲打開一條生路,結果卻是失敗,怎麼回事?

『龍炎!』

還是沒能成功,寶劍怎麼了?

才躲過一隻又一隻的冰熊,一隻接著一隻的冰熊又撲了上來,

沒完沒了,不行,要趕緊到艾莉絲身邊才行,她肯定對付不了那麼多冰熊,

驀地傳來艾莉絲的淒厲尖叫聲——

一隻冰熊抓住了她,往外圍離去。

『不行,等等!』

我想衝過去,又被好幾隻冰熊推開,艾莉絲漸離漸遠……

『艾莉絲,艾莉絲——』

想要喊出來,卻好像喉嚨被卡住,嘴巴被摀住,聲音喊不出來,眼前漸漸變黑,冰熊一隻一隻消失,艾莉絲也不見了——

——咦?怎麼回事,好柔軟,好舒服,被抱住嗎?

「呼~原來是夢,好危險。」

吐了一口長氣,會抱住我的應該就是艾莉絲吧!但是——

不,不一樣的味道,這個胸部……不,絕對不是艾莉絲!

精靈不穿胸衣,觸感非常直接,經常被艾莉絲零距離抱住,我下意識差點就回抱了!

「終於肯安靜了嗎?」

不必聽聲音,我就發現是蕾菲亞娜,她還抓住我的腦袋緊貼在胸前谷間。

幾乎就要失去理智,我趕緊掙扎推開,蕾菲亞娜也順勢將手放開。

「小蕾!妳……妳在做什麼啊?」

「小聲點,想吵醒小艾嗎?」

看看四周,原來是山屋二樓,屋子裡很安靜,艾莉絲在身旁睡得正香。

只有爐火的暗淡光線,恰好掩飾紅燙的臉,我壓低聲音再次詢問怎麼回事。

「大概是做了惡夢,一直喊著『艾莉絲』。」

蕾菲亞娜心思敏感,發現我在夢囈,繞過艾莉絲到我身邊照顧著。

「原來如此,等等——妳用胸部也太……」

雖然明白是怎麼回事,但是她的方式讓我哭笑不得。

對人類來說,這節操是碎落滿地,精靈卻好像完全不在乎,艾莉絲是這樣,蕾菲亞娜也是這樣,不,不對,這兩個少女根本就是例外,不能當做正常範本,精靈書沒寫,我也不好意思求証,問這種事就像自己是個變態一樣。

「我兩手都抱著你的頭,所以才用胸部堵上去,很不舒服?」

「也不——」

「既然不舒服,下次就直接用嘴唇來封住!」

「嘴……那是接吻吧?別這樣,好歹小蕾也是個女生呀!」

「好歹?好歹也是我的初吻,小修不吃虧吧。」

再度無視主人的抗議。

——話說回來,蕾菲亞娜早就偷偷獻出初吻,只是修不知道罷了。

「不是那個問題……我承認很舒服啦!只是我會難為情。」

我緊張了,一臉認真的蕾菲亞娜,說到就會做到,胸部至少比親嘴容易接受。

「比起那個!小修還好吧?都冒汗了。」

「沒事,只是一個……不太愉快的惡夢。」

我可不敢回答說有一半原因是妳。

蕾菲亞娜為了小聲說話與幫我擦汗,臉龐靠得好近,清澈的深邃眸子,淡淡的誘人體香,我有點承受不住不敢直視。

「小艾遇到危險?」

「我救不了小艾,看著她被冰熊擄走。」

蕾菲亞娜冰雪聰明:「小修太執著了,因為白天沒能拯救掉進湖裡的小艾嗎?」

「或許吧!我還以為有了力量可以保護她,到頭來,什麼事都做不到。」

「不是還有我嗎?」

「可是,我應該要保護小艾和小蕾的,卻讓妳們陷入危險。」

蕾菲亞娜把弄亂的墊被給弄好,用兩手抱住我的身體,讓我慢慢再次躺下,又幫忙蓋上被子,真的是個既用心又體貼的女僕,我如果繼續掙扎未免不識抬舉。

伯納登曾經建議我要順著她,這老精靈真是白操心,我根本就是『不得不』順著她。

「小蕾——」

「怎麼了?」

「謝謝妳救了小艾,也等於是救了我。」

她低下頭又在我耳邊輕聲地說:「小修是個笨蛋。」

「呃……」

蕾菲亞娜用手心捂住我的嘴,不讓我說下去。

對我和小艾,她完全不在意肌膚接觸的禁忌,她說過儘量模仿人類的方式與我互動,即使如此,也還是太過親密。

「安靜聽我說,獨自承受太沈重。我們不是只有被保護而已,我們也能保護小修,不可能獨自就做好所有的事,偶而也依靠小艾,也依靠我,好嗎?我們沒那麼弱小。」

「說起來,我也被小蕾救過吶。」

「就是這樣,同伴就是要彼此依靠,互相信賴。」

「明明我最年長,卻沒有妳成熟。小蕾——」

「又怎麼?」

「妳好溫柔,像是我姐姐一樣,我小時候遇到挫折,她也這樣哄我。」

「如果你希望,我也可以抱著哄你睡喲。」

「呃……那個就像媽媽一樣。」

「好過份,拐個彎說我年紀大。」

「啊~不,妳最多就只像個姐姐。」

蕾菲亞娜微笑著,我喜歡她一直保持笑容,我也一直認為她有萍姐的影子。

她看著躺下的我,把嘴巴靠在我的耳朵上,用只有我聽得見的氣息說著:「小修是個乖孩子,作為獎勵,就告訴你一個秘密,你可要牢記哦!」

我疑惑著側頭看著,發現她的臉蛋好近,趕緊把頭撇回來。

她繼續輕聲說道:「我的真名——蕾菲亞娜.契夫基.提蘭都納,當你遇到危險時,用真名呼喚我,不管你在那裡,我都會找到你。」

說起來,真的不曾聽過她的全名,即使自我介紹,也都只有『蕾菲亞娜』,而且,三音節的姓名,我是第一次聽到。

「蕾菲亞娜……契夫基……提蘭都納,是姓嗎?呼叫真名真的管用嗎?」

「嗯!契夫基是姓氏,提蘭都納……有點像是呼喚咒語的意思,這是我家鄉的魔法哦,只要主人呼喚真名,女僕就會聽見。」

也就是說,全名是蕾菲亞娜.契夫基,加上提蘭都納就是真名?

「開玩笑吧?這魔法什麼的,小蕾的家鄉也太厲害了。」

「小修的家鄉也很厲害,那個摩天輪,我也好想去看看。」

我苦笑著,當她開玩笑哄我安心,不管怎麼說,我還是乖乖地接受她的好意。

「我的真名只許主人小修知道,當作我們倆的祕密,好嗎?」

「謝謝妳的關心。蕾菲亞娜.契夫基.提蘭都納,我記住了,也是我們的祕密。」

蕾菲亞娜笑著將我抱住:「小修真是的,居然立刻就召喚我,如你所願~我來了!」

我掙脫著:「小蕾~妳又在戲弄我~」

蕾菲亞娜放開我,轉而握住我的雙手,表情又轉嚴肅:「就算小修不相信,也請務必當作在危險時祈求平安的禱告,可以答應我嗎?」

我點點頭,或許,就像是送給朋友平安符一樣,只是蕾菲亞娜用自己的方式來表達,即使如此,我也會好好記住她所說的真名,就像是好好保存朋友送的平安符一樣。

不喜歡給別的精靈看到她的笑容,也不喜歡給別的精靈知道她的全名,無所謂,每個人都有每個人自己的怪癖,我倒是不怎麼介意。

「離天亮還好一陣子,再睡一會,白天還有任務。」

「好的,謝謝妳,打擾到妳真抱歉。」

蕾菲亞娜點了點頭,起身,悄悄把自己的被褥給搬過來,睡在我的身邊。

「小蕾!?」

「我是擔心你又做惡夢。再吵就『堵住』你的嘴。」

說完,無視一切悶頭就睡,不過,她並不像艾莉絲那樣貼著,而是隔了一點距離。

對手是蕾菲亞娜,無法抵抗的溫柔與要脅,再爭下去也是輸,而且明白她是在擔心,我默默認可,剛剛的惡夢,也讓我心頭有點累,不可否認,她的溫柔舉止,確實讓我穩定下來。

——小蕾很擅長對付我吶。

小聲嘀咕著,打算再睡,側頭看看艾莉絲,稚氣的睡臉,讓我感覺很安心,「呼~幸好妳沒事,謝天謝地。」

在另外一種意義上,我挺擔心蕾菲亞娜睡在我身邊。

食材是衛士隊帶上山的,但是今早,衛士們一個接著一個向蕾菲亞娜道謝。

「真好吃,太厲害了。」

「從來沒想到公家麵包竟然那麼好吃。」

「這湯好特別,有口感味道又好。」

「請問這個有在賣嗎?」

「太感動了,這輩子第一次吃到的美味。」

蕾菲亞娜只是準備了兩樣東西,一個是塗麵包用的沙拉醬,一個是甜玉米濃湯,這兩樣都是我傳授的人類世界料理。

我、艾莉絲與阿達夫斯一起吃早餐,衛士們對早餐的驚嘆,我們也都聽見了。

「有這等手藝,梅竹劍廬遲早聲名遠播。」

蕾菲亞娜剛好結束忙碌,也過來一起共餐,聽到阿達夫斯的讚美,回說:「這是主人的家鄉料理,我只是照做。」

艾莉絲:「蕾菲亞娜不但做得像樣,而且還是我吃過最好吃的。」

「我只是說個大概,沒想到她真的能做出來,沒有天分是辦不到的。」

阿達夫斯笑著:「本來以為這次出任務是個苦差事,現在想想,還好有來呀!」

我放下吃了一半的麵包:「今天要麻煩阿達夫斯君照顧小艾和蕾菲亞娜。我打算單獨進入森林。」

艾莉絲和蕾菲亞娜一聽都蹙著眉瞪著我,看起來很不滿意呀~

「我也要去!」艾莉絲的嬌嗔早在意料中。

「別這樣,昨天才掉進湖裡,至少今天讓身體休息一下。」

「我又沒事,我想跟著嘛。」

蕾菲亞娜明理,改變態度幫我哄著:「雖然沒事,休養還是需要的,萬一妳受寒生病,在這山上可就麻煩了。我陪小艾在附近走走,說不定還能遇到雪狐哦。」

「我打算用最快速把森林跑過一遍,如果小艾跟著,一天是跑不完的。我答應,如果接下來如果不需要趕時間,我一定帶上妳,好嗎?」

跑過一遍的主要目的是趁早熟悉整個區域,次要目的是把危區域記錄下來,之後帶著艾莉絲時,可以儘量避開。

艾莉絲:「好吧,可不許騙我哦!」

「怎麼會?我不是妳的羈絆者嗎?小蕾,就麻煩妳陪著小艾。」

蕾菲亞娜點點頭:「交給我吧!」

阿達夫斯:「我讓奧卡帶著閣下夫人和蕾菲亞娜小姐,到高弦湖上面的瀑布區,那兒風景優美,距離山屋也不遠。」

艾莉絲:「謝謝阿達夫斯君。小修~你自己也要小心點。」

「我中午過後就回來。」

蕾菲亞娜:「如果遇到難纏的危險,請呼喚小蕾……和小艾的名字,我們就會知道。」

我想起昨晚蕾菲亞娜所說的真名,點點頭,她大概不好意思只交代呼喚自己的名字,硬是把艾莉絲給加了進去。

阿達夫斯:「呼喚名字?蕾菲亞娜小姐會特異功能?」

蕾菲亞娜:「是我家鄉的傳說,只要呼喚名字,女僕就會飛到主人身邊。」

語畢,除了蕾菲亞娜一臉認真,其他三個都笑了起來,我和阿達夫斯以為她是開玩笑,艾莉絲則是為了她的說法而笑。

艾莉絲抱著蕾菲亞娜的手臂:「我家的女僕是全世界最強的。」

阿達夫斯也笑著說:「吃過蕾菲亞娜小姐的早餐之後,我相信她是『最強女僕』。」

我為了讓她們安心,不拂好意:「只要遇到危險,我就呼喚小艾和小蕾的名字。」

「要叫大聲一點才行哦。」艾莉絲叮嚀著。

「如果主人忘記,就要接受懲罰。」蕾菲亞娜威脅著。

「呃?要求真多,還要大聲叫,那個懲罰又是什麼東西啦?」

蕾菲亞娜眨了眨眼故作思考狀:「我還沒想到,比如把嘴巴堵住之類的吧。」

「行了,行了,我絕對不會忘記的。」

我想起半夜,蕾菲亞娜威脅用嘴巴來『堵住』的事,趕緊答應矇混過去。

我——蕾菲亞娜,送小修出門沒多久,小艾就開始坐立不安,真容易懂,我看過最依賴羈絆者的精靈就是小艾,或許年紀還小也是原因之一。

我對誓約者的依賴不遑多讓,所以也沒資格笑她,但是如果有必要,我隨時都能透過御龍寶劍得悉小修的位置。

我向阿達夫斯取得同意,帶著小艾穿上大衣,一同外出在附近散心。

高弦湖,環山視野如詩似畫,甚是感動,冬雪掩蓋的白淨大地,有著陽光照射,更加適合遊賞。

奧卡陪同一旁,不斷訴說高弦湖的各種傳說,不少登山精靈被傳說吸引而到此一遊,甚至有許多兩心互許的精靈,特地來此締結為羈絆者,我和小艾靜靜聽著,走在後方的是腰佩雙劍的帕林薩副隊長。

奧卡是狩獵精靈,阿達夫斯特別加派習於戰鬥的帕林薩作為護衛,經過昨天的意外之後,阿達夫斯更加謹慎應對,不敢掉以輕心。

沒多久,一干精靈便到達瀑布區。

奧卡指著前方:「這裡在地圖上寫的是高弦瀑布,事實上,有很多精靈管它叫做『定情瀑布』,傳說在瀑布下締結靈線,就會幸福一輩子。」

我和小艾聽了都好感動,可惜我們都已經締結過靈線,無法期待只能羨慕。

「閣下夫人,蕾菲亞娜小姐,這裡是安全區,四處走動沒關係,我和帕林薩會負責守望,請不要站在冰柱會掉落的位置,至於那個冰原……」說到最後,奧卡態度扭捏。

「雖然冰原看起來安全,不過,我們不會到那裡去的。」小艾知道奧卡擔心重蹈覆轍。

「真抱歉!為了讓修閣下安心,我們希望保証夫人的安全。」

「我會配合的,謝謝奧卡先生。」

奧卡走到帕林薩身旁說了幾句話,兩個男精靈登上一塊視野最高最好的巨大石頭,打算在那上面警戒,好讓我們兩位少女盡情活動。

「小蕾,我第一次看到冰柱,好漂亮。」

目前是枯水期,瀑布並無流水,取代的,是一支支垂下來的冰柱,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瀑布區很寬,約有二百步距,整排的亮晶晶冰柱,非常壯觀,我和艾莉絲走在瀑布下,抬頭望著冰柱,彼此都興奮極了。

「原來湖水是從這個瀑布流進湖裡的。」我看著冰柱說道。

「冰柱後面的石塊很特別,都是黑色的。」小艾注意到那不是一般的石塊。

「聽說山上的黑色石塊,都是古代火山的熔岩。」

「小蕾不覺得奇怪嗎?為什麼這些黑色石塊也會閃閃發光呢?」

我也非常好奇,便找了一處安全所在,帶著小艾就近觀察,我們摸了摸石塊表面,不禁相視而笑,原來理由是如此簡單。

小艾:「真沒想到,原來是覆蓋了一層薄冰,太陽照射下才閃閃發光。」

「我們好幸運,要不是雪季,也沒辦法看到這樣的奇景。」

「可惜,還以為是黑色寶石吶!」

我心裡想著,如果真的是寶石,大概早就被撿光了。

「這裡好美,真希望小修也在這裡。」才聊沒幾句,小艾又開始掛念羈絆者。

「真是愛操心,小艾要有點信心啊!」

「總是會想著。小蕾,妳不是能掌握小修的行蹤嗎?」

「只要小修帶著寶劍,我就能感應到,妳不會是要我這麼做吧?」

「抱歉,我以為妳的風能隨時跟在他身邊。」

「有點遠,沒辦法哦。」

「算了,今天只能乖乖等他回來。」

「就是這樣,而且也交代過小修,遇到危險就呼喚名字,我聽得見的。」

「就怕他傻傻當是玩笑,真遇上危險就忘了。如果他知道妳是靈龍,肯定不會懷疑。」

「妳希望讓小修知道我的身份?如果非要告訴小修,我也不會怪小艾的。」

「對不起,我只是自私。」

「不,我知道妳很關心才會這麼說,相信我,我和妳一樣擔心他,真的。」

「嗯,畢竟也是你的誓約者。」

「萬一他受傷了,我也會立刻知道。」

「對,小蕾還能幫小修承擔傷害。」

「就是這樣,我答應小艾,如果有必要說出身份,到時候我絕對不會猶豫。」

「好的,我們暫且先保守祕密吧。」

「相信他吧!小修有膽識,劍術卓越,還有寶劍護身,大抵上應該沒問題。」

「也是,他現在可厲害了,比我更能適應陌生地方,我只會哭哭啼啼的。」

「哈哈~沒的事,小修需要妳才撐得下去哦!昨晚他做了惡夢,還冒冷汗。」

小艾露出擔憂的臉色,有點意外:「小修……怎麼回事?」

「他夢見妳受到攻擊被抓走,一直說著夢話。」

「啊!我完全不知道有這回事,小蕾真的好敏感。」

「別忘了,我能感應到小修的情緒,他在惡夢裡恐懼著,就因為這樣我就醒了,先到他旁邊看著,他正要大叫出聲,就被我阻止。」

「因為我被抓走嗎?」

「我猜,是昨天小艾掉進湖裡,他很懊惱沒辦法救妳,心生恐懼才會做惡夢。」

小艾說不出話,沒想到因為自己的原因,讓小修做了惡夢。

「所以啊!彼此在乎對方不是不好,但是要多給對方一點信任。」

「原來是這樣,我有點懂了。」

「而且,小修很強,他今天想做的事,我們跟著只會拖累。」

「難怪今天早上……」

我對小艾點點頭,她的表情總算轉為輕鬆。

比起一般精靈術士,小艾並不弱。

弓術非常高超,就算是劍士,也沒幾個能射得比她更遠更準,學會的咒術種類還不算多,但咒術基礎與潛藏靈力卻是十分優秀,如果考慮到十六歲的年紀,小艾的表現已經是太過亮眼,真不愧是昔日的公主大人,遲早她都會具備靈術士資格。

嚴格來說,還未成年的小艾,現在應該好好享受『童年時光』才對!

「如果小修回來,發現我們一直愁眉苦臉,我想,他一定會過意不去。如果和小修立場交換,妳一定也不希望他愁眉苦臉吧?」

「小蕾我明白了,所以啊~我們好好欣賞這兒的雪湖美景,快快樂樂的等小修回來,再把這兒看到的全部都告訴他。」

「呵~對啊!就該這樣,如果他知道我們很開心,肯定也會安心的。」

小艾一把抱住我:「小蕾,謝謝妳,有妳真好。」

我也回抱著她:「小艾是小修的羈絆者,我也有義務要照顧妳喲。」

「小蕾……」

「誒?」

「妳變得不太一樣。」

「怎麼突然說這個?」

「以前妳都不管其他精靈的事,現在居然會幫衛士準備早餐。」

「他們自己擠在一樓,把整個二樓都讓給我們,我幫忙是回饋,再說,這麼做他們肯定對小修很有好感,也會羨慕小修。」

「嘿~說來說去,還不都是為了小修。」

「本當如此,小修是我的誓約主人嘛!——妳看那邊,有野兔哦,我們去找牠們玩,小艾也喜歡吧?」

「我也很想,可是一接近牠們就跑,還會嚇著牠們。」

「呵~妳忘了我是誰嗎?」我催動靈力,眼睛泛起淡淡紅光。

「哈哈~真的,我又忘了,風之靈龍~拜託妳了。」

我能夠以靈龍的能力馴服許多動物,小野兔算是簡單的,很快地,善良的小艾和野兔們也成為好朋友,和平共處。

初次相遇就能夠輕鬆取得野兔的信任,還能玩在一起,坐在大石頭頂的兩位男性精靈驚訝不已,不解地看著我們。

高弦湖北森林區,我——南宮修正在執行搜索任務,尋找一名不回家的老精靈。

我穿著雪靴,這個有點像是皮靴加上稍大的軟木底,是搜索隊帶來的好東西,走起雪地上不比雪板安穩,但是行動卻靈活多了,雪板只適合在雪地行走,雪靴還能在草地、石塊或一般步道上活動。

即使催動狂暴術,移動速度仍然比預料的慢,我依著自己劃分小區的簡略地圖,利用索敵術,逐個小區搜索,整個森林區域,是老城主最有可能的棲身之地,如果城務廳的資料沒錯,岩盤地區難以久居,住的地方不說,離可狩獵的地方太遠,食物取得會有很大的問題,老城主精明幹練,不至於會冒這種險。

在路上就已發現,低溫對索敵範圍影響很大,逼得我必須縮小間隔,才能滴水不漏仔細調查,看看太陽的位置,將屆午時,最多就只能再搜索兩個小時。

順帶一說,我今天根本就是來雪地變相特訓,因為趕著時間,不斷在雪地裡急奔,在林木之間跳上躍下,就算有雪靴,也著實摔了好幾回,幸好全身包得緊,並未受傷,拜此所賜,總算也熟悉雪地的活動模式。

地圖上所有註記『X』的地點,是有精靈回報看見或遇見老城主的位置,我都會特別駐足觀察,甚至連樹屋的可能性都考慮到。

幾乎探查過所有地區,索敵反應有野兔、山鼠、雪狐,甚至還發現了冰熊,就是沒有精靈的反應。

仔細思考著,魯莽亂找不是辦法,那麼,老城主會怎麼想呢?

我不認為老城主會住在註記『X』的周圍,因為刻意避開搜索,不可能會在住處附近輕易露臉,反過來說,一旦老城主露了臉,表示他認為那裡不會有被發現住處的可能。

但是『X』幾乎遍佈整個森林,難道?不住在森林裡?如果在硬岩上築屋,很容易就被看見,那種程度,城務廳不可能找不到,目視所及,哪裡能夠離食物不遠,又能夠居住?對了,還得避開野獸的夜間襲擊!不可能一整年睡覺都要提心吊膽吧?

原本還以為會是以樹屋形式,住在隱密的大樹之間,不過,冬天落葉,加上下雪,應該是很容易看見的,自己也有認真的往這個考量搜索,仍然一無所獲。

太狡滑啦!這樣下去,想碰上老城主,完全就是靠運氣,就算有艾莉絲和蕾菲亞娜陪著我,我也不想一直住在山頂上啊!

一想到兩位少女,不自覺想起昨晚睡在她們中間,好像也不錯,不禁臉紅了起來——

天啊!我在胡思亂想什麼啦~

難道——是因為找不到老城主在自暴自棄嗎?

拉下臉罩迎著風,試著冷卻胡思亂想——好冷呀!

脫下手套,用溫暖手心磨蹭冰冷的臉頰,大衣內有制溫石晶,臉罩卻沒有這功能。

我找塊大石頭坐下,再次取出地圖重新思考策略——

咦?有個反應,索敵術感應到約二百公尺外有生命體,距離過遠還無法確認是什麼存在,之所以讓我好奇,是因為這個反應進入索敵範圍沒多久之後,便不再移動,似是等待,又似是觀察,總之,如果是普通動物,沒道理停滯不動,除非大白天就地而睡。

除了探查,沒有其他選項,心意既定,我把地圖收回口袋,重新戴好臉罩,將保暖手套換上蜥皮護手套。

露指蜥皮護手套幾乎沒有保暖性,考慮到可能會用上寶劍,必須先換上。

再次發動狂暴,朝著反應方向前去,以不發出聲響的步伐前進……

我驚訝了,因為才走廿餘步,這反應就朝我右前方離去。

——發現我嗎?

我一動對方就動,疑心大起,朝著索敵反應方向看去,太遠,無法目視,盡是樹林遮避,對方同樣無法用鷹眼術鎖定我,因此,可以假設對方擁有與我程度相當的索敵能力。

我開始加速追奔,持續注意索敵反應,果然對方也在加速。

——好快!

速度不相上下,絕對不是一般動物,雖然不敢自滿,但是我對自己的狂暴術很有信心。

如同遇上稀有獵物,棋逢敵手令我興奮莫名。

——老城主嗎?就不信追不上。

左手姆指按住寶劍上的太陽寶石,發動龍行術,狂暴術立刻被取代。

我逐漸熟悉寶劍的使用技巧,只要皮膚與寶石接觸,不必取出寶劍就能發動劍咒。

經過一陣子追逐,我有自信能夠追的上,不管對方是誰,頂多再幾分鐘就能明白。

以龍行術繼續提速直追,我越來越確信那就是老城主的速度,機率很高。

——真是的,就不能乖乖等我嘛!

在樹林的狹縫之中,我瞄到目標一眼,是白色大衣的精靈,能兩條腿站著跑的,肯定是精靈,才只是一眼,對方身影再度被樹林擋住。

無所謂,索敵範圍內你也跑不了,最好今天就把工作辦完,趕緊回去泡溫泉!

我露出笑意,猶如盯住已經被我逮住的獵物。

但是——就在只差一百公尺就能追到的距離時,反應消失。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不知道是誰發明這句話,我痛恨你~

不曾有過的現象,令笑意頓時化為愕然大驚,目標並非遠離,確實是『反應消失』。

說放棄還太早,我繼續往反應消失的地點奔去。

映入眼簾之中,是一片黑色石林陣,我早就知道也不意外石林的存在,真正讓我驚訝的,是索敵反應消失在這個地方。

我用力一蹬,沿著一根一根的黑色石柱順勢躍上最高的石頂,在石頂最高處可以看見整個石林陣,半個足球場大,有著大大小小的高直石柱,下方是蜿蜒似迷宮的通道,除了這個石林陣稍許大些,與其他石林相較並無特別。

不死心,閉上眼專注著索敵,只有一些小動物的反應,完全沒有我想找的目標。

看看太陽位置,還有一點時間,我開始在通道裡四處鑽著,試圖找出一些線索,思考所有可能,或許有山洞,或許有深淵,或許——

深淵?情不自禁打個寒顫,萬一又掉進去,真不知道該怎麼對艾莉絲交代。

小心移動著,搜索整個石林陣,我非常確定索敵反應就是在此消失。

太陽已到最高處,我嘆了口氣,必須回去,再來就會起大霧,不但難以搜索,還可能會找不到地標,迷失回去的方向。

抱著失落的心情,無奈地取出地圖,確認是東石林陣無誤,然後啟程趕回湖泮山屋。

已過中午兩個小時左右,山屋之中,阿達夫斯、奧卡與寫著筆記的帕林薩,坐在我的對面,聽著我報告整個追逐的情況,艾莉絲坐在我的左邊,右邊是蕾菲亞娜,她端著一碗熱湯正在幫忙吹涼。

我花了點時間向艾莉絲道歉,因為回來之前就起了大霧,她局促不安地在門口等著。

「第一次發生這種情形,索敵反應消失什麼的。」

我搖著頭,直到現在仍然難以相信,居然會丟失疑似老城主的蹤跡。

沈默著——

不過,並不是只有我自己疑惑,在座諸位全都是百思莫解的表情。

我問阿達夫斯:「以前的報告有提到索敵反應突然消失這種事嗎?」

「完全沒有,老城主索敵很強,若不是找不到,就是找到了也追不上,以前找老城主得靠鷹眼術,至於索敵反應突然消失……也只有閣下碰到過。」

帕林薩停筆提問:「能確認是老城主嗎?」

阿達夫斯:「先不管是否看到面貌,如果閣下確定對方是精靈,在這種天氣下索敵有四百步,速度還能匹敵閣下,除了老城主,真不知還有誰能辦得到。」

我知道帕林薩不敢貿然寫下『老城主』在報告書裡,便說:「你就寫疑似老城主。儘管可能性非常高,也不能否定是其他厲害精靈的存在。我們在私底下,暫時以老城主來做討論。」

「是,依閣下之意。」帕林薩繼續寫著報告,副隊長的他,也負責紀錄日誌。

蕾菲亞娜啜了一小口試溫度,點著頭把湯碗端給我:「這熱湯可以喝了。」

「嗯,謝謝妳,小蕾!」

對面三個男精靈似乎對蕾菲亞娜的細心體貼很訝異,她本人卻完全無視,一臉認真貼心百分百,我已經越來越習慣這種『很超過』的女僕服侍,心中暗嘆,真難為情!

這三個男精靈又轉頭看向艾莉絲,似乎擔心她會吃女僕的醋,艾莉絲卻是瞇著眼對我笑嘻嘻,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這讓對面三個精靈更傻了眼。

一個無視,一個耍賴,當她倆統一戰線時,我是多說無益,當作沒事自顧喝起熱湯。

才喝完湯,蕾菲亞娜立刻把空碗接走,拿著手帕突襲似地就來擦嘴,速度之快,完全不及閃躲,我又是乖乖就範。

這下完了~傳出去不知道會變什麼樣子,以前只有私下比較親密,我睜隻眼閉隻眼就算了,現在的她,不管在哪裡都是旁若無人,真的是無敵女僕,但她是真心相待,我實在沒辦法責怪。

不對,她根本就是抓牢了我的個性,完全無法逃開。

我咳了兩聲,趕緊把對面三個傻眼精靈的注意力拉回來:「我確實是看見穿著白色大衣的精靈,一發現我追過去,就立刻逃跑,如果不是『不想被找到的老城主』,就是『做了壞事躲藏山上的通緝犯』,阿達夫斯君怎麼看?」

阿達夫斯沈思一會:「印象之中,並沒有這般身手的通緝犯。」

奧卡:「前幾次也是這樣,搜遍整個森林都找不著,恐怕,我們接近時就已經被鎖定,還沒能發現,老城主就已經先行躲開,只有安流爾斯閣下曾經鎖定過,也有確實看見,但是越追趕老城主離得越遠,終於再也追不上。」

我嘆了口氣:「大夥追那麼多次都沒辦法,我還只是個毛頭小子而已……」

奧卡:「閣下請聽在下一言,即使是安流爾斯閣下,也搜索近十天才有所得,閣下第一次探勘就有了頭緒,請勿枉自菲薄。」

艾莉絲提了個建議:「與其說老城主厲害,不如我們好好想想,究竟他是怎麼消失的?我感覺到,解開這個謎或許就不難找到。」

我點點頭同意:「姑且提個問題,可能很蠢——有什麼咒術可以讓一個精靈突然消失嗎?」

在座每個精靈都是搖搖頭。

「算了,大家別太認真,我這個問題果然很蠢。」

「如果往懸崖下跳也算消失的話……」艾莉絲把臉湊過來說著。

「啊……當時在石林裡,我還真想到有這個可能性,拚命找著哪裡有坑。」

「如果叔叔在就好了,他見識廣博,說不定會有好意見。」

我摸著黃金勳章上的石晶:「在這遙遠的山上,傳聲石晶也連絡不上吶。」

想不到有什麼可能性,看著對面三個苦思中的男性精靈,大概也靠不住了。

我打起精神:「現在大霧也出不去,今天休息吧!我打算明天一早再次搜索那個黑石林陣。總覺得在那裡有說不出的古怪。」

艾莉絲抱住我的手臂,我不必猜也知道她要耍任性:「我也一起去。」

蕾菲亞娜:「一起去吧,多幾個腦袋一起解謎,機會比較大。」

「有道理,我腦筋比較差,得靠妳們才行,不過老城主腳程很快,擔心妳們會跟不上,萬一他出現我得去追,那時候……」

聽到我的疑慮,阿達夫斯說:「閣下毋須擔心,雖然衛士受命不插手。但是我讓奧卡跟著,萬一閣下緊追老城主而去,夫人與小姐就由奧卡負責帶回來,這森林他最熟悉,對野獸的動向也很敏感。」

「我可以保証,絕對把閣下的兩位……兩位重要的少女帶回來。」

誒?兩位重要的少女,這個說法,好像沒什麼錯,但是感覺有點怪異……

我無暇他想,回道:「就拜託奧卡明天陪我們走一趟,謝謝!」

「閣下太客氣了,這是我……在下的職責。」奧卡是山野精靈,不太擅長文縐縐的禮語用辭,常會結巴。

蕾菲亞娜見大夥討論完畢,立刻起身,對著我行禮:「主人,請容小蕾告退,午餐馬上給您準備好!」

在外頭,蕾菲亞娜總是畢恭畢敬,不過,恭敬的程度也是~很超過。

「我去幫小蕾,等會我們三個一起吃。」艾莉絲說完就跟上蕾菲亞娜一起離開。

「咦?她們倆個還沒吃中餐嗎?」我疑惑地問著對面三個男性精靈。

奧卡:「夫人說,閣下正在努力執行任務,羈絆者沒有自己先吃的道理。」

帕林薩:「蕾菲亞娜小姐說,主人還沒回來,女僕沒有自己先吃的道理。」

阿達夫斯點點頭:「該怎麼說呢?羈絆者這樣,女僕也這樣,究竟是怎麼辦到的?……總之,真的非常佩服修閣下。」

旁邊的奧卡、帕林薩也跟著用力點頭:「我也是!」「真的好羨慕。」

「喂!喂!等等,你們佩服的方向也很有問題呀……」

突然之間,我感覺好累,是因為解除龍行術之後的疲倦嗎?

天色未暗,回首山屋,白霧繚繞,猶如海市蜃樓。

因為腦袋混沌想不出所以然,心頭納悶,所以才藉口到山屋外頭活動筋骨。

獨自思考著老城主消失之謎,正和我現在的處境一樣,如墜五里霧中。

我不斷專注索敵,檢視每個反應,我回憶老城主消失之際,其他生物的存在並未跟著消失,因此索敵術並非失效,而是對方用了什麼手段隱藏了自己。

因為執念在索敵,我注意到大門,走出來的是蕾菲亞娜,端著一杯熱茶遞給我。

「小修,外頭冷,我讓熱茶溫度高一些,小心燙著。」

「謝謝。在屋子裡等我就好,看妳斗篷也不穿就跑出來。」

我熱茶喝完,杯子還給她,蕾菲亞娜並沒有馬上回屋,我意識到她似乎有話要說,便脫下自己的斗篷套在她身上,她倒是沒有違逆安靜穿上。

「妳怎麼了?有事?」

「你把斗篷給我,自己不冷嗎?」

又來了,無視我的問題,公開場合她絕不會如此,私下就不一樣,似乎只關切最重要的事,然後忽略其他小問題,本以為只是個性惡劣,相處久了才發現自己想錯了。

「狂暴術發動著,這種程度,一時三刻沒問題。」

「真溫柔哦!」甜甜一笑,明明在山屋裡總是擺張木臉。

「不是溫柔,在我的家鄉,把這種行為叫做『紳士』,男生本來就應該對女生如此。」

「不管怎麼說,不可能每個男生,都是這麼『紳士』吧?」

「就算不是這樣,妳端茶給我,我借斗篷給妳,也是一種回報。」

「小修天生就是吃虧的性格。」

「對妳和小艾,多吃點虧倒是無所謂。妳這麼跑出來,小艾呢?」

「她正在和衛士們說著精靈王慶典的各種節目哦,我有告訴她要來找你。」

真意外,超黏人的艾莉絲居然沒跟著來,或許正說在興頭上吧。

「找我,所以有事?」

「沒事,只是想來幫忙。」

「原來如此,熱茶是順便。」

「不,那是女僕的主要工作,幫忙才是順便。」

看她一臉認真,我笑了出來:「呵~謝謝妳,不管有意無意,總之我現在輕鬆了些。」

我走回山屋門旁的長椅坐下,這裡有屋簷可以擋雪。

看我留了位置,蕾菲亞娜也跟過來坐在一邊:「一直在想老城主消失的原因嗎?」

「沒錯!但是,我確定索敵術沒有問題……應該吧!」

畢竟還是精靈世界的菜鳥,我不敢直接把話說死。

「小修~你有好好地記得昨天高弦湖的事嗎?」

側頭看著她,又是一臉嚴肅,我反倒有點畏縮……下意識想起她和艾莉絲裸體的事,誒~我該怎麼回答呢?

被盯住等著答案不好受,我低著頭小聲回答:「這個……那時候是意外,我不是故意看到那……那個身體,小蕾別擔心,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真的,就當作沒那回事……吧?」

蕾菲亞娜瞇著眼微笑,往我身邊靠過來:「看來小修有好好記住哦!可是,不但連個小小讚美都沒有,還想當作沒事,好過份。」

過份的是她,這麼緊貼過來還盯著瞧,就像是抓住獵物還不給逃走一樣。

我別過頭不敢直視,非常小聲的說:「小蕾……身體……很美——是真的!」

她硬是將我頭扶轉回去,身軀嬌小,給我的壓力倒是挺大的。

「這樣就對了。不過~我不是在問這個喲。」

「哈——」

「我問的是小艾掉進湖裡時,和我跳進湖裡時的事?」

原來是我自作多情?

我轉個念試著回想:「這樣啊!那時候……我心裡急的不得了,很擔心,直到妳抱著小艾浮出水面,我才稍為鬆口氣。」

「浮出水面才鬆口氣?就算在水底,小修也該知道我們的情況吧?」

「就是沒辦法知道才會擔心啊!」

「為什麼會沒辦法?」

「因為索敵……誒——」

蕾菲亞娜又微笑,她在引導我明白索敵反應為什麼會消失的原因。

我兩手一拍:「原來如此,寒冷過頭反應就會消失,那時候,我就是無法鎖定妳們的位置,所以才特別著急。」

見我想通,蕾菲亞娜仍然保持著微笑不語看著我。

「原來小蕾是想要告訴我這一點,謝謝妳!」

「不客氣,不過小修最先想起來的,居然是我們的裸身,回去我要告訴小艾。」

「不要啊!對不起,對不起,又不是故意的,讓我做點事補償可以嗎?」

可惡~明明有誤導我的嫌疑,這回又是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

「呵~小修別在意,我開玩笑的,至於補償?等我想到再說。」

「終究還是要謝謝妳,不但救了小艾,又幫忙我想答案,咦?小蕾早就知道對吧?剛剛討論時怎麼不說。」

蕾菲亞娜又回復一臉認真:「三個原因,第一,公開場合,女僕一旁安靜服侍就好,插嘴不宜,第二,如果小修當場想起我們的裸身,恐怕會很害羞,至於第三點——」

「女僕什麼的就別在意,我害羞是因為妳的問法太奇怪,那第三點又是什麼?」

「在山上太無聊,想找點有趣的事玩玩。」

「有趣?啊……小蕾從一開始就在捉弄我!」

終於明白小魔靈的意圖,我頓時虛脫無力。

「怎麼會?只是想知道小修是否忘記重要的事,生氣了嗎?」

「才不會,我已經習慣了,無論如何,也絕不會對妳們生氣。」

蕾菲亞娜站了起來,脫下斗篷套回到我身上,還幫忙拍落頭上的雪花,說道:「不愧是我挑選的主人。外頭冷,你也別太晚回來,小艾還等著你。」

「知道了,再一會就進去。」

蕾菲亞娜轉身到門口準備開門,我叫住她。

「小蕾——」

「?」她回頭看著我。

「謝謝妳,我心情好多了。」

「都說過了~我又不是故意讓你看見裸身,你不需要道謝哦!」

不等回話,蕾菲亞娜開門進屋去了,我又被擺弄一道!

不過,她終究承認被看見裸身是重要的事,並非毫不在意。

而且,她似乎知道我心情不好,這麼一鬧,不但點破盲點,心情也舒暢許多。

先不提喜歡捉弄我,蕾菲亞娜的存在感與重要性都是與日俱增。

家中上下打點無可挑剔,對外聯繫行程安排合理適當,

如果沒有她,我和艾莉絲大概會亂成一團吧!

艾莉絲甚至把金錢都交給蕾菲亞娜管理,信任度如同親姐妹一般,

只要有外人在,總是恭敬謹慎,服侍無微不至,大大提升自家主人的地位,

不知何時,她在公開場合大都使用『主人』代替『小修閣下』,精靈使用主人一詞雖然少見,也不是不行,我問過她原因——

『因為全天下就只有我能叫小修是~主人!』

我曾經認為這是階級陋規的代名詞,她卻因為能夠獨佔而驕傲開心。

一而再地冒險拯救我和艾莉絲,該說我要報答才對,她總說是女僕應當的工作。

當我不在時,她會暫時抛下一切,陪伴艾莉絲寸步不離。

當艾莉絲無法陪伴我時,她像是替代緊跟在我身邊。

甚至我煩惱時,她總是明白似地,適時出現來打氣改變氣氛。

總是以嚴肅表情來掩蓋花容月貌,用女僕服來掩飾姣好身材。

最能夠與我以人類的方式互動,除了小艾,就是蕾菲亞娜,這並不是她的本性,她是為了我而作改變!

在布羅倪城外,雖然不知道是怎麼辦到的,她確實獨自撂倒一名劍士。

『最強女僕』——仔細推敲,果然是一點兒都沒錯!

*您的赏赐是作者的动力
亲,打赏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