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找来救援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14 10:53:16pm

奇幻·玄幻


“放开我……呜呜……放开我……”

端木楚仁当下是怕得哭了出来,眼泪都掉了下来,看着实在很可怜,但他们都救不了被当成人质而被抓住的他。最为焦急的,莫过于端木蔚礼,毕竟被抓的人可是唯一最能够亲近他的侄子。

一副胜券在握的祝舟歌笑得更加变态,他还故意用长着尖利指甲的手,在端木楚仁的脖子上轻轻一划,一道血痕便在脖子上形成,血甚至缓缓滴落。

沉默地看着祝舟歌的所作所为,司湫语自然而然的也会感到愤怒。然而他根本拿祝舟歌没有办法,他恶狠狠地瞪着他,脑海里闪过对付他的无数方法,无奈哪个都用不着,因为他的攻击很有可能会伤及端木楚仁。

再怎么样都好,他都不可以波及端木楚仁。

这个时候,若是谭楚唯还在的话,那该有多好?毕竟,他的天赋冰蓝六瓣雪晶可以制造空隙。

“这样吧,我们把端木溆萍给找过来,你就放了楚仁。”司湫语灵机一动,想到了这么一个方法。

先把对方骗住,再伺机偷袭。

祝舟歌微微眯着眼睛,呵呵一笑。

他的表情让人实在看不出究竟他的心情是如何的。

“你觉得,我有这么容易被骗么?端木溆萍那自私的女人,只会为了保命而牺牲自己的儿子。”祝舟歌果然不这么容易上当,他甚至抓紧了端木楚仁的右胳膊,指甲都插入肉里,鲜血直流。

“混账!!你竟敢弄伤他!!”端木蔚礼当场发飙,几乎把他们都给吓了一跳。

司湫语着实被端木蔚礼给吓了一跳,但也不忘拦住他不让他冲过去。要知道,眼前这个黑妖精非同小可,人类恐怕拿他没办法。

皱着眉努力思考到底还有什么方法可以让祝舟歌分身,可以制造空隙把人给救出来的当儿,司湫语突然想起了某个人,二话不说立即掏出通讯器。虽然也可以使用手机,但无奈的是对方没有手机这玩意儿。

过没多久,通讯器便接通,然而负责接听的人并非通讯器的主人。

“黑妖精,速来救援。”

短短七个字,一说完司湫语秒挂。他不能让祝舟歌发现自己联络了谁过来帮忙,深怕祝舟歌会抓狂然后伤害无辜的端木楚仁。

其实他们都很紧张,更是想要帮忙把人救回来,无奈人质在手,实在难以救下。

“就算你通知分协会派救援过来,也依然伤不了我。”祝舟歌哈哈大笑,抓着端木楚仁不断地往前靠近他们,逼迫他们也往后倒退起来。

“是吗?原来我也伤不了你啊,祝舟歌。哦不,应该说……深渊崇拜者,黑妖精叛族者——舟盖维迪尤。”

不属于在场的他们的声音,来自不知处响起。转眼间,两道身影像是划破空间般地走出来,走在最前面,笑得很灿烂,又心胆俱裂的少年无论是谁都认识。

尤其非人类种族都晓得他是谁。

宣清凛。

一个,不是人类却比起人类更像是人类的特殊存在。

总是自称二十四岁,是见习初级一阶术士,但实际上实力不明,不能升阶级的“特殊”术士。

祝舟歌惊得都松开了手,端木楚仁立刻从他身边逃离开来,跑着回到端木蔚礼身边,紧紧抱着端木蔚礼的腰,仍然瑟瑟发抖。

对于得手的人质跑了的这件事无动于衷,所有心神都被宣清凛夺走,因过度恐惧而无法动弹的祝舟歌脚像是生了根。

跑不了……他跑不了……

“果然会怕你呢。”司湫语好笑地看着怕得要死的祝舟歌。

“喂喂,你这句话不对吧……要是不怕我,那么就惨了哟。”宣清凛俏皮一笑,没让柯水竹跟自己走上前。

于是柯水竹默默地退到司湫语身边,并跟他低语了什么,司湫语脸色瞬间变了,脸上更浮现出担忧的神色。

柯水竹告诉他,宣清凛现在是处于盛怒状态,不过他愤怒的时候实在难以看得出他到底是否在生气。

只是……到底是何方神圣触怒了基本上不会发怒的宣清凛?

司湫语以眼神询问柯水竹,而柯水竹也无声地回答他两个字——“深渊”。

“凛……呜哇?!”司湫语刚想开口叫住宣清凛想让他别那么冲动之时地面上不知怎么的突然有如同蛇形状的奇怪黑色物体破土而出,卷住了他的四肢,把他给拖走。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离他最近的柯水竹和端木蔚礼以及端木楚仁都来不及抓住他。

宣清凛和祝舟歌也同时看了过去,脸上满是惊讶,不过祝舟歌倒是一脸的高兴。他趁着宣清凛不注意的当儿,迅速消失,让宣清凛也没办法做什么。

当务之急,就是先救司湫语。

无论如何都好,救司湫语就是首要任务!

话说被拖走的司湫语眨眼间就被拖到暗黑的洞里,还狠狠地被甩在地上,脑袋都磕着了。

他摸摸发疼的前额,很想抓住那黑色物体胖揍一顿。无奈他的视线完全受到阻碍,根本看不清楚。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鬼情况?”司湫语很烦躁,因为祝舟歌的事情还没解决好他就被捉走,这真的太过出乎预料了啦!

“主人想要你。”祝舟歌的声音从黑暗之中响起。

司湫语此时也感觉到了祝舟歌的气息距离自己相当的近。他想也不想就张开银色屏障,可是在这地方,他的力量几乎被压制,屏障即使张开了,也只有一半的作用。

轻而易举就被打破的银色屏障形成零星般的碎片飘散开来,司湫语一阵眩晕,却死死撑着不让自己昏过去。

不行……不能在这种时候倒下!

“滚开……你这个……变态!”司湫语费劲儿地骂道,他的力量逐渐被压制,让他很不舒服。

完全不受他的言语影响,祝舟歌依然缓缓地接触司湫语。

知道自己没法阻止祝舟歌接触自己的司湫语虽然很不愿意,也不想要用这个不应该使用的危险招式。

与术式截然不同,属于真神——时之神的时之阵逐渐形成,银色光点四散。

象征时之神的钟也开始转动,许久不曾再见到的时之轮盘更是直接具象化,跟时之神的钟一起转动,银芒照耀暗黑的洞口,更刺眼得令祝舟歌不由发出惨叫声。

司湫语就在钟与轮盘之下。

“小语,等一下!!不要!!”第一个赶上,找到了司湫语的石豕妖王大声叫道,想要阻止即将发生的大事件。

攻击眼看就快完成,到底,石豕妖王能否阻止司湫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