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LIV - XLIV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8-15 7:36:27am

其他·同人


怎么办?

我早上好像说错了什么,小依这一整天看起来有点闷闷不乐的。是生气了吗?生气我说她写的剧本太过于简单吗?

虽然说那剧本确实很简单,认真看的话不花几分钟就能看出来犯人是谁。说真的,被委托准备道具,到最后落荒而逃的话为什么会把背包留在那里啊?一般来说不都直接背着跑的吗?

虽,虽然是这么说,但我绝对不是贬低她的意思!

啊……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刚到事务所就被赶到二楼的我蹲在沙发旁,看着原本躺着的小宝宝翻过来。话说回来老师他们好像是前几天才给名字的,是什么来着……

“娜资。”

“是!”

老师的声音突然在我身后响起,吓了我一大跳。

我站起来转过身,发现老师一脸疑惑地看着我。也是,从上来的时候开始就一直蹲着看婴儿……所以说老师是从一开始就看着的吗!

“反应那么大干嘛?”

“没,没什么。”

好尴尬……

“跟我来,有东西要妳帮忙。”老师吩咐道。

“诶?”

“话剧,服装,妳不会忘了你们要出演吧?”老师说。

原来如此。是要我帮忙准备服饰的意思吗?我是觉得家居服就可以了,简单,不会花俏,肯定不会违反学校的衣着规则。

“家居服不行吗?”我这么问道。先问清楚才行动会比较好,如果准备好了的话才发现其实随便一件衣服就行的话就白费功夫了。

“如果妳有不要的衣服的话是可以这样的。”老师解释说,“因为那些污渍有点难洗掉。”

嗯,确实,如果沾到血的话应该很难清洗掉。是真的血的话倒没那么难,我爸时常会割到手指的关系所以很常会洗一些有血迹的衣服。

“不觉得这样很没有诚意吗?”灵珑在老师身后探出半个头不满意地说,“难得有机会让我们演,妳不觉得很浪费吗?”

浪费?

“别以为会买多好的衣服,都是些便宜到就算撕坏也没关系的。”老师训斥道。

原来是有这打算啊……这不就挪用公款了吗!这样不行的吧!

“别说那么多了,现在准备出门。”

然后我就被拖了出去。

为什么?我不知道。虽然说是要我帮忙,但服饰和装扮之类的我都不是很在行。自小就不怎么在意这方面的问题的我很显然的并不适合做这种事情。这种事情看一看我平时的装扮就知道了,朴素得不行啊,为什么还要找我做这种事啊?这种东西让灵珑一个人去处理说不定会更加快呢。

然而,我并不能说什么。既然已经分配好工作了那就好好执行吧,时间也不多了,这个时候抗议的话会拖慢整体进度的。

啊,说到进度……

“剧本那里怎么样?”我问。

“被我骂了一顿,现在应该不敢乱来。”

哦……诶?

“她们做了什么吗……”

怎么突然间就被骂了一顿?

“说什么要写一部悬疑剧让妳在演出当天当众人眼前推理,结果被我骂了。”老师说,“真是的,要是妳什么都说不出的话不就糟糕了吗?”

就这样所以被骂吗?感觉有点可怜啊……啊不对,为什么要这样?

“她们两个实在是太乱来了,今天赶不出来的话那该怎么办啊?”灵珑在一旁附和道,“虽然说之前有个导演和编剧用类似的手法拍了部电影,但也不想想人家那是什么级别的人物,就我们这种程度别说一个月了,就算是一年也写不出来啊。”

这么说也是有道理啦,但会不会太小看她们了?

“据说是听妳说剧本有点简单所以突发奇想的,说到底妳也有错哦。”

诶?诶!

突然之间就扯到我这里来了,这是什么意思啊?不对,灵珑说的有道理,要是我不批评的话就不会这样了不是吗?原来是我的错啊!

“对不起……”

“诶?我开玩笑的啦。”灵珑转过头来苦笑着说,“别在意啊。”

是这样的吗……

灵珑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原来小依她并不是生气,而是在思考着应该怎么写剧本啊。知道这个就够了,至少我们之间的关系没有闹僵。

只是她们需要更改剧本的起因确实是因为我的批评,如果我不多嘴说这些的话她们就没有必要那么赶了啊……

“而且我们也把格式弄错了,把剧本写成了短篇小说,本来就应该改。”灵珑继续说道。

虽然不是很懂,但两者之间有什么差别吗?大概没有吧,之前不是很流行把小说拍成电影还是电视剧的吗?这么说来应该是没有差别才对。

“别发呆了,我还要妳给意见的。”灵珑鼓起脸颊说道。

“我在这方面不是很在行……”

我来的话一定会搞砸的,一定会。

“服饰方面不是说在不在行的,而是说学问。”灵珑一副煞有其事地说,“就好像如果我们的世界观是十八世纪维多利亚时代的话,那妳多么在行也没用,因为现代的衣服和那个时代的衣服是不同的,不管妳怎么搭配都好就是会有一种违和感,知道吗?”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感觉很厉害……”

“不要误导人家啊!”老师训斥道。

这,这是误导啊……

对于服饰方面一窍不通好像有点吃亏,趁这个机会学一些也不是不行,是应该学的呢。

到了服饰店,简简单单挑了几件衣服付钱以后就走了,对此灵珑感到不是很高兴。为什么?我不知道。大概是因为没得乱来的关系吧……话说回来她在这种事情上好像特别在行,从踏出服饰店的那一刻就一直在和老师辩论,只是老师拥有绝对权力,没有人能反抗的了啊……

回到了事务所,推开木门,只看见灵凤一人正坐在那里双眼盯着手中的那一叠纸张看得入神。

“其他人呢?”老师问。

灵凤抬起头来,看见我们以后站起来说:“说是去准备道具,嘉盛把小依拖了出去。”

不,他们两个一起出门就绝对不只是准备道具而已。在那之后肯定会是到处去逛街的吧……

“孟德呢?”

“开溜了。”

真像他,遇上什么事情就开溜……但我也没办法说什么,虽然说是主席,但也只是挂名的而已,而且我也不好意思去谴责其他人,毕竟我自己好像也是什么也没做到。刚刚在服饰店里一点建议也没给出来,只能帮忙拿些东西让自己好过一些。

“剧本写出来了吗?”

“写好了,影印出来了,放在桌面上。”灵凤这么说着,看了我一眼,脸上突然浮现一种会让人心生畏惧的笑容。她走过来,抓起我的双手,说:“要不要在演出当天现场推理?”

诶?

灵凤刚说完就被老师敲了一下头。

“说了多少次,这样太冒险了,给我老老实实去演出。”

她们看起来好像并没有打消这个念头啊……要是这么做的话我肯定会紧张得什么都说不出的吧……而且压力也非常大……虽然说现在的压力也不小但至少我知道应该要做些什么,对吧?

这种事情实在是不适合我啊,站在台上,面对台下的那一大群观众……光是想象而已就让我非常紧张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