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时之真神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15 10:02:30am

奇幻·玄幻


时间的力量,对于万物都是一种致命的伤害或是救赎。然而情绪不稳定之下所使用的时间之力带来的绝对是毁灭,万物都受到了时间失控的影响,逐渐步向不该有的崩坏。

赶到现场的宣清凛第一时间就是打了个指响瞬间架起了结界保护在此的任何一个人、妖魔、仙,当然祝舟歌也被他保护起来,因为他不想看到司湫语犯下杀罪。

司湫语的眼睛完全变成了银色,眼白完全消失,瞳孔都看不见。

在他的精神世界里,司湫语躲在这里,不敢出去。他任由自己的力量暴走,任由自己失控,任由世界的时间失控毁掉整个世界。

痛苦的事情,他已经受够了。

凭什么他就非得承受这些苦痛?凭什么,他非得就是该死的时之神?为什么……为什么他最重要的人都不在他身边了?

司湫语茫然。他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会一味地重复他的悲观。

原本乐观的他忽然变成这样,令人感到有些心疼。

失落历史什么的,都见鬼去吧。

归还这种东西,根本就是受罪。

如果不是身负归还失落历史的这份众人,如果不是为了失落历史,那么谭楚唯就不会死,不会从他身边离去,甚至再也见不着!

他恨,他恨自己,也恨给予自己这份众人的自然法则。

时之神的恨意,非常恐怖,世界各地,每一个人,每一个妖魔,每一个仙,就连仅有的种族都被“时间”影响,痛苦到连死的心都有。

真要说有谁没有被影响到,那也就只有被宣清凛保护起来的司湫语的同伴们与祝舟歌、就在他身边的石豕妖王、远在天族那儿的繁枫黎、远在鸣术大学的风巽刻、远在某处的狼魔一族、远在若月城的迟明音、远在赛彭城的白皓敬,以及居住在鸣初城的谭楚唯双亲。

宣清凛不会被影响,纯粹是“身份”关系。

但不被影响的其余人,就另当别论。

至少,可以证实有些人与妖魔不会受到影响。同为失落家族后人的某四人是例外,狼魔一族纯粹是契约关系所以才会不被影响,至于谭楚唯的双亲……

“月白,你去过天族对吧?”宣清凛忽然开口问道。

“诶?去、去是去过啦,可是……”钥月白迟疑了起来。

“别可是了,现在立即去天族把繁枫黎带回来,只有他才有办法帮忙把小语带回来。”宣清凛不想亲手杀了司湫语,只好郑重地拜托钥月白。

钥月白虽然很纯(其实是蠢……),但他还是懂得分辨情况。现在的情况非常危机,即使再怎么不愿意去天族,他还是乖乖听从宣清凛的指示,跟哈奇夫短暂离别,赶紧到天族找人。

至于司湫语,他依然躲在自己的精神世界。

他的负面情感几乎吞没了他,让他对生存失去了希望。可以的话,他希望他可以就此魂飞魄散,不需要再经历生死轮回。

他累了,真的累了……

归还失落历史的这种见鬼的任务,就交给别人,让他好好的长眠就好。

早知如此,他应该在谭楚唯死了之后,就随他而去才对,而不是继续活在这个世上,受苦受难。

“要是你真的这么想,他会很难过的。”

不属于这个精神世界的声音响起,那是他跳级越阶之时所听见过的声音。直到现在,他都不晓得那跟他说话的人是谁,但绝对不是弒溡斔,因为他身为“弒溡斔”的意识时,是清醒的。

那么,那声音的主人究竟是谁?

司湫语立马抬眸环顾四周,却找不到声音的主人。

“谁!!你到底是谁?!”

“唉唉,这问题很愚蠢耶。”

“不要给我打马虎眼!!”

幸好情绪本来就不是很稳定的司湫语是在自己的精神世界,要不然他这不稳定的情绪会引发更大的问题。

“啧啧,你这样子真不像你……呃,不对,我这不是也在说我自己吗……”声音的主人的话语,已经透露出声音的主人是何许人也。

司湫语愣怔地看着某处,视野里逐渐浮现一张自己非常熟悉的脸孔。

那是他的脸孔,只是头发长度不同。对方的头发非常长,而且长到了膝盖部位,随意撩起的发丝仅仅用了淡色的丝带束起。相同的样貌,可表情截然不同,对方在笑,他却崩溃。

为什么他“自己”会出现在面前?

司湫语感到十分混乱,无法理解眼前的状况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顶着自己的一张脸孔,仿佛就是他本人的对方脸上依然挂着一抹笑。

“你、你到底是……”

“这个嘛,只能由你亲口说出来咯~如果不是你亲口说出来,亲口叫出‘我’的名字,那么你永远都回不去。”

“反正我也不想回去……”

“诶诶~这可不行!你难道想让谭老师因为你而伤心难过吗!”

此言一出,竟然能够打动司湫语。

啊……对啊……他怎么就忘了?他怎可以忘记谭楚唯叫他活下去,然后终有一日会再见?

司湫语的眼泪,就像打开了的瓶子,泪水不断流落。可能,积累的负面情绪太多,再加上遭遇到那几乎打击了自己精神的言语以及肢体接触攻击的他振作了起来。

黑色的雾气,也像是拨开云雾见青天般,逐渐消散。

“如果我说出你是谁……”

“不对不对,应该说,如果你说出‘我’是谁才对哟~”

看着与自己相同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司湫语不由自主地学他勾起了一抹笑。

其实,眼前的他,便是他本人,而不是别人。

“结果我是被‘我自己’给拯救了吗?”司湫语无奈地说道,这会儿他的情绪已稳定了下来。

“那么,你准备好了吗?枫黎可是在外边等着你呢。”

司湫语笑了笑,微微颔首。他不能拖太久,必须赶紧回到现实。失去了谭楚唯,却也因为谭楚唯而镇定下来,更准备好迎接他早该迎接的真正结局。

现在外边还有个人需要他,也在等待他。

除了谭楚唯,在这世上,恐怕也就只剩下繁枫黎是他唯一会关心和在乎的重要……亲人。

对,亲人。

“我是……时之神——神眷司时。”

银白光雾瞬间将其笼罩起来,紧接着精神世界恢复平静,更间接地向全世界宣布司掌“时间”的真神,降临人世间。

司湫语,神眷司时,本就是同一个人。

如今从分裂回归原本,神格归位。

时之神,终于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