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LV - XLV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8-15 9:59:15pm

其他·同人


“想象一下,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你推开大门走了进去,身后的人慢慢地跟着你的脚步,里头空无一人,一片漆黑,脚下木板发出吱吱声响的那一种感觉……”

“太过复杂了啊!”

距离校庆演出当天还有三个星期,参演的人员全都背好对白所以决定今天开始排练。说是参演人员,那就是我们这个社团所有的人了啊!我们到了这个时候才发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谁来打灯?谁来处理背景?谁来处理音乐?谁来当旁白?一个问题?开什么玩笑!

这么多东西,姐姐一个人是处理不来的啊!经过刚才的应急会议,我们决定要向一个人求助,只是这一个人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答应我们的,毕竟他自己也有工作要做,而且还有小孩要照顾但我们实在是没有其他办法了。这是我们唯一一条路,古人……上个年代有句话,you only live once,简称 yolo,就这样赌上我们全部的筹码吧!

那是之后的问题!现在必须要专注在排演上!

排演上是没什么问题,只是我们的表情、肢体动作有点僵硬。没办法,我们不是专业的,这种事情我们也是第一次所以会有困难也是难免的,只是灵珑灵凤她们两个人的要求似乎有点太高了啊。

排练了一个小时,我们还在第一阶段,也就是推开门走进去的那一个部分。公孙她们一直都在抱怨说嘉盛的表情、动作不到位,但却又不给出明确的指示所以到现在也不知道她们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害怕啦!”

“那连表情都不是了啊!而且剧本不是说这是我的提议吗?那为什么我要怕?”

重点。

等等,这不符合常理吧?不管怎么样,进入一个阴森的地方我们还是会感觉害怕的吧?就算没到那一种怕得发抖的程度但也是会有一些的啊,心跳加速、自动脑补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之类的,这些都是会发生的事啊,只是我们没办法表现出来罢了……这不就是问题所在吗!

“暂停,休息一下吧。”姐姐大概是看不下去了所以随便找个理由要我们停下。

我们不是专业的,这不能怪我们啊……我是想这么说的,但听起来好像有点,咳咳,是非常的不负责任。

我坐在一旁摇着脚,看着其他人烦恼着应该如何演绎。我自己也应该需要烦恼应该怎么演才对的,虽然不到十分钟就挂彩领便当但少说也有几分钟戏码,不认真的话怎么行啊。

突然之间电话响起,姐姐接通以后便往外头走去。这么看来,并不是哥打来的,等一等,这不是我应该担心的事啊!

总之,今天的排演我看应该是失败告终了,其实我自己什么也没做啊。病发嘛,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坐在这课室的某个角落。起来以后从姐姐口中得知原来他们一直卡在第一段,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

“收拾,今天就先这样。”姐姐的声音传了进来,要我们收拾残局。

按照指示,帮忙把东西都收拾干净以后我们就回去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嘛……不清楚!

期间醒醒睡睡的,我们到最后到底做了什么也不知道。只知道姐姐把我们一群人丢在事务所然后又出去了,好像有什么急事去办一样。也罢,我们这剩下的六人还是在事务所排练一番……至少我记得是这样子没错。

现在的话,因为已经入夜的关系所以已经关门了。我躺在楼上客厅的沙发上,思考着先前在排演时所遇到的难题。

真的要和那个人开口吗?不不不这会被亏得连妈都不认得吧?

“懒惰鬼,晚餐买回来了还要我捧出来给妳吗?”

看,我还没开口就在那里亏我了……

“等一等。”我说,“现在才几点啊……”

“十九。”

躺着躺着就这么晚了啊,看来我这废人做得不错……这不是件可以开心的事!

奇怪,姐姐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三点回到来然后出去到现在都还没回来,是在干什么啊?

“还不去?”

“催什么催啊?”我不满地回嘴。

虽然这样有点无礼,但我想要和其他人一起吃饭。自己一个人在吃感觉有点奇怪的说。

“不用等妳姐了,她在外头吃了才回来。”

“为什么不早说!”

啊,这反应好像太大了点,但既然如此的话就真的只能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吃饭了啊,有点孤单的说。

那又能怎样?饭还是得吃,不然就只能饿着肚子,那种感觉比孤单还要难受啊。

吃过晚饭,清理以后原本想要躲到房间里面继续当废人……也不能这么说啦,我也是会看些书之类的,虽然都不是学校的教科书或者什么课外参考书……不对,这就是废人的基准了吧?

虽然没有一整天泡在网上,但也没做什么实际的东西。这么一想我好像当了十几年的废人啊……愧疚啊……

“什么啊,现在才要我出去买……”

哥哥的声音从客厅传了过来,随即传来关门的声音。

……

他没把小孩带出去啊!

把我当成保姆了啊这是!把小孩留给我这么一个没有经验的人真的没问题吗?话说回来,哥哥有没有把可证喂饱?那不负责任的家伙,要是他饿了我应该怎么办啊?我又不会泡牛奶,泡茶泡咖啡什么的是没问题啦但那不需要注意温度啊。把水煮沸一百度就直接拿来用了,谁知道这对婴儿来说会不会太热啊?不,这肯定是太热的吧!

小孩子真的有点麻烦啊……

这,这绝对是近墨者黑!那绝对不是我的本意!

“回来咯。”

姐姐的声音从玄关传来,随即传来絮乱的脚步声。大概是有客人吧,或许她今天出门到现在才回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欢迎回来妳这没有良心不负责任的母亲。”

“喂。”

“开玩笑的啦。”真是的,这么久了还不明白这是笑话。

洗干净双手,走出厨房,看见姐姐拉着两个行李箱往客房的方向走去。

“有客人吗?”我问。

“妳的文夏姐姐说要来这里暂住一阵子,高兴吧?多一个人纵容妳那随意调侃他人的恶行。”

“这不好笑。”

“总之,她现在在我房间,要的话现在可以去找她,但她现在心情有点差所以不要惹人家生气知道吗?”

“我什么时候会惹人生气了?”我反问。

当然,我没忘记上个星期才被训话的事,也没忘记前几个月把药丢到垃圾桶然后被大骂啊哈哈哈那种糗事就不要提了!

把行李搬到客房里面,原本想帮姐姐整理行李但到最后还是被赶了出来,说什么这么久没见面去叙一叙旧之类的话,什么嘛,以后多的是时间要叙旧的话之后再慢慢来也行。

敲了敲门,连回复也没等就打开门走进去。

她正靠在婴儿床边逗小孩,颇有一番慈母的感觉。我走向前去,站到她身后。原本想要吓一吓她的,结果呢,当然是失败。静悄悄地溜到了她后面,结果什么也没做就被她开口制止了。

“别这样,会吓到小孩。”她头也不回地说道。

“这么久没见面了,还是知道我想要干什么啊。”我说。

“是啊,这么久没见了,还是和以前一样好玩。”她转过头来,笑着说:“是时候改一改了,也老大不小的还那么好玩。”

“是这样的吗?”我摊开手,无奈地说:“十几年前你们不也挺好玩的吗?”

岂料她摇了摇头,说:“我那个年代,上了高中就没人到处玩的了,全都专注在学业上。”

二十世纪末出生的人真可怕……

“近来怎么样?”她问。

“不知道,时好时坏,生了几次病然后也还好好的,简单来说就是命硬死不了。”

“怎么这么说啊?”她叹了口气无奈说道,“对了,听千夏说你们校庆要演话剧啊?”

这消息传得好快。

“结果排演卡在了第一段,而且还有其它不三不四的问题……”

等一等,我记得文夏姐姐是……

“救星!我的神!”我抓起她的双手,尽可能地装出……咳咳,是尽自己所能,诚恳地向她求救:“现在大概只有妳能帮我们了!”

“诶?”她歪着头疑惑地看着我,并不了解我到底在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