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灭灵之书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16 10:35:55am

奇幻·玄幻


秀丽如丝绸的银色长发飘逸,浑身散发着与众不同,不是人类所有的气息带着若隐若现的威压。不过眨眼间长发又变回了短发,那古怪的气息完全敛去,而原本双目紧闭的人此时睁开了双目,清澈通透的银色眼瞳实在美得带有致命的吸引能力。

恢复完全的平静,很正常的司湫语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因为他还是他,虽然多了神格这玩意儿,但他还是他。

时之神——神眷司时就在此处。司湫语本应使用这名字,可他似乎不太想要用那个名字,反而比较喜欢现在的这个名字。

在司湫语接受了自己,接受一切的当儿,钥月白也确实跑了天族一趟,并连同天皇闇沭灯在内的繁枫黎给找过来。只是没人想到说他才刚把人找回来没多久,事情就变成这副模样。

先是朝自己的同伴们露出歉意的笑,司湫语便瞟向被捉住的祝舟歌,冷哼一声,缓缓走过去。

“黑妖精的名声,也算是因你而败坏,也因你而惨遭灭亡的命运。不但如此,你还夺走了所有的‘真相’,阻止失落历史公诸于世。”司湫语淡然地说道,表情很无所谓,仿佛不在乎任何事物。

祝舟歌百口莫辩。

实际上,他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其余人妖魔仙都愣愣地看着好像有点与众不同,根本就不像是他们所认识的那个司湫语。

宣清凛也愣怔地看着他,旋即脸上浮现出一抹意义不明的笑。同时,他也撤去了结界一溜烟地来到柯水竹身旁,勾着他的臂弯。此举实在令人费解,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家伙肯定是做错了什么事情。

司湫语先是没好气地瞪了眼宣清凛,又看向了祝舟歌,满脸的厌恶。

“呃,我看我跟楚仁还是先把这个黑妖精带回去好了……”端木蔚礼讪笑着,赶紧抓着祝舟歌和端木楚仁直接用传送阵把自己传送离开。

“既、既然没我们的事了,那、那么我们也走吧?”钥月白颤声地说完这句话后,直接拉着身旁的哈奇夫瞬间没了踪影。

石豕妖王比较厉害,他还顺便抓着夜舞晓就悄悄跑了。

至于闇沭灯和繁枫黎倒是不急着离开……其实是无法离开,因为司湫语看得闇沭灯不敢离开,繁枫黎倒是毫无所觉。

现在只剩下他们五个。

“麻烦你给我个解释,嗯?”司湫语笑得多么灿烂,但太阳穴附近的青筋不可忽视。

“事情就是这样呗~~”宣清凛笑嘻嘻地说道,一点都不怕司湫语的愤怒。

“一切因我而起,也因我而结束。”司湫语用着缺乏抑扬顿挫的语气说道。

宣清凛忽然沉默了。他尴尬地笑着,旋即抓了抓头发,解释道:“那个时候我总不能挑明你的问题有多大吧?要知道,我也有各种苦衷的啊!”

“是是是……那么为什么我还是弒溡斔的时候却不记得自己是谁?”司湫语笑容灿烂,他的意思再清楚不过。

这一次宣清凛不敢忽悠了,因为这个真的是他的问题。

结果现场一片静默,司湫语仍然盯着宣清凛,就是要得到他要的解释。最后宣清凛抓着柯水竹落跑,气得司湫语想要把人拦住都拦不了,他只能看着那两个人消失的地方,接着便看向一脸茫然的繁枫黎。

他轻声叹息,伸手摸了摸繁枫黎的脑袋,给了闇沭灯一个眼色,让闇沭灯先回去。

纵使心里有千万个不愿意,闇沭灯还是默默地回到了天族。

现在估计也没有任何种族敢对这位时之神无礼。

“怎?”繁枫黎一如既往地惜字如金。

“走吧,回谭老师的公寓一趟。我想要确认看看,‘灭灵之书’的下落。”司湫语稍微停顿了一下才这么说,他眼神微微黯了下来。

繁枫黎眨眨眼,也没有问太多,主动使用传送阵,把自己跟司湫语一起送到了谭楚唯的公寓楼下。

看到他们俩忽然出现的管理员有些被吓到,但他很快的就认出了司湫语,不由露出无奈的表情。

“号码?”

“哦噢,你等等。”司湫语一说完就到管理处从管理员手中拿了钥匙,顺便寒暄一下便带着繁枫黎搭乘电梯上去。

抵达目的地,用钥匙把门打开,他们俩都感受到了一股清新的冰冷空气。最让人惊讶的是有个冰蓝色的奇异光圈忽明忽暗,而且就在高挂的一幅冬天雪景的画后面。

二人面面相觑,司湫语先让繁枫黎进来,把门锁上,紧接着他大步走到画那儿,直接把画取下,冰蓝色的光圈之中,并不是很明显的无数血色光线形成了一本书,封皮赫然是一朵彼岸花。

稍微愣了几秒,司湫语笑得有些苦涩。

他并没有伸手接下那本“书”,因为他不是这本“书”的真正主人。

让开一步,司湫语招呼繁枫黎过来。

相当乖巧听话的繁枫黎也就走过来,好奇地盯着悬在空中的“书”看了一会儿,又看了看司湫语,眼神带着不解。司湫语却指着“书”又指向他,示意让繁枫黎去把那本“书”给拿下。

于是,繁枫黎真的伸手碰了那本“书”。

奇异的事情就在这一刻发生,甚至还是司湫语意料之中的事情。

“书”与繁枫黎的印记产生了共鸣。

天地摇动,冰蓝之中微带的血色光芒不断闪烁。

封皮之上,清晰的四个失落文字自行浮现。

这就是比起“治疗之书”和“崩坏之书”还要强的“御柱三书”之首——“灭灵之书”。

“啊啊,果然你才是真正的持有者。”司湫语满脸的苦涩笑容。

毕竟是恢复神格,作为时之神的能力也会自然而然的恢复,所以他能够看出繁枫黎的前世今生究竟如何。这种能力,只有创世神或者像他这种被称之为“真神”的特殊存在才会拥有。

繁枫黎还在那儿一脸茫然,他手上捧着几乎没什么重量的“灭灵之书”,盯着司湫语看。

“在很久以前,你也曾经被选中成为‘灭灵之书’的拥有者,但可惜你因为被暗杀而死,导致‘灭灵之书’失去主人,一个国度也因此被毁掉。”司湫语一脸认真地解释给他听。

有好一会儿繁枫黎显得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紧抿着嘴,正在努力消化这个事实。

轻声一叹,司湫语只是默默地离场,留下一个安静的空间给繁枫黎。就算是像他这种性子的人,也需要时间去好好地消化。

平静地走到自己的房间,房内的一切并没有任何的变动,还是跟离开之前一模一样。不过,连灰尘都没有……等等!为什么这里没有灰尘?他都已经离开这么久了,不是应该生满灰尘的吗?难不成有鬼吗……

摇摇头,司湫语都想要取笑自己这都在想什么。或许,这公寓有特殊之处,所以房间才会如此干净。虽然,那清新的冰冷空气成了不解之谜。

离开房间回到厅里,繁枫黎已将“灭灵之书”好好地收藏起来。他就站在原地,像是个乖小孩等待司湫语。

看着这样的繁枫黎,司湫语不由笑了笑。

“走……?”繁枫黎这意思是指准备走人。

“嗯,走吧。”司湫语点点头,朝着大门走去,繁枫黎赶紧跟上。

现在这“灭灵之书”的事情解决了,那么下一步就是真正的结束。

归还失落历史的时刻,终于快要到来。

无论真相是如何的,他也无心再去理会,只要好好筛选主要的真相,将黑暗真相封锁在藏书室,作为机密文献即可。

那么,先回去好好整理分类归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