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LVI - XLV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8-16 6:59:34pm

其他·同人


天空放晴,下着小雨,这两件事情都不关我的事,只是我站在窗边偶然看到所以就说了出来。但就算我再怎么无聊都好也不会拿天气来说,只是这天气太过不符合常理了吧?这天连朵云都没有竟然可以下雨?开什么玩笑啊!

咳咳,这种废话就不要多说了。

今天的我们就和昨天一样来到了空课室排演,只是今天多了一个人……不!应该说是神!她的出现就犹如星空突然划过的流星一样令人振奋啊!虽然我并不确定她会不会答应但到最后她还是来了所以这个问题就不要烦恼了!

“加了一些动作以后可以再加点需要用到的道具之类的,会比较容易记得。”文夏姐姐在讲台上看着剧本,给出她身为演员的指导。

虽然只是个演员,但少说也看过不少剧本的吧?这种事情找她过来就对了。

“这些可以过后再改,多几个星期就公演了吧?现在继续排练吧。”

有个专业的人在这里就是不一样,这一整件事情都顺畅多了。比起昨天我们卡在第一段,虽然说进展不是很多但也总算是到了第二段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按照文夏姐姐的指示来排练,动作表情什么的越加熟悉,虽然说还是有点失误但这些可以通过训练改善,不是什么大问题。

就在我们自主排练的当儿,我听到了两个姐姐的谈话。这对我来说才是主要的问题啊。

“妳真的没必要陪这群小孩乱来。”

“没什么,找点事情来忙其实也不错。”

“不是过来这里放松的吗?”

文夏姐姐并没有给予任何回复。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总感觉她有点消沉,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正烦恼着她一样。是工作上的难题吗?那我还找她来帮忙,这不就是在伤口上撒盐吗?等等,也不一定是工作问题,镇定……镇定……

一个下午就这样过去了,按照指示来行动是简单很多,比起昨天他们差点为了表情动作吵起来好多了。按照这个进度来看的话大概两个星期就可以练好,接下来就是道具了吗……

虽然说剧本完成那一天有出去,但根本想不到应该到哪里找啊。背景那方面倒是没问题,到网上随手拿张阴森屋子的照片然后用投影……礼堂没有投影机!

这下糟糕了啊……要自己弄一张背景图的话花费不少的吧?还是应该去照相馆借但哪家照相馆会有这么阴森的背景图啊,而且还要是室内的,然后还要够大,问题又来了啊!

“脸色那么难看,生病啊?”原本躺在房间里的安乐椅上看书的哥哥瞄了我一眼以后说道。

“没,只是问题太多,突然间有种‘完蛋了’的感觉罢了……”

下午三个小时的排练以后也没多少时间留在事务所里,不如说,我们回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休业了,根本不可能会在事务所里。

梳洗一番用过晚饭的我,做好了被吐槽调侃拒绝的准备以后敲了敲哥哥的房门然后进去坐在他旁边。

“有什么事?”他问。

“人手——”

“不需要打灯,悬疑恐怖类的话剧打灯干嘛?就是要暗一点才好不是吗?”他合起手中的书本说道。

“旁白——”

“去找文夏,她是演员,在这方面肯定是比我好的。”

“背景——”

“这确实是个问题,你们打算怎么做?”

就是不知道才会来找你的啊!啊不对,我想说的是背景音乐啊!虽然说背景也是个问题就是了……

“照相馆应该没有我们要的。”我无奈地说。

“废话,谁会想要一栋废弃已久的房子作为自己新婚照片的背景啊。”他毫不留情地吐槽,“再说,那些也太小了吧?”

“确实是这样没错……”这我没办法回嘴,他吐槽的地方都太过于合理。

“投影机呢?”

“学校礼堂没有。”

我回答以后隐约听到他低声嘀咕,像是在说‘什么年代了连投影机也没’之类的,对于这一点我百分之百赞同。

这都什么年代了啊!礼堂连个投影机都没有不会丢脸吗!

“妳学校有什么话剧社团还是类似的吗?”

“好像是有的……”

“去问一问,可能有。”

好主意!可是那里的人我都不认识,这是另一个问题啊……等一等,人际关系的问题对于我们这一个团队来说应该不算是问题,这种东西让姐姐去就行了,怕什么。

“所以没有东西需要我帮忙,请滚。”

“还有啦!”

“快说。”

“背景音乐!”

“找妳姐去,毕竟是负责老师——”

“她会坐在台下和其他老师一起观赏。”这次轮到我打断你的话了吧?这次你是一定要帮我们的啦!

我的目的好像改变了……随便啦!

“去找妳朋友帮忙。”

“你也知道的,除了他们以外我哪来朋友了?”我板着脸说。

我在学校没什么朋友,算得上是朋友的都已经准备上台了。边缘人,不好受啊!

“那就去交点朋友,别来找我就行。”

“喂!”

“麻烦,我去弄的话谁来照顾可证?”

确实,这是另一个问题。可是……

“可是,可是没有其他人可以帮忙了啊……”

“旁白和音乐的负责人就不能是同一个人吗?”

有道理,但那对文夏姐姐来说会不会太多东西要做了?

“拜托啦……”

“滚。”

被无情拒绝的我只能垂头丧气离开房间,不然的话是能怎么样?

算了,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对于他这一个人来说确实不应该抱有太大的期望。不如说,这其实是他最大的让步了啊。至少他好好地坐在那里听我把话说完……虽然有几次打断了我的话但他基本上都给出了合理的答案所以就算了。

话说回来这一次他还大发慈悲给了我一些建议,不然的话我应该会更加烦恼。算是有点收获了,接下来就是和他们接触交谈了,简单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