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8-2 不速之客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8-17 12:06:11am

奇幻·玄幻


叩叩叩。

清脆的敲門聲忽然響起,我伸手阻止準備站起身去應門的伯母,示意她繼續喝粥,然後自己小跑步去開門。

「是誰……哇啊!」

打開門的同時,一道黑影立即撲了上來。預料外的突擊使我失去重心,身子猛然往後倒下。

「妳還要臉不?身為一個女生竟然一開門就撲倒一個男生?」

嗯?是熟悉的聲音。

視線一轉,門外還站著兩個人……是翔太前輩和英明前輩?那撲倒我的是……

「凱瑟琳前輩?」

聽見我呼喚她名字的女孩,原本緊貼著我胸膛的臉猛地抬了起來,開懷笑道:「恭喜你贏得選拔賽!」

一種名為害羞的情感使我移開視線,「謝……謝謝,可以先讓我起來再說嗎……」

前輩依依不捨地從我身上離開,接著一隻大手伸到我面前。我愣了一下,隨即握住大手,一股蠻力輕易將我拉起。

「謝謝,翔太前輩。」

待我站穩身子後,渾身上下散發愛意的前輩盯著我看兩秒鐘後,隨即把頭部依偎在我肩膀,而左手則被她一把捉住往其懷裡塞。

當我意識到手臂傳來軟綿又熟悉(熟悉?!已經變熟悉了嗎!)的感覺是什麼時,臉頰已經燙得如剛被火球烤過。

英明前輩托額搖頭,一時無言,而翔太前輩則無視這一切,他的眼裡彷彿完全看不見被凱瑟琳前輩依偎著的我,說道:

「不愧是我看中的新人,你們果然勝出了!現在開始我們就是同一公會的成員啦,等你搬去公會宿舍後,我帶你和德魯伊小子去出S級任務!」

在一旁聽見的英明前輩,連忙糾正道,「你白痴喔?他們是新手冒險者,不能接我們的S級任務啊。」

翔太前輩不以為意,大笑著用力拍打我肩膀,拍得我前後搖晃,感覺都快腦震盪了。

「雖然我們沒時間看混戰的決賽,但見識了他和德魯伊小子合力打倒特瑞恩的本領後,你還會質疑他們的實力嗎?我覺得他們甚至比現有的中級冒險者還強啊!」

「贊同贊同!依我看,啟人的實力和英雄啟人的實力差不多呢!」凱瑟琳前輩用力點頭,說得很認真。

英明前輩隨即翻了一個大白眼,吐槽道:「妳又知道英雄啟人的實力?」

「我說差不多就是差不多!」

「白痴!」

「死矮子!」

「被白痴叫矮子,好笑。」

翔太前輩像是早已習慣兩人的爭吵,竟然繼續漠視一切,自個兒對我說道:「啟人,搬來宿舍後我們來較量一番!只要經過會長允許就……」

忽然覺得……好吵。真想叫吉爾下來把我救走。

突然,我想起這屋裡還有另一位天使般的存在。於是就在我正打算回頭用眼神求救時,伯母便走了過來。

「是吉爾和啟人的朋友嗎?我剛煮了粥,要不要進來吃?」

「要!」三人異口同聲地回應。

喂喂,剛不是在吵架的嗎?突然和樂融融換上笑臉是怎麼回事?

他們在玄關處把脫下的鞋子整齊排放好後,邊鬧邊跟著伯母走向飯廳。我轉身準備尾隨,身後再次傳來敲門聲。

咔嚓,開門。

來訪的人物讓我有點意外,導致我在原地呆愣了一會兒,腦海一片空白。

「喲!啟人你好!」一名束起馬尾,身穿岩白色服裝的朝氣女孩在門口向我打招呼。

另一位較矮小、臉龐隱藏在紅色兜帽底下的女孩也小聲說道:「打擾了……」

我花了點時間在腦海裡搜尋她們的名字,隨即緊張地回應:「蕾、蕾娜,溫蒂,什麼風把你們吹來這了?」

「聽溫蒂說,是你從那兩兄弟的手中保住了我們的牌子,所以我們今天來登門道謝喔!吶,這是拜訪禮物。」說完,蕾娜將手中的水果籃遞過來。

我在無法思考的狀態下接過水果籃,並邀請她們進屋。蕾娜和溫蒂邊說「打擾了」邊跟著我指的方向走到飯廳。

飯廳裡傳來熱鬧的笑聲和說話聲,我頓時垂下無力的肩膀,深知今天不會是個平靜的一天了。不過……有年齡相仿的朋友來作客,感覺還不錯。

一秒打起精神的我,再次轉身準備離開玄關處。

叩叩叩。

「大哥!我來玩了!」

………………

…………

吉爾快醒來救我!

۞

۞۞

۞۞۞

「這絕對是我喝過最好喝的粥!」凱瑟琳前輩頭上的貓耳和身後的尾巴不斷擺動,我推測可能和臉上的滿足表情有關。

「外表看上去只有青蔥和白粥,卻從中飄出讓人欲罷不能的香氣,就算肚子再飽也能喝下三大碗,確實也是我目前為止喝過最好喝的清粥。」英明前輩一邊冷靜地分析,一邊不斷把粥往嘴裡送。

「喝完連力量都湧出來了!」看著翔太前輩非常豪氣地將餘下半碗一口倒進嘴裡,我只有一個想法……不燙嗎?

「真的好美味,這是我離開村子後第一次吃到的美食。璐璐妳也喝喝看!」蕾娜將小份量的粥推到那隻白色魔獸面前……不,吉爾說那是契約寵,而且似乎叫璐璐這個名字。

「真的很好喝……」溫蒂默默低頭喝粥,即便如此也不讓我們看見她兜帽下的模樣。

「大哥,你是每天進食這麼好吃的食物才那麼強的嗎?實、在、太、好、吃、了!」

…………

哈魯是讓我感到最莫名其妙的人。在選拔賽中他明明不斷暗算我,還揚言要打敗我,現在卻用仰慕敬佩的眼神看我,讓我非常不自在。可是……想到是他在危急關頭借我武器,我才能贏下選拔的這件事,我應該要好好感謝他才對。

嗯,這麼想著的我,決定盡量別吐槽他,以報他借武器之恩。

「德魯伊小子還沒醒嗎?」

英明前輩突然的發問,使原本七嘴八舌邊吃邊說話的眾人立刻安靜下來,整齊劃一轉過頭來等著我回答。

等等,為什麼不是問伯母而是問我?啊,伯母到廚房去了……

我清咳一聲,說:「還沒,不過傷勢已經痊癒得差不多。」

「嗯。」英明前輩點頭,繼續說:「昨天我向醫護長了解過情況,他的傷勢不至於喪命,至今仍昏迷不醒,主要是因為魔力枯竭,撿回一條命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

我的心臟頓時漏跳一拍,彷彿一瞬間忘了該怎麼跳動。

撿回一條命?從字面上來看,魔力枯竭,有那麼危險嗎?

像是看穿我的疑問,前輩繼續解釋。

「用盡魔力大不了便是身體疲勞,短時間內無法再施展魔法而已。相對的,魔力枯竭就危險多了。在用盡魔力後,靠著自身強韌的意志力,可以從體內強制催生出魔力。話雖如此,這也不是每個人都做得到,只要施術者的意志力稍有分神,便不可能成功。」

我有聽沒有懂,但此時蕾娜皺著眉頭,舉手發問:「這麼聽起來,似乎只要有強韌的意志力,便能擁有無限的魔力供給,難道不是應該是個很好用的技能嗎?」

前輩嚴肅地搖頭,哼一聲冷笑道:「妳覺得,強制催生已經見底的魔力,是用什麼換來的?」

眾人沉默。

「是生命力。」

生命力……吉爾為何要做到這種地步?要是不小心死了,不就什麼都沒了嗎?

「把生命力轉換成魔力是相當困難也很痛苦的一件事。強韌的意志力不說,還需要超高的集中力和大量的體力,並且在催生魔力的同時,身體會遭受無法想像的劇痛。因此我無法理解,為什麼德魯伊他要在一個小小的公會選拔賽,做出這種傷害自我的行為。即使輸了,還有明年啊。」

我也無法理解吉爾如此執著的原因。

對於吉爾強烈想要加入天齊之羽的理由,我只知道那是他從小到大的夢想。

但是夢想,沒必要以命相搏吧?

「當施術者無力負擔催生魔力所需的大量體力時,便會造成魔力枯竭的現象。輕微的,睡個幾天恢復元氣便痊癒了;嚴重的,可能會因此賠上性命。」

隨著前輩毅然結束的解釋,大家也跟著沉默下來,陷入各自的思緒當中。

半饗,一個拍掌打破了沉重的寂靜。

「好啦,大家情緒別這麼低落,那位叫吉爾的朋友現在不是安然無恙嗎?沒什麼比這個更值得高興了。」

「對對,蕾娜說得沒錯。雖然選拔賽期間發生很多事,但以結果來說,不管是吉爾還是雪繪,大家都沒事就是最好的結果。」凱瑟琳前輩也強打起精神,將憂鬱的氛圍趕跑,以充滿朝氣的口吻補充道。

經兩位女生這麼一說,大家臉上緊繃的表情慢慢緩和下來,停下的手和口再次動了起來,繼續聊天喝粥。不消一會兒,飯廳再次迴盪先前的嬉笑聲。

沒錯,現在吉爾只是昏睡的時間長了一點,再不久,他一定會醒來的。

……慢著。剛才凱瑟琳前輩似乎提到雪繪前輩。她怎麼了嗎?

雖然很想追問來龍去脈,但我相信,快樂和難過是會傳染的。只要有人陷入莫大的負面情緒,那情緒便會影響身邊的人,反之亦是。為了避免再次把大家拉回哀愁的深淵,我決定暫時閉嘴,以後有機會再問好了。

這時我才發現,眾人面前除了盛粥的碗,還少了一樣東西。

「我到廚房拿飲料給你們。」

說完,我站起身走向廚房,身後陸續傳來「麻煩了」「謝謝」的慰勞聲,也有一些「希望是柳橙汁」「喝了會像大哥一樣強的飲料」「讓啟人愛上我的愛情水」的不知所謂發言。

由於吉爾家坐落在郊外,平日甚少有人登門造訪,更別說是這麼一大群人,因此找遍了廚房只找到五個杯子。

「撇除我的話,還是少一個杯子啊……」

這麼呢喃的我,正想要詢問伯母還有沒有多一個杯子時,才發現伯母消失了。我沒看見她出門或上二樓,因為無論去哪裡都必須經過飯廳,而我很確定伯母沒從廚房出來過。

這時,庭院傳來窸窸窣窣的交談聲。我透過洗手台上的窗戶看去,看見伯母站在矮籬笆前的背影,而籬笆另一邊正與她交談的是……凱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