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借机挑衅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17 11:01:39am

奇幻·玄幻


回到谭夫妇家就直接躲在房里把所有准备已久的文档全都找出来重新整理一遍,他发现他有很多地方出现了纰漏,于是修修改改的最后把所有的文献全都整理好,也清清楚楚地分类出级别。

其中这失落历史的文献分成五个级别。

蓝级是任何人都可以阅览;绿级是中阶级的人才能阅览;橙级则是高阶级的人才有资格阅览;紫级则是特阶级的人才能阅览;红级只有拥有特权或许可的人才能阅览。

司湫语好好地归档后,便将之送到全大陆的图书馆,唯有原稿留在鸣初城的公立图书馆并被保管在藏书室里。

文献是整理好了没有错,但如何公布才是重点所在。就算是时之神,也无法找到一个合理的说法来公布这失落历史。他总不能直接让那些急于知晓失落历史存在的人们跑去图书馆自己查资料吧?

结果他想着想着,在床上翻来覆去,一时不慎直接从床上摔下来,脑袋磕到地面发出了很大的“碰”一声。

“小语,你还好吗?”听到响声的业雪娉就在门外,对着里面的他好心地询问一番。

“好、好……啊嘶……痛……我没事啦,别担心!”一边揉着发疼的脑袋,他倒是不忘安慰业雪娉。

虽然很痛,但也还好,因为痛只是一瞬间而已,很快就不会有事。

大概是晓得司湫语真的没事了,业雪娉便离开了。现在绝对不会有人来打扰他,又或者谭卿酌可能会跑来找他,不过这可能性较低。

至于司湫语从地上爬起来后,就坐在床上,手指轻轻挥动,散乱的纸张全都飘浮起来并且还很有秩序地自动分类落在床上。他时不时还会注意有没有分类错误,毕竟这当中有些是私人笔记,要是弄错扔了,估计他会哭。

当然他大可让时间倒流把东西找回来,不但身为司掌“时间”的真神,这种事还是别乱乱做比较好。要是一个不小心让时间错乱了,他这个真神可担当不起啊!

不知怎么的,他刚好就想起了自己是怎么“死”的。

所谓的“死”,指的是他还是时之神的时候是怎么死掉。重点在于,真神不会死,可他偏偏就是死了还轮回转世成了神族第一殿下。

这一切还真的得“多谢”某位创世神,因为是祂引发他的“死”。

能够骗倒时之神的,恐怕也就只有创世神。

所以那时他被骗去冥府,结果不小心被“拐走”,于是就很乌龙的被当做死掉,进入轮回转世。

一想起这件事,他就特别生气。

嘛,算了,反正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说再多也没用。

这时通讯器响了,司湫语便掏出来直接接通。

“小语?”这是周琴。

“我在。找我有什么事吗?呃,不对,刚好我也有事要找你……”司湫语的语气不自觉地起了些小小的变化。

周琴有注意到这变化,但她没有过问太多,也不打算追问司湫语的变化是怎么一回事。虽然,她很不习惯这种变化。

“这样吧,你先过来我这儿,我等你。”周琴只好这么说道。

司湫语于是把东西都整理好,打开了次元空间便把东西全都扔进去,再把次元空间关闭,使用传送阵把自己给瞬间传送到周琴的办公室。

他丝毫不感到意外当他瞧见这办公室除了办公室主人的周琴以外,还有几个熟悉的脸孔。

就好比……术士管理总协会的协会长乔治以及女帝艾尔艾歌妮丝。

“凛都告诉我们了。”乔治单刀直入,丝毫不拐弯抹角。

“我们应该膜拜膜拜吗?”艾尔艾歌妮丝一脸认真地问道。

司湫语瞬间满脸黑线。

“膜拜我干嘛啦!既然凛那混蛋都说清楚了,那么我也要把话给说清楚。”他如此说道,紧接着便打开次元空间,把他的私人笔记给找出来给他们看。

所谓私人笔记,指的是“真神的记载”。这是不能被公布或收藏,只能被当做私人文献的重要记载。没办法,这里面全都是创世神与仅次于创世神的神,也就是所谓的真神的典故。

这种东西怎可能可以公诸于世呢?

“那么……我们到底要不要公布时之神是谁?”周琴迟疑着问道。

“……名字就自己保密,除非是拥有特权或许可才能告知。”司湫语想了想,给了这么一个回答。

于是乔治便带着艾尔艾歌妮丝离去,这离开有些快,更让人有点反应不过来。

办公室里只剩下二人。

“我先公布时之神的事情吧。”周琴轻叹,准备把这天大的事情给说出来。

司湫语不阻止,他就站在旁边,看着周琴如何公布时之神的存在。

其实也不怎么难,使用广播就可以了。

等亲眼看着周琴公布此时后,司湫语便说起“归还”这件事。

“全部资料我都整理好了。”

“都好了?那么你打算……怎么做?”周琴有点搞不懂司湫语究竟有何打算。

沉吟片刻,司湫语便说:“大投影。”

“咦……!你、你这是认真的吗?”周琴一脸的怀疑。

毕竟“大投影”可不是开玩笑的,那是全大陆都可以看见的影像,无论任何种族都能看见的影像。具体操作很简单,只需要用庞大的灵力制作出投影,并确保全大陆的每一个地方都会有投影就可以了。

不过“大投影”还真的是从未有人使用过,司湫语如此提议,是为了确保全大陆都可以知晓失落历史的存在,以及失落历史为何失落的真相。

当然,失落家族的事情也可以说出来,但神族的事情就必须保密。谁会晓得要是公布失落家族是神族的事情会发生什么事。

“我想要顺便挑衅黑暗教廷和消灭者。”司湫语笑得那一脸灿烂,让人无法不去怀疑他到底是认真想要归还失落历史,还是找人干架。

周琴小小的无言了一下下,无奈却无法阻止他胡来。

“拜托你别惹是生非……好歹是个真神呢。”周琴扶额,有气无力地劝道。

“我是认真的啊~而且,这么做是为了减轻你们的麻烦。我要他们盯上我。”司湫语很认真地说道。

周琴哑口无言,只能任由这位时之神想干啥就干啥。至于挑衅一事……算了吧,她再怎么劝都好,这孩子是不可能会把话听进去。可惜唯一劝得了他,能够让他乖乖听话的人,放眼望去,全天底下就只有逝去的谭楚唯。

或许宣清凛的话语还算是可以起一点作用?

接着下来,司湫语聚精会神地释放出自己的神灵力。由于他的灵力与神力融合在一起,故此力量也有所不同。他的神灵力自动形成了一个写满看不懂的符号的银色术式图阵。

图阵之上,那银色光线交错形成的时钟般的图形令人感到畏惧,仿佛自己的时间会被其夺走。

司湫语平静地看着自己的图阵,好好控制了自己的神灵力,将图阵投到空中。

巨大的投影随之出现,而司湫语也在不知何时用一块布蒙住了半张脸,还戴上了一定绣着“鸣初”二字的橘色帽子

“各位好,我是……司掌‘时间’的时之神。”

看到司湫语已经开口了,周琴识趣地站到一边去,避免自己也被映入这投影之中。

但接着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却让周琴深感后悔……

因为,这个该死的司湫语竟然……

“失落历史的真相全都在我手中,想要知道真相的人给我听着。要想阻止把一些‘真相!公诸于世的话,麻烦你们,请自己找上门来解决掉我。当然,你们不可能杀得了我,因为……”

话说到这里,司湫语停顿了一下,并勾起了一抹笑。

“我是真神,时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