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LVIII - XLVI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8-17 4:23:42pm

其他·同人


“某一天晚上,五个小伙伴决定去到一间被废弃已久的别墅探险去。这是……”

终于到了这一天,校庆公演的那一天。

我和其他人站在帘子后边,等待着我们的旁白——文夏姐姐把台词说完,然后就是我们出场的时候了。

说实在的,我对自己非常的没有信心。要是走出去的那一刻倒下来怎么办?本来已经说好如果我提前倒下的话就换个方式进行或者加速剧情,但如果我在出场之前倒下来的话就不能这么做了啊。

“就在他们推……”

没时间犹豫了,走!

*

以方嘉盛为首的队伍推开了木质大门,大门发出的吱吱声响有一股莫名的惊悚感。

“我们还是回去好了……”刘娜资躲在柯依身后颤抖着身子,说:“……好像很危险似的……”

“怕什么,而且我们都准备好了,怎么可以说回去就回去?没带点东西回去这怎么行啊?”曹孟德摊手说道。

此时,灵珑向前去,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手电筒四处照。

“灰尘好多,而且这桌椅看起来好像一坐下去就会垮掉一样。”灵珑一脸厌恶地样子说,“你们不会打算在这里过夜吧?”

“开什么玩笑,当然不会——”

“当然会,不然我们为什么晚上才来?”柯依的话被嘉盛无情打断。

“我没听说过这个!”柯依与娜资齐声抗议。

“什么啊,果然不应该带女生来的。”孟德无奈地摇着头说,“胆小鬼。”

“谁胆小了!”柯依不服气地大喊道,“这次就让我走前面。”

柯依推开嘉盛与孟德,一个人径自走在小队前面。她因为不服孟德说她是胆小鬼,也没向灵珑借手电筒。

突然之间,灵珑手上的手电筒开始闪烁,然后灭了。

“发生了什么事?”娜资紧握灵珑的手,慌张地问道。

“啊——”

“柯依?”

灵珑手中的手电筒恢复正常,当她往柯依的方向照去的时候却发现柯依已经倒在了地上。

“怎么——”娜资冲向前去,把原本面朝下的柯依翻了过来,却发现她左胸口被一把匕首刺穿。看到了这一幅景象,吓得娜资放声尖叫。

“等等,这……”嘉盛惊讶得一句完整的话语都说不出。

“过,过什么夜啊!”灵珑拉着娜资的手往门口走去,说:“快离开这里然后报……警……”

“门口被关上了……”娜资颤抖着指着门说。

“重新打开就行了。”孟德走了过去,用力地推着门,但不管他怎么用力,门终究还是没动。

“你傻了啊?我们进来的时候是用推的,现在应该拉……”嘉盛这么说着,拉了拉门把,门却纹丝不动。

“我们被关在这里了吗?”娜资这么问道。

“就说这地方闹鬼闹得很凶了,为什么还要过来!”灵珑开始崩溃。

“哪有什么鬼怪啊?这种不切实际的东西就不要说了好吗?”嘉盛大骂,“一定是有谁在这里,一定是有谁把她杀了。”

“怎么可能,我们进来的时候——”

“我们进来的时候门没被锁上,现在却被锁上了。如果不是人为的话那有应该怎么解释?”嘉盛打断灵珑的话。

“可是,这里除了我们以外就没其他人了。”孟德说。

“那么,就是我们四人的其中一人杀害了她!”

“满口胡言!”

“不然妳还有什么更好的解释吗?”

就在其余三人吵架的当时,娜资慢慢地走到了柯依身边蹲下,看了一看尸体,确定这是人为的以后站了起来。

“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人类做的事。”娜资鼓起勇气说,“如果真的是鬼怪的话又怎么会用匕首呢?”

“她说的有理——”

“现在怎么说都有理了啊!”

“公孙灵珑妳给我适可而止!”

“方嘉盛,我们今天会在这里就是因为你的提议。说,是不是你把我们骗来然后想要一个一个杀光!”

“开什么玩笑啊!”

在这一个小队伍中,头脑算得上好使的娜资很快就察觉到了异样。

“灵珑,妳是右撇子吧?”

“现在问这个干什么啊!还不想办法让我们离开?”

“请,请妳回答我的问题……”

灵珑突然之间安静下来,过了几秒钟才回答说:“是,是又怎样?”

“为什么会用左手拿手电筒?”

一针见血,原本是右撇子的灵珑为什么不用惯用手拿手电筒呢?

“有,有什么问题吗?”

“在柯依出事以前手电筒突然熄灭……”嘉盛注意到了这一点,开始逼问:“是不是妳故意把手电筒关掉的?人是不是妳杀的?”

“开什么玩笑?我那时站在你后面我怎么可能碰到她啊?会不会是你们早就设计好要串通起来陷害我?”

“妳是谁?”娜资不理会‘灵珑’的问题。

“我,我是灵珑——”

“妳不是,灵珑不会用右手指着其他人的。”

“难道说……”孟德讶异地说,“……是灵凤?”

这五个小伙伴决定前来之时,其实是有六个人的。但其中一人以生病为由拒绝了他们的邀请,那就是公孙灵珑的孪生妹妹,公孙灵凤。

“我,我妹妹不是说了生病不能来吗?”‘灵珑’开始慌张起来。

她越是慌张,娜资就越是确定她的推断是正确的。

“我记得灵凤的右手臂有条伤疤,给我们看一看就知道了。”娜资这么要求道。

现场陷入一片寂静,没有人敢发出声响。

娜资独自一人走到柯依身边继续观察,再次发现证据的时候,公孙就都没有能够辩解的余地了。

“我不知道妳们的动机是什么。”娜资说,“但这一切都是妳们计划好的。一开始灵凤会拒绝是因为这是计划的而一部分。拒绝以后就在今天过来之前假装成灵珑,而灵珑她则早已经来到了这里布置好一切。”

“这,这么说太过牵强了吧?”

“匕首刺进柯依的心脏以后是向右转的,这是右撇子独有的行为。”

“那也不能一口咬定——”

“不是的话为什么妳会代替妳姐前来?明明生病了的说。”

就在此时,一旁的柜子传来声响。众人往那里看去,发现柜子正在摇晃,过了会儿柜子的门边掉了下来。另一个与灵珑一模一样的人走了出来。

“啧,本来想灭口的。”

“可惜,没办法。”娜资说,“会选择在手电筒突然关掉以后动手是考虑到人类的眼睛对于光非常敏感,周围突然之间陷入黑暗的话人类的眼睛一瞬间接受不了变化,所以会暂时与盲人一样什么都看不到。在那以后我们的视线会慢慢习惯,也看得比较清楚。”

“确实如此,而且我只有几秒钟的时间,不足够让我把刀子拔出来。”

“姐……”

“放心,反正他们也不能怎样。”灵珑笑着说,“只要我们不认就没事了的。”

“可是我们的旅行还有另一个目的,妳不会忘了吧?”嘉盛问。

“什么啊?”

“孟德,有录影吗?”

“有。”

听到这一个回答,灵珑跌坐在了地上。她把这一回事忘得一干二净了。她想奋起反击但却被简单制服。剩余三人把公孙二人绑了起来以后找出钥匙打开大门然后报警。完结。

*

台下掌声响起,有的只是捧场而已,有的真心觉得这个不错。

“不错嘛,就六个人还能做到这种程度。”

“剧本漏洞百出就是了。”

推理社团的负责老师,徐千夏正与演艺学会的负责老师对话。

“听妳说他们只用两天就写出来的,这已经很好了啊。别用妳那专业的看法来看待这群孩子。”

“什么专业的看法?”

“这里有谁不知道妳丈夫从事私家侦探这一行的?总之,这一年谢谢你们了啊。”

“顺道而已。”

“说得好像这是一定的。”

“你和灵凤的对话我都听得一清二楚,要不是你在她面前抱怨我们社团就可能是办问答比赛了啊。”

演艺学会的负责老师一笑而过,并没有对千夏的话做出太大反应。

“今天的舞台表演结束了,我得去找孩子们。”千夏站了起来,说:“还说要办什么庆功宴之类的,真麻烦。”

“没我的份吗?我明明把背景借给你们了。”

“他们会很欢迎你的。”千夏说,“要来的话就来吧,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