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LIX - XLIX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8-18 4:30:14pm

其他·同人


大快人心啊!

台下这么多人在鼓掌,这肯定是因为我的……咳咳,我和灵凤的剧本以及众人的演技太过出众,所以让他们惊讶了一下。我们在这方面蛮有潜能的嘛哈哈!

“干嘛?”姐姐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看来我在这方面很有才能,柯导,好像不错。”我神气地说。

话才刚说完就被姐姐狠狠地敲了一下头。

“蝌蚪还差不多,就只是碰巧而已也能这么自豪。”她毫不留情地把我的想象一个一个击碎。

“刚落幕就这样灭她威风,不太好吧?”文夏姐姐苦笑着说。

就是啊,让我多幻想一些不好吗?

“神气过头看不过眼,不要忘了有些人不满意剧本啊。”

“只用两天写出来的东西是要好到哪里去啊?”我摊开双手无奈说道。

如果早点告诉我们说要演出的话我们肯定可以弄一本更加好,更加完善的剧本出来的……等一等,这好像是我们知道时限以后决定下来的……哈哈!

“其他人呢?”转移话题!

也不完全只是为了转移话题,不知怎的我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保健室里头,身边只有这两个姐姐而已。

“把妳从后台背过来之前我叫他们出去放松心情。”千夏姐姐说道。

原来如此。

校庆庆典为三天,这三天以内学生们自由活动,只要符合校规不管你想干嘛都行所以也没有老师想要上课。而且学校那么多社团,肯定没人会想要留在班上的。然而今年我们的班级好像有搞些什么活动,是什么来着……

算了,待会出去看看就行。

“如果感觉不舒服的话就多躺一下吧。”文夏姐姐说,“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可以在这里陪妳聊。”

“开什么玩笑,刚刚睡醒还要躺妳把我当成猪了吗?”我回嘴道,“话说回来,我徐大老师不用到处巡逻看看吗?”

——啪

“继续说啊。”她板着脸说,“还不是因为妳突然之间倒了下来的关系,不然的话我早就去巡逻了啊。”

“那姐姐妳快去,我没事了。”

并不是想要把她赶走,只是觉得她就这样翘班感觉有点不好而已。

“现在已经两点了,我三点钟会回去,如果想要待到傍晚的话再和我说一声。”她说完以后便离开了。

虽然她是这么说的,但她没告诉我到底要去哪里找她啊!

对此,我只能无奈地摇着头,叹口气。要是追上去的话文夏姐姐肯定会被吓呆的,至少之前的她肯定会被吓呆,现在的她我不知道。

“所以现在想要干嘛?”她问。

“姐姐想要到处逛吗?”我反问。

学校的校庆还有另一个优点,就是开放给外人进来,只是必须把身份证或者驾照交给保安人员而已,不少社团因此赚了不少钱呢。当然,所有的盈利都得捐到慈善机构去。

“妳带路吗?”她指着我问。

“当然。”

“不会迷路吧?”

“我好歹也在这里读了四年半的书,迷路的话那就笑死人了。”我板着脸说。

“诶……几年前也是一样说自己对这个地方很熟悉,吵着要带路结果还没半个小时就迷路了。”

“诶这个啊……那个嘛……”

可恶!怎么他们这么喜欢把之前的事搬出来说啊!

“到我的班级来看一看吧!听说他们要搞点东西呢!”继续转移话题!

要从保健室那里去到我的班级总共需要走过两栋楼,办公楼以及特殊教学楼。办公楼那里的话就和平时一样冷清,毕竟只有老师在那里的关系所以不可能会出现什么摊位的。倒是特殊教学楼那里……可能会过不去。

所有的社团以及学会活动室都在这里,也就是说所有的摊位以及大部分人群都会聚集在这里,走廊也不是很宽阔。虽然我个子小,硬挤的话还是可以走过去的但是跟着我的这一位就……

咳咳,她可没那么幸运了啊。

咳咳,既然如此今天就只能在这里转了啊。

“迷路了吗?”她看着我笑着说。

“绝对不是。”我回嘴道,“只是这栋楼人很多,怕妳挤不过去罢了。”

“没有得绕路吗?”

问得好,这问题我也想知道。

在这里读书读了四年半,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办法绕过这一栋建筑物。因为身体状况的关系,我也算是保健室的常客。然而每次在那里醒来以后都是走这条路回到课室。

“难道是不知道吗?”她捂嘴偷笑。

才过半年而已怎么就这么喜欢取笑别人了啊!

“妳变了。”我煞有其事地说,“以前的妳不会这么笑我的。”

“除了上一次,妳还是一米四的时候。”

淌血……我的心在淌血……

“好啦,对不起啦。”她笑着说,“这么久没见面,前几个星期还在忙话剧所以一直没机会玩笑。”

“不好笑。”我板着脸说。

我已经不是一米四了,我一米六了!一!米!六!

“总之,真的没有办法绕过去吗?”她问。

“没有吧……千夏姐姐的话应该有办法但我不知道她跑到哪里去了。”我无奈地说。

既然是巡逻队的一员,在某种程度上知道有没有捷径也是应该的吧?

“妳班级的活动只办一天吗?”

这个的话我就没想过了,只是在班上偶然听见同学这么说,而且嘉盛和灵珑应该也是必须参与才对,毕竟是正副班长嘛。

“大概会是三天吧……”

“那么明天再去也行不是吗?”

好主意。

“那么妳想看什么?”

她抬头想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说:“不知道,这种东西还得要妳带我到处走走看看啊。”

“那就真的是到处走走看看了。”

就和往年一样,我就只是在这一栋楼四处乱逛。毕竟这里是所有社团的活动室,如果要找些有趣的东西的话就只有这里能找到罢了。比如说去年化学学会的土制炸弹……开玩笑的啦,他们怎么可能弄出这种东西嘛。但去年化学学会的展览品是一件非常漂亮的物品,只是我忘了那是什么罢了。我也是会忘记东西的好吗?

除了那一个以外,就没有什么比较有趣的了。英文学会放的全是小说集,中文学会就和之前灵珑灵凤说的一样,只是丢了一堆毛笔和楷书出来而已。国文学会就全是历史文物,历史学会则是把课本内容复制以后粘在墙上装着是自己弄的。

都是些一直重复的东西,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桌游协会好像有什么围棋比赛……去看一看也不错。

拉着文夏姐姐的手,穿越人群,历经七七四十九难以后总算是来到了桌游协会活动室的门口处。

这又不是唐三藏取经的说!

咳咳。

桌游协会的活动室是生物课室,要说小的话不会很小,毕竟有些时候会有两个班级的学生同时在这里上课。但要说大的话也不是很大,容纳不下现场所有的人。主要原因是他们想要弄点空间出来好让参赛者能够走动以及安静思考。

“围棋比赛啊……我可以参加吗?”文夏姐姐问。

“不知道呢,但比赛好像开始——”

我才想说‘比赛开始了’,结果里头传来一声大喊。

“围棋全都不见了!”

听到这一句话,围观的人群以及参赛者都露出了哗然的表情,当然不排除我们在外。

围棋比赛没了围棋,那还怎么办比赛啊?

里头有个学生与老师商讨一番以后决定取消这一次的活动,所以简单地向人群解释以后便驱散人群。

这下可不妙啊,好好的校庆突然出现小偷,这太过猖狂了吧?

“对不起,你们特地过来看比赛却遇上这事,不嫌弃的话就请您——”桌游协会的负责老师走到我们这里向我们道歉,话说到一半时却被其他同学打断。

“老师,我们找到这个。”

那位同学把手中的相片交到老师手上,眼尖的我早已看出端倪。

我夺过相片,转到后方然后拿到老师的面前让他看。

“一……”

对,照片的背面写着数字。但我并不明白这到底有什么意义。

“犯罪声明。”文夏姐姐突然开口说话。

“这位小姐是什么意思?”老师问。

“犯人把围棋偷走,然后把照片放在那里。”文夏姐姐拿过照片,看了正面一眼以后指着它说:“上面的人大概和犯人有联系。”

相片里有着一个学生的背影,短发,看起来像是个女孩子。

这背影有种熟悉的感觉啊……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对方又有什么目的?”老师问。

“这种东西交到我们手上就对了。”我拍了拍胸膛说,“推理社团就是为此存——”

“小依,别夸大其词。”文夏姐姐训斥道,“这说不定只是好玩罢了,只是为什么会把照片放在这里就不知道了。”

诶……还以为能插手的说,说不定会揭发什么有趣的秘密啊,这总比我们毫无目的四处闲逛好多了啊。

“算了,这些围棋也是人家捐赠的所以也没损失什么。”老师这么说道,似乎是接受了这个事实。大人们都这么容易接受意外的发生吗?

“对了,妳是早上演出的其中一人对吧?”老师问,“那么这位是……”

“同行前来的人。”文夏姐姐答,“应该可以算是她的姐姐吧……”

说什么啊,这一声‘姐姐’都叫了十三年了还应该……不对,这在其他人的角度来看的话她可以算是我的阿姨了吧?年龄差真恐怖……这么说的话我不也算是可证的阿姨了吗?我才十六岁啊!

“总之,你们过来看比赛结果遇上这种事,还是要跟你们说声对不起。可以的话明天再来吧,我们会尽快准备新活动的。”

“当然。”

客套话,谁知道我们明天会不会过来啊,虽然我们很得空就是了。桌游协会的唯一看点就这样没了他们还能怎样?大概也只是把现有的游戏全部摆出来让我们玩一遍而已吧,没什么有趣的了。

这种东西,明天再说吧。反正能逛的地方多得是,实在没什么有趣的东西的话就再来一趟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