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祝融城 - 01.祝融之城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19 9:12:37am

奇幻·玄幻


探访全大陆,到了各个城镇都逗留了一阵子的司湫语依然样貌不变,还是那十七岁模样。他本身还是鸣初城术士管理分协会就的术士,但他是外派术士。这一次他来到了最南方的某个城镇——祝融城,一个不知为何天气格外炎热的奇特城镇。

幸好他穿得很薄凉,要不然来到这个城镇他会热死......绝对会热死......根本就是现在快要热死了吧!这里的人到底是怎样活到现在的?

用手为自己扇风,司湫语恨不得使用冰属性的术式为自己乘凉,可是他最弱的就是冰属性术式,所以他只好忍耐这份炎热。

“真难得会有外来的客人到访呢~”

“阿唯!你又死到哪里去了!”

“我还没死,还活着,人就在这里。”

少年阿唯翻了翻白眼,对自己的同伴如此说道,一边不忘上下打量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司湫语。当然,他岂会晓得眼前的司湫语其实已经活了十几年,只是单纯的青春不败。

司湫语,一个传奇术士,是个享有荣誉之称的荣誉术士,称号为“神眷”。不但如此他还是失落家族之首,神眷司唯一的后人。自从失落历史归还,并且公诸于世之后,所有人都晓得失落家族的存在,也知晓失落家族有谁。不过知晓失落家族有谁的,也就只有阶级比较高的术士或武者猎人等等的方才知晓。

这一些并不是重点,因为重点在于司湫语并非凡人。失落家族其实也不是人类,或者应该说是人族。五大失落家族都是神族,但这是机密,故此无人知晓。所以,司湫语是神族,可他不完全是神族。

他的真实身份不单单只是神眷司后人、神眷术士这么的简单,他甚至还是神族第一殿下弒溡斔转世,更是“御柱”真神之首的时之神。

所谓“御柱”,意即支撑世界的支柱,以“时间”为首,依序下来便是“音乐”、“空间”、“幽冥”和“净化”。

既然是拥有神格,是个真神,司湫语样貌不变,寿命无限也很正常。

看着眼前有着令人感到熟悉的黑色瞳孔的十六、七岁少年,司湫语有些恍神。那清澈的眼神很吸引人,还有就是那若隐若现的冰蓝色碎晶。

“我只是个旅客。”司湫语温和地说道,试图让少年让自己进去,因为他被挡在外面了。

“不行!外人都不可以进来!”后边有个跟少年阿唯年纪相仿的少女一路小跑过来,声色俱厉地叫道。

“他没关系,是个术士,说不定能够帮上我们的忙。”阿唯阻止少女,让出一条路,放司湫语进来。

其实本就不会受到任何阻碍的司湫语只好配合一下,在阿唯的“允许”之下踏入这个祝融城。下一刻,他便晓得为何他们如此不欢迎外来者,眉头更是皱得更深。要不是他进得来,恐怕他就不会晓得这城镇正面临一个大危机。

司湫语在阿唯的引领下来到了镇长的家,那少女也跟了上来,一副深怕阿唯会被他拐走的担心模样。

虽然很想跟少女开玩笑说自己想要拐走阿唯云云的,但无奈他现在没那个心情,因为这个城镇的危机必须优先处理。当然,还有就是顺便找找有没有他想要的东西。

“来自远方的客人,你为何要到访此处?”头戴奇怪方巾,满脸白色胡渣的男子还算是和蔼地问道。

先是一愣,司湫语便笑了笑,“我在全大陆旅行中,同时也是个外派术士,出身于鸣初城术士管理分协会。”

“鸣初城!?啊啊,失敬、失敬!”镇长的耳朵看来是不太好。

脸上写着“无言”二字的司湫语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他就这样跟镇长你看我,我看你,良久,有个中年男子从里边走出来,看到这情景,立刻走过来扶起镇长。

司湫语此时也觉得事情好像变得有趣,不由紧盯着眼前的中年男子与镇长的互动。

“爸!你怎么又在这里冒充我啊!真是的……不好意思啊少年,我才是镇长,这是前任镇长,我的父亲。”中年男子尴尬地解释道,看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无谓地耸耸肩,司湫语很有耐心地等待中年男子把那冒充现任镇长的前镇长扶回房里,然后又回到这里拉开椅子坐下。这时阿唯和少女跑到中年男子身旁,一左一右,颇像金童玉女。

司湫语的视线却不由自主地飘向阿唯身上,有些意外自己居然看不透这个少年。

真是奇怪……他可是时之神耶?怎么会看不透呢?

心里揣着满满的疑虑,他脸上却得保持着温和的笑,不能表露出他对少年的种种困惑。

“你才是真正的祝燊镇长,对吧?”司湫语微微笑道,其实他早就知道这个中年男子才是镇长。

中年男子——祝燊愕然,旋即恭恭敬敬地回道:“是的。”

“别这么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们。话说,我能否先请教你一个问题?”

“嗯?什么问题?”

司湫语微微勾唇,抬起手指了指少年阿唯,“这孩子,叫什么名字?”

大概是没有预料到说他会问这种如此古怪的问题,祝燊先是瞄了瞄少年,然后又看向司湫语,眼底带着满满的怀疑,纯粹的红色术式图阵乍现,眼看就快发动攻击之时,司湫语忽然站起身,眉头紧皱。

他在一眨眼的瞬间,完成了银色的术式图阵,瑰丽的银白冰锥都朝着同一个方向,悬浮在半空之中。当然,冰锥并非指着他们,而是朝向外边。

“有本事你就进来啊?”司湫语那满满的挑衅语气,实在很欠揍。

不过外边的人似乎忌惮着他,不敢进来。

冷笑着,司湫语丝毫机会都不给对方,直接操控冰锥,指使冰锥冲出去,袭向外来的敌人。

就算不去看是谁,他也早已知晓有人盯上了祝融镇。或许,也有可能是因他而起,被他们截取了情报,发现自己正好要到访这个祝融镇。

“你……难道,就是司湫语?那位神眷术士?”祝燊这时想起了某个在全大陆旅行中,来自鸣初城的特别外派术士。

此时此刻站在他眼前,犹如少年般的术士便是——神眷术士,司湫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