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回到未来 - 28 得习惯被她忽视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8-19 5:10:40pm

都市·爱情


安承烨知道,此时李瞳脸上的笑容绝对不是因为他。

他循着她的目光转身望去,看见码头上有一艘快艇刚刚靠岸,张星宇正从那快艇上下来。即使不看,安承烨其实也心里有数,知道李瞳那么甜美的微笑是因为谁。

一见来人是张星宇,李瞳立即转身“唰”一声越过一旁的安承烨跑下瞭望台。她就像是全然忘了有个人一直就站在她身边,满脑子只专注着一件事——要在最短的时间里见到张星宇,只要到了张星宇身边,一切就都会好起来!嗯!会马上就好起来!

奔下瞭望台后,她就像一支离弦的箭那般,朝着刚下船的张星宇直冲过去。

码头上,刚下船正走着的张星宇,远远就看到黑暗中有个身影朝自己奔过来。虽然码头上的照明不佳,那个瘦削的影子他再熟悉不过,当然认得。可是,他最关心的是她怎么跑得这么急?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这么一想的他心里骤然一紧,心焦地立即举起长腿加快速度向那个身影跑去,恨不得马上到达她身边看清楚她有没有事!

飞奔的两个人终于聚首,李瞳二话不说就扑进张星宇怀里,一脸埋进他温暖的胸怀,立时就放声大哭了起来!

虽然还不至于是个女汉子,李瞳也并不是那种爱撒娇又娇滴滴的女生,在人前更是绝不会轻易落泪。但是,今天的她真的好累,那一股压抑了一整天的庞大精神压力,还有那些憋了一整天又不能在人前外露的负面情绪,她的坚强都在看见张星宇的这一刻霎时瓦解,毫无保留地完全宣泄了出来。

虽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张星宇却什么都没问没说,只管一只手轻抚她的头,另一只手紧紧搂着她。

他就这样把下巴搁在她头顶,无声地抱紧她。

平静的夜里,李瞳耳边除了哗啦哗啦的潮水声,就是张星宇胸口啪嗒啪嗒的心跳声。她就这样贴着他的心口,听着由他的心跳声搭配潮水声组成的独特协奏曲,心情渐渐和缓了,平复了。

待终于不再听到她的哭声,张星宇才温柔地扳直李瞳的身子。他首先用指间为她拭去脸庞的泪水,再从头到尾仔细将她检查了一遍,确定她没有任何外伤之后,心里那七上八下的十五个吊桶总算放下了一半:平安无事最重要!

他捧起她的脸,用自己的额头抵住她的:“报告长官,宇宙超强无敌号张星宇报到!从这一秒钟开始,任何大大小小事务,请全部交给我来为你处理。快告诉我,是谁欺负你了?”

李瞳虽然已经不再嚎啕大哭,却还是一时止不住啜泣,一边吸鼻子一边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我……我没……没事。没人……没人……欺负我…….是我自己……不好,才会……才会被大家讨厌了。”

看着她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诉,听着她那断断续续的自责,张星宇心疼不已,在她沾满泪痕的脸上亲了又亲:“你哪里不好了?他们只是还没看到你的好而已。我很肯定,只要多和你相处一段时日,大家一定就会知道你有多好。我非常确定,当大家看到你全力以赴的态度后,他们一定会明白!你一定很累了吧? 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你感觉累了,就尽管召唤宇宙超强无敌张星宇来为你服务。不是我自夸,我这个胸膛不但厚实可靠,而且冬暖夏凉,只要稍微靠一靠、抱一抱,你就会顷刻充满继续战斗的能量!”

李瞳被他逗笑了,用食指戳了戳他的胸口:“真的这么神奇哦?”

见她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他松了一口气:“怎么不神奇?简直太神奇了!最特别的是这个宇宙超强无敌限量版的怀抱只为李瞳你一个人开放,而且是无时无刻、何时何地、随传随到!”

李瞳“嗤”了一声:“这可是你说的!要是我真的召唤了你又不出现,我可不会手软,一定会重重处罚,家法伺候!”

张星宇在她嘴上深深吻了一口,用低哑的声音轻轻道:“货真价实,无论你怎么考验,我都有自信会高分过关。”

李瞳再次把脸埋进张星宇的怀里,尽情享受着他身上总会让她无比温馨又安心的气息和温度。她那一颗原本因为被同事们无视而满怀委屈的心,当下就因为张星宇的宠溺,被幸福灌得满满的,暖暖的。

“爱哭包,总算不哭了吧?”张星宇打趣道:“你啊,从小时候开始就是个爱哭包。还记得吗?你三岁那年在公园里走散,结果哭了一个小时都停不下来, 直到最后我不得不‘进贡’自己珍藏的美味巧克力哄你,你才不哭了!”

李瞳在他怀里“嘿嘿”笑道:“我当时那么小,怎么会记得啦?反正你这辈子注定了要哄我就对了。”

张星宇把她抱得更紧一些:“甘之如饴。我说过的,李瞳是张星宇此生最重要的事。只要是关于你的一切,我都甘之如饴。”

他们俩独处了一会儿,张星宇又开口:“时候不早了,你忙了一天,也该饿了吧?如果不想见到其他人,我这就带你回家做好吃的给你吃?”

李瞳摇摇头:“那倒不必,我又不是孩子,总不能因为一点儿挫折就逃跑啊。更何况我哭了一场后已经没事了!走吧,我们去和大家一起吃。刚刚因为只有我自己一个,所以不敢独自面对。现在有你陪我,我不怕了。”

张星宇微笑赞许:“这就对了!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我们俩双剑合并,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一定把他们全都杀个片甲不留!”李瞳笑着接下去:“又是这句老话!你就不能换句新的台词啊?”

张星宇见她恢复了元气,便牵起她的手,拉着她往小岛中央的玻璃屋走去:“走!我们大快朵颐去!我特地点了你最喜欢的芝士烤龙虾呢!”

站在瞭望台上看着他们的安承烨,此时心里五味杂成,心情非一般复杂。见李瞳不再沮丧,他当然很安慰。可是被李瞳忽视,再加上亲眼见到了她和张星宇两人亲亲我我的情景,安承烨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儿。

他迈开步子向度假别墅的方向走去。反正已经没有吃饭的心情了,倒不如回房间早点休息。

一阵阵泠泠的海风吹袭独自走着的安承烨,他心里犹如吹过一阵阵悲凉,心底升起难以言喻的清冷和无奈。

即使不是滋味儿,又如何?在她心里,他就只是个普通朋友而已,这个现实他只得接受。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安慰自己、鼓励自己道:既然选择了默默爱她,就必须赶快去习惯--习惯只当朋友,习惯默默在一旁看着,习惯她不会把自己放在第一位。自己一定要学习去享受孤单,一定要更加纯熟地去应付这种被冷落的滋味。

回到了房里,安承烨就直接走进浴室盥洗。

冰凉的水柱自花洒打在他身上,那清爽的快感让他心中的郁闷舒缓了不少,整个人也舒坦了。

冲好澡后,他裹着一件浴袍走出浴室,赫然惊见自己房里的那张大床上竟然卧着一个女人!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