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I - L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8-20 6:03:21pm

其他·同人


“妳们两个到底干了什么事情……”

“鹰狗要以——”

“给我吞下去才说话。”

“经过料理学会的时候不小心买多了现在正在想办法全部吃掉。”

我和文夏姐姐正站在学校大门前与千夏姐姐解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离开桌游协会以后不久,文夏姐姐就问我哪里有卖吃的,所以就把她带到了料理学会那里,结果我看到了一桌又一桌的美食所以……

“文夏怎么连妳也这样?”千夏姐姐无奈地摇着头说。

“看她那么开心不想让她失望嘛。”文夏姐姐苦笑着说。

“我也没买多少吧?”

这句话让千夏姐姐的怒火燃烧起来。

“妳左手一袋右手一袋还敢说不多?”

“都只是半袋而已!”

真是的,就一盒章鱼烧、一盒炸鱼丸、一条香肠、一盒鸡肉块、一块炸鸡、一盒炸虾糕、一盒煎饼……

好像真的有点多……

“妳买这么多怎么可能吃得完啊?”千夏姐姐接过袋子往里面翻,过了不久又抱怨道:“还全是油炸的食物……不行,这不可以一天吃完。”

“诶!”怎么这样!放过夜的话味道会变,到时就没那么好吃了啊!

“在这之前妳一定是吃了些什么的对不对?”千夏姐姐问。

“没有!”绝对不能让她知道!

“小依,不要撒谎。”文夏姐姐说。

文夏姐姐妳这叛徒!

“给我招出来,不然这些全部没收,然后晚餐就只能吃白菜。”千夏姐姐怒瞪着我说道。

赤裸裸的威胁啊!妳真的以为我会就此服从吗!

“只是冰棒而已……”

代价太大,不能乱来啊!

“净是吃些垃圾食物……”千夏姐姐摇了摇头,无奈地说:“……不行,今天晚餐以后不可以吃甜点了。”

“诶!”

“谁让妳那么贪吃。”

“之前——”

“之前是说好了,但妳今天这样实在不行。”她双手叉腰说,“妳再这样吃下去身体会负担不了的。”

我转向文夏姐姐打算向她求助,怎么知道她摊开双手,一脸无奈地说:“妳千夏姐姐说的对,这种东西还是少吃为妙。”

叛徒!

“多——”

“不行,一口也不行。”

啊!

“听话,不要这么任性。”

这不是我任不任性的问题了,这关系到食物新鲜的程度啊!如果放过夜可是会变味的啊!如果是先冷冻然后加热的话就没那么有韧性了啊!

“对了,刚才桌游协会那里的围棋不知道被谁偷走了,妳有接到什么投诉吗?”文夏姐姐岔开话题。

“有人偷东西?”

会这么问的话就代表不知道吧?

“不是到处巡逻的吗?”我问。

“突然就被叫去后门那里去管理交通。”

“那么一定很累的吧?”

“诶?还好吧……”

“那么累了还要拿那么多东西,来我来帮——”

“不用,到妳手上过不久就全进妳肚子里了。”

被拆穿了……算了,就算骗到手我也没办法一次吃完,这确实是我买多了啊……虽然这么说但想到要把东西放过夜就觉得非常的不高兴!

*

过了一个犹如地狱一般的夜晚,一大清早就来到了学校,原因嘛……也没什么,就只是因为姐姐需要早到所以也就跟着去了。

走进校门以后我们俩就分道扬镳,她往办公室去,而我则是往课室那里去。昨天没有机会过去,今天就来看一眼我们的的班级……究竟在搞什么东西……

我站在校门口附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往我的班级门口望去,猛然发现一只……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我的词典里没有任何的词语可以用来形容眼前的这一只……怪物?

虽然说距离不是很远,但要清楚辨认那到底是什么的话还是不够近。为此,我特地走到那里去看。

为什么是特地?我看到门前那只东西以后就已经颜面尽失了啊!我绝对不会说我是这班级来的!绝对不会!

以为就只是这样吗?开什么玩笑!我走近一看,那根本就不算是生物吧!别说现实中没看过了,就连是在什么动漫电视连戏剧还是什么卡通虚幻动作大片都没看过的那种怪物啊!

三个头,分别为蛇头、虎头和鳄鱼头。光是这一点就可以让我吐槽一整天了好吗!为什么三个完全没关系的东西会在这……身体呢!远看的时候还以为是个人状的物体,怎么走近一看连个身体都没啊!

“这位同学,我看到了妳非常厌恶的样子,和昨天那一位同学一样。”

“何止厌恶,这丢脸丢到家了,我绝对不会说我是这一班级的学生。”

等等,那是谁在说话?

我回头看去,发现嘉盛和……另一位男同学站在一起,手中拿着两袋东西。

“这么说太过分了吧?”

不,肯定不会。

“所以,把这鬼东西拆了丢掉。”嘉盛说。

“要我说直接放把火烧了辟邪算了。”

“喂……”

我不管这东西到底用了多少时间弄出来,但这东西就是不允许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依,身体还好吧?”嘉盛看起来有点担心地样子。

“如你所见,什么问题都没有。”我摊开双手说,“这么早过来干嘛?”

“解救我们的班级。”

“所以我不是说了吗?把这鬼东西烧了辟邪就行。”

“喂!”站在嘉盛旁边的男同学抗议道,“这东西我弄了很久的啊!”

“不拆?”嘉盛问。

“不拆,你又能拿我怎样?”

拽啊……

“果然还是放火烧了比较好。”嘉盛转过头来,吩咐说:“妳到化学课室里拿火柴,我去准备灭火器。”

“遵命。”

答应下来,准备启程到化学课室的时候就被拦了下来。

“我拆!”

面对普通的学生,果然还是得用激将法啊。

那男同学垂头丧气地把那怪物的零件一一拆下,而我们则一起走到了课室里头。

原本觉得外面都这么糟糕了里面会不会比外头还要严重然后抱着必死的决心走了进去,打开电源,却发现其实摆设还是不错的。至少灯火通明,只是不知为何他们把窗户用黑色的颜色纸封了起来。

“如果外头的装饰有里面的十分之一就好了……”我摇着头无奈说道。

“因为我直接放手不理,所以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负责布置的工作。”嘉盛说,“直接问乐寅的话他肯定会把功劳全部往自己身上揽的。”

“确实……啊不对,乐寅是谁?”

名字有点熟悉啊,但想不起来。奇怪了,既然名字有点熟悉的话就应该是见过面的才对啊,而且嘉盛也认识,会是谁呢?

“诶?妳不知道?”

努力地想了好一阵子,还是想不起来,只能摇头作罢。

糟糕了啊,最近记忆力好像开始衰退,咳咳,人老了,咳咳。

“刚还吐槽得那么爽……”

“有关系吗?”我问。

等一等,难道说……

“刚刚和我一起过来的,叫乐寅,还是同班同学妳怎么不知道?”

“诶……算了,现在知道了就好。”我挥了挥手说道。

虽然说有点随便,但总比完全不知道来的好吧?

“所以我们班级是搞什么的?”我问。

“咖啡厅……”

这语气听起来有点怪,难道是有什么难题吗?

“这种东西找我就对了。”我拍了拍胸膛自豪地说,“因为不能喝巧克力所以我早已喝遍全镇咖啡了。菜单呢?”

听到我这么要求,嘉盛缓缓地从塑料袋里取出一张纸张。

等等,校庆昨天就开始了,现在才印菜单会不会太迟了啊?

我接过菜单打开一看……

不看还好,看了我直接就神经衰弱了啊……

“全是冰冻的客人是要喝什么啊……”

种类是很多,但全是冰冻的啊……从冰冻绿茶到冰冻巧克力……最后那一个冰冻巧克力这大概什么都不用做,直接买现成的巧克力就行了吧……

“所以我要他们加了些热的饮料,但他坚决那些要放在背面所以只好妥协了。”

“不如我们直接把背面换成正面好不好?”

“我本来就有这个打算。”

这班级,虽然待了四年但这是我第一次,第一次有种没救了的感觉……

“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我问。

就只是这样的话肯定不够,有没有人过来这才是重点。我们的班级地理位置算是不错的,处于最容易被人看见的地方。现在只要让其他人把昨天在这里看过的东西全部忘记就行。

“娜资和灵珑说会到处走走顺道宣传。”

“要不要叫几个人直接在校门口拉客?”

“不是这么说的吧……”

“有问题吗?”

奇怪,我倒觉得我的提议不错的说。

“没,这点我会考虑。”

什么嘛,颠三倒四的。

“早安。”灵珑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外面的不明物体被清理掉了啊,那真是太好了。然后菜单重印了没?原本想要叫你们多印一些的结果忘了。”

她和娜资两人一起走了进来。

奇怪,少了一个。

“重印了,但也没印多少。”嘉盛随手抽出一叠递给灵珑说,“拿去做样本吧。”

“灵凤呢?”

虽然现在问这个问题有点不太适合但一大早就没看到她这是件稀奇的事。

灵珑听到了我的问题以后脸色突然变了许多,看起来像是在鄙视她人一样。

“那臭女人……”

哇,这火药味好重。

“什,什么意思……”

“有了男人就丢下我们这一群人不管,放我们自身自灭……”

看来还是不要多问比较好!

“啊突然想起这个问题,你们说菜单重印是什么意思啊?”话题转移之术!

“看来还得重印一次了……”娜资说。

“什么意思?”

“少了一项。”

“你们到底是在说什么啊?”

就只是昨天一天没到这里而已,怎么就完全插不进他们的话题了?

“依,昨天的菜单妳还是不要看比较好……”嘉盛认真地说。

怎么突然那么认真?

“我也是这么觉得……”娜资附和道。

“有那么糟糕吗……”

三人同时点了点头。

“那么夸张?”

他们再次点了点头。

看来我还是不要看比较好……

“少了一项又是什么意思?”

“原本菜单上还有一道菜肴的,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变成空白的。”嘉盛说,“那个的话他们也已经忘了是什么所以决定取消掉。”

“连自己菜单有什么都会忘记这是什么概念啊?”

他们一开始就没打算认真开档口的吧?只是为了参加而参加的吧?

“这件事就算了吧。”灵珑无奈地说,“反正我也没多看好他们。”

“喂。”早上那位男同学……咳咳,乐寅站在门口那里,脸上带着些许不快的表情。

“丢了吗?”嘉盛问。

“一干二净。”

他的样子看起来有点无奈,但为了我们的班级,你必须做出牺牲。

“那就好,留着的话肯定不会有人过来这里的。”灵珑这么说着拉起了娜资的手,往门外走:“那我和娜资到外头乱逛,虽然这么早应该没什么人但我们会去比较热闹的地方推销。”

“那么我——”

“我跟去。”

我才想说我要跟去结果就被乐寅抢先一步说了出来。

“喂,这东西你搞出来的还想要跟出去乱逛?”嘉盛不满地说。

“没一个了解菜单的人跟着,要是被人家问起那怎么办?”

“我还是第一次见过那么有道理的偷懒啊。”我板着脸说。

“而且我也不想打扰你们俩的二人世界所以再见了。”

什么意思?

他说完以后也不多做解释直接就跑了。

“把事情搞成这种地步还把工作丢给我们,真是的……”嘉盛抱怨道。

“抱怨也没用了,看来这一次我是没办法陪我姐到处逛了啊。”

昨天还信口开河,说要带文夏姐姐到处走走看看,今天就被卷入麻烦事了,待会她来了的话该怎么办啊?

“哪一个姐姐?”

“你不是在废话吗?”

“不,妳都把文夏小姐和徐老师叫成姐姐,我怎么知道是哪个?”

“我徐大老师还需要我陪的吗?”

“话说回来,妳不是被徐老师领养的吗?怎么不叫妈?”

……

这问题我没想过……

“而且妳把老师儿子当成是自己弟弟,却又把他妈妈叫成姐姐,那孩子懂事以后一定会问的,到时候妳又应该怎么解释?”

这问题我倒是有想过。

“就习惯叫姐姐了嘛,而且突然之间叫她一声妈这大概会把她吓得魂飞魄散吧。”

“我只是这么说而已,别真的这么叫啊。”

“知道啦。”

我没那么笨好吗?

“废话就不多说了,帮忙整理一下吧。”

“不公平,我明明也想要到处走走。”

“妳也走了的话谁来帮我?”

“好嘛,我留下来就是了。”

把这里的事情全丢给他一个人是有点过分。算了,反正没事做,这样清闲下去的话我也会觉得闷。再说这是我班级搞出来的东西,要真的放着不管的话也太过没人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