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回憶之地 迴歸篇 - 第一百三十一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08-28 2:31:53am

奇幻·玄幻


過去 【3264 字】

漆黑一片裏,隱約傳出一些聲音,燃燒着的聲音,張開了眼睛看見的是燃燒着的建築物,人的哀號聲不時傳來,發覺自己躺在地面,那人就是扎穆斯。隆漢,一頭金髮,不瘦不胖的身材,那有點肥胖的臉雖不算美男,但也不差。他緩慢的站了起來,忽然右手被人拉着跑起來。

‘快!扎穆斯!’

那人是扎穆斯的母親,一頭長長如金子的金色頭髮,光滑的臉掛着憂傷,但她的美麗並沒有失去,身穿高貴的服飾可以確定她不是普通貴族。

‘爲什麼我們要跑?衛兵呢?父王呢?’

其母親搖了搖頭,走到走廊的盡頭,沒有停下腳步果斷的左轉跑去。

‘難道父王...’

兩人走到一道門前,母親打開了那門把扎穆斯拉進門後就匆忙的把門關上並且把門旁的櫥子擋住門,門後隨即傳來弓箭射擊聲,看來已經被發現了,那房間裏有着很多廚具,大概就是廚房。母親滿頭冒汗,喘氣的臉卻強裝出笑容,雙手搭在扎穆斯肩上。

‘扎穆斯,你冷靜的聽我說,父王爲了保護人民,保護我...已經不在了。’

‘怎麼可能...父王他...’

此時門響起敲打聲,母親拉着扎穆斯去到牆壁前面,她伸出手按了某個磚塊,磚塊陷入,牆壁隨即打開,是個暗道。

‘逃生道?母后是要逃跑嗎?我不逃!就算死我也會拉着殺死父王的人一起死!’

扎穆斯甩開母親的手大聲說道,母親一巴掌打在扎穆斯臉上,嚐到一記耳光的扎穆斯生氣想要罵出口,但是母親抱住他,聽見了她的哭泣聲,原本生氣的扎穆斯冷靜了下來。

‘母后...別哭好嗎?’

母親鬆開擁抱,哭泣的臉眯着雙眼強壯的笑容,扎穆斯看了心裏覺得難過,母親望去門,見門差不多要被撞開。

‘扎穆斯,你要活下去,答應我,離開戰事平安的活下去。’

說完後母親把扎穆斯推進暗道內,同時按下了暗道的按鈕,石門逐漸關上,同時門被撞破了,石壁也關上了,只聽見劍揮砍聲,物體跌落地上的聲音,扎穆斯拼命的敲打着石壁。

‘母后!!’

漆黑的暗道裏隱約閃耀着光,那是燃燒着的火把的光芒。扎穆斯腳上感到粘溼的感覺,扎穆斯望去,是血,扎穆斯如崩潰般更大喊起來。

‘不...不!!’

‘走了!!扎穆斯!!’

身後忽然來了一個人拉扎穆斯的右手以及他熟悉的聲音,扎穆斯稍微轉頭望去拉住他手的那人,他是扎穆斯的好友兼見習騎士,奧迪。雷。一頭雜亂的烏黑頭髮,平民臉,不帥不醜,但覺得認真打扮起來會是一名帥哥。見到扎穆斯那哭泣的臉停止了敲擊石壁,隱約看得見雙手因爲敲擊而受傷的傷痕。

‘奧迪...打開這門...母后還在那裏...’

奧迪搖頭,想拉扎穆斯離開,但是扎穆斯反抗甩開他的手,扎穆斯哭訴道。

‘奧迪,算我求你...爲了母后...’

此時聽見石壁後發出敲擊聲,似乎是打算敲碎牆壁,奧迪強拉扎穆斯離開。

‘再不走的話就辜負了殿下的用意了。’

‘我不走!!母后...她...’

‘已經死了。’

‘沒有!!母后她還活着!!就在那石壁後面!’

‘已經死了!!難道你還沒醒來嗎!?大家都死了!!國王!!皇后都死了!!’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扎穆斯雙手抱頭搖頭否認,奧迪發現石壁開始擋不住了,右手以手刀方式敲打扎穆斯後腦令其暈去,奧迪抱起他迅速走往暗處,消失了...

‘我活下來了。’

2

‘主人,這些是食糧和士兵的記錄文件,以及少許國民的需求文件。’

維多手上拿着一些文件出現在刃月的房間裏,房間很普通,和普通村民房間幾乎一樣,沒有華麗的掛飾,普通的書櫥,普通的裝着紫色花朵的花瓶,普通的睡牀,貧窮?全身包紮着繃帶的刃月睡在牀上疑問。

‘真的要看嗎?’

‘既然主人已經回來了,能力也有了,不能再逃避了。’

‘那個...我覺得維多你繼續管理好了。’

‘主人,之前因爲主人失去了能力,爲了讓不死者們的安心我才代理,而現在已經不必了。’

‘誒---!’

刃月不知爲什麼很抗拒看文件,維多卻把文件放在刃月牀邊,拿着其中一張文件提在刃月眼前,刃月右手不知爲什麼顫抖着接過文件,一眼望去,放下文件,左手蓋着雙眼的刃月笑了起來。

‘看不懂...’

‘嗯?主人哪裏看不懂?’

‘文字...’

‘...’

‘我說啊!這是什麼字!?蚯蚓字嗎?我重來沒看過這種字啊啊啊!!’

‘是那樣的嗎?看來有必要請主人學會我們的字。’

維多走到書櫥那裏左看右看,刃月直接大聲說。

‘拒絕!’

維多拿了一本書望去刃月說。

‘主人。’

‘我拒絕!!一把年紀了還要我學寫字...不幹!’

此時房門打開,來者是素麗,一身輕便服的素麗手拿着一支木棍露出一臉微笑,但看起來卻很恐怖。

‘我都聽到了哦~刃月~’

‘素...素麗?妳想幹什麼!?我說明在先,我還...’

素麗把刃月從牀上挑起在半空,一擊棍打把刃月打飛到牆壁上,房子直接稍微搖動起來。

‘還...沒...痊...癒...'

貼着牆壁慢慢滑落的刃月疼痛的慢道,同時也感覺到懷戀,棍打...素麗一臉不開心的吐了口氣。

‘學習沒有分年紀老幼的好不好,真是的...不過真的看不懂嗎?讓我看看。’

維多一時之間不懂要怎麼反應,看到素麗拿起文件想要阻止的舉動說。

‘啊!那是...’

‘身體腐臭味令人類覺得噁心,希望能找出解決法...’

刃月摸着被擊打的腰部站起的同時看着素麗。

‘妳?看得懂?’

‘誒?怎麼說呢?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我會自然明白上面寫的是什麼字。’

維多看着素麗,好像知道什麼的開口說。

‘是因爲神族在妳身體裏面的關係吧?’

‘啊,我都忘了呢。’

刃月那燃燒着的雙眼變細疑慮道。

‘神族...他不會再次奪走妳的身體吧?’

放下文件的素麗搖頭回道。

‘不會,他成爲了這東西。’

素麗動了動手上的木棍,刃月見後說。

‘木棍?’

‘嗯,可以說是變成了和斯班的聖典一樣,可以自由變化成爲武器,如這樣~’

素麗隨便一揮,木棍變成了三節棍,再揮動下變成了長槍,最後變回了木棍。刃月見後回想起什麼而傷心起來,因爲是骷髏頭的他表露不出什麼感情而沒有被他人發現,沒說什麼坐在牀上,轉頭看向牀邊的文件。

‘真的要學嗎...’

維多恭敬般向刃月鞠躬回道。

‘我會盡我所能教會主人的。’

想逃避的刃月強裝出笑聲說。

‘哈哈...是嗎...’

此時素麗揮動木棍停在刃月的眼前,嚇到刃月全身抖了下。

‘你就乖乖的給我學!偷懶的話你知道會怎樣的了?’

素麗微笑的說後,不知怎麼感到笑臉很陰深的刃月急忙回道。

‘是!我知道了!我會學!!’

素麗聽後滿意的點了下頭轉身走向門處,發覺忘記了什麼的而望向維多說。

‘對了,腐臭味的話,用香水不就好了?’

‘香水?那是人類貴族才有的東西吧?而且聽說很昂貴,聽說製作也蠻困難。’

‘嗯?我會製作噢。’

‘咦?’

維多聽到不可能會有的回答而呆了下。

‘妳說妳會製作?’

‘嗯啊,只要有材料的話,要幾多都可以做出來。’

‘失陪下,主人。’

維多向刃月鞠躬下後走到素麗那裏。

‘素麗大人,我們去外面談下。’

‘誒?’

維多推着素麗出門外,關上了房門,房間裏沉靜起來。刃月手拿着一張文件躺在牀上觀看,懊惱起來的他放下文件坐起,望去房間的窗口,感到沒事做的刃月下牀走到窗口前,見到的是不死族和鳥人族建的簡陋草屋,文明並不發達。

‘有必要改善啊。’

刃月望了望房間的四周,笑了起來,爲什麼會笑呢?刃月的心理訴說着。這些時間裏都過着戰鬥的生活,現在的平靜...有點不適呢。不過不改變下這樣的環境不行,完全不像人可以住的啊,雖說我是不死族...

刃月伸手摸着由木頭製作的牆壁。很粗糙...總比沒有的好,唉...刃月嘆氣再次望去窗外看見天上飛翔的鳥人族。不知法西諾怎樣了,去看看吧。

此時房門被人敲了數聲,刃月發覺疑道。

‘嗯?那麼快就回來了?進來吧。’

隨後門打開了,來的人是莉莉。

‘那個,刃月大人你好點了嗎?’

‘哦,是莉莉啊,沒什麼了,只是身體有點僵硬,帶我去法西諾那裏走走如何?’

莉莉點頭微笑說。

‘嗯,走走對身體也會好點。’

‘那麼...’

刃月往門前走去的時候不小心滑倒向莉莉,倒在莉莉的胸前,匆忙站穩的刃月急忙說。

‘抱歉,抱歉!我不是...’

‘原來大人喜歡...’

‘不...’

此時莉莉身後發出殺氣,看見素麗一臉笑容並且發出殺氣的刃月驚訝的張大口,見素麗摩拳擦掌說。

‘本來想回來安慰下你的...我改變主意了!’

‘那個...素麗,是誤會!!’

‘去死吧!!你這混帳骷髏!!’

就那樣,不死王國內發出了慘叫聲,刃月的慘叫聲。

第一百三十一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