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祝融城 - 03.意外访客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21 5:19:37pm

奇幻·玄幻


自从恢复神格之后无数次的梦见的画面再次找上门来,这一次却比起之前还要的清晰可见。他看着梦境内,自己手中的五颗石头逐渐碎裂,五种不同颜色的光球四散,而他则躺在血泊之中,无力地看着那些光球从自己的指缝间溜走。

一闪一闪的粉雪般晶体如此显眼,那冰蓝色是多么的令人感到熟悉难过。不断落下的眼泪几乎滴落在他脸上,可是他看不见是谁在为了他而哭泣。

是“他”吗……?是那个让他永远都无法忘记,属于他的唯一好友,无论经历多少个轮回转世,也绝对是好友的“那个人”吗?

梦又到了奇怪的地方便结束,他睁开双目坐起身,脑袋有些晕乎乎。等到眩晕完毕,他才摇摇晃晃地走进厕所洗漱一番,再按着太阳穴走出来。

时之神的能力其实是很强的,有时候他都无法完全控制自己的能力。不过,这个梦已经很久了,他还是搞不懂这个梦到底意味着什么。

抓抓头,司湫语果断将自己的梦境抛之脑后。反正想太多也没用,毕竟这个梦怎么看都好,绝对是该死的预知梦。偶尔,还是会做预知梦,但这个梦,非常的不祥。

具体上为何不祥,他本身不清楚,也不想去想。

“司湫语大人,您醒了吗?”这声音是那少年阿唯。

实际上对方本名是逽殝蓝唯,不过这名字可不能公布出来,否则阿唯会被人类仇视,甚至还有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

随便应了一声就把门打开,身高几乎跟他差不多的阿唯有点被吓到,整个人都往后倒退了一步,黑色的瞳孔有那么的一瞬间变成了冰蓝色,那粉雪般的冰蓝色晶体也一时控制不好,四处飘散。

“啊啦啊啦,抱歉抱歉,让你受到惊吓了。”

“没事……但还请你下次别突然开门,有些人心脏不经吓。”阿唯无奈地说道。

司湫语尴尬地笑了笑,旋即转移话题。

“那么,你找我有何事?”他不解地问道,毕竟他们不可能跑来找自己。

阿唯面露迟疑之色,最后还是一咬牙,对他招了招手,在他耳边低语。

“黑暗教廷有个司铎混入我们城镇。今早,河里发现了一具尸体,不过目前消息封锁,只有镇长和我还有楚绫以及发现尸体的一位来自赛彭城的术士才知晓此事。”

“赛彭城?是不是姓白的?”司湫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白家术士。

阿唯又再次吃惊,看来司湫语果然猜中了。结果阿唯直接抓着司湫语,把人给拉到镇长的办公所,因为知情者都聚在那里。把司湫语给找过去只是单纯预防意外发生,虽然不晓得会发生怎么样的意外。

任由阿唯拉着自己走,不一会儿他们俩都抵达镇长的办公所。

果不其然,司湫语立马看到熟悉的脸孔。

不但是白家的术士,而且还是自己认识的,这世界还挺小的。

看到司湫语出现在此,长得斯斯文文,头发有些花白的男子也满脸的惊讶。他还很有礼貌地鞠躬,看来是晓得司湫语的身份。

“能够再次见到你这个昔日的学生,我也算得上感到欣慰了吧。”

“白惊哲老师,许久不见,承蒙夸奖。是说,你怎么会在这里?”司湫语好奇地问道,虽然他大致上可以猜到白惊哲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于是白惊哲便悄声向司湫语解释一番,听得他都皱起眉头,其余三个也不知道二人具体上到底都说了些什么。反正,他们也没资格插手管那么多。

接着下来白惊哲就拿出三张照片,而且都是偷拍的照片放在桌上,然后又从包包里找出文件夹打开来让他们看看相关资料。

司湫语拿起其中一种照片,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微微眯起双眼。

照片上是个正从某个古董店铺走出来,有着挑染成绿色的长发,长相普普通通,身材也很中等除了胸前伟大的女人。重点是那经过这女人旁边的男人,因为他认识那个男人。

为什么……这个人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发现司湫语似乎注意力不在这黑暗教廷司铎的身上,阿唯走过去,站在他面前。

“请你认真点。”阿唯很严肃地说道,那神情简直跟谭楚唯一模一样。

谭楚唯是司湫语的师父兼养父兼好友,前世也有极深的因缘。可惜他在司湫语还未恢复神格,未想起时之神之前便死于非命,被一个该死的诅咒害死。

当然,这个诅咒已经解除了,而且还是持有天与地支柱——“御柱三书”之一——“治疗之书”持有者也就是所谓的“调停者”緕嫊协助帮忙方能解除。

没办法,对谭楚唯施加诅咒的是可以破坏一切的“御柱三书”之一——“崩坏之书”持有者的“破坏者”祖戈维黑瑟,而能够制止祖戈维黑瑟的便只有他的心上人緕嫊方能阻止。

言归正传,这个阿唯,实在太像谭楚唯了。

不但如此还拥有一个相似之处。

冰蓝色的粉雪晶体与冰蓝色的六瓣雪晶,这其实很相似,也很特别。

“谭老师……”司湫语鬼使神差地看着阿唯如此称呼道,听得其余在看资料的三人都不约而同看过来,尤其阿唯都愣了。

真不巧的是,祝融城的这些人都不怎么认识谭楚唯或司湫语所以不会明白他的心情。

白惊哲在最初的惊讶之后,很快便冷静下来。

“小语,那不是谭楚唯。”他叹息般地说道。

此时司湫语也稍微回了回神。

“我知道……但是,他们太像了。”司湫语最后一句话说得特别轻,他们都听不见。

然后他们便继续查看资料,时不时看看照片,好确认这资料是正确的。

“照片里的司铎似乎从古董店铺拿了什么出来。”白惊哲指了指第二张照片上的女人手中拿的某物。

可惜这偷拍照片拍不清,那东西看不清楚。

司湫语也就看看这照片,仔细去辨析这照片里的女司铎到底从古董店铺拿了什么东西出来。

结果才看了一会儿,司湫语脸色都白了,整个人甚至站起身。

“到底怎么了?”祝燊有些不耐地问道。

“白老师,结界……帮忙替这个城镇布置结界,设定结界阵眼。快快快!黑暗教廷这是打算血洗祝融城啊!!”司湫语慌忙地叫道。

于是白惊哲立即照着司湫语的话语去设定结界阵眼。

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