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祝融城 - 04.古董店铺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22 10:30:25am

奇幻·玄幻


解释什么的根本来不及,司湫语在说完话后就拉着阿唯往外跑,很快就没了人影,也不晓得跑到哪里去。白惊哲只好乖乖地照着司湫语的话,去布置专门守护城镇的强大结界与其阵眼。

话说司湫语抓着阿唯跑到了祝融城的某个古董店铺。

要不是阿唯有看到那些照片,恐怕他都认不出原来那古董店铺就在自己的城镇之内。虽然他不清楚为何司湫语会晓得照片的古董店铺就是祝融城的,但是重点在于他那突然间的紧张是怎么一回事。

直接推门而入,“叮铃”的声音来自上面,原来风铃的声音。

柜台后边正在擦拭青瓷器皿,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一副狗眼看人低神色的男人正好看过来。他的眼睛之中,带着不满,似乎是不太喜欢这个时间有客人上面。

无奈生意还是得做,这应该就是老板的男人默默放下手中的青瓷器皿,不耐烦地看着他们。

“请问有何事?”男人淡淡地问道,语气显得格外不耐烦。

“贩卖灵器给黑暗教廷,做这种生意,就跟良心被狗吃了一样,没分别。”司湫语冷声笑道,放在身后的右手反而有了不少的动作。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做这种生意?”男人此时已把手再次伸向青瓷器皿。

然后他们都朝着彼此露出了笑容。

银色与绿色的光芒同时泛起,不同的是,司湫语是术士,男人却不是术士。这个男人是武者,而且实力不弱,估计是特级五阶以上的武者。一个用术式,一个用灵器,谁胜谁负,结果尚未出来。

司湫语毕竟不是人类,也不算是神族,他可是真神,故此他的能力远比男人还要的强。

就在他们俩快要打起来之时,阿唯已介入二人之间,冰蓝色的粉雪晶体分别困住二人的行动。他满脸黑线地看了看司湫语,又看向男人,然后就划出了冰蓝色的术式图阵。

“冰晶锁。”

随着话音方落,一条条冰蓝色,并且冒着冷气的锁链自地面上升起,不一会儿就把男人给绑起来,动弹不得。司湫语在旁看了都有些呆滞,可他不明白为什么阿唯要选择困住对方,而不是直接把对方给干掉。

当阿唯解除了自己的粉雪晶体,他缓缓地走到柜台后面,平静地看着男人。

这时,司湫语才发现到男人似乎不太敢看着阿唯。

有猫腻!!

“为何不敢看着我?”阿唯问道,视线却不曾从对方身上移开。

男人保持缄默,仿佛宁死都不肯回答。

在旁看了好一会儿,司湫语便走过去。

“阿唯,你认识这家伙?”他皱着眉头问道。

可以的话,他希望阿唯不要被卷入这件事。早知道他就不应该把人给抓来这个古董店铺,那么事情或许不会变得如此复杂。

只见阿唯忽然沉默下来,司湫语就觉得事情变得更加的不单纯。他叹息,走过去把阿唯拉过来,不理那男人突然间朝自己投来的仇视眼神,把阿唯拉到角落处。

此时,阿唯这才愿意开口。

“他是我的养父。”

短短的六个字,让司湫语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养父?

他还以为祝燊是阿唯的养父,怎么现在养父变成了这个男人?!

司湫语扶额,一边努力消化这消息。然后,他又看向垂眸不说话的阿唯,顿感此事有些不太好办。他承认,他对待阿唯跟别人不一样,反而接近偏袒。但,这古董店铺的老板是黑暗教廷的人。

或者,应该说是中介人,因为他只是负责贩卖灵器给黑暗教廷。

“你先回去吧,这家伙我负责处理。放心,我不会杀了他。”司湫语经过一番思考才说出这句话。

纵使有千万个不愿意离开此处,阿唯还是选择听从司湫语的话,看了男人最后一眼便转身离去。

看着阿唯逐渐远去的身影,司湫语打了个指响,古董店铺自动关门并且还上了锁。接着他解开男人身上的冰锁,下一刻男人已抓着有青瓷器皿转形变成两把较短的青色弯刀扑向司湫语。

一脸悠哉地张开银色屏障,毫不费力就挡下青色弯刀的攻击,司湫语依然保持脸上的笑。他很有自信,知道自己的屏障绝对可以挡下来自男人的攻击。

青色的刀气显得如此锐利,可惜屏障丝毫损伤都没有。

“神眷司,果然名不虚传。还是说,你这个时之神闷得发黄?”男人隔着银色屏障怨恨地瞪着他。

“我怎么可能会闷到发黄呢?再说了,你潜藏在祝融城,收养阿唯,又有何目的?”司湫语连看都不去看男人一眼,反而在绘制图阵以防万一。

“闭嘴!!不要把阿唯牵扯进来!!!”男人发飙了。

司湫语有些愕然。

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判断错误。可是,男人确实不愿意把阿唯牵扯进来,那眼神骗不了人。

“不如你告诉我……刅珟在哪里?”司湫语直接转移了话题。

男人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难看,他几乎全身发抖,仿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看到他这表情,司湫语就知道自己找到正确的对象。

终于让他找到了“刅珟”的线索。

过去的事情,并未真正的解决,虽然现在这个世界并不需要自己的多管闲事,不过他还是有属于自己的事情需要去做。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不要问我!!我不知道!!!”男人歇斯底里地叫喊起来,那声音很痛苦,仿佛精神都受到某种折磨的模样。

司湫语立刻撤除屏障,来到男人身后,对准对方的后颈打下去,把人给弄晕在地。

扶着额头,他越来越觉得事情不太好解决。

此时通讯器响起,司湫语只好放着地上的男人不管,优先接通了这个通讯。

“小语,你现在人在哪里?”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回响,可惜已经有很多年不曾见面,除了偶尔通讯。

“祝融城。怎么?找我有事?”司湫语无奈地问道,顺便想想看要怎么解决男人的问题。

“嗯……正好你人也在祝融城里面啊……这样吧,你帮我接引两个人,他们两个被挡在祝融城的城门进不去。”通讯器另一边的正是宣清凛。

“那么为什么是你负责联络我……”司湫语再一次的满脸黑线。

“诶嘿嘿~拜托咯!那么,拜拜~”像是在逃避般,宣清凛很快的就挂断了通讯。

司湫语讶然地看着自己的通讯器好一会儿,最后摇摇头,用绳子把男人给捆绑起来,随手扯下一张纸在上面写了几句嘱咐话语后,他直接用传送阵把人给送走。

接着下来……唉,去接引两个不知道到底是谁叫过来的术士吧。

嗯?奇怪,为什么宣清凛会知道有两个人被挡在祝融城外面无法进来?

果然论最奇怪的人,非宣清凛莫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