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四部 雪山靈狐 - 4-5 不屈不撓

三筆君≪【遇見精靈】≫  - 发布于2017-08-26 8:59:31pm

奇幻·玄幻


官網:http://3penjun.blogspot.tw/

---------------------------------------------------

仍是深夜,我醒了,只有我是醒著的。

幾百年來,不知道有多少次在深夜裡醒來。曾經,寂寞是我唯一的朋友;如今,我不但有個閨密好友,還奢侈地擁有夢寐以求的誓約者,我們總是一起做著同一件事,或許未來還會在深夜之中醒來,但我已不再是獨自一個。

高弦湖畔的山屋內,傳來外頭呼咻的隱約吹雪聲,火爐暖烘烘地,左側望去,知曉我秘密的好友——小艾睡得很熟很安穩,但是睡在小艾另一邊的小修——我的誓約者,他心中的不安傳達過來,是令我深夜醒來的原因。

小修的呼吸稍為紊亂,睡得很淺,雖然不像昨天做了惡夢那般辛苦,恐怕也是這兩天的意外與挫折造成了影響,十八歲的他,畢竟還太年輕,責任心重,歷練不足,正是如此他才會難以釋懷。

我無法放任誓約者不管,起身慢慢移坐到他旁側,靜靜看著……今晚又會做惡夢嗎?

小修終於睜開眼醒了過來,第一件事就是看著小艾的睡臉,放心地吐了一口氣,不愧是羈絆者,彼此相愛,也互相照看,小艾正在轉型期,偶而會散發成熟少女的氣質,大部分時候卻只是個孩子氣的天真小精靈,他觀察了小艾一會,接著訝異——

小修這才發現我不在床褥之中,他不必回過頭,就能知道我坐在這兒,但他還是轉過頭來,臉上帶著小驚訝,想要坐起身子。

有點開心~小修分給我一點點的關注,就足以令我心滿意足。

我壓住他的胸膛,阻止他起身,趴下來小聲耳語:「沒事的,別起來,繼續睡吧!」

小修沒有抗拒,乖乖躺了回去:「小蕾不會一直都坐在這裡吧?」

「怎麼可能?我也是要睡覺的,因為感覺小修又要做惡夢,所以先過來看著。」

「真抱歉吵醒妳,小蕾怎麼那麼敏感,只不過是沒睡好,還不到做惡夢的程度。」

心裡偷偷抱怨,你怎麼不做惡夢?那麼,我就有機會堵上你的嘴——

抱歉,我只是嘴上嚇唬小修,最多就只是個小幻想,勇氣要達標還遠著吶。

「別擔心,明天一起去找老城主,這次需要的不是力量,是智慧。」

「小蕾真聰明,我還沒說出煩惱,妳就已經知道。」

不必靠感應,憑著對小修的認識,就能明白他所煩惱的事,而且我也打算要幫助他。

「我知道的哦!你開心的時候,納悶的時候,我全部都知道。你不孤獨,小蕾一直都在身邊,責任很重,我們一起承擔,事情麻煩,我們一起解決。」

小修沈默了,彷彿在思考我所說的話,雖然小艾常說他是木頭,但是小修不笨,肯定能夠想通,最後——

小修點點頭:「嗯!小蕾~拜託妳,請幫助我。」

「呵~你終於明白,幫助主人是義務,請儘管依靠小蕾。」

再次給他一個微笑,小修有點害羞視線飄移。

「謝……謝謝妳——」

小修欲言又止,我催促著。

「那個……小蕾別太操勞,像是早上那個,我可以自己吃飯,沒問題的。」

我知道小修為什麼這麼說,內心竊笑著。

我卻給他一個哭喪臉色,眼中含著淚水,雙手交叉抱在胸前,用差點哭出來的聲音說著:「——為什麼?我做的不夠好?主人討厭了嗎?」

真是溫柔的男人,小修果然慌張了:「不是的,一點也不討厭,真的,別哭……」

「拜託!小修~不要抛棄我。」我拭著眼角硬擠出來的淚水。

「不會的!那個……沒事的,我只是想說……」

我不語,睜大眼靠近他,望著他,等著他的答案——

「那個,小蕾……好吧!那以後就麻煩妳……」

「嗯。」我故做被拯救狀,還小吸一下鼻子,在他耳邊輕聲說著:「謝謝,主人最好了,小蕾一定會好好服侍的。」

小修嘆了一口氣,我開心微笑著,對自己的笑容可是很有自信。

再次嬴得勝利,主人~你還是太年輕了喲!

因為小聲說話,我們之間距離好近,不由得想起迷宮裡的偷吻,儘管心頭小鹿亂撞,仍然始終忍耐隱藏,回復一貫嚴肅表情當沒事狀。

眼淚攻勢效果拔群,不過得省點使用。戰利品就是——不管我現在做什麼,小修都不會拒絕!

我溫柔地握住誓約者的手放回被子裡,手心傳來害羞的觸動,每當小修害羞不已,我就很開心,這方面我好惡劣。

如此戲弄誓約主人,要是母親還在世,肯定又要嘮叨我一頓。

因為小修太過正經,偶而就會鑽牛角尖,我是忠於誓約主人才故意逗弄胡鬧,最後果然如我預期,他暫時忘卻了煩惱,可以好好睡上一覺。

再次幫他蓋好被褥,我悄悄回到自己的床舖,還順帶將小艾的被褥稍作整理,她可能把我誤認是小修,下意識將我的手臂當成抱枕抓住,好可愛,就讓她這麼睡吧!

我瞄了一眼小修——

喂~我的主人,這樣看著兩個少女睡覺,小心被說成變態喲!

清晨,相比前一天趕著吃飯趕著出門,我這回悠哉地吃著早餐,而且我也不打算讓兩位少女陪著我著急,尤其是蕾菲亞娜,似乎總是知道我在想什麼,就算我自顧地著急,她也是安穩地保持自己的步調,似乎堅定表示著:

——你急也沒用,不如好好地做完這些事再說吧。

艾莉絲一起床就準備好,一直跟在我身邊,太明顯了,擔心我偷跑嗎?

對面坐著的,還是阿達夫斯、帕林薩和奧卡,三個一起盯著我瞧,眼神彷如欣賞著稀世珍奇寵物,因為——

蕾菲亞娜自己一邊吃還一邊照顧著我,剛吃完飯,空碗就被收走,茶水隨著遞送過來,我一喝完茶,空杯還沒放下又被接走,馬上又拿出手巾幫著擦嘴。

這是某個整人電視節目嗎?

艾莉絲笑瞇瞇地,彷彿坐看好戲似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女僕的職責』,艾莉絲居然也『非常認同』。

退一步來說,雖然覺得過份,但是並沒有逾矩的行為。

想到昨晚才提點一下下,蕾菲亞娜就立刻掉下眼淚,我現在也只能無語敗退,

唉~這種難為情的日子要怎麼過下去呀……

順帶一句——面對『最強女僕』,我已經完全放棄抵抗。

離開山屋之後,我和奧卡走在前面,艾莉絲和蕾菲亞娜在後頭牽手並肩而行。

今天天氣很不錯,沒有下雪又出太陽,出門時多帶了一樣寶貝,就是蕾菲亞娜腰袋裡的煙霧石晶,我自己一直都有帶著,是為了緊急事故時使用,一旦觸發,紅色煙霧會引導衛士隊前來支援。

而且,我也特別交代奧卡,務必陪在兩位少女身旁,一旦我脫隊行動,狀況不明之時,就負責帶領她們回到山屋。

做好安全措拖,帶著她們直接前往東石林陣,昨天我跟丟老城主的地方。

「就是這裡了,索敵反應就是在石林裡消失的。」

奧卡:「修閣下,我到石林頂端觀察,或許視野會比較好一點。」

找到制高點掌握環境是常識,奧卡擅長山野活動,攀上石林頂端並非難事。

「小心點別滑跤,岩石上都是薄冰。」

「難不成修閣下已經上去看過?」

「那是一定要的吧!」

「失禮了,那我先一步上去了。」

不愧是山野專家,奧卡手腳並用,輕巧地找尋可做踏腳的墊腳石,熟練地逐步往上攀,是道地的狩獵精靈。

「小修~我也上去看看,小蕾就麻煩你。」說畢,艾莉絲發動狂暴術,以跳躍的方式,朝著石林頂而去。

「誒——」

我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就被蕾菲亞娜抱住了脖子:「主人~拜託了。」

本來還打算艾莉絲和蕾菲亞娜一起留在地面,這下子完全沒輒,也不想再多說,以公主抱把蕾菲亞娜抱起,發動狂暴術,跟在艾莉絲後面躍上石林。

「小蕾真是熟練,我還沒準備,妳已經就位了。」

「不,小修比較熟練,一次就抱穩,有進步。」

蕾菲亞娜微笑著,最近看到她的笑容次數越來越多。

驀地心中小驚,莫非真的已經習慣如此抱著?還是我暗自期待著她的微笑?我別開視線,再看下去肯定又會難為情。

奧卡辛苦地攀到石林最高處,他往後一看,我正把蕾菲亞娜放下,和艾莉絲一起站在後方,似乎嚇了他一跳。

「你們……好快啊!」

艾莉絲調皮地笑著:「我們用咒術,很快。」

岩石上盡是薄薄的冰層,我擔心她倆一不小心滑下去,一手牽著一個。

「昨天索敵反應消失,我馬上就到這上頭觀察,大家一起想想,有意見就說。」

艾莉絲有點站不住,索性抱著我的腰:「小修,我能想到的,不是飛天就是鑽地。」

蕾菲亞娜:「飛天太明顯,小修應該不會漏看,我認為地洞的可能性很大。」

「我和小蕾一樣想法,我一直在下頭找山洞,大致上搜過一遍。」

奧卡和艾莉絲也提議說——

「不如今天再仔細搜索一遍。」

「分開來找比較快。」

奧卡把整個石林區分成四等份,分配搜索責任區,我覺得主意不錯。

「既然小修已經找過一遍,洞口可能不太明顯,說不定還刻意隱藏,或許需要動手,不能只用看的。」

蕾菲亞娜說的也對,昨天為了趕在大霧之前回去,我只用眼睛掃過一遍。

「大家小心點,有事就用笛聲通知。」

笛子是在山上的必備小工具,求救或是傳遞訊息就靠它,傳聲石晶雖然好用,但是昂貴又稀少,並不普及。

記住方位,各自散開,我讓艾莉絲留在原地,奧卡負責左側,蕾菲亞娜搜索右側,我則是到較遠的另一頭。

石林陣裡迷宮似的通道,並不是非常複雜,即使迷路,只要登上石林頂就能確認位置,除了石盤石林,只有稀疏的小花小草,沒有能夠遮掩的草叢。

我仔細搜索,可能藏有石洞的石縫之間也不放過,考慮到蕾菲亞娜所說的刻意隱藏,我還輕推了幾個可以移動的石塊與石板,期望後面藏了個祕密通道。

大約半個多小時,奧卡的笛聲傳過來,是集合信號。

當我找到奧卡時,艾莉絲和蕾菲亞娜已經在那兒等著。

奧卡:「修閣下,請到這裡來看看。」

是個石縫,旁邊地上有塊石板,是奧卡把石板掰開後放在地上的,石縫寬度可以鑽過一個精靈,裡頭黑漆漆,知道是個山洞,但是看不到洞有多深。

「沒有索敵反應,我要進去看一看,你們在外頭等我。」

蕾菲亞娜從腰袋裡取出夜光石晶:「小修閣下,請帶著這個。」

「嗯,謝謝。」

我觸發石晶,準備進入,卻被艾莉絲拉住:「小心點,我會擔心。」

我摸摸她的頭笑著說:「知道,我會特別注意腳下的坑洞。」

兩次摔下懸崖,雖說出於無奈,但確實給她留下糟糕的回憶。

我鑽進石縫,步步為營,地面稍為向下傾斜,坡度不大,可以正常行走。

洞口狹窄,進來兩公尺左右,卻逐漸轉為寬敞,差不多是兩手完全張開的程度。

洞口處的岩壁有薄冰外覆,但是再深入一些,岩壁卻是乾燥,一般悶住的山洞內,應該是陰溼的,尤其現在是溼度較高的冬季。

我不斷前進到十公尺左右,索敵沒有反應,坑洞不但尚未見底,反而更加寬廣,坡度仍是向下微微低斜,空氣也不會悶臭,石壁很堅固,我呼喚他們三個一起進來。

「沒想到裡頭不小,山洞也還挺長的!」奧卡邊說邊拿出夜光石晶幫忙照明。

蕾菲亞娜在我耳邊低語:「有風,前面來的。」

在迷宮時,我就知道她對風很敏感,遠遠超過一般的程度。

「暫時沒有危險,我打算深入調查,妳們兩個呢?要留下還是進去?」

「這話還真是多餘。」「都說過了,主人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我知道的,我早就知道會這樣……

「奧卡~你可以留下來等我們。」

「不,我的任務是把夫人和小姐平安帶回去,她們要進去,我當然是跟著。」

「在一起也好照應,請你負責殿後。」

「交給我吧!閣下走在前頭請務必小心。」

我們繼續前進著,艾莉絲跟在我後頭,接著是蕾菲亞娜,奧卡殿後。

通道有寬有窄,偶而有彎曲,偶而還需要低頭,坡度有上下起伏,但是就只這麼一條路可走,洞裡頭也沒什麼特別或怪異之處。

我偶而回頭關心兩位少女狀況,艾莉絲有點緊張,拉著我的斗篷一角,蕾菲亞娜很細心,一直觀察石壁,似是在找尋暗門之類的機關。

一路都是大小岩盤交錯卡緊,是天然形成的,我猜測坑道內原本應該都是石頭,後來才被移走,如果是一塊一塊搬走,那還真是鬼斧神工。

往內不斷深入,空氣並不悶臭,如果外頭有暴風雪,這裡頭很適合棲身。

洞身漸漸變窄,一個人還是能夠輕鬆穿越,再繼續走,洞身又漸漸變寬,感覺坡度改變向上而去。

大約三十分鐘左右,終於走到底,空間突然變大許多,就算一台小卡車也塞的下。

「前面沒路了,妳們看看這個。」

艾莉絲和蕾菲亞娜擠向前來,坑道右側,是個及膝石台,令人好奇的是,上面鋪著乾草堆,旁邊並無其他物品。

奧卡:「看起來像是臨時床,我狩獵外宿也會這麼做。」

蕾菲亞娜指著乾草堆旁:「那兒有乾木頭和灰燼,應該是取暖用的吧。」

我上前摸了摸乾草堆和餘燼,搖搖頭:「即使有精靈住過,也不是這陣子。不過,在坑道最深處居住,很不合理。」

奧卡:「在山洞最深處起火,也未免太危險了吧?一不小心會窒息而死的。」

沒錯,但就算燒炭自殺,這裡也沒見到任何白骨。

艾莉絲聽到『窒息而死』,緊張地靠在我身上,蕾菲亞娜大膽地四處走動觀察。

因為我們一路探查仔細,花了半小時才走到這裡,就算熟門熟路走快一點,至少也要十五分鐘以上,對生活起居來說,住在深穴裡實在太不方便。

蕾菲亞娜:「很難置信,這裡空氣流通,一點也不悶臭,不像坑道啊!」

「我們把石晶先關掉看看。」艾莉絲如此建議,我和奧卡也照著做。

瞬間洞內黑漆漆,但是,卻清楚看見某處石壁有微微漏光射進來。

我再次觸發夜光,走到漏光處仔細端詳:「哇~小艾好聰明!」

小小的讚美,艾莉絲發出歡愉的嘿咕聲,逗她開心很容易,也很有成就感!

漏光處是個大石板間隙,我出力試探著,貌似也能移開。

把夜光石晶交給艾莉絲,試著推開鬆動的石板,有狂暴術輔助並不困難。

石板移開之後一片光明,果然又是一個洞口,索敵仍無反應,大伙便走出去瞧瞧。

艾莉絲左顧右盼:「啊?又回到石林陣了。」

蕾菲亞娜:「是石林陣,但是有點不對勁,周圍景色不太一樣。」

石林的模樣都差不多,但是石林外的景色卻是大不同。

只有一個辦法可以確認:「等我一下,我上去看看。」

艾莉絲:「我也要上去。」

蕾菲亞娜二話不說就抱住我的脖子,她不但熟練『索抱』,態度還很自然。

這次我連嘆個氣都懶了,乾脆地一把抱起蕾菲亞娜,和艾莉絲一起躍上石林頂端。

「果然,這裡是另外一個石林陣。」

早該想到的,畢竟走了好長一段坑道,路線也不像在原地打轉。

艾莉絲:「老城主可能是利用這個坑道躲避搜索。」

蕾菲亞娜:「雖然還不確定,我認為這種石縫坑道可能不只一個。」

「妳們說的,都非常有可能。」

奧卡留在原地,取出地圖,遙望四周配合地標,確認當下所在地,並做了註記。

當我們回到地面時,奧卡說,這裡是北石林陣中的東南邊角落。

「原來這通道連結著這兩個石林。」我看到奧卡把坑道大概路線描繪在地圖上。

蕾菲亞娜:「小修~我們來試試,解開索敵反應消失之謎。」

「我也很想,但是就算躲進洞裡,應該還是會有反應才對。」

蕾菲亞娜:「奧卡先生,我可以麻煩你嗎?」

奧卡:「請隨意吩咐。」

在蕾菲亞娜的指揮下,奧卡回到洞裡頭,然後我把石板再次蓋上洞口,當下就發現索敵反應確實變弱,就像個小野兔似的反應訊號。

我發揮實驗精神,請奧卡不斷往洞內移動,在約略五公尺,十公尺處站定,而我也在石板蓋上後,分別以不同距離,觀察著索敵反應。

最重要的是,石板上有無覆冰,對索敵反應影響甚巨。沒有覆冰的石板,不管有沒有蓋上坑口,幾乎都是毫無差別。

最後,我有了結論:

第一:洞口石板覆冰是關鍵。沒有覆冰等於沒有意義。

第二:不管我離洞口多遠,對奧卡的索敵反應影響不大。

第三:奧卡與洞口的距離,大大影響了索敵反應的強弱。當奧卡深入坑道四十步距——約廿公尺左右,索敵反應完全消失。

幸好,原本還以為我的索敵術被破解或是『故障』,總算鬆了口氣。

不過,從另外一個意義來看,選擇冬雪時節來尋找老城主根本就是個錯誤。

我把結論告訴大家,只有奧卡是一頭霧水鴨子聽雷,畢竟他本身咒力不強,只學過狂暴與鷹眼,最多就是簡單的小火焰,對於索敵術更是完全外行。

「總算是解開大半謎題,不過,昨天是突然消失,跟今天的若隱若現不太一樣。」

蕾菲亞娜:「昨天下著雪,今天出太陽,如果石板上的覆冰會影響到索敵,那麼~天氣應該也有點關係。」

「的確昨天真的好冷,非常有可能哦!多虧小蕾,不然我肯定還在鬱悶中。」

「呵~就說主人可以多依靠我一點。」

艾莉絲:「說不定這個石林還有其他坑道。」

奧卡:「不如我們先休息一會,吃點東西補充水分,然後再來全盤搜索。」

我聽從建議,既然能找到一條坑道,就有可能找到更多類似的坑道,我取出簡便地圖再次審視,的確,有『X』註記之處,距離四大石林陣都不會太遠,當初沒能歸納出這個關鍵點,要怪自己經驗不足。

想必老城主是為了方便避難躲藏,而儘量選擇在坑道附近活動吧!

蕾菲亞娜把背包取下打開:「先吃點東西吧。」她把乾糧遞給我和艾莉絲。

奧卡有帶自己的乾糧,他暫時離開,說是要一邊吃一邊了解附近的地形,這根本就只是藉口,他參與過搜索不少次,比任何精靈都更了解這片森林,我唯一能想到的理由就是——和我們一起吃東西,他會很不自在。

別說奧卡了,蕾菲亞娜的玩法,我也是很尷尬,而且我連逃跑的選項都沒有。

我注意到,她在山屋是照顧得無微不至,現在則是三人平等,各自吃著各自的麵包,所以,她的服侍是看場合的?

「小蕾~妳早上是故意的吧?現在才算正常。」

「啊!抱歉,請等一下,我沒想到主人這麼愛計較。」

蕾菲亞娜貼近我身邊,搶走我手上的麵包,撕下一小塊:「來,我餵你吃,啊~」

艾莉絲忍不住,別過頭去,我看到抖動的肩膀,就知道她在竊笑。

「小艾也幫忙說一下呀!小蕾妳也是,我會難為…情……」

不等說完,蕾菲亞娜趁機把麵包塞進我嘴裡,比起早上,俐落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

艾莉絲居然笑出眼淚:「幫忙說什麼呢……就是……小蕾是個非常盡職的女僕喲。」

蕾菲亞娜一臉認真:「明明答應過要讓我服侍,難道是騙我?這樣我會哭哭,來~再一口……」

萬一她真的哭訴可不得了,我乖乖張嘴,開始後悔自己開頭說過的那句話。

總是這樣,一個無視,一個賴皮,我——仍然完敗。

即便如此,少女們的確都很開心,難為情的只有我自己而已,無所謂啦,奧卡不在現場,是我唯一的安慰。

約略十五分鐘之後,奧卡回到石林區,他看見少女們開開心心,而我卻是疲憊不堪,默默投來同情的眼神。

他小聲的對我說:「修閣下大人,您辛苦了。」

——可惡,帶有尊敬意味的嘲諷語氣嗎?你這個叛徒,居然棄我而去。

這種話我說不出口,只能用苦笑回應。

收拾過後,我們開始上工,有了一次經驗,之後的坑道口搜索就快多了。

半天時間過去,果不其然,除了第一次找到的『東-北石林坑道』之外,我們又找到另外三個坑道出入口,前兩個坑道稍窄,只夠一個精靈通行,出口都是森林某處,而且掩藏於草叢之後,平時在森林裡走動也不容易發現。

而最後一個坑道,路程與原本的『東-北石林坑道』差不多,坑內空間更寬,坡度也明顯更陡斜,一開始是往下走,然後是往上走,最後的出口則是西石林陣,。

奧卡拿出地圖做註記,直接命名為『西-北石林坑道』,還對我們解釋分析,這坑道之所以結構特殊,是因為坑道會經過河流下方的緣故。

——雖然聽不太懂,總之也算長了一丁點知識。

這條『西-北石林坑道』,在兩端的出口附近,也都發現有乾草堆與木炭餘燼,甚至還有一些器具,以破舊程度判斷,似乎是被棄置。

西石林陣是距離三號山屋最近的石林陣,雖然找到隱藏的坑道令我們很興奮,也很想趕快全部找出來,但是,眼見起霧時間就要到來,即使是奧卡這樣的老手也不會願意在霧中行走,暫且將搜索西石林陣的工作留到明天。

回到山屋後,駐守精靈早已用過中餐,艾莉絲與蕾菲亞娜堅持自己準備餐點。

奧卡向阿達夫斯隊長和帕林薩副隊長報告今天的重大發現,並且繪製新的坑道地圖,奧卡方向感很好,坑道內的一些曲折處他都有好好記住,能帶上他真的是太好了,換作我,肯定是在地圖上劃個一直線,有頭有尾就算完事。

因為新發現使得阿達夫斯和帕林薩異常興奮,說話也大聲了點,衛士們遠遠地關注我們,只是礙於我這個靈劍士的存在,而不敢貿然接近,於是——

「奧卡先生~反正我們知道的情報是一樣的,就麻煩你先做報告,晚一點我們大家再作討論,我先去裡頭幫忙中餐。」

「好的,請交給我。」

阿達夫斯:「修閣下也會料理?」

帕林薩也是一臉驚訝。

「會啊!在家裡,我也常常做飯給大家吃喲。」

其實,我說的是在人類世界的南宮家;在梅竹劍廬,廚房是艾莉絲和蕾菲亞娜的領土,一旦靠近就會淪為被驅逐的目標。

阿達夫斯:「原來如此,難怪夫人和蕾菲亞娜小姐如此崇拜。」

這個……誤會啊!她們才不是崇拜,只是愛捉弄,不過,我怎麼好意思說出口啊。

不理會他們,逕往廚房而去,我回頭瞄了一眼,果然在我離開後,衛士們紛紛圍到奧卡身邊,傾聽著今天的大發現。

艾莉絲:「小修,還沒好哦,肚子很餓了嗎?」見我進了廚房,以為是來催促的。

「不是啦!我坐在那裡,衛士都不敢靠近,我決定走開讓他們輕鬆點。」

艾莉絲:「靈劍士是特別的存在,很多精靈是既尊敬又害怕。」

「我不太懂,『尊敬』可以了解,那個『害怕』是怎麼回事?」

艾莉絲:「靈劍士具有執法資格,雖然並不常用。在發現惡行時,可以直接給予懲罰,就算失手殺死對方,也不會被追究責任。」

「我一點都沒打算這麼做,最多就是抓起來交給城務廳處理。」

艾莉絲:「因為不想負責嗎?」

「不能這麼說,畢竟我才十八歲,沒什麼資格說誰對誰錯。」

艾莉絲:「只有小修自己才這樣認為,里德修拉的精靈們會把靈劍士說的話,當成是城主說的一樣,在我們王國的其他城市裡也都適用。」

「那我更不能隨便說哦,說的不好說錯了,會讓城主和查理德叔叔蒙羞,小艾也會難過的。」

蕾菲亞娜:「沒打算動用執法資格並不是不想負責,反而這才是小修責任心的表現。具有力量並不是強大,真正的強大在於能夠控制力量,並且用在正確的地方。」

真正的強大……嗎?

雖然常常被蕾菲亞娜捉弄很傷腦筋,但是無法否認,當她認真的時候,金玉良言隨口而出,有著導師的風範。

「我要謝謝小艾和小蕾,多得妳們的幫忙,暫時也算有好的結果。」

我指的是今天發現坑道的事。

「羈絆者是福星嘛!」「就說要多依靠我們一些呀!」

「是~是~我有最強羈絆者和最強女僕,絕對會找到老城主的。」

我們一起相視而笑,和樂的氣氛吸引了一些衛士們的目光。

蕾菲亞娜:「你們先去餐桌,我要上菜了。」

「這鍋湯我來幫忙,餓得等不及啦!」男人藉故幫忙很正常。

「我來擺餐具。」艾莉絲沒有公主架子,真是太感謝了。

雖然只有我們三個和奧卡需要吃中餐,但是阿達夫斯和帕林薩也加入一起討論。

今天已完成一部份的坑道調查,我打算明天把坑道全部都弄清楚。

阿達夫斯認為,雪季裡,在坑道中生活能夠抵禦寒冷,而且比外頭更安全,老城主非常有可能就躲在某個坑道之中,這一點在座諸位都深表贊同。

或許是搜索有了進展,一夜好眠。

但是,早餐又是被蕾菲亞娜羞恥地餵食,艾莉絲依舊笑瞇瞇地見死不救,

對面依舊是三個傻眼的男性精靈,衛士們也在遠遠地看好戲……

——靈劍士這麼弱,還真是對不起大家!

今天參與搜索任務的,仍舊是昨天的雜兵陣容,

阿達夫斯交代衛士隊待命,只要放出煙霧石晶,就立刻出發支援。

目前只有北石林陣已經完全清楚,今天直接到東石林陣,

搜索的同時,也希望能夠完成任務,一次找到老城主。

東石林陣是四個石林中最小的一個,卻有最複雜的通道,不過,這兒找到的坑道入口只有兩個,一個是昨天找到的『東-北石林坑道』,至於今天找到的另一個入口,我們一致認為是『東-南石林坑道』。

我們四個一起穿越坑道,果然如我們所料,進入了南石林陣。

『東-南石林坑道』與『西-北石林坑道』一樣都會從地下經過瓊巴里河,兩個坑道性質相當,主要的差別在於,『西-北石林坑道』稍為寬闊而乾燥,而『東-南石林坑道』稍為狹窄而潮溼,在坑道中央處,還有水滴從坑頂落下,是我們走過最不舒服的坑道,如果沒必要,我絕對不想再走一次。

不似另外三個橢圓狀的石林,南石林陣形狀非常特殊,三條狹長主要通道交會於中央,就像三隻腳的海星一樣(前提是如果真的有三隻腳海星,純粹只是我個人幻想罷了),搜索之後,我們發現兩個新的坑道入口。

「其中一個大概是通往西石林陣,另一個又是通往森林某處吧!」

大夥都點頭認同這個論點。就搜索過的坑道,我們已有粗略的邏輯與共識。

「那麼,我們要先走哪一個坑道呢?」奧卡徵求我的決斷。

「我認為坑道並不危險,我有想過分成兩組……」

話說前頭,這是個人理想,也只是說說而已,因為我明白有個無解的結——誰要跟奧卡一組?

果然話沒說完,兩位少女搶著先聲奪人——

「我要和小修一起。」「我也要和主人作伴。」

我就知道,我早就知道會這樣……可是又不想浪費時間製作坑道地圖。

「哈哈~我沒問題!閣下就和夫人、蕾菲亞娜小姐一起吧。」奧卡居然爽快地答應。

「對不起,奧卡。」

不太均衡的分配,我也不可能丟下兩個少女和奧卡組隊。

「路線調查而已,老城主索敵很厲害,我應該沒機會遇得上。」

「我有個建議,誰先走到西石林陣,就在那兒等待;走到森林裡的,就自行前往西石林陣集合,萬一有什麼問題,就吹哨。」

「好主意!事不宜遲,我們出發吧!」

奧卡進入其中一個坑道,我帶著少女們進入另外一個坑道。

因為原本計劃就是搜索坑道,我們各自帶有夜光石晶,分頭行動也沒問題。

我們這一組進入的坑道,有點特別。

入口還是很窄,只能容納一個人通過,進入不到十公尺,就逐漸變得寬敞,再過沒多久,我們三個就成了並肩而行,不是故意的,而是裡頭就是如此寬敞。

「說不定馬車都過得了。」艾莉絲走在中間,她負責注意坑頂。

「姑且問問,我們是不是一直在往上走?還是我的錯覺?」

艾莉絲:「我也是感覺一直往上走,不是錯覺。」

「大概會走到半山腰哦。」蕾菲亞娜應該是從行進的坡度來作判斷。

艾莉絲:「半山腰?出口不是應該在森林裡嗎?」

蕾菲亞娜:「這個坑道蠻寬的,不像是那種通往森林的小坑道。」

「說的沒錯,而且,一點都不難走。」

我贊同她的說法,這個坑道看起來不簡單。

走過開始幾十公尺的平緩路段之後,就一直是上坡地形,如果是『西-南石林坑道』,坡度不應該如此變化。坡度上升的角度並不大,走起來很輕鬆,空氣品質也還可以。

我走在前頭,也一直注意著索敵反應。

進入坑道已經半個小時,這坑道還真是有點長,而且我馬上就推翻自己剛剛說的話,

——好難走!

因為上坡角度大概有三十度吧?有些路段竟然需要攀爬,還好只有兩三處。

——難道是我抛棄奧卡的報應嗎?

又過了十五分鐘,最難走的一段終於過去,我祈禱著千萬別走回頭路。

之後又恢復開始那個時候的緩上坡,唯一沒有變化的,就是坑道始終寬敞。

蕾菲亞娜:「我有預感,出口應該就快到了!」

艾莉絲:「小蕾的預感,每次都很準。」

「我不敢說每次,但是小蕾的的預感,的確有著不能無視的程度。」

蕾菲亞娜:「你們這麼捧場,我也很開心。但願一切順利,趕快結束這個任務。」

艾莉絲:「這也是預感?」

蕾菲亞娜笑而不語。

我摸摸艾莉絲的頭:「就當作是小蕾的預感吧!」

前方出現索敵反應。

「等等——」我停了下來,兩位少女也跟著不動。

小聲繼續說著:「前面有小型動物,我數看看……十……,不,有廿幾隻哦。」

索敵無法確認明確的情報,但是根據生命與靈力反應的強弱,我大概能揣測一二。

「小型動物?山鼠?兔子?」艾莉絲靠近拉著我的手。

「應該不是哦。如果要猜的話,大概像雪狐那種大小。」

「雪狐?真的?」艾莉絲興奮地叫著。

「小艾對雪狐情有獨鍾。」蕾菲亞娜笑著說。

「如果能帶一隻回去,小艾就有新抱枕了。」我也笑了。

艾莉絲:「我沒這麼想,能在山上摸摸那舒服的毛就已經很滿足了。」

「那我們慢慢靠近,畢竟是野獸,還是要小心點。」

我一邊說一邊繼續向前行進。

廿幾隻,兇起來也是頗為令人擔心。

而且,我還發現某個生命體有旺盛的靈力反應,那是精靈才會有的反應,但是對方並非精靈,也沒有惡意。

索敵反應的形體越來越清晰,我幾乎確定就是雪狐——或是與雪狐相似的野獸。

我們漸漸接近,而且光線越來越亮,雪狐聚集之處,或許也是坑道出口。

轉了一個小彎,前方很明亮,是洞口沒錯,許多雪狐坐在洞口,有幾隻大雪狐看見我們而站起來,最靠近我們的那一隻最為壯碩,露出敵意,明顯在戒備我們。

我不再前進,用手擋住艾莉絲與蕾菲亞娜。

「等等!」

我警戒著,而且還是『高度警戒』,比遇到冰熊更令我緊張。

我並不害怕大雪狐,我清楚牠們的攻擊能力,還不至於無法應付。

但是——

在雪狐群最後方,也是最靠近洞口的位置,站著一隻很特別的大雪狐,也是我警戒的對象,但是比起其他大雪狐,牠的敵意並不強。

牠只是注視著我們,模樣卻讓我們驚訝萬分——

太美了,雪白的毛色,雪白得完全沒有髒灰的感覺,而且牠的尾巴居然和身體差不多大小,是隻大尾巴雪狐,仔細一瞧,牠的體形根本不算大隻,是因為大尾巴而誤會了。

「小蕾妳看!」我輕聲說著,寄望蕾菲亞娜的知識。

「我不曾見過這樣的雪狐。」雖未明言,她也知道我指的是哪一隻。

「居然有這麼漂亮的尾巴,好特別。」艾莉絲眼睛都亮了,對可愛動物完全沒有抵抗力,不由自主想要前進,我和蕾菲亞娜趕緊拉住她。

所幸,我們的對峙狀態並沒有維持很久。

一隻大雪狐離開了雪狐群,朝向我們緩緩低頭走來,還跟著好幾隻小雪狐。

低著頭接近的模樣,似乎是表達毫無敵意。

「小修~是牠,你看牠的腳。」艾莉絲叫著,而且更興奮了。

我也注意到:「咦?那個不就是……」

蕾菲亞娜:「呵~是小艾幫忙包紮的受傷雪狐。」

小雪狐比大雪狐更快跑到艾莉絲的腳邊,雪狐群似乎沒想阻止,我也發覺雪狐們似乎放下了敵意。

艾莉絲蹲下來,撫摸著小雪狐,好像老友重逢一般的熱絡。

「怎麼最近碰到的都是同一群雪狐,我們運氣真不錯。」

蕾菲亞娜也走到艾莉絲身旁蹲下,撫摸著小雪狐說:「小修~可以收劍了!你這樣拿著牠們會怕哦。」

「好的,抱歉!」我看傻了,一時忘了手上還握著劍。

只要雪狐沒有敵意我就無所謂,還劍入鞘,不過,後頭的大尾雪狐令我相當在意。

艾莉絲笑瞇瞇和小雪狐玩著,蕾菲亞娜走到那隻腳被包紮的大雪狐旁,幫牠把腳上殘餘的布條緩緩解下,抬起牠的腿左右審視。

「小艾很厲害,傷口幾乎痊癒,不需要再包紮。」蕾菲亞娜做出結論。

「太好了!不過,牠恢復真的很快。」艾莉絲居然抱著兩隻小雪狐在懷裡,我有點擔心大雪狐會生氣。

相反的,大雪狐全都輕鬆坐下,似乎不以為意,即使如此,幾隻壯碩的大雪狐始終盯著我瞧。

——真過份,他們應該要注意可能會抱走小雪狐的艾莉絲才對吧?

「小蕾~好像覺得……有幾隻大雪狐一直在看我,錯覺嗎?」

蕾菲亞娜:「因為知道你厲害,能夠趕跑冰熊,所以牠們比較怕你。」

原來如此!「那我站遠一點,省得牠們無謂擔心。」

看到艾莉絲開心,就想讓她多玩一會,陪我上山這幾天,也夠她辛苦了,比起羈絆者,老城主的事可以先丟去一邊。

沒多久,貪玩的艾莉絲把視線轉向那隻大尾雪狐:「那隻雪狐的尾巴好漂亮,如果可以摸一摸就好了。」

我一直認為大尾雪狐很有問題,趕緊阻止:「不要得寸進尺,說不定牠不喜……」

話沒有能說下去,因為——

大尾雪狐竟然站了起來,慢慢走向艾莉絲,我趕緊把手放在刀柄上警戒。

但是接下來更令我啞口無言,因為大尾雪狐只瞄了一下我的動作,似是不屑,繼續走到艾莉絲身旁蹲下,還把尾巴對著艾莉絲。

艾莉絲看著迎來的尾巴,毫不猶豫就開始摸起來,還大叫著:「哇~好棒啊,好舒服,牠好像聽得懂,太滿足了。」

真是太沒警戒心啦,不過,對於似懂心意的雪狐,我睜隻眼閉隻眼也就過去了。

蕾菲亞娜就不一樣,大尾雪狐的接近,似乎令她擔心,比我還更緊張。

「小修~麻煩你先到外面探查地形,我和小艾玩夠了再出去找你。」

「是可以啦!但是這樣好嗎?畢竟是野獸,萬一兇起來牠們數量不少哦。」

「沒問題的。你調查的時候,就讓小艾在這裡玩,比較不浪費時間!」

「可以嗎?小修~」艾莉絲也用祈求的眼神望著我。

「好~好~不過小心點,別惹毛牠們,有事就吹哨,我馬上就趕回來。」

蕾菲亞娜一臉認真:「放心,我會保護小艾。」

艾莉絲:「牠們肯讓小雪狐陪在我們身邊,就是信任朋友的證據。」

我點點頭,盡量不驚動雪狐,慢慢步出坑道,雪狐們似乎不再理會我。

也好,畢竟我也得儘快完成探勘的工作,把出口附近地形做個整理以便報告。

走出坑道,這個洞口果然是在山坡高地上,往下看是整個森林區,還可以清楚看見四個石林陣,與另一頭的高弦湖遙遙相對,附近都是岩盤區,我躍上制高點的大岩塊觀察附近地形,取出地圖並開始寫上簡單的註記。

我是靈龍——蕾菲亞娜,身處在雪狐群裡,是個頗為新鮮的體驗。

看著小修走出洞口,回頭看看小艾,她甚至還把雪狐的大尾巴貼在自己臉上。

「小蕾,妳也來摸摸這個大尾巴,好舒服!」

「嗯!」我隨意地回著小艾。

大尾雪狐放任尾巴給艾莉絲把玩,卻是盯著我看,牠的直覺不錯,我明白了!

「小艾,妳玩妳的,不必管我們,也不用驚訝,沒事的。」

「怎麼?」

「別緊張,我只是要和『牠』談談而已。」

「咦?」

我不再理會小艾,繼續盯住大尾雪狐,對上牠的視線,主動開口:「真難得,能夠拒絕我的心念,妳是靈獸吧?」

聽到我這麼說,小艾兩手觸電般地放開雪狐大尾,吃驚地望著我。

大尾雪狐移開視線不理會我,但是卻讓大尾巴在小艾面前左右搖晃。

「小艾,牠背對妳就表示不會傷害妳,要是真敢亂來我就一口吃掉牠。」

這句話是安撫驚訝的小艾,順便也警告大尾雪狐。

小艾並沒有平靜下來,因為大尾雪狐居然開口說話——

「真沒禮貌,別隨便拿靈獸來相提並論。你算是有眼光,我就開口說幾句話,當是給妳的獎勵——」

誒?這種高高在上的態度是怎麼回事?

「吾乃世上最高等生物——靈狐。」

「哈?什麼最高等?」

在我面前居然敢說是最高等,看來牠不知道我靈龍的身份。

「一眼看出我是靈狐,還算是不簡單,不過,小小魔靈居然敢說想吃掉我?」用著不屑的語氣,靈狐以女聲說話,是母靈狐。

能夠說精靈語,確實不是一般靈獸,小艾睜著大眼說不出話,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身體僵住,只有小雪狐們圍繞身邊蹦上跳下地玩耍。

「喂!嚇到我家主人,妳才沒禮貌。」

「她救了我同伴,又幫我同伴療傷,我才會破例讓她摸尾巴,已經夠有禮貌的。」

小艾怯懦地說:「靈狐?還會說話?」

靈狐無視小艾的問題,或許是當她自言自語而已。

「掉進湖裡的小精靈就是妳吧?我代替同伴說對不起,牠們太遲發現冰層破裂,害妳掉進湖裡,幸好沒死。」

小艾只是點頭並未回應。

我握住她小艾的手安撫著說:「小艾不用害怕,她沒敵意,而且——」

我不懷好意似地瞇眼微笑,對著靈狐大聲的說:「而且她很弱!」

靈狐睜大眼睛,尾巴倒豎翹得半天高,生氣地說:「妳這愚蠢無知的臭魔靈,趕快道歉我就原諒妳!」

雖然沒有敵視她,也不是真的想惹怒牠,但是我很想知道她的能耐,靈獸會說話這一點也引起我的興趣,我所知道的只有靈龍辦得到,精靈們甚至不曉得,竟存在著會說精靈語的靈龍或靈獸,也難怪小艾如此驚奇。

我沒打算就此打住,兩手交叉抱胸,稍為斜視還帶著輕蔑態度,繼續挑釁地說:「一點都沒錯哦~三兩句話就生氣,修行果然是非常弱。」

『優雅』消失不再復見,靈狐氣呼呼兩眼泛出淡淡藍光:「可惡,妳這個……」

*您的赏赐是作者的动力
亲,打赏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