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8-3 新目標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8-21 6:34:13pm

奇幻·玄幻


人類是求知欲旺盛的生物,對於好奇的事情總是要一窺究竟。所以我躡手躡腳來到最接近他們卻又不被發現的距離,蹲下偷聽……不,是探索凱薩出現在這裡的理由,絕對不是什麼偷聽這種卑劣的行為。

「真的不要進來坐坐嗎?」

「謝謝伯母的好意,知道吉爾沒什麼大礙,就已經完成我來這裡的目的了。」

給我等等!這麼禮貌說話的是誰!臉上還掛著看起來很詭異很僵硬的微笑!你不是凱薩絕對不是凱薩!

「這些年來吉爾依然持續關注你的消息,每次提到你的事情,他的臉上總是浮現無法掩飾的興奮表情。」

凱薩無法自控地瞪大了眼睛,臉上滿是錯愕的神情,接著便甩了甩頭露出苦笑。

「……你還在生他的氣?你該體諒他的苦衷……」

伯母還未說完,凱薩便打斷了對話,「我從來沒有生氣,只是……發生那件事的當下,我一時衝動對他說出難聽的話……我是對我自己生氣,更沒有臉面對吉爾……後來為了可以知道他的近況,我只能裝作討厭他,擺出自以為是的態度和他說話……他應該很討厭現在的我吧……」

凱薩的頭越說越低,下巴幾乎都快碰到他那過度膨脹的胸肌了。

伯母揚起嘴角露出慈母般的笑容,微微搖頭,「凱薩,你想多了。吉爾從來沒怪過你,他和你一樣,這些年來一直責怪自己,要是當初選擇向你坦白,也許事情會有不一樣的結果。」

凱薩的肩膀微微顫抖,伯母伸出手越過矮籬笆,彷彿在哄孩子般輕輕撫摸凱薩的頭髮。

我隱約聽見的抽泣聲……凱薩該不會是在哭吧?這不符合他的形象啊……該死,我好像看了不該看的東西。

這樣的姿勢維持好一陣子後,伯母才放過凱薩的頭髮。笑道:「希望你們兩個可以趕快和好,你好久都沒吃過我煮的食物了,不懷念嗎?」

對方點點頭,再次露出苦笑,「還真的好長一段時間沒吃了,好懷念伯母妳做的菜。」

「嗯,趁你們即將搬到公會宿舍一起生活的這段時間,趕快和吉爾冰釋前嫌,伯母期待你再次上門做客喔。」

「我會找機會好好向吉爾道歉的,抱歉讓妳擔心了。」

鞠躬道別後,凱薩便轉身朝亞尼城的方向走去,而伯母則站在矮籬笆前目送他的背影。

從以上對話,我得到一個結論。

在某件我不知道的事發生之前,吉爾和凱薩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才會讓兩人決裂,現在的我無從得知。

後來,我在倒飲料倒太久的抱怨聲中重新回到飯廳。

六人喝完粥後,凱瑟琳前輩提議探望昏睡的吉爾。在伯母的同意之下,由我帶領他們一起上樓探望吉爾。

為了不打擾休養中的吉爾,大家在房內幾乎零交談。隨後,回到樓下客廳,促膝長談了好一段時間,凱瑟琳前輩才表明今天拜訪的目的。

她從懷裡拿出兩份厚厚的小本子,說:「這是天齊之羽公會守則,裡面有清楚說明公會規矩、冒險者應注意事項、如何升級冒險者頭銜、任務種類與報酬等各式各樣的資料。蕾娜、溫蒂,剛巧妳們也在這,省了我們跑一趟。來,這給妳們。」凱瑟琳前輩將另兩本遞給蕾娜,繼續說:「記得喔,在下星期搬到宿舍前盡量熟讀,免得會長突擊考驗妳們,到時回答不出來就慘了。」

聞言,深紅兜帽底下傳來微弱的聲音:「答不出……會怎樣?」

「不要問,妳會怕。」翔太前輩雙手抱頭拼命左右搖晃,我分辨不出他臉上的是恐懼還是痛苦。

英明前輩則故意沉下聲音,笑道:「呵呵,妳們絕對不想知道回答不了會長的問題會有什麼下場。那時翔太他……」

一隻大手忽地摀住了英明前輩的嘴,在翔太前輩聲色俱厲的警告之下,英明前輩也不再說什麼,只留給我們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背脊忽然升起一股冰冷的感覺……我暗自下定決心,要好好背熟本子裡的條規。

۞

當天晚上,我一如往常地幫吉爾擦拭身體,準備餵他進食流質食物時,吉爾終於醒來了。伯母丟下手邊的針織工作,衝進房間就是抱著吉爾,邊流淚邊重複「醒來就好、醒來就好」的話語。

就算表面上知道兒子絕對會痊癒,可是一天沒看見他醒來,心裡還是無法安心下來吧?

在媽媽肩膀上探出頭來、不知所措也不知發生什麼事的吉爾,瞪大眼睛詢問我到底怎麼一回事。我只回了他「就讓你媽好好發洩這幾天壓抑下來的情緒吧」這樣的笑容。

至於他能不能讀懂我的笑容中所透露的訊息,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過了好久,伯母拭去眼淚,說要弄一頓恢復體力的餐食讓吉爾吃,就咚咚咚回到樓下,隨即廚房傳來鍋鏟的鏗鏘聲和讓人垂涎三尺的香味。

我向吉爾說明他昏倒後的這幾天所發生的事,也說了他爸爸曾回來過看他的事。他先是不可置信地看著我,隨即換上無法見到爸爸的遺憾表情。

「沒關係,將來總有機會再見的。」

當下我不明白為什麼吉爾會這麼說,正想要發問時,樓下傳來伯母的呼喚。我攙扶吉爾虛弱的身子走到飯廳時,發現桌上竟有八大盤各色菜餚。

我和吉爾對視後一陣苦笑,花了約三小時也吃不完所有菜餚。

۞

兩個星期後的早晨。

我們背起大包小包的行囊,在家門前向伯母道別。

「記得多回來探望媽媽,你走後媽媽會很寂寞的。」

「媽,亞尼城距離家裡只有半小時的路程,我一有時間便會回來的。」

「放心吧伯母,如果他不回來,我也會把他綁起來打包帶回來。」

互相擁抱後,在吉爾媽的注視下,我們往亞尼城出發。

一路上,吉爾的表情時而興奮時而憂愁,轉換的速度讓我誤以為他顏面失調。

最後我還是忍不住發問,「怎麼啦?」

「我……既害怕又期待。害怕的是將要面對新環境,而且我是一名德魯伊,公會成員不知會否接納我……期待的是我終於成為天齊之羽的一份子了,我盼這一天的到來盼了十年之久……話說回來,啟人你都沒感覺嗎?」

聽見「你都沒感覺嗎」這句話,我愣了一下,然後下意識地摸摸自己身上每個地方,深怕哪裡插著一支苦無……都是哈魯讓我有後遺症了!

我說:「怎麼可能沒有?在不知不覺中我早就被你影響,心中萌生想要成為冒險者的強烈願望。我也很緊張,但更多的是期待。當上冒險者後肯定會遇上形形色色的事,當中會有開心的,也會有難過的。不過擔心再多也沒用,只要做好我們的本分,努力精進自己的技藝往高處爬就好。而且啊,昨晚太興奮睡不著時,我對自己訂下了一個目標,現在要朝著目標前進!」

「什麼目標?」

「我要買英雄啟人的那把翠綠長劍——疾風劍。」

吉爾忽地停下腳步,瞪大的褐色雙眸像是看著一個白痴的眼神看著我。

「你是說宣傳單上要價四十五萬珂令的【疾風劍】?」

「對啊。」我點頭如搗蒜。

他嘴角抽搐,看白痴的眼神往上翻了一個大白眼,敷衍道:

「好好好,你高興就好,我們初級冒險者的每個月基本薪資只有三千珂令,你大概十二年不吃不喝就有這筆錢了。」

我不服氣地回以一個白眼,反駁:「白痴喔,我們會升上高級、甚至是傳說級冒險者的啊,到時薪資也會大幅度躍升吧?」

以我對吉爾的了解,他應該會回應「還沒踏入公會你就已經想成為傳說級冒險者?」才對。

他停頓了一會兒,換上真摯的表情用力點頭,「沒錯,我們一定會成為傳說級冒險者!一起朝這個目標努力吧!」

我也用力點頭贊同我們的目標,吉爾臉上憂鬱的表情在陽光下漸漸失去踪影。我們踩著堅定的寬大腳步往實現目標的目的地前進。

……啊,還有件事。

在買疾風劍之前,我還是要先買一把普通長劍當武器才行吧?

.

.

.

.

.

.

.

.

《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3: 冒險者公會》完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