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之序章 - 三十六黑章 黑之瘋狂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7-08-22 1:14:44am

奇幻·玄幻


「喂,你還想裝死到什麼時候?」一道神秘的聲音呼喚旋契

旋契被喚醒的那刻見到了【男子】那張可怕的臉嚇得立即與他保持了距離!

「什麼嘛,這是對待救命恩人的態度嗎?」【男子】看起來有點不悅

「什麼恩人?……難道說是你把我的傷治好嗎?」

「算一半吧,其實我不過是將生命的力量傳輸給你讓你身體恢復力暫時提升罷了。你會不會活過另一回事了。」【男子】邊對旋契說道邊將自己剛剛被亞晴切斷的手利用自己黑魔使的能力【偉大生命】輕輕鬆鬆接回去。

「這樣就完美了。」【男子】滿意盯著自己那接得完美的手感到自豪。不止手,被亞晴砍下的雙腳也已經順利恢復。

現在的【男子】全身完完全全回到了最佳的狀態。

旋契早已算到男子不會因為炸彈受到致命性的傷害,所以不會因為男子完好無缺而感到驚訝。

但旋契始終還是想不通一個問題。

「為什麼要救我?」沒錯,旋契和男子根本沒有任何關係。就算救活了旋契【男子】也不會得到什麼好處。更不用說男子對旋契那自殺式的攻擊感到了不悅與鄙視。

「我是個有恩必報的男子漢。既然剛剛他把我從那位小姐的刀口下留下了一條命,那麼我救活你就算報恩了……雖說那時候死是我的願望,反正說到底既然被【救】了也只好幫幫他順手【救】你吧。因此總結,你不必感謝我。」

「他?小姐?你說的到底是誰?給我說清楚了。」旋契感到有不好的預感而焦急向男子詢問

「怎麼?睡太多睡迷糊了嗎?看看前面你就清楚了。」

突然,在黑暗中不斷響起一次又一次的金屬碰撞聲響!

在那裡站著的是一手握著銀白刀刃一邊保護著手中妹妹一邊抵擋著來自四面八方無形攻擊的滅。

「滅遭到攻擊了?是誰?幻魔嗎?」

「不是那種玩意。不過就憑你也想阻止?哼,你就乖乖看著學著點吧。何謂【強者】之間的戰鬥。知道了就別再使用那種自殺攻擊了。」男子好像希望旋契了解什麼,神氣地說教

在我抵擋了無數的攻擊后,我摸清了亞晴的動向。立刻往身後砍了一刀。

果然這一刀將亞晴的行動停了下來!亞晴在我的面前雙手舉起她的黑鐮擋下了我的一擊。

也因此旋契看清了和我自相殘殺的亞晴。

「為什麼他們會……說起來亞晴的那雙眼神……」從旋契的神情看來,他似乎知道亞晴目前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且還發生過不止一次。

可現狀可不會因為旋契的回想而改變。

亞晴彈開了我的白刃,一腿抬起準備朝妹妹踢去。

我注意到亞晴動向的瞬間立刻將白刃擋在妹妹的面前保護她!

但這都是假動作。

亞晴的身影消失,瞬間來到我的身後準備給我致命一擊!

在幾次的交鋒中,我發現亞晴每次都會從背後偷襲。

所以這次我也很順利地擋下了來自後方的攻擊。

我身體各方面的能力已經得到強化,亞晴再繼續以速度和我的反應能力比拼已經毫無意義。

意識到這一點的亞晴在我的眼前現身,不打算再使用奇襲戰法。

「滅的這些戰鬥能力都是在哪裡學的?亞晴的連續攻擊竟然這麼輕易就……」旋契歎息道

「是本能。」男子回答

「本能?」

「你仔細想想,我們使用能力來源是源自於人類最原始的本性———【殺意】。那麼驅動去戰鬥的肯定也是依靠這些本能。所以他就算沒有任何戰鬥經驗,那傢伙只要完全交給本能去行動就可以彌補經驗的不足,戰鬥能力肯定和經驗豐富的人不相上下。要是加以鍛煉的話……呼呼呼,我開始對他感興趣了。」【男子】兩眼發亮地看著充滿著【可能性】的我

亞晴亮出她的黑色巨鐮對我施加壓力,看來她打算和我來個了斷了。

我除了要對付亞晴還要保護手中的妹妹。在這樣不利的狀態下只要亞晴不停施與猛烈攻擊的話,我露出破綻不過是時間問題。但不知為何亞晴現在并沒這麼做。這對我來說算是好事。

亞晴一句話也沒說,做好了準備后立即筆直拖著她的巨鐮向我衝來!

不能有絲毫的同情,不能有丁點的猶豫,把握任何能殺死對方的機會是取勝的唯一方法。亞晴在任何戰鬥中永遠遵從著自己這一套戰鬥方式。

雖然相比亞晴之下我只不過是一個只會同情敵人,對敵人完全下不了殺手、天真的我。

但如果是現在的我…

如果是那傷害了妹妹的亞晴……

我可是會毫不猶豫對妳下殺手的!

「亞晴-------!」

「滅---------!」

我們充滿了殺意朝對方砍去!!

「都給我住手!」在那瞬間,旋契站出來插入我們之間,阻止我們再自相殘殺!連在一旁觀看的男子都忍不住自言自語「哎呀哎呀,都叫他學著點了。搗什麼亂啊?」

「旋契……嗚啊啊啊!」當亞晴發現了旋契並沒有死,突然的現實打擊了亞晴剛剛的瘋狂因而鬆開了手中的巨鏈痛苦抱頭痛苦喊道

而我?完全沒有因為旋契出現而停下動作。

「給我死吧!亞晴!!!」

我還趁這難得的機會,推開旋契一刀貫穿了亞晴的身體。

亞晴痛苦掙扎一番之後,毫無反應在我刀上無力下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