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II - L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8-22 6:48:44am

其他·同人


答应了灵珑要帮忙……那算是答应吧?因为我也没拒绝,也没说什么,人家大概也已经觉得我答应了所以……

咳咳。

既然答应了要帮忙,那就应该要帮到底。她昨晚一通电话打到我妈妈那里,不知道说了什么结果我妈都快哭了,然后吩咐我今天早上早一点到门口等灵珑所以我就站在篱笆这里等待着她们到来。

至于为何是复数嘛……灵珑灵凤两人总是在一起,这次也是一样。只不过不知为何我们一从车上下来以后灵凤就往学校里头跑,而灵珑则是黑着脸看着她往里头跑。

“发——”原本想要发问的我无意间听到了她的一句‘臭女人’所以却步。

她们两个昨晚吵架了吗?少见啊,最后一次见她们吵架是三还是四个月之前吧,那也是第一次见她们俩吵架。

“刚刚有说什么吗?”灵珑看着我问。

“只是想问一问发传单的事而已。”

看这个局势,灵凤的话题是不适合现在说的。

“没有要发传单,只是拿着菜单到处去走走逛逛然后顺道推销而已。”她说,“是有叫他们多印一点啦,人家要的时候可以给嘛。”

也对,可能会有人把那个当成宣传单也说不定。

跟着她往课室走去,站在校门这一个位置原本是可以看见昨天下午看见的那一个怪物,不过大概是被拆走了,那里变得漂亮多了……至少没有一个怪物站在哪里……

走进课室里,发现小依和班长早早就来到了这里。打过招呼,拿了菜单以后才发现原来小依她什么都不知道。这是当然的,昨天公演以后就没看到她了所以是不可能会来到我们课室看一看的。

交代清楚我们会做什么以后灵珑便拉着我往外头走,说是现在就去人潮多的地方。只不过现在时间还很早,怎么知道哪个地方会有人去啊?还有,为什么昨天那一个男同学会跟过来啊?

“我来帮忙拿。”

“啊……嗯……谢谢。”

我原本是拿着一叠纸走的,既然他要拿一点的话我也不好意思拒绝。

我把菜单分成两叠并把其中一叠递给他。

“全部给我。”

诶?

他接过我给他的那一叠以后继续伸出手向我讨。

“诶……哦……”

然后我就全部都给了他。

原本有东西拿着会让我好过一些结果现在什么都没了,怎么办啊……要我截停路人什么的根本就做不到啊,更不要说要我解释菜单上的东西了……话说回来我连上面有什么都不知道啊!

“我说,你为什么要跟来?”灵珑似乎有点不耐烦了,转过头朝那男同学抱怨道。

“来帮忙啊,不然呢?”

“我们两个就够了,请回。”

“妳们知道上面的名字指的是什么食品吗?”

“没人说要用你们想出来的东西来推销,这肯定是要用热饮才能挽救你们的失误了。”

“什么啊?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我们主要的餐点都是冷冻的啊!”

怎,怎么办?他们吵起来了 ……

如果是按照情理来说的话是应该跟着他的话做的,但如果是要跟着道理走的话灵珑说的是没错的。重点在于,有谁会去喝被冷冻的饮料啊?那也不是喝了吧?

“娜资,妳来说,哪一个比较好?”

火烧到这里来了!

“突然之间问我也……”

“说,我挺妳。”

就算这么说我也会觉得困扰啊……

“我们昨天确实是有答应他这么做……”

“看,连她都这么说了。”男同学神气地说,而灵珑这是讶异地看着我。

“但是如果这样的话应该就不会有人过来所以……”

“所以为了我们班级的前途着想,还是需要跟着我的计划走,对不对?”灵珑笑着说。

虽然这样有点现实,但确实没有其它办法了。为了让班级转亏为盈,只能……

“不能亏钱……”

到最后可能还要让我们倒贴,这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最严重的是那一些原料应该怎么处理。

这一架是灵珑吵赢了,不知为何那男同学突然间放弃辩论,只是不管灵珑怎么赶都赶不走所以就只能放任他跟在后面。

走到了特殊教学楼,原本想要问清楚我们应该去哪里,结果才刚走进走廊就听到了灵凤大喊的声音。

“姐,出事情了!”灵凤大喊着跑了过来,看起来有点急的样子。

“不关我的事,去找妳的男人。”

“不要这样嘛,这次真的出事了。”

“诶,是啊?去找妳的男人。”

灵珑是在吃灵凤男朋友的醋啊……有点意外啊,刚刚把话说的那么重还以为两人的关系都闹僵了,其实还是很在意对方的嘛。

“不要闹了姐姐,那里有东西不见了。”

“诶,是啊?那么就去找妳的男人一起去找老师。”

“姐!”

“好啦好啦,什么东西不见了?”

到最后灵珑还是把态度放软,问一问发生了什么事。

“佛学会那里的弥勒佛肖像被偷了。”

学校竟然有小偷?而且连佛学会的东西都敢偷,就不怕遭报应吗?

“这种东西报告给老师知道就好了啊。”

“肖像画被换成了其它东西。”灵凤想了一想,咂嘴以后便拉起灵珑的手跑了起来。

“喂,等等啊!”

这,怎么办?应该追上去吗?

“还愣着干嘛?走啊。”

“啊……哦……”

*

一路从底层走廊跑到了三楼的尾端,一路经过大大小小不同摊位,走过些许提早前来准备的学生,好不容易才来到了佛学会的活动室。佛学会的活动室是地理教室,没记错的话这好像是他们自己要求的。还记得当时他们与地理协会的人都闹翻了,因为地理协会的人都觉得不用地理教室的话是件不合理的事情。

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个嘛……因为我刚入学的时候是地理学协会的人,然后就一直在换社团,也不是一直在换啦,只是一年换一个而已,之后到了中三年尾才决定好好待在化学学会的,然后嘛……莫名其妙变成了秘书之后就被挖来推理社团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变成了主席……

离题了……

咳咳。

走进去以后,看见一位男同学呆呆地坐在椅子上。这么说有点不太好,毕竟……

“敏宏,人找来了。”灵凤往那男同学跑去。

被唤作敏宏的男生转过头来,看到我们以后便走了过来向我们打招呼。只不过灵珑不管怎样都不给对方好脸色看……

“废话少说,快解释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灵珑不耐烦地说,“我很忙。”

那个……我们没什么要忙的吧?

不,这句话不能说出来,这火已经那么旺了我不可以继续添油……

“昨天傍晚回去之前,我们把观音的肖像换成弥勒佛以后便离开了。不知道期间发生了什么事,今天早上一来到这里就发现肖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这一个。”他这么说着,把手中的布条拉开,上面印着大大的‘3’。

怎么今年校庆净是些奇怪的事情啊?我们班级前面那一个魔物就算了,现在还有人偷东西,然后用这布条挂在原本的位置上……

灵珑别过脸去,说:“娜资,这种东西妳在行,妳来。”

这只是因为妳不想和他说话而已啊!

“我知道妳在想什么,绝对不是这样的。”

明明就是……

“肖像画是谁换的?”

没办法直接拒绝人家的请求啊……

“是我。”

“换过以后就回去了吗?”

“对。”

“你是最后一个回去的?”

不知为何,对于这个问题他好像有点犹豫。难道是在隐瞒着什么吗?还是说这是他自导自演……糟糕,被灵珑的情绪影响了……不要把私人情绪带到工作里……我没有在工作。

“应该是这样没错……”

“什么意思?”

“我换完以后就走了,这一点灵凤也知道但因为我没有钥匙所以没有锁门。”

是觉得我们在怀疑他吗?之前没说清楚的话确实是有嫌疑但这么说的话就只能说是他们倒霉了,只是会有谁那么得空特地过来掉包啊?

“哈哈,谁让你们不锁门。”灵珑这么说着,把我拉到了外面。离开之前还不忘落井下石:“那算你们自己倒霉,不关我们的事,再见。”

“可是那明显是有人故意的啊!”

我听见灵凤这么大喊,但我没办法回复她。

她把我拉到了底层那里,然后一屁股坐在了人家活动室门口前面的椅子上。

怎么办……她看起来非常的生气,现在问的话会不会遭池鱼之殃?但如果不问清楚的话她们俩的关系肯定会更差……不管了,赌一把吧。

“灵珑——”

“对不起。”

“诶?”

她突然之间向我道歉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才好……

“谁不知道那是有人特地过去换的啊?都准备好东西来替换了……”她的语气听起来有点懊悔,像是在为自己刚才的行动感到后悔一样。

“为什么那么生气?”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原因很明显了不是吗?”

“就这么不想灵凤交往啊……”

“开什么玩笑,我都恨不得她快点嫁人了怎么会不想啊?”灵珑转过头来瞪着我说,“她这单细胞乐天派的白痴一整天就只会到处惹麻烦,每一次还要我来善后,就不会长进一点啊?还有啊……”

我只是问了一个简单的问题而已,不知怎的灵珑就开始抱怨起来了。不管怎么说这单细胞乐天派的白痴也骂得有点过分了吧?虽然说灵凤有时确实是这样,做事情没经过脑……啊不不不不能这么说。

“可是……”灵珑突然间停下对灵凤的抱怨,咬牙切齿地说:“那男的肯定是在玩弄她的感情罢了。”

诶?

“前几个星期帮我妈去买酱油,看见那男的和另一个女的手牵手聊得还蛮开心的。”她接着说,“原本以为只是家人关系而已,结果他们两个还嘴对嘴亲了一下。恶心死了!”

这,这细节……

“所以灵凤开始交往的事是几个星期前的事了吗?”

“前几天发现她一直熬夜所以昨天问了一下,她说是上个星期开始的。原本还挺开心的……直到她把照片拿给我看的那一刻……”

说到底还是在担心灵凤啊……

“算了,不管那单细胞乐天派神经大条的白痴了,走,宣传去。”

怎么好像多了一条啊?算了,那不是重点。

“可是菜单不在我这里。”

刚刚不应该全部给那位男同学的……

“诶?不是妳拿着的吗?”她疑惑地问。

“过后那位男同学和我讨所以就给他了……”

“哪个男同学?”

“刚刚——”

“原来妳们在这里啊?”那个男同学从楼梯口走了出来,看见我们以后松了口气走到这里来。

“就是他。”我指着他说。

灵珑明白以后立刻伸出手向他拿菜单。

“乐寅,东西拿来然后滚回去班上帮忙。”

语气有点差啊……但她的心情被影响了,所以这不能全怪她吧?

“那么谁来说明菜——”

“我们刚才已经说了直接推销热饮,你也同意了不是吗?”

这一句话顶得他哑口无言,到最后也只能摸摸鼻子走回去。

“灵珑,别让自己的情绪影响自己啊……”

虽然我不是很有资格这么说,但这样下去的话会把其他人吓跑的啊……

“没想到会有被妳骂的一天……”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只是……”

“开玩笑的啦。”她勉强地笑了一笑,说:“妳说的也不无道理,刚刚确实没必要这样的。”

也不能说没必要啦,毕竟他留着的话肯定会拿走我手上的菜单,然后我又什么都没做,我会因为没帮上忙而心虚的……这,这只是一小部分的原因而已!最主要还是因为课室那里需要帮忙,昨天有留在课室里头的帮手人数不是很理想所以他回去的话一定能帮上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