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祝融城 - 05.审问老板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23 4:30:57pm

奇幻·玄幻


看到被结界挡在外边的男子与女子的司湫语愣怔了许久,然后他才替结界打开一条道路把他们给放进来。

这对男子与女子是来自辉启城的术士,不过他们原本不是辉启城的人,而是圣月城的人。由于圣月城灭亡,只有当时在城内的他们二人,还有就是刚好外出的其余居民、术士、武者、医师和猎人幸存下来,于是大部分的人都去了辉启城。

巧的是,被派来的正好是他认识的。

男的和女的站在一块儿挺登对的,尤其女的带给人气质柔和,也很成熟,难得长得也不赖就特别冷峻。

盛蜇壬、越芩雅。

当时亲眼目睹圣月城灭亡的幸存者。

“好久不见……”司湫语心情很复杂,他已经有十七年不曾见到他们二人。

盛蜇壬和越芩雅在看到负责来接引自己的居然是司湫语之时,内心是非常惊讶的。但最惊讶的反而是怎么十七年都过去了,司湫语样貌依旧不变,还是跟十七年前般。

这样看起来,就好像时间已经停止……

“呃,小语……你、你这是……诅咒还是吃了不老药?”盛蜇壬有点接受不了自己所认识的人竟然没有成长。

“先找个安静点的地方,之后我再告诉你们我的‘不老化’是怎么一回事。”司湫语尴尬笑道,于是他先把结界弄好,确保没有漏洞后,他赶紧把他们俩领去办公所见祝燊。

就算是术士,哪怕是外来的都好,都得到城镇的办公所注册。

这是在黑暗教廷和消灭者崛起之后,女帝亲自颁布下来的指令。

办公所这儿,除了祝燊之外,阿唯和楚绫也在,白惊哲倒是从里面走出来,估计刚刚是去上厕所了。

“怎么突然间多了两个人?”祝燊睁大双眼看着陌生的盛蜇壬和越芩雅。

“啊啊,他们是辉启城派来协助的术士。盛蜇壬、越芩雅。”司湫语帮双方介绍一番后这才想起古董店的老板,于是来到祝燊耳边对他说了几句话。

听了司湫语提到办公所的牢狱多了个人,祝燊有点被吓到。接着司湫语便把白惊哲给带走,留下盛蜇壬和越芩雅执行他们的任务。虽然他不晓得他们俩到底是为了何事而来,但还是回避一下会比较好。

被带着走的白惊哲一路上都没说话。他后静静地等待司湫语的解释,可是他到最后都没解释,反而直接把他带到办公所的地下牢狱。

接着他们便站在牢狱的门前,里面果然有个人,只是那个人被绑起来。

“这人是怎么一回事?”白惊哲不解地问道。

当然,他比较想要知道司湫语把自己给拉过来是想怎样。

“负责贩卖灵器给黑暗教廷的供应商。”司湫语毫不犹豫地便给出了这个答案。

“诶?他就是我们要找的人?那么,他一定知道河里的尸体是谁干的吧?”白惊哲讶道,旋即又想起了尸体的事情。

司湫语耸肩,表示自己也不晓得。只见他轻而易举地打开本应上锁的牢狱之门,示意白惊哲随自己进去。

纵使内心千百个不愿意,白惊哲别无选择只好跟在司湫语身后一起踏入牢狱之内。

男人依然维持他那怨恨的眼神,死死瞪着司湫语,像是在心里对他千刀万剐,可惜现实中却拿他没办法。不但如此,他甚至失去行动能力,完全被禁锢住。

看似平凡无奇的绳子,竟然可以困住他的行动,怎么解都解不开……

不科学。这绝对不科学。

“要审问看看吗?一切后果由我承担。”司湫语其实只是为了让案件尽快水落石出,故此把人扔到牢狱里。

白惊哲无言片刻,他在心里不由暗道:谁会有那个胆子对你咋样!

结果白惊哲还是听了司湫语的话,乖乖去审问眼前的男人。

等到司湫语划出隔音的结界,再解开嘴巴的禁锢后,司湫语就站在一旁,很有耐心地看着白惊哲审问男人。

“滚!我什么都不知道!!”男人还是那么的倔强,嘴巴密得很。

“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吗?”白惊哲眨眨眼,一脸的无辜。

男人气得脸色发白,身躯微微颤抖。

此时他才正眼看向白惊哲,却在下一秒愣住。

对此,司湫语有发现到,但当事人没有。

“……奥古斯塔威利,我的名字。”出乎预料的名字让司湫语都有些惊讶。他还以为男人是东方人,没想到竟然是西方人,明明长得那一副东方脸孔,怎么偏偏就是西方人呢?

白惊哲理所当然的也觉得有些懵,不由开口道:“你不是东方人吗?”

男人——奥古斯塔威利微微一笑,“不,我是西方人,只是继承了祖辈的样貌。我的祖辈当中,有个东方人。”

这就是真相。

“原来如此……那么,呃,奥古斯塔威利……”

“叫我奥古斯或威利。”

“那么……奥古斯,你认识死在河里的死者查宼吗?”白惊哲有点不习惯突然改变态度的奥古斯塔威利。

在一旁的司湫语于是不妨碍白惊哲兼职查案,把人留下就到外边去把风。知晓他把人捉过来的,就只有祝燊和白惊哲,所以必须保密。

偏偏意料之中的阿唯跑了过来,也刚好看到了自己的养父奥古斯塔威利被白惊哲审问的画面。

司湫语有些尴尬地再划出一个隔绝结界,直接阻隔了阿唯的视线。

“阿唯……”

“我想跟他好好谈一次。说不定,他会听我的,好好把事情全都供出来。”阿唯努力劝着司湫语。

说真的,这句话挺让人动心,因为可以找到正确的方法让对方自动供出来,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你有足够的把握劝他吗?”司湫语担忧地问道。但果然他最担心的,还是阿唯无法接受自己的养父是敌人。

沉默片刻,阿唯这才缓缓开口道:“他无法不听我的话。”

既然阿唯都这么说了,司湫语哪会拒绝他?

于是司湫语把阿唯带进自己的结界,顺便招呼还没问出个重点来的白惊哲回到自己身边,放阿唯一人去面对奥古斯塔威利。

要想知道黑暗教廷对祝融城存有的心思,那么就能解决问题。

“阿……唯……”奥古斯塔威利神色复杂。

“拜托你说出真相,好吗?”阿唯叹息般地问道,似乎也对于养父的行为举止,深感无力。

“……不行,我不能出卖他们。”奥古斯塔威利断然拒绝。

阿唯又是一阵沉默,然后他掏出一条串着五颗冰蓝色水晶的红色手绳。

看到那条手绳,奥古斯塔威利慌张起来,想要伸出手却无奈被绑住动不了。

“别!阿唯,别乱来!!”

“不想要我乱来,那就把话说清楚,否则我就捏碎这五颗水晶,以性命要挟你。”阿唯是认真的。

经过一番挣扎,奥古斯塔威利也只好选择把话都给说出来,摊开来。

真相,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