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无止境番外录:祝融城 - 06.早已知晓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8-24 2:38:43pm

奇幻·玄幻


根据奥古斯塔威利所说,被不明人物抛尸荒野的查宼会死是因为看到了不该看到的画面。

很不幸的查宼刚好目睹到奥古斯塔威利和黑暗教廷的司铎做交易,于是就被那司铎一招毙命。把他扔进河里的,不是那个司铎,而是奥古斯塔威利。

听完这口供,司湫语和白惊哲稍微商量一下该怎么处理他,却得出怎么判都好绝对是死刑的结论。他们俩不约而同看向阿唯,毕竟奥古斯塔威利是他的养父。

“我先走了,他就随你们处置。”阿唯扔下这句话,转身离去。

但奥古斯塔威利大声叫道:“阿唯!阿唯!拜托你……拜托你不要伤害你自己……!”

“嗯,我不会的。”阿唯头也不回,给了这句回应后便真的远去。

徒留下来的三人面面相觑,最后奥古斯塔威利垂眸,一副败下阵来的模样让人实在说不出话来。司湫语叹息,拍拍白惊哲的肩膀示意后续就拜托他处理,自己则离开牢狱去找阿唯。

方才的事情,他需要弄清楚。

那条手绳上的五颗水晶……不,严格来说包括那红色的绳子与冰蓝水晶都有问题。红色手绳,是续命绳,这是很久以前就流传下来的续命方法。至于冰蓝水晶……封印灵力的最佳媒介灵器。

颜色是根据天生的灵力属性而变化的,水晶是冰蓝色的话,那就意味着属性是冰雪。

罕见的冰雪属性。

追出去的时候阿唯还没走远,他走得很缓慢,估计是在想事情所以没有走太快。

“阿唯。”司湫语追上他的脚步后便缓下来,并停下脚步。

听见有人叫自己,阿唯也就停下脚步。

二人都停下脚步,阿唯却没有转过身来。

“请让我一个人静静。”

“不行,要是让你一个人独处,你会更加难受。控制不住的天赋,只会害到你自己,也会伤害到别人。”司湫语丝毫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

沉默片刻,阿唯缓缓转过身来,平常的伪装全都消失。

黑色的发丝自发端开始变化,由黑转紫,瞳孔的颜色也变成了瑰丽的冰蓝色,初次见面时才看得见的碎晶有些失去控制,但还是被其主人好好地控制了下来。

司湫语颦蹙着眉,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已经很努力压制自己了。可是,我的情绪真的很不稳定。”阿唯的灵力零散,这是失控前的征兆。

“想想开心的事情吧,这样可以让自己的情绪可以稳定下来。”司湫语正在想办法帮忙稳定阿唯的灵力。

但另一方面他却不太愿意让阿唯继续伪装,把那么漂亮的紫色头发和冰蓝色眼瞳给藏起来。司湫语真心想要阿唯维持他现在的模样,然后再缓缓地接近他,寻找最佳的时机帮忙阿唯。

反正也没有其他方法可行,阿唯便选择了听从司湫语的话,真的开始回想所谓的开心的事情,全然不知司湫语正逐渐接近自己。

等到他反应过来之际,司湫语已经碰触了他并且还缓缓地将灵力灌注入自己的身体里。

“我……已经好很多了……”阿唯缓缓开口道,发色和瞳色也确实得到了良好的控制,又恢复成伪装时的模样。

把手抽回去,司湫语呼出一口浊气,心满意足地微微一笑。

“那么,我能不能请教你一个问题?”司湫语见阿唯情况变好了,便如此问道。

脸上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困惑的神色,阿唯也就轻轻地点了点头,示意司湫语可以尽情地提出疑问。于是司湫语开门见山,很直接地切入重点。

其实也没什么,司湫语就单纯地问了一个有关真魔族的问题。

“虽然镇长叔叔和……我的养父极力隐瞒真魔族的事情,尤其是我的身世,但我还是凭着自己的能力,找出了自己是真魔族与人类的混血的事实。”阿唯语气平淡地说道。

原本司湫语以为阿唯什么都不知道,但现在看来,其实阿唯什么都懂。

之后阿唯便离开回到祝燊那儿,司湫语则留在原地。

他看着自己的手,细细地去感受手掌心上那残留的冰冷温度。

清澈的灵力是如此的冰冷,如此的令人感到熟悉。

摇摇头,司湫语不再多想,他将这事抛之脑后,然后就离开办公所。他还有其他事要处理,至于奥古斯塔威利已不是由他处理,他无需为了此事而操烦。

踏出办公所,司湫语折返回到古董店铺。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估计很快就有目标人物跑来古董店铺找老板。

先过去是为了藏起来好抓人。

直接将自己给隐身起来,司湫语就坐在柜台前,等待目标上门。

在心里默数了大约五百多下后,终于……!

“奥古斯塔威利!我还需要可以破坏结界的灵器!”走进来的是一头绿发胸前伟大的女子。

唇角微微上扬,司湫语知道,他的等待并没有白费。

这就是那位觊觎祝融城,黑暗教廷的司铎。

司湫语很有耐心地等待女司铎走过来,显得那一副悠哉的模样。

偏偏此时刚好又有人来到这古董店铺,司湫语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选择静观其变。但他在看到来者是谁后,不由愣了好一会儿,因为他没想到来者竟然会是盛蜇壬,反倒是不见越芩雅。

“纳兰萱?!”

“盛蜇壬?!该死!!”

女司铎貌似名为纳兰萱,而且她仿佛认识盛蜇壬,打算放弃索取灵器的任务,打道回府。然而她根本逃不了,因为她并不晓得在这古董店铺里,尚有另一个人。

在她划出泛着黑芒的蓝色术式图阵之时,盛蜇壬早她一步先完成了金色的术式图阵。

“圣光审判剑!!”

“该死……海之镰!!”

金色的审判剑化为五把袭向纳兰萱,稍微慢了一步,由水形成,泛着黑芒的蓝色镰刀勉强抵挡住盛蜇壬的审判剑。

无奈纳兰萱刚进入特级一阶没多久,这“海之镰”根本无法持久,很快就瞬间瓦解,“审判剑”擦伤了她的手臂与腿,让她痛得差点惨叫出声却又很快的噤声不敢说话。她怨恨地看着盛蜇壬,眼神里充满不甘。

“哼!不自量力。”盛蜇壬一脸的不屑。

好戏看到这里,司湫语默默地解开隐身。

盛蜇壬和纳兰萱都被仿若凭空现身的司湫语给惊吓到,眼睛都瞪得大大的……

“那么,先跳过我为什么会凭空出现在这里的问题,直接入正题可好?”

一时之间有点说不出话来的盛蜇壬鬼使神差地点点头,然后他们俩就一起押送纳兰萱回到办公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