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IV - LIV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8-23 5:32:57pm

其他·同人


跟着灵珑在特殊教学楼里逛了一个早上,遇到了不少的人。其中有一大半是灵珑认识的,聊得起兴的时候灵珑就趁这个机会向他们推销宣传一下。剩下的都是之前社团知道我存在的人,还有就是看过话剧的同学。

基本上都是灵珑在交涉而已,我只是负责把手中的菜单交给他们看罢了。尽管我做的只有如此,但还是让我的心好过了些。毕竟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我的罪恶感会更加的大……

与灵珑的朋友道别以后,便去了一趟厕所。因为只有她需要上厕所的关系所以我就待在外面等她,没想到就因为这个遇上了有趣的事情。

会有趣吗?对于你们来说,是的。但对我来说,这就有如地狱一般恐怖……

“然后让我们欢迎最后的一个参赛者,也就是昨天在话剧演出的,刘娜资!”

我原本只是站在厕所一边的走廊,看着文学部举办的有奖问答比赛解闷而已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就被司仪拉了上台,不管怎么推辞都没用……

文学部不是第一个申请在草场上搭建舞台的社团,据我所知学校一年只允许一个社团在草场搭舞台,而且限时为一天,隔天就必须要拆走然后把空间让给其他的社团。今年终于轮到了文学部得到允许,应该就是因此所以就办了这么大型的比赛。但这好像有点大过头了……舞台下面的人超多的啊!

“请妳自我介绍一下好不好?”司仪说完以后便把麦克风放到我这里。

这已经没得选好不好了啊!

大概是司仪看我紧张,所以选择放过我。

“我明白!是在害羞对吧?那么就不用啦!反正在座各位应该都知道妳是谁了!”

我的名字都被妳那么大声喊出来了是有谁会不知道啊!

“那么直接开始比赛!”

诶!我连规则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第一题,欧美文学题,夏洛克•福尔摩斯是源自于谁笔下?”

是亚瑟•柯南•道尔!可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抢答啊!

——叮叮叮

我的左侧传来铃铛的声音,等等,为什么他们会有铃铛啊!

“斯蒂芬•汤普森!”

“错误!重新开放抢答!”

我现在大概了解了比赛的规则,但谁来告诉我铃铛在哪里啊!

“四号选手!按一按桌上发亮的按钮抢答!”

原来如此!

我低下头一看……哪来会发亮的按钮啊!我只看到一个洞和一个按钮而已啊!要按一按吗?

按下按钮……什么事都没发生啊!

司仪察觉到了异样,走了过来看了一眼以后宣布比赛暂停,然后让几个工作人员上来看看。

“奇怪,灯泡不见了。”工作人员检查以后发现了问题所在。

“铃的功能还能运作吗?”司仪问。

“不能,这是串联电路,没灯泡的话电流是不会走到按钮那里。”工作人员回答。

“灯泡是拿来干嘛的?”在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有点不适合。

“如果弃权的话我们会把电流关掉,灯泡一灭就代表参赛者被取消了资格。”司仪说。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没有必要继续参加比赛了吧?那我可以离开了吧?

刚想要和司仪说我不比了,结果她不知道从哪拿了一个铃铛给我。

“用这个吧。”把铃铛交到我手上以后也不给我反应的机会,拿起麦克风就是大喊:“四号参赛者的装置因为出现故障所以必须使用传统铃铛来抢答,比赛继续!”

可是我不想参加比赛啊!

我无奈地抬起头,偶然发现灵珑她站在台下。她看着我,我看着她,两人在那里对望,她肯定是知道了我在向她求助。然后,她朝我竖起了拇指……

她是不会帮我了啊……

*

“不愧是主席,被人硬拉上去还能夺冠。”

“……”

“不要这样嘛,冠军耶,不是应该开心吗?”

比赛结束,我有气无力地跟着灵珑走到了食堂边的大树下坐着。我现在把头靠在了灵珑的背上,而她大概是在把弄刚刚拿到的奖杯……

文学部的比赛,被拉上台强制参赛,然后全对夺冠……没有一件事在我的计划当中……说好的出来逛逛宣传然后回去呢?

“多亏了妳,应该会有蛮多人到我们班级去了。”她说。

比赛结束,颁奖以后紧张过头,结果把自己在哪个班、哪个社团以及现在在做什么都说了出来,还好没把自己在侦探社打工这件事也说出来啊……但总觉得好丢脸,尤其是把我们社团出演的事重新说一遍还叫他们一定要去看……

——咚

我的头撞在了椅子上……就这样撞晕我吧……

“哪有人拿了冠军还那么沮丧的啊?”灵珑硬是把我的身体抬了起来。

“没能好好说话……”

“没事啦,妳不是说了我们班级现在在干嘛然后要他们过去捧场吗?完成目的就好了。”她笑着说,“而且妳看,妳还拿到奖品啊!”

我往她手中的东西看去,那是我的奖杯。是一本玻璃制成的书被架在了木制的底盘上。

“原来妳们两个在这里啊?”一把男同学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和灵珑往声音的方向望去,发现是早上一直跟着我们的那个男同学。

“不是说到处走走宣传吗?怎么听人家说妳们抱了个冠军啊?”他问。

“不是让你回去帮忙吗?怎么还出来找我们?”灵珑反问。

“嘉盛要我出来找的,总之,妳们谁来解释一下妳们干了什么事。”

灵珑开始向他解释,解释完以后不知为何那男同学向我投来钦佩的眼神,怪不自在的……

“所以嘉盛找我们什么事?”灵珑问。

“不知道,总之他要我找妳们回去就是了。”

“那我们走吧。”灵珑这么说着,放开了她的双手。然后,我的头又撞在了椅子上。

“妳没事吧?”灵珑慌张地把我扶起来。

“很累……”

今天这个样子……已经是极限了……

“多几个小时就放学了!撑下去!”

怎么好像某电影主角快要死了然后他伙伴说救援快到了要撑下去的感觉……虽然我是有快死了的感觉……

“走回班上罢了,不会很远,加油啊!”她这么说着,把我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隔着一个草场而已……不会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