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V - LV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8-24 7:21:12am

其他·同人


哦……哦!

原本以为今天也不会有什么人来了,所以就干脆赖在了柜台那里,看着校门口的人群流动。除了闷,还是闷啊……有人过来的话还好……现在就有了啊!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过来这里的人突然之间就多了起来,现在只剩把门口塞得水泄不通了啊!

那个……好像和我们一开始的目的不一样……随便啦!

“热巧克力,外带。”

“对不起,没纸杯了但我们已经让人去买了,请稍等。”

没错,突然之间来了一大群人,结果全部都要外带所以我们卖到连纸杯都没了啊!

愿意留下来坐在这里的只有少数人,多数都是要外带的,大概是有什么事情要做所以没办法留下来吧。管他的,卖出去就好了。

“那么没关系,我在这里喝。”

果然不是因为有事情所以才外带的啊!

咳咳,人家是客人,要客气一点,对不对?

东奔西跑,收拾了几张桌子,空出了几个空位让剩余的客人坐下以后才算是可以放松。

“去休息一下吧。”嘉盛走到我这里。

“开什么玩笑,才刚睡醒而已啊。”

我原本是赖在柜台那里看着校门口的人群的,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课室里超多人的,都忙不过来了所以才帮忙的。

“不过你们到底做了什么啊?”我问。

“我们也不知道啊,突然之间就来了一大群人,然后就如妳所见,忙得不可开交。”琉璃捧着空杯子走了过来。

奇怪,如果没有做什么的话是不可能会有那么多人的啊。就和嘉盛早前说的一样,我们这一栋楼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的,要知道这里有卖饮料更难,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特地跑过来啊?

“方丞相,人找回来了。”乐寅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随即便是一阵寂静。

“人那么多啊……”他讶异地说道。

“多亏了娜资啊。”灵珑神气地说。

娜资是做了什么吗?

往她们那里看去,只看见乐寅领着灵珑走进来,而娜资……样子有点虚脱啊……

“到底出了什么事?”我问。

“上个厕所,出来就看见娜资在文学部的舞台上,然后就拿到了一个冠军。”灵珑解释说,“这些人大概是被娜资叫来的吧。”

简单明了……

但这难为娜资了,平日要她在课堂上朗读都有问题了,现在竟然站在舞台上和其他人比赛,虽然昨天演话剧的时候也是要面对许多人但那不一样!

“辛苦妳了,但是……”我把手搭在了娜资肩膀上,偶然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为什么妳的额头那么红?”

“颁奖下来以后就一直这样,刚刚在大树下坐着的时候是一直靠着我的背部,结果我一转过身她就把头撞在了椅子上。”灵珑说,“所以说啊,哪有人拿了冠军还这个样子的啊?”

“妳也不是第一天认识她吧?”我说,“这种事情对她来说实在是有点勉强啊……”

“也是。”灵珑无奈地说,“对了,你们找我干嘛?”

“有件事情想要解决。”嘉盛从裤袋里拿出纸条,递给了灵珑以后说:“把这个解决掉的话应该会名声大噪。”

“那是什么?”我好奇地问。

“我刚和妳说过的。”

哦那件事啊,但一直以来都在进行推测的那个人现在状态有点不佳啊……总不能硬逼着她这么做吧?要我和嘉盛一样不顾一切利用朋友的话,我是做不到的。

等等。

那变相在说他坏话了啊!

咳咳。

“不要。”

拒绝这一件事的人出乎我的意料。灵珑看了一眼,直接就拒绝了。

对了,刚才乐寅出门以前说过她突然之间非常生气,难道是和这个有关?据我所知灵珑应该没有和佛学会的人结仇才对,其实应该说两者之间的关系应该非常的好,毕竟中文学会和佛学会一直都在合作。

“为什么?”

“没什么,就是不想要理而已,而且,这哪来的联系啊?”

灵珑肯定是还在生气,但是是为了什么生气啊?现在问的话又好像有点不明智……

“我是不想要插手啦。”我无奈地说,“他们可能都会把这些事当成是意外,然后如果没有报告给老师的话我们就这样插手也有点不好,而且娜资现在看起来有点……糟糕……”

说实话,虽然这样是有点依赖她的能力但凭我们几个人应该什么都做不了。娜资的实力可是被哥哥认可的啊!

“我什么都不知道,但这是什么有趣的事吗?”乐寅插进来说。

我倒觉得蛮不错,毕竟没人想过会有人那么得空去偷东西,还用其它的东西来代替。只是如果没人要求我们处理的话还是不要插手比较好,虽然不一定能解决但这一定会卷入麻烦之中。回想几个月以前,因为某个懒惰到直到现在都没看到人的人煽动,结果去到了旧校舍那里然后发生的事啊……各位都知道了。

“姐,妳在这里啊?”灵凤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

“有问题?”

她们俩怎么了?姐姐怒火冲天,妹妹则犹如丧家犬一般低落。

“没问题。”

气氛有点尴尬啊……我也是第一次见她们两个吵架。

“没事那我走咯。”

灵珑刚想走出去时被灵凤拉着了。

“姐,帮一帮我难道不行吗?”

“不行,去找——”

“妳们两个给我安静。”嘉盛突然开口说话。

由于声音太大的关系,有几个客人看了过来。我向他们道歉以后转向嘉盛,要他小声一点。

“灵凤,什么事需要帮忙?”嘉盛问。

“今天早上佛学会那里的东西被偷了,现在怪罪到我们头上来,说如果我们没办法找回来的话就要我们赔……”

等一下,早上佛学会那里的东西被偷了……难道是……

“现在不插手不行了啊……”嘉盛看着我无奈地说。

“还不确定是不是同一个东西呢。”我摊手说道。

“不见的是什么东西?”

“弥勒佛肖像。”

好吧,这下不插手不行了。

“随你们便,别来——”

“公孙灵珑。”嘉盛打断灵珑的话,“我不知道妳们两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妳妹出事了,就不能帮一帮吗?”

赞同,家人出事了是应该帮忙的。

但是,私下解决的话还是有点不太适合。总觉得会惹上什么事情……

“都在啊,正好。”姐姐的声音传了过来。

等等,为什么今天每个人都那么神出鬼没啊?连走路的声音都没听到啊!

“这个,解决掉。”姐姐这么说着,丢了一封信过来,接着说:“有什么事的话再打电话过来,我现在很忙,再见。”

然后,她就跑掉了。

什么啊!丢了封信就走是怎么回事啊!还有,再忙也不能这样就跑啊!打电话?是不知道学校禁止学生带电话进来吗!要打电话的话还得跑到办公室二楼那里借,麻烦死了啊!

“这巧合过头了啊……”

什么啊?

我转过头,看向嘉盛手上的资料,发现了一件可以说有趣、也可以说无趣,但这实在是有点过于戏剧性的发展啊……

失窃物品:

1. 围棋

2. 弥勒佛肖像

3. 矮人模型

替换物品:

1. 背面写着‘一’的照片

2. 印着‘三’的布条

3. 背面写着‘五’的照片

除了这一张纸条以外,信封里还有两张照片和一条布条。第一张照片就和我与文夏姐姐看到的一样,是一个短发女生。第二张照片嘛……有点熟悉啊,左边有着些许的脚踏车,右边则是墙壁,从天色上来看可以推测出是黄昏时分所拍的照片。布条的话就和信上写的一样,印着一个大大的‘三’字。

“发生了什么事?”从刚才开始就非常安静的娜资突然间说话。

“妳没事了啊?”我问。

“刚刚只是因为累了所以想睡一会儿而已……”

那妳是怎么走过来的啊……

“怎么了吗?”她疑惑地问。

“没什么……”

算了,人没事就好。

“灵珑。”嘉盛叫了一声。

“知道啦,这次是老师交代的,所以我才帮忙的。”灵珑不耐烦地说道。

到最后还是不知道她们两个到底出了什么事啊,之后再问好了。

“说是要解决,但应该怎么做?”灵凤问。

果然还是得把犯人找出来,因为灵凤被牵扯在内的关系,如果只是把失窃的物品找回来还是不足以洗清她的冤罪。

“走,我们到处问问。”灵珑这么说着,把灵凤给拖了出去。

所以说,她们现在的关系是怎么样啊?是好还是不好啊?看不懂啊!

“娜资,有什么想法吗?”嘉盛把东西递给娜资。

她看过一眼,思考了一段时间,说:“应该还有几个东西不见了的吧?”

“怎么说?”我问。

“因为妳看……”她指着替换物品列表里的数字,说:“……一、三和五,为什么是这三个数字?是奇数的关系吗?如果是的话那么七和九会什么时候被偷?如果不是的话,又是什么?顺序?那么二和四……”

不知为何,她停顿了一下,双眼开始睁大。

“娜资?”我举起手在她眼前挥了挥,但好像不是很有用……有用才怪啊,电影里的情节是不会发生的好吗?

“四号,灯泡。”她突然开口说话吓了我一跳。

“等等,什么意思?”嘉盛问。

“文学部比赛有四个位置,我碰巧是第四位,那个时候第四位的装置的灯泡不见了。”娜资说。

原来如此……先写下来吧。

一, 围棋。三,弥勒佛。四,灯泡。五,矮人模型。

这是要怎样啊?让弥勒佛和矮人在灯泡底下下围棋吗?

等一等,我好想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啊!

咳咳。

“一三四五……二在哪里呢?”我问。

根据时间推算,围棋是昨天被偷,而弥勒佛是今天早上,这之间应该还有什么被偷才对。

等等,文学部他们也没去报告说灯泡不见啊,会不会是因为被偷的人觉得没什么就没去报告了?

“如果娜资的理论是符合逻辑的话……”嘉盛说,“……那么第二件物品就在这里。”

“什么意思?”我问。

“菜单的第二项。”

诶……不对,他们今早说旧的菜单是因为少了一项所以重印的,难道说少的是第二项?

“乐寅,旧菜单的第二项是什么?”我问。

“首先,和我解释你们现在到底在干嘛?”

啊,忘了解释。

“乐寅同学……对吧?”娜资说,“我保证之后会解释清楚的,但请你告诉我们。”

“冷字开头,但接下来是什么我就真的不记得了。”

差别待遇啊!

原本想要开口吐槽的,结果嘉盛阻止了。

“别吐槽,稍后会解释。”他在我耳边小声地说完以后便以正常的声量说:“物品之间有什么联系吗?还是只是恶作剧而已?”

“倒不像是有什么意义,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恶作剧……”娜资想了一会儿,接着说:“去问一问应该会比较好。”

“问谁?”我问。

“因为还不确定是不是他所以应该不能乱说。”她苦笑着说,“时间还早,我先出去了,待会儿五点再过来。”

她这么说着,离开课室了。

“哦,再见。”

“等等,我跟去!”乐寅这么说着,跟了上去。

“诶?”我这么说着,正在思考。

什么啊?

“乐寅他喜欢娜资。”嘉盛冷不防说道。

“然后呢?我也蛮喜欢娜……”等等,难道说……

“原来如此。”我笑着说,“但她好像没注意到啊。”

“不会和妳一样迟钝就对了。”

可恶……

“刚才才知道名字,是要注意什么啊?”嘉盛无奈地说,“去帮忙收拾桌子吧。”

“不要,现在有东西让我忙了。”我拿着资料说着,结果突然之间就被身后的某人抢走了。

回过头一看,发现琉璃拿着资料正在细细阅读。

“学校有小偷?”她问。

“对啊,还不知道会不会又有东西被偷呢。”

总觉得她有点怪怪的,是错觉吗?大概吧,毕竟这也是我第一次和她说话。

“那么就想一想这些东西是有什么意义的吧。”嘉盛拿了自己的背包,说:“我去买些纸杯明天备用。”

“哦,那么顺道买点吃的回来。”

“喂。”

“饿了一个早上啊!”

然后,他只是叹了口气之后就走了,完全没有给予我任何回复。

“这个还妳。”琉璃说,“对了,饿了的话我们就出去走一走吧。”

“但是这里怎么办?”

“那么整理以后再出去吧。”

“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