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VI - LV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8-24 3:45:13pm

其他·同人


不行……还是很累……

刚刚半睡半醒的状态下牵着灵珑的手勉强走回教室,然后站着睡了一会儿。之后听到了老师的声音的时候就醒来了,听说是要我们处理什么东西啊……老师走了以后我才抬起头开始说话。毕竟需要时间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和心情嘛……装成了很有精神的样子,什么也没想就和他们说会去问一问他,总觉得有点不太妙啊……

不行不行,不能胡思乱想了,还是来整理一下思绪比较好。

一,围棋。二,冷字开头的某样东西。三,弥勒佛肖像。四,灯泡。五,矮人模型。为什么会特地选着这些东西呢?还是说真的只是寻快乐的愉快犯?但真的是如此的话有必要偷那么多东西吗?而且其中有几个根本就不值钱。

慢着,我们怎么可以擅自把第二和第四样物品纳入失窃物品的列表里啊?但要说共同点的话也不是没有,只是这会不会是巧合?但要说巧合的话也太过于夸张了吧?正巧是菜单第二项不见,正巧是第四名参赛者装置的灯泡不见,再怎么说都有点难以置信。

话说回来,这样的排序没问题吗?这是跟着被盗窃的时间来排序还是跟着号码排序?等等,这两者的排序都是一样的啊……

“娜资。”

“是!”旁边这位叫乐寅的同学突然搭话,吓了我一跳。

“吓到妳了啊……对不起。”

“没,没关系……”

“我有问题想要问妳。”

“请问。”

“现在要去哪里?”

诶?什么都不知道就跟了出来啊……

“去佛学会那里。”虽然不知道那人会不会留在那里,但还是必须去看看的,如果不在的话再问一问好了。不过我有那个精力去问吗……

“那里有人知道这件事?”

“早上的那个男同学,他肯定知道些什么。”

“为什么?”

突然之间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我,我并不是胡乱怀疑他人!只是,只是一时之间我不知道怎么解释而已!现在知道了!

“要说他知道什么的话,也不太对。只是要问一个问题罢了。”

“什么问题?”

“早上门是锁着的还是没锁。”

“有差别吗?”

诶?骗人的吧?没发现到吗?

“如果早上门是锁着的话,就代表他有钥匙,那么他就是最后一个回去的,也就是说——”

“他就是把肖像偷走的人?”乐寅问。

我点了点头,表示正解。

虽然是有想过有没有备用钥匙这一点,但仔细一想,才想起学校只有学生用的钥匙以及一把万用钥匙,后者是给维修员工用的。

“等等,晚上过来的话保安人员应该会挡着的吧?”他提出质疑。

“是啊,但我没说是晚上拿。”

那人被问到是不是最后一个回去的就只是很含糊地说了一句‘应该’,并没有表明说自己是什么时候回去的。

“那么是怎么回事?”

要模拟的话,情况大概是这样吧。

“放学时分,社团里的人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他和灵凤两人。关门离开,找个借口回去换下来以后就回去会和之类的吧……”当然,前提是对方是小偷。

“但就算对方有钥匙也不能一口咬定对方是小偷吧?”

确实。我不能排除有什么人撬开……不对。

“用工具撬锁的话,是没办法锁门的。”

学校的门是没办法从里面反锁的。

“原来如此……”

虽然有点天马行空就是了……这,这应该也不算是天马行空吧?我,我可是凑齐了线索的哦!

“蛮聪明的啊。”

“诶……谢,谢谢……”

诶嘿嘿……有点不好意思……

“没事吧?”他突然问道。

“没,没事。”

“好像很累的样子。”

被发现了啊……

“不休息一下吗?”

我摇了摇头,说:“待会就可以回家了,到时候再休息吧。”

工作优先……啊,这不是工作……

“但接下来的事没关系吗?听他们说妳很怕生。”

啊……这,这是致命伤啊……

虽然已经在事务所待了半年,自己也觉得怕生的状况改善了许多但也不是完全没问题。突然之间有陌生人来搭话的话还是会慌得什么都说不出的……

“到了。”

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站在了地理教室门前。因为门是开着的关系,所以我也没敲门就直接走了进去。

就和早上一样,只是多了一些人而已,大概都是佛学会的成员吧。

“不好意思,今天的活动取消,请——”

“我们是来找人的。”乐寅打断了对方的话。

随意打断人家的话有点没礼貌啊……但他也是为了节约时间所以才这么做的吧?

“找谁?”

“敏宏。”

是谁来着……啊,好像是今早呆呆坐在课室正中间的那一位。等等,不是说了不能这样说人家吗!

把我们挡在门口的男同学有点不耐烦的样子转过头去,大声地喊了名字以后过不久就走来了一个男生。

“啊,早上过来的同学啊。”敏宏问,“什么事?”

“今天早上过来的时候门有没有被锁上?”乐寅问。

对白被抢了……也罢,今天实在没有那个力气继续问东问西了……

敏宏听到了这个问题,思考了一段时间,说:“是被锁着的。”

看来是他没错了,但为什么?动机在哪里?愉快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他又为何一副非常后悔的样子?

乐寅看了我一眼,向我打了一个眼神,表示他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要说些什么。

“那幅肖像值多少钱?”我问。

“大概只有几十块吧,当初为了活动所以在夜市买的。”

既然如此,就不是偷去卖了。虽然不想这么说,但夜市的东西品质看一眼就知道,所以不可能卖得出去的。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原因了……

“谁叫你这么做的?”

“诶?”

“你是唯一一个拥有钥匙的人,除了你以外没有任何人有那个能力混进去偷龙转凤。”

摊牌了。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对方要否认的话是可以搬出一大堆理由来把我的推论给推翻的,而且他还有一个铁证,就是灵凤能提供给我们的关于他的不在场证明。

“能不要说出去吗?”他紧张地问。

啊,成功了。

“当然。”

“喂……”乐寅把我拉到一旁去,小声地问:“这样做不好吧?他是小偷啊,抓起来不就好了吗?”

“可是他说是被人指示——”

“妳这就信了啊?”

“他没在说谎。”

“谁知道他有没有在说谎啊……”

“我知道啊。”

他听我这么说,无奈地放开双手。

“对方是谁?”我问。

“吴非凡。”

是谁啊?话说回来,这年代还有人取这样子的名字的吗?

啊,不能取笑别人的名字啊!

咳咳。

“为什么?”

“他要我把肖像换下来,然后把那布条挂上去的。因为他还给了一笔钱所以就……”他懊悔地说,“……本来是想说今天早上他来看过以后就要换回去,结果灵凤说她打工那里有人可以解决所以就把你们找来了。你们是侦探啊,如果我趁她不在的时候换回去的话你们肯定会注意到,不是吗?”

确实……如果今天早上来到这里,发现没有异样的话很快就会被识穿,但那大概也会被认为是恶作剧而已啊。

“可以不要告诉老师吗?”

“这是答应过的事。”

虽然这是违反职业道德,但如果告发他的话就有违我的个人道德……做人不能言而无信,不是吗?

“还有什么东西要问的吗?”乐寅小声地问我。

应该没有了吧……已经知道动机以及幕后指使者了,也没必要再问什么了。

我摇了摇头表示没有。

“那我们先走了,还有事情要忙。”乐寅拉着我,离开了地理教室。

他拉着我,一路从地理教室走到了食堂。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以后,他就只是安静地盯着我看。

我,我做错了什么吗?没有吧?还是其实是有的,只是我没有察觉到?要问吗?这不是废话吗?不问怎么知道啊?

“娜资。”

“是!”

“妳真的不想告发他?”乐寅严肃地问。

“毕竟我们已经答应了……”

“唉……”他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说:“那就算了,还有,妳真的不知道吴非凡是谁吗?”

这个名字,没有印象啊……

我摇了摇头。

“他,是我们的同班同学,年头转校进来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