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四:德魯伊 - 1-1 迎新會·上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8-24 7:55:11pm

奇幻·玄幻


吉爾說過,我非常愛盯著黃昏的天空發呆。

窗外橘色蒼穹在地平線那頭染上一抹紅霞,夕陽在西沉來臨前綻放所剩無幾的光亮,直到一輪明月高掛空中,如畫的醉人黃昏換上零散星光的夜空,我才依依不捨地把目光移走。

時間也差不多了。

我站在鏡子前檢查服裝和儀容,深吸一口氣舒緩莫名湧起的緊張感,身後傳來吉爾的聲音:

「好了嗎?」

我點頭,然後和他結伴往交誼廳走去。

對新環境感到興奮的我,也期待接下來的冒險者生活,唯一讓我不舒心的是住在隔壁的那號人物。

古語有云,白天不要說人,我只不過是在心裡碎碎念兼抱抱怨,怎麼可以一踏出房門就遇上隔壁303號房的傢伙呢?是有這麼衰嗎?

「凱薩!」吉爾大聲叫喚剛從我們面前走過的他,道:「一個人嗎?一起走吧?」

我以為凱薩會像之前一樣拒絕吉爾的邀請,怎知他卻在瞧了我一眼後,露出奸詐般的笑容然後乾脆地點頭,還用和他外形不相符的溫柔聲音向吉爾噓寒問暖。

大翻白眼。

喂喂,你不是一直都扮演著討厭吉爾的角色嗎?為啥現在會那麼親切?兩個手下不在身邊就拋棄自己的角色設定嗎?

吉爾看看沉默的我,再看看眼裡只有他的凱薩,說道:『對了,還沒正式介紹你們兩個認識吧?他是凱薩。』

「……」

我倆雙雙陷入沉默。

吉爾啊,我知道他是凱薩。在你重傷得奄奄一息的時候,他差點用那什麼獸王衝擊波轟掉我腦袋啊。

當然,吉爾是聽不見我心裡的吐槽。此時他湊上我耳邊用氣音說:「他是我的青梅竹馬,可是現在有點翻臉了。故事很長,詳情以後再告訴你。」

翻臉這種事是在當事人面前大喇喇地說出來的嗎?這樣真的好嗎?

「他是啟人,雖然我們認識的時間很短,但感覺就像是認識很久的好朋友。可以再次遇上和自己趣味相投的人真是太好了!」

對於不會察言觀色的吉爾,我暗自托額搖頭。

吉爾啊,你不知道對面那個人對你抱著什麼樣的感情嗎?雖然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感情,反正這個時代友情和愛情也很模糊不清。然後你現在說得好像我取代了他以前在你心目中的位置,他一定……你看你看,還沒說完他就在瞪我了。吉爾,快看他那可以焚燒一切的怒火視線,轉過頭看過去啊!

「凱薩,同為新人,希望我們以後會有很多合作的機會。」吉爾說完便露出那讓人感到溫暖的陽光笑容。

這時,凱薩看我的視線像在看著小三似的,他雙手環抱胸前,不屑道:「為什麼之前你會住在吉爾家?」

我不服氣地以相同語氣回應:「關你屁事?先回答我上次的問題再說。」

「咦?上次的問題?你們之前交談過嗎?」

啊,說漏嘴了。

我知道吉爾依然很在意凱薩,本想在查清真相後再和他說特瑞恩事件的事情,免得在他們破碎的友誼上加深傷痕。

於是,我胡扯:「我在決賽時碰見他,問他為什麼要參加公會招募。」

「哦,原來是這個,因為加入天齊之羽是我們……」吉爾突然停下說出口的話,轉頭看向凱薩。後者點了點頭,吉爾這才繼續說道:「15歲加入天齊之羽是我們小時候一起決定的夢想,這就是原因。」

凱薩嗯的一聲加以肯定,便不再多說什麼,似乎也不想讓吉爾知道他迴避的問題。

原來這就是吉爾拼了命也要在今年加入的原因啊。

從這一點便可以得知,凱薩在吉爾心中的地位,比我想像的重要許多。

罷了,反正凱薩就住在隔壁,以後有的是機會,今天就先放過他吧。

後來我們在門口遇見從女宿舍走出來的蕾娜和溫蒂,她們換上休閒服裝——緊身短袖搭配超短熱褲——兩人把長發束成低馬尾甩在腦後,連平常躲在斗篷帽下的溫蒂今天也完全露出臉蛋,只是她的視線還是慣性地往下看,盡量避開和他人的視線產生交集。

既然我們的目的地相同,理所當然就結伴同行了。

從宿舍走到交誼廳需要十分鐘路程,期間需穿過中庭——正確來說是個佔地超大的花園,聽說也是特瑞恩住的地方——然後在一條長而寬的走廊上步行五分鐘,推開盡頭處的大理石打造的厚重門扉,才能抵達目的地。

一路上有許多人親切地向我們打招呼,雖然一個都不認識,但我們還是像個乖寶寶禮貌地微笑鞠躬回應。

這不是虛偽,是謙虛。

我認為謙虛點是好事,能夠在這裡進出自如,證明他們都是天齊之羽的成員,換句話說,也就是我們的前輩。身為新人,貿貿然得罪前輩可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蕾娜啪的一聲雙手合十,開心表示這些前輩人都好好,不像她家鄉的契約師前輩,大多以刁難與取笑新人為樂趣。

說到這個,今天沒看見她的契約寵跟在身邊呢。

「蕾娜,璐璐呢?」我問。

「她啊,說不想面對一大群陌生人就選擇窩在房間睡覺了,真拿她沒辦法。」她苦笑道。

吉爾露出羨慕的表情,「妳們感情真好。」

臉上的笑顏彷彿花朵盛開般的蕾娜,瞇起彎成月形的眼睛笑說:「對啊,我們的感情確實很好,但有時候她高傲的態度都讓我快忘記自己才是主人這件事了,哈哈。」

說著說著,我們來到了目的地門前。

推開大理石門扉後的交誼廳佈置得非常漂亮。

七彩繽紛的布條與氣球、冒著熱煙的美食、鼎盛的人潮,好不熱鬧。交誼廳最裡邊有座臨時搭建的舞台,站在台上指揮的是身穿簡約純白晚禮服的凱瑟琳。

她今天化了淡妝,也許是橙黃色的昏暗燈光所致,此時台上嬌小的凱瑟琳看起來非常可愛迷人,宛如精靈般動人,我不禁看得入神。

不知是誰喊出「新人來了」,交誼廳內所有目光頓時聚集過來落在我們身上。凱瑟琳見狀,隨即用魔法話筒——放大說話者音量的魔法道具——呼籲大家掌聲歡迎,接著請我們走到台前並開始主持。

「在迎新會正式開始前,有請我們的十代會長艾瑪·希爾女士致辭。」

掌聲響起,台上的紅色布簾往左右兩邊拉開,一名高挑女性從陰暗處踩著優雅腳步走向前。她伸手拒絕凱瑟琳遞過去的魔法話筒,緩緩走到舞台邊緣,以居高臨下之姿掃描並排而立的我們五人。

以金片點綴的紫色長袍在燈光照耀下顯得金光閃閃,胸前大膽的深V露出兩顆渾圓飽滿的雙峰,臀部以下的長袍分裂成前後兩部分,稍有輕風吹過便會露出白皙修長的雙腿。讓人不敢相信眼前彷彿連劍都拿不動的超級大美女,竟是世界數一數二的超強大劍使。

超強大劍使這件事自然是吉爾告訴我的,會長還有數不清的英勇事蹟,是個不得了的大人物。

似乎感覺到我的凝視,會長犀利的眼神停留在我身上,身旁的吉爾則是用仰慕大名的炙熱視線直視會長,就連看似不屑一切的凱薩也挺直了腰桿,雙眸筆直地望著前方這名冷艷美人。

會長緩緩舉起兩根手指,直接略過開場白,劈頭就說:「天齊之羽的成員必須嚴格遵守兩件事。」

哄鬧的交誼廳瞬間鴉雀無聲,所有人全神貫注——更像是屏住呼吸——等著會長繼續說下去。

「一,絕不能對同伴下殺手。」會長頓了一會,渾身上下散發王者霸氣的壓迫感,「我不管你們平時如何打鬧,但要清楚記得對方是天齊之羽的一份子、是家人,天齊之羽絕不容許自相殘殺的行為出現。」

會長再次停頓,確認台下五名新人都有認真把話聽進去後,繼續說:

「二,公會絕不容許歧視種族的行為。即便是所謂的三大咒族——吸血鬼、血咒師、德魯伊——他們在公會的身份和我們是相等的存在。讓我知道有誰把這話當耳邊風,和外面無知民眾一樣歧視、不尊重、打壓自身以外的種族文化等,我會讓他在活著的時候,親眼目睹何謂地獄。」

會長說出這句話的表情異常認真,而且貌似已經讓很多人親眼見識地獄的感覺,現場彷彿連呼吸也停止了。

我開始明白為何大家對會長抱著又敬又怕的心情了。

會長向凱瑟琳點頭示意後,凱瑟琳拿起魔法話筒說:「感謝會長的致辭,我相信成員們都會把公會的二大守則謹記於心。接下來,按照以往的規矩,新人需要一個一個上台介紹名字。但想必大家早已聽聞今年的考生水準相當之高,罕有地特別關注了賽事。就算我不說,大家老早就知道脫穎而出的五位新人的名字了吧?」

「不知道!凱瑟琳美眉,妳要介紹才行啊!讓我們多聽聽妳的聲音!」

我轉頭看去,那裡有六、七個大叔樣的冒險者,高舉手中寫著【凱瑟琳粉絲後援會】的布條,其中幾個還狂吹口哨。

起哄聲越來越高漲,凱瑟琳經不住眾人的起哄,開始一個一個介紹我們,提到德魯伊的吉爾時,交誼廳內頓時起了騷動。我原以為那是帶有藐視的不禮貌騷動,結果我錯了。

他們大拍着掌聲,頻頻叫好。

「終於又有德魯伊成員了!」

「我們是史上擁有最多德魯伊成員加入的公會吧?」

「說什麼傻話,這不就才第二個而已。」

「我看過他的比賽,很強喔,老王你再不努力點搞不好就被新人超越了。」

忽然,有只大手搭著我的肩膀。

我回頭,原來是不知從哪裡窜出來的翔太前輩,他把頭湊到我和吉爾的中間,對吉爾說:「別擔心,大家雖然一臉賊匪樣,但其實人都很好,你不會再受到歧視的委屈,把這裡當成你第二個家吧。」

這時,我注意到吉爾的眼眶裡有一絲反光。他連忙用手背拭去欲奪眶而出的淚水。

我輕拍他的背部,給了他「我一直都會在」的眼神作為支持,然後吉爾嗯的一聲用力點頭。

當凱瑟琳介紹溫蒂和蕾娜兩名女性時,現場彷彿炸彈爆炸般轟動,頻頻大喊:

「有新的女成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個漂亮一個可愛,我們太幸福了!」

「嗚嗚……哇啊啊啊啊!活著真好!」

凱瑟琳一手叉腰,對著魔法話筒叫道:「夠了你們這些死色狼,別嚇到我們的新人妹妹!好啦好啦,趁著氣氛高漲,讓我宣布,迎新會正式開始!」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交誼廳再次爆發不知道第幾次的吼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