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LVII - LV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8-25 6:18:53am

其他·同人


“谢谢光临。”

把最后一个客人送走,留下来帮忙的帮手都累得坐了下来,有些还直接坐在地上,被琉璃唠叨以后才随手拿了张椅子坐。

我起来的时候大概是两点半左右,现在是四点半。这么说来,人潮已经在这里聚了两个小时啊,这想要不卖完都难吧?

算了算了,卖不卖得完也不关我的事,反正没有花我半毛钱。当务之急是要解决那不负责任的负责老师所丢下的一份任务。如果完成的话说不定还会有报酬虽然这个可能性是小到了极点但还是有希望的!

但是,单凭我的理解能力来说这有点难啊!不管怎么想都是‘弥勒佛与矮人在一间屋子里坐在灯泡下喝着冷饮下着围棋’啊!怎么办?这东西已经在我脑子里徘徊了很久了,虽然说这点子不错但现在不是重复想着这件事的时候啊!

突然之间,一袋东西落在了我的面前。抬头望去,发现嘉盛就站在我的眼前。

“早安。”

啊!我说了什么啊!

“发生了什么事?”他讶异地看着我。

深吸一口气,调整一下脑子里的东西,呼气……

“不管怎么想都想不出为什么会偷东西啊会不会是愉快犯但那偷的也太多了吧而且为什么还要加号码会不会是偷东西的顺序但如果是这样的话为——”

“停下来。”嘉盛打断我的话。

明明就让自己的脑子冷静下来了为什么还是会说出一大段根本就没有人听得懂的话啊!

“吃点东西。”他从袋子里拿出一个面包然后递给我。

什么啊!现在是吃东西的时候吗!

我接过面包,拆开包装后直接把面包塞进自己的嘴巴里。

“慢一点吃啊,小心哽到。”他训斥道。

“知爆——”

“吃完才说。”

我现在有点后悔把一整个面包塞到嘴巴里面了,根本就没办法咬啊!

花了些许时间,把面包吞下肚以后喝了口水。

“好多了。”我笑着说。

“真是的,肚子饿是不会自己出去买东西吃吗?”他抱怨道。

“买了哦。”

刚刚和琉璃一起去了料理学会,这次就没和昨天一样了,只是买了些许东西来吃而已。

“那刚才是怎么回事?”

“只是一直想着‘弥勒佛与矮人在一间屋子里坐在灯泡下喝着冷饮下着围棋’然后当机罢了。”

“那什么东西啊……”

问得好啊!我也想知道啊!

“算了,有什么头绪吗?”

“没有,有的话我还会这么乱吗?”我反问。

“也是,妳在想什么看样子就知道。”

“喂。”

“你们两个能暂停一天不秀恩爱吗……”

灵珑从门口处走了过来,样子看起来有点憔悴。走到了这里,随手拉了一张椅子坐下,然后就一头栽倒了放在桌上的手臂里。

“妳怎么了?”我问。

“我妹没救了……”

诶?诶!灵凤是出了什么事啊?才出去不到两个小时是能发生什么意外啊?难道是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不对啊我没听见急救车的声音啊。难道是从后门来?

“节哀……”

“喂。”嘉盛拿起袋子里的面包朝我丢过来,说:“乱说什么啊,在学校是会出什么致命意外啊?就算是把水银吞下肚那也还有得救好吗?”

“如果只是笨到喝水银的话我会很高兴的……”灵珑依旧是趴在桌上。

“什么?还有更严重的?”

“那傻子,都说了那混账男人不能信她还偏偏要信,那单细胞乐天派神经大条的白痴!”灵珑突然间喊了起来,引起了班上所有人的注意。庆幸的是现在班上只有包括我们在内的五个人,另外两人是琉璃还有一个男同学。

“都不想想她姐姐我可是担心得要命,整个脑子就只有那混账男人……”

嗯……所以,发生了什么事?

灵珑现在就像个醉汉一样,有头没尾地述说着她心里的东西。我不确定是不是痛苦,虽然她样子看起来是有点痛苦……但那也有可能不是,对吧?啊我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了啊!

咳咳。

“之前就被骗过一次了现在还不会长进,再怎么傻也要有个程度啊……”

还没停下来啊……

我望向嘉盛,和他对上视线的那一刻他也只是耸了耸肩,表示无奈。

诶……这种东西他明明就很在行,为什么不要帮忙啊?

“在这里吗?”

娜资的声音突然传来,我和嘉盛两人往门口看去,只看见娜资和乐寅两个人喘着大气在那里东张西望。

“说了,他是不会在这里的。”乐寅说。

他们是在说些什么啊?

“你们过来。”嘉盛朝他们招手要他们过来。

他们两个走了过来以后琉璃立刻捧了两杯水过来,然后问:“我可以一起听吗?”

我是没有意见啦,不过其他人就……

“没问题,而且我也有事情想要问妳。”娜资说。

她看起来有点急的样子啊,是在干什么啊?

“吴非凡这个人,有印象吗?”她接着问。

就那拽得不行的插班生啊。

“我们班的,年头才来,有问题吗?”嘉盛问。

“他是主谋。”

哦……诶?

“等等,什么意思?”我问。

“佛学会那里我问过了,确实是他们自己人偷的,但那其实是受指使的。”

有点跳跃啊……所以,佛学会的肖像其实是佛学会的人偷的吗?

“说清楚一点。”嘉盛说。

“简单来说,就是这样。”乐寅说,“佛学会的人被吴非凡指使,要他把肖像换成布条而且给了一笔钱。然后娜资就觉得这件事肯定是有什么意义的,不然是不可能特地花钱叫人偷偷换掉肖像所以就急着要找他。然后……”

乐寅停了下来,把视线转到琉璃那里。

“如果她不承认的话就算了吧。这也只是多一个还是少一个证人的问题罢了。”他把先前没有说完的话接了下去。

琉璃听完以后支支吾吾地找了一个借口便离开了。

“吴非凡啊……听说他之前是被学校开除所以才过来这里上课的。”嘉盛突然说起那个人的事,“但是是什么事的话老师就没说所以我也不知道。”

“知道他在哪里吗?”娜资问。

“不知道,话说回来,下个星期上课的时候就会看到他了吧?有这么急吗?”嘉盛说。

“说的也是,对不起……”

“什么啊?怎么突然道歉啊?”我笑着说,“有动力是件不错的事啊。不像从刚才开始就趴在这里的某个人……”我这么说着,看向灵珑。

“我妹被那臭男人骗得团团转妳不帮忙想办法就算了还调侃我是什么意思?”她抬起头板着脸说。

“开个玩笑而已嘛,干嘛那么认真?”

但她从一开始就一直说灵凤被骗,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依,走,我们现在回去。”姐姐站在门口说。

“这么早?”我问。

“我儿子在闹。”她无奈地说。

“那还真的没办法了,各位再见。”